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美容 >

隆回县鸭田镇政府伙同开发商侵占我家耕地3亩多

发布时间:2020-12-11 17:1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有关梅树坳水库凤鸡山取土场土地权属的历史、现实、及法理依据

土地历史

1 1950年,土改时期,水库尚未修建,凤鸡山属于山林,分配给了原梅树坳树民所有,属于个人山林。

2 1962年,人民公社化,凤鸡山转为原梅树坳村集体所有。

3 1964年至1968年,修筑水库大坝时期,因填筑大坝需要大量土方,凤鸡山靠近大坝的一边沦为取土场(附近几个山头都沦为了取土场)。山头一个个被削平,形成大大小小的土石坑。凤鸡山取土场就是在这个时期形成了。

原梅树坳居民也在此时被迫无条件地搬离了原本美丽富饶的家园,大部分就近搬到了山沟(水库)的左右两边的山腰中安家,耕种着水库占用后剩余的可怜的一点���地(包括本人祖辈一家)。田地大多为刚从山上开垦的,又少又贫,粮食产出十分有限,从此忍饥挨饿艰难度曰,再也没有几家能吃饱饭,更别说吃餐白米饭了。我们便是在这个时期出生的,吃上白米饭是我们当时最大的心愿。

移民搬迁后,迁往古同一边的移民便并入古同村,迁往青岭一边的移民即并入了青岭村,原梅树拗村从此四分五裂不复存在。

取土场在水库完工后,未做分配,成为堆满大小石头的公荒地。

水库建好后,由相关村组选调五人组成了管理所,负责管理水库。并为其划分有田土山供其使用,但这些挖损的取土场未作分配,管理所也未去开垦耕种,从此荒芜。

几年后,附近移民本来就急缺田地,便陆续在这些荒地开始垦荒。大家本着谁开垦谁耕种的理念,一直耕种至今,其间,也无人提出异议。后来,部分开垦的荒地经国土所批准还建���了楼房。

凤鸡山取土场大部分为易显志(已故)开垦,并一直耕种长达20多年,后因年迈力衰,将土地分给了其两儿子(易理金和易理树)分别耕种。 

历经几届人承包后,大约在零几年,邹新树开始承包水库养鱼,为方便鱼塘管理,想把管理所迁至凤鸡山取土场,便拿原管理所的部分土地与易理树所占凤鸡山土地对换,建了新的管理所,而易理金所占凤鸡山土地仍由易理金耕种至今。

2016年尾,位于鸭田村的谭清华以修建农家乐为名,未经审批,强行霸占了易理金所在凤鸡山取土场的耕地建房修路。七十多岁老人前去阻拦,被强行拖走,矛盾至今未解决。


法理分析

1 在水库修建前,这里为原梅树坳居民的山,所以没有疑问,肯定属于原梅树坳居民所有。

2 修建水库时,当时属于大集体时期,所有占用田土都不曾征收。根据《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的若干规定》第十二条之规定,集体土地的权属性质没有改变。由于修建水库移民,原梅树坳村集体土地随着移民而拆分,除水库占用的外,一部分由并入古同的移民带入古同村,一部分由并入青岭的移民带入青岭村。而取土场因修建水库时挖损破坏,属于不毛之地,不具备耕作条件,故没有具体分配给任何一方。

3 修建水库后,管理所分配有田土山供其使用,但取土场在其后的十年间没有开垦,他们未曾耕种管理,由此可以见,取土场不属于其分配耕种管理的范围。

从2&3可以得出,取土场属于法律上所说的公荒地。

4 七八年前后,附近居民因土地极其短缺,生存所迫,把目光投向了这些不毛之地,纷纷挥动了勤劳的双手,拣除石头,清除杂草,担土填平,不惧艰辛,在汗水的浇灌之下,一块块耕地才逐渐在这片荒地上诞生。那么,他们的这种行为是否合���呢,根据当时的法律法规,《中华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第二十二条:解放后开垦的荒地,在分配土地时,不得没收,仍归原开垦者,不计入土地数目之内。《六十条》第三九条:人民公社社员可以开垦荒地,开垦荒地一般可相当于自留地的数量。第四十条:社员的自留地和开垦地生产的农产品,不算在集体分配的产量和口粮以内,国家不征收农业税,不计统购。

1982年6月30日,《水土保持工作条例》才规定开荒需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在此之前并无规定需批准,所以在此之前的开垦的荒地是合法的,而且所开荒地为公荒地,本着生产十大政策,奖励开荒的原则,不论土改前后,开垦人均应取得其土地经营承包权。

所以,从当时的法规可以看出,开荒是法律所允许的,属于合法行为。是对土地资源的合理利用。

1996年6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治理开发农���四荒资源,进一步加强水土保持工作的通知更是明确规定治理开发四荒的政策:谁治理,谁管护,谁受益。国家在征用已治理开发的四荒地时,对其治理开发成果要给予补偿。

上一篇:多城市車牌限外 交通割據成人造�蒝
下一篇:对标!党员干部必备的8种工作方法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