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冤深似海谁能拉我一把

发布时间:2020-11-02 20:0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没有王法的黑暗的泾阳县政府,加大黑社会,杀人不用刀,害了我二十多年,现在又害我儿子,我儿子已经被政府打残,不能干活,没有吃的没有钱,我儿子的干活钱不给我儿子,现在还逼我儿子贷钱借钱几十万买政府工地上退下来的旧报废的大型挖掘机。

  我叫韩美侠,今年67岁,家住陕西省咸阳市泾阳县燕王乡马桥村王家组。
  我想知道国家为什么要填大海,在东北,山高海深。我想国家不要大海,国家各部门都会知道,第一国务院先知道。因我儿子一直在泾阳县政府的黑白两道手中,害我儿子这么多年,欠账上百万。

  2020年10月25日县政府的黑白两道逼我儿子贷钱借钱几十万,又二次逼我儿子买政府的报废旧挖掘机,给我儿子说国家在东北填大海,要用四年的功夫才能填起来,逼我儿子贷钱借钱几十万买政府工地上退下来的旧报废的大型挖掘机,去东北干活四年。四年活干完后再给我儿子干活钱。

  买挖掘机得几十万元钱,挖掘机也没见到,现在还逼我儿子贷钱借钱几十万。我儿子被政府干部打残不能干活,现在泾阳县政府的黑白两道正在强行逼我儿子借钱,高利贷贷钱几十万,逼得我儿子晚上不睡觉,到处跑的借钱贷钱,我想政府又想用什么圈套害我儿子,我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因泾阳县没有王法,害的我家破人亡无家可归无路可走没有吃的没有钱。我找到省市县,他们是一伙没有人管。

  我求国务院和上级领导赶快解决这个问题,不要再让泾阳县政府的黑白两道用圈套再害我儿子了。

  2020年10月6日我回到泾阳县,提心吊胆,没有吃的没有钱,二十多年的上访问题没有人管,现在吃的都没有。因我回到泾阳县,政府干部又是骂又是打,泾阳县公安局绑架我两次,中张派出所一群人晚上不睡觉抬门扭锁,所以我和我女两人回到泾阳县,现在连吃饭钱都没有,我的低保钱地亩粮补钱等也不给我。北京巡视组在陕西省政府十多天了,我去不了,省信访局不让我去。巡视组周围全是政府的人,所以我去不了。 我现在连吃饭钱都没有,我找到省市县官官相护,县委的大门都进不去。求上级领导很快解决我反映的急需要解决的问题。

  现在泾阳县政府还继续打击报复我,现在又给我庄子口粮基地里挖了两个大粪坑。 我找省市县,官官相护没有人理。我急需要解决上面这些问题,我不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事,不要再害我儿子了。

  我现在在家,我要我八口人的人身安全,我现在没有吃的没有钱,我的低保钱地亩粮补钱天然气管道赔偿前也不给我,我找省市县理都没人理。基层政府把我韩美侠害惨了。

  把我儿子的干活钱给我儿子





  1,我要我的低保钱,2010年给我办的低保,中间三个月的钱乡书记领走了。2011年到现在我拿着低保本领不到钱。燕王乡信用社领导还是让我找乡书记王新军。
  2.我要我的天然气赔偿钱
  3.我要国家给农民的地亩粮补钱
  4.我要我的地亩产权
  5.乡村干部在我口粮庄子地里扎墙,我多次找县市省各基层没有人管。
  6.乡政府在我三亩地里挖的大深坑,乡村干部害的我到现在不能种地,我种小麦玉米,乡村干部用农药把玉米苗小麦苗打死。我要种我的口粮地。
  7 乡村干部让外村村民在我二亩地里种菜茄子北瓜辣子,现在我二亩地少了七分地,我要求以尺子为准,量够我的地。
  8. 2018年乡村干部的黑社会给我后墙挖的大洞,把我窗门砸坏,桌椅推到,电线绞断,把所有能变钱的东西都偷走了,我门前门后屋里屋外大洞钻满了,我要求公安查案。
  9.政府的两个破挖掘机拿走,把我儿子的钱给我儿子。泾阳县政府打残我儿子,活活害死我丈夫,挖我丈夫的眼膜器官肾心肝肺卖钱,连尸体都没给我,害的我一家人没有吃的没有钱无家可归。
  10. 我要我的家。乡村干部把我家抢光砸光,房被砸塌再放火烧塌,害的我无家可归没有房住,流浪大街头,我要我的家。


  

冤深似海谁能拉我一把


  

冤深似海谁能拉我一把


  

冤深似海谁能拉我一把


  

冤深似海谁能拉我一把


  

冤深似海谁能拉我一把


  

冤深似海谁能拉我一把


  

冤深似海谁能拉我一把


  

冤深似海谁能拉我一把


  

冤深似海谁能拉我一把

上一篇: 国家实施国知绿色高科交通科技强国产业解决人类难题治理世界性繁华废城市
下一篇: 工商所袒护奸商,信访局纪检委市长热线官官相护形同虚设,老百姓有冤无处申!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