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实名举报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等违法建设“双户别墅”妨碍集中联建

发布时间:2020-11-05 12:1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实名举报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等违法建设“双户别墅”(南户部分为陈春阳违法建设)、破坏规划妨碍后续建房户集中联建问题

  举报人:
  曹小青,身份证号432801195705156027
  曾海礼,身份证号432801195111156011
  曹小青联系电话13574529646
  曹小青63岁曾海礼69岁,育有二子,大子34岁,小子29岁。一家四口均系郴州市苏仙区白鹿洞街道东塔路社区居民,原龙门池村曹家组失地农民,2015年市政府会议确定的东塔路改扩建项目拆迁户,一家三个户头均已确定为集中联建安置建房户。
  安置政策落实现状:集中联建安置未落实,无家可归,自2020年6月21日蜗居篷布至今。
  2015年关于我家安置问题的市政府安置文件被白鹿洞街道孙峰等隐瞒2年多不告知不落实直至开发商暴力非法强拆发生后才给我。2017年3月2日凌晨4点多我家唯一住房遭遇郴州飞天房地产雇请涉黑涉恶团伙暴力强拆,家毁人伤,无家可归。暴力非法强拆打乱了正常的拆迁安置进程,3年多过去了,集中联建安置地桩基圈梁、水电三通一平均未落实。2017年被暴力非法强拆后,由白鹿洞街道出资租赁三湖一公园孔家洞组私宅8栋4单元二楼临时安置曹小青一家,未签租赁协议,街道租金屡屡拖欠,房东因房租拖欠一事与曹小青家已有芥蒂。加之房东强迫曹小青家卖一块安置地给他,而政策不允许倒卖安置地,曹小青家未同意房东的无理要求,矛盾又增。2020年6月21日,房东以拖欠房租等为由强行驱赶我家出来。我家无家可归,被逼无奈就在安置地搭了一块铁路篷布遮风避雨。在篷布下居住3个月后,在郴州市征拆中心、郴州城投等领导、同志关心下,几经周折,2020年9月24日,2017年至2019年的过渡安置费已由征拆中心发放。但是,桩基圈梁施工、三通一平(入户电缆、入户主水管铺装等)集中联建安置内容,却因为陈春阳邹敏串通一气违法建设双户别墅,多种严重破坏规划情形带来种种妨碍,3年多至今无法落实集中联建。
  举报主要内容:
  网络实名举报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2016年在兼任苏仙区拆迁安置建房协调指挥部指挥长期间,与村民邹敏吴卫华夫妇串通一气,在三湖一公园安置小区孔家洞组安置地8栋西侧地块,违法违规违纪建设双户别墅南户部分。(见双户别墅照片)。违法建设的双户别墅,存在多方面严重破坏规划情形,妨碍后续建房户集中联建。
  双户别墅南北两户,2016年一体同时建设,2017年竣工。双户别墅未经办理任何规划手续就擅自建设,南户部分为陈春阳违法建设,北户部分为孔家洞组村民邹敏吴卫华夫妻违法建设。2016年2017年双户别墅建设期间,未经招投标和工程建设项目全程审计,陈春私相授受,指使邹敏吴卫华夫妻垫付资金主持南户建筑建设。邹敏吴卫华夫妻垫付南户建设资金购买建材支付工钱,采用“包工不包料”的方式将南户与自己的北户一同承包给王姓包工头建设。
  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在三湖一公园安置小区孔家洞组安置地8栋西侧地块违法建房,已成当地公开的秘密,群众议论很大影响恶劣,。
  群众知晓双户别墅南户是陈春阳的房子,其中一个信息源头恰恰来自邹敏丈夫吴卫华之口。2016年房子建设期间,孔家组村民见邹敏丈夫吴卫华一人垫付资金主持南北两户房子的建设,心生疑惑就问吴卫华“你一块安置地怎么建两栋房子,你旁边的房子是谁的房子”,吴卫华答道“是陈春阳主任的房子”。群众议论疑惑多了,陈春阳也早有了逃避法纪惩处的开脱对策。之后,吴卫华对外改称南户是城投的公房,后来又改称南户是苏仙区安置办的公房。
  我们实名举报陈春阳违法建房遭遇的情况是,陈春阳违法违规违纪建房是事实,陈春阳为逃避法纪惩处,打着南户建筑是公房的名义来掩盖其诸多违法违规违纪问题。陈春阳个体违法、私人违法可结果是政府买单。


  违法问题。该双户别墅没有取得任何规划审批手续,2016年就擅自非法放线动工建设,2017年竣工。依据2008年颁行的中国城乡规划法,应该认定为违法建筑。
  违规问题。
  南户如若是公房,应该严格遵守公房建设的制度、程序和政策规定。可事实是,该南户违法建筑完全未按照公房建设制度、程序、政策规定要求建设。未办理任何规划手续就非法放线建设;
  工程建设参与主体不健全(建设、勘察、设计、施工、监理),建设前建设中均未履行公示,未办理招投标、工程质量监督、安全监督、施工许可等建设手续,无施工员、无监理。南户违法建筑建设工程,陈春阳私相授受,全交由北户违建房主邹敏吴卫华夫妇垫付资金,购买材料,采用“包工不包料”的方式承包给王姓包工头建设;如此操作,建设资金明显不合规,显然陈春阳在规避审计,对抗监督。建设资金违规由邹敏吴卫华夫妇私人垫付后,陈春阳再利用职权申请远远高于实际垫付款项的巨额公款“支付”邹敏吴卫华夫妇。这样,邹敏吴卫华事实上成了一级“工程承包商”的角色,陈春阳成了“发包商”。违法建设,脱离监督,风险极高,陈春阳同邹敏吴卫华都可从工程建设中攫取不法经济利益;
  违纪问题。
  如若是公房,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中国公务员法规定的纪律要求等,以上种种,涉及多方面违纪。公房建设工程不办理任何规划审批手续、建设手续、不经招投标,不进行全程审计,无施工员,无监理。陈春阳脱离监督,私相授受,指派邹敏吴卫华夫妇私人垫资主持建设,再申请远高于实际垫付款项的巨额公款“报销建设资金”。邹敏吴卫华事实上成为工程建设的一级承包商,陈春阳成了一级发包商。陈春阳涉利用职务之便,为自身和他人谋取私利,严重违反了廉洁纪律、财经纪律、工作纪律。
  陈春阳还涉干预查违执法。陈春阳利用自身职权地位,向规划部门查违部门工作人员打招呼,干预、阻止对邹敏和陈春阳自身违法建房破坏规划行为的查违执法,已涉违反工作纪律。
  苏仙区拆迁安置建房协调指挥部负责村民集中联建安置事宜,陈春阳任指挥部指挥长,曹小青家集中联建安置手续也是陈春阳办理的。安置手续办理过程中,陈春阳曾提出让曹小青家卖一块安置地给其朋友。考虑到政策禁止原因,曹小青家拒绝了其要求。不想,拒绝陈春阳后遭遇的是数年重重刁难。

  二、陈春阳与邹敏吴卫华夫妇违法建设的“双户别墅”是违法建设。存在多方面严重破坏规划情形,妨碍曹小青母子三户集中联建规划落实。
  没有取得任何规划审批手续,2016年就擅自非法放线动工建设,2017年竣工。依据2008年颁行的中国城乡规划法,应该认定为违法建筑。
  违规开窗违规出屋檐超红线,妨碍后续建房户集中联建。陈春阳邹敏每户房子山墙内超红线超面积2.75平方米,每户房子屋檐超面积9平方米。
  陈春阳邹敏胡作非为非法放线,破坏集中联建。为保持“双户别墅”状态,非法放线逼迫曹小青家留9米通道,非法放线将同排相连安置地位置倒退7米,非法放线要在东北边角“加塞”2栋房子;2018年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欺骗曹小青家,称规划就是这样,要求曹小青家两个儿子的安置地按照他非法放的线建设。一年多后2019年曹小青家拿到该地块一排6户的修建性详细规划,根据该修建性详细规划,确认了陈春阳在说谎,陈春阳所放线是非法放线。(见该地块修建性详细规划)
  因为陈春阳邹敏两户违法建筑超面积挪动位置等破坏规划原因,2户占住(或称影响)了3户安置地的位置,导致损失一户安置地和少了30万左右配套的安置地拨款。该问题不解决苏仙区规划分局就不给该地块后续建房户办手续。这导致苏仙区规划分局2017年2018年两年,冻结了该地块后续建房户曹小青家3户安置地的规划手续办理;真是柳树上着刀,桑树上出血。
  按照2016年当时最新的修建性详细规划,规划中明确该地块是一排6户同排相连集中联建。(见修建性规划文件照片)。充分考虑到安置房与高压线杆的安全间距,参照附近安置房4号栋与高压线杆的2.9米的间距,甚至可以比4栋多留几米,该地块完全可摆下一排6栋房子。实测该安置地块北方挡土墙至南方道路路沿石间距为59.8米以上(见照片说明),而每户房子南北方向山墙间距为9米,6栋房子6乘以9为54米,南北方向完全可摆放一排6户安置地。分明是邹敏陈春阳两户违法建筑破坏规划导致损失了一户安置地。
  陈春阳邹敏非法放线逼迫留9米通道,非法放线将同排相邻两户安置地位置倒退7米,非法放线要在东北边角“加塞”2栋房子;目的一是为了填补他们“2户占住了3户的位置,破坏规划导致损失了一户安置地”。二是为了保持双户别墅现状,包庇遮掩邹敏违法建筑超面积11.75平方米,违规开窗违规出屋檐等破坏规划行为。陈春阳南户违法建筑同样超面积11.75平方米。这完全是用继续破坏规划的方式来补救之前破坏规划的影响,无异于“剜肉补疮”。我若被陈春阳欺骗成功,屈从陈春阳以上非法放的线建房,那我也违反了修建性详细规划。
  “严重超面积”(按“屋檐滴水”算建设使用面积,南北两户每户房子居然超了11.75平方米以上,而规划面积每户为90平方米);
  详细计算过程如下:周边安置房均未超出面积,根据集中联建控制性详细规划图计算超出部分可轻松计算出超出面积。邹敏和南侧邻户房子面积超出部分主要在房子南北方向上,按规划每户安置房面积是90平方米,集中联建墙挨墙建设,南北方向山墙间距应该是每户9米,两户共18米,可邹敏和南侧邻户陈春阳两栋违法建筑实际建成后南北山墙间距为18.5米,每户超0.25米,山墙东西长度11米,0.25乘以11米每户面积超2.75平方米,北面屋檐完全是超红线超面积的违法建设部分,邹敏丈夫吴卫华自称屋檐伸出0.9米,屋檐东西长约10米,0.9乘以屋檐长10米超9平方米,2.75加9每户超11.75平方米。两户共超23.5平方米,这还未计算西面屋檐超面积部分。

  6、房子严重超高;
  7、擅自降低正负零造成护坡安全风险增高。
  更多举证材料已交湖南省第一巡视组。




  

 实名举报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等违法建设“双户别墅”妨碍集中联建



  

 实名举报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等违法建设“双户别墅”妨碍集中联建



  

 实名举报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等违法建设“双户别墅”妨碍集中联建



  

 实名举报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等违法建设“双户别墅”妨碍集中联建



  

 实名举报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等违法建设“双户别墅”妨碍集中联建



  

 实名举报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等违法建设“双户别墅”妨碍集中联建



  

 实名举报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等违法建设“双户别墅”妨碍集中联建



  

 实名举报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等违法建设“双户别墅”妨碍集中联建



  

 实名举报苏仙区人大主任陈春阳等违法建设“双户别墅”妨碍集中联建

上一篇: 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王岗乡、百姓维权成了乡政府口中的强拿硬要
下一篇: 控告!!!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地方政府非法强拆权大于法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