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事实与证据,岂容否认。

发布时间:2020-11-02 20:1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我是武汉市江岸区的朱正萍,也是中山大道1837号(我母亲祖玉琪)、1839号(我舅妈胡继兰)、1841号(我外婆黄腊喜)三栋产权门面房在2015年是江岸区新兴街一期的强拆户,现坐落于武汉都市产业大厦(八医院隔壁),在2015年拆迁中被江岸区房管局时任局长刘江非法过户给王十妹、东风幼儿园、张太平、代幼华。另在2015年被时任的江岸区政府分管拆迁的余松副区长及时任的江岸区区委书记蔡杰(已公审)在拆迁中截留和侵吞了我们家三栋产权门面房的合法拆迁款。我们至今未拿半毛钱拆迁补偿款及未签任何拆迁补偿协议。问题久拖不决。
  在2018年3月2日我在北京通州大街上,在江岸区政法委书记余力军的指示下,在区政法委主任鄢胜华、及区司法局副局长盛文生及江岸区纪委办公室主任严定国执行下(有录音作证),雇的保安非法绑架我,致使我的随身衣物钱财邮票在保安手中至今未归还给我。在押送回黄陂桃园居途中,我向保安不停追讨我的随身衣服钱财邮票一事,以及我身穿睡衣来到桃园居山庄非法拘禁34天,身体受到惨无人道的摧残,接待我的正是鄢,我再次向鄢提出此事,鄢再次说会还给你的。此后我多次向主责单位区房管局、及区信访局和丹水池街反映追索。主责单位区房管局并不正面答复,仅在2019年前后分两次以救济的名义先期付给我一万八千元,远远不够我的损失。今年九月我向市监委反映我财物遗失的问题之后,江岸区维稳办负责人余力军经由丹水池街出面极力否认此事,当我把收集的所有证据拿出来之后,他们又改变了策略,一方面是一个答复反复多次,不厌其烦。另一方面要我报警,或者去法院起诉。似乎他们一点责任也没有,事实上在押送我的时候就有我所在的派出所的干警(陈某某)指认并随车。
  并用事实揭穿江岸区维稳班子的谎言。请看:
  1.谁都知道在是否办法教班的问题上街办事处是没有决定权的,所以由他们来否认事实根本就没有说服力。倒是我在法教班期间丹水池街所请的陪护人员(曾某某.刘某某.吴某某)和我的对话录音很能说明我在法教班受到惨无人道恶劣对待的具体情况。(见附件1)
  2.我家人在我被办班后曾多次打市长热线请求放人以及市长专线给她回复的全过程均已录音备查。(见附件2)
  3.在2018年3月3日凌晨3点我被从北京非法绑架到黄陂红胜寨桃园居山庄非法拘禁,负责接收我的正是江岸区政法委主任鄢胜华,当时我再次与鄢提出我的衣服及邮票钱财遗失一事,鄢说会还给你的。2019年1月22日鄢和我的通话中谈到了我仅身穿睡衣绑架到桃园居,随身衣物均在保安手里丢失的内容他均未否认。也均有录音为证。
  (见附件3)
  4.在2018年11月19日我与江岸区纪委办公室主任严定国通话中,他本人也明确表示在黄陂法教班负责我的非法拘禁问题的是鄢胜华。当我谈及失落钱物一事,严并未否认只是要我去找街道。这个录音也一并附后(见附件4)另外严定国还告诉我区司法局副局长盛文生在我被拘禁的时间段内自始至终都参与了全过程。

  基于以上证据确凿,坚决要求涉事方负责人江岸区政法委书记余力军全程公开对我财物寻找处理的全过程及追回我的原物。区政法委书记余力军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万般无奈之下只有向中纪委国家监委求助,请为我这个弱女子作主,彻底查清事实,挽回损失。感激不尽!

  此致

  敬礼
  武汉市江岸区朱正萍:17702773396

上一篇: 排除万难冲破工作阻力认真审议研究维权者的基本生活保障
下一篇: “实名举报”遭疯狂报复,天津“西青区国税局”要他到美国政治避难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