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青春不在,档案也不见了

发布时间:2020-11-07 18:1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我叫王树张(章),男,汉族,1973年2月10日出生,高中文化,贵州省三穗县八镇人。我于1993年12月入伍,服役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贵州省总队贵阳市支队。在部队期间屡获嘉奖并被评为“优秀士兵”,于1996年12月退出现役。我和同年入伍一个中队退伍的战友肖书猛、杨政辉于1996年11月27日一起到三穗县民政局报道,并且把从部队带回的本人档案交给了民政局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在我们的退伍证上盖了“预备役登记专用章”,因为我是非农户口入伍的,按当时的政策是由政府统一安排工作。
  1997年下半年我接到民政局工作人员送来的安置文件,并让我去三穗县乡镇企业管理局的下属企业——三穗县肉联厂报到。我去三穗县肉联厂找到负责人龙廷云,他讲肉联厂不需要人,安排不了我的工作,然后我又去找民政局,民政局又让我去三穗县氧化锌厂报到,氧化锌厂的负责人告诉我,他们厂也安排不了我的工作。之后我又去找民政局,工作人员告诉我让我等等,等了一段时间我又去民政局问,还是让我再等等,并且讲有消息了会通知我的。我等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是没有消息,于是我便去凯里打工了。1998年春节后,我去民政局问我的工作是否能安排了,工作人员的答复是“没有名额”。当时不明白这个“没有名额”是什么意思,我想有了名额会给我安排工作的。由于家庭经济很困难,过了些日子我又出门打工了。后来的几年里我又陆续去民政局问了几次都没有结果。我的工作也一直没有安排。
  2019年12月政府搞退伍军人社保接续工作的时候,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城镇口去当兵的”,我回答“是城镇户口去当兵的,而且我一直都是城镇户口”。又过了几天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工作人员又给我打电话,还是问的同一个问题“我是不是城镇户口去当兵的”。我当时就讲“我确实是城镇户口去当兵的,你们可以去查档案啊”!工作人员讲“我们只是想再核实下”。又过了几天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小费打电话给我,他讲“他们袁副局长和他要来我家核实情况”。在我家里给他们出示了我当兵时的“入伍通知书”,还有安排我工作的“三穗县人民政府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文件”和“退伍证”。他们讲“来我家核实是因为我的档案没有找到”,我当时就请求他们帮我查找档案。
  之后为了查找我的档案去了退役军人事务局几次,其中一次我还向他们反映了一个情况:“和我同年入伍的战友刘隆成,他是我高中同学(在三穗县八弓镇政府上班,)。他向与我同一个中队的战友肖书猛(三穗县台烈镇人,)询问:肖书猛是不是和我在一个中队,我是不是提前退伍的,为什么我的档案里军龄是两年零两个月。”我怀疑刘隆成知道我的档案在哪里。因为我得知刘隆成向肖书猛询问我的军龄后,我于2019年12月11日下午打电话给刘隆成,问他怎么会问到我军龄的事。他讲是别人要他问的,我问他是哪个问的。他讲是原则,组织纪律什么的。总之意思就是不能讲是谁问的。我和刘隆成的通话有录音可以证实。我把这个情况反映给袁副局长,他当时说会去调查。后来我又去了一次退役军人事务局。当时袁副局长和李书记给我作了一个当兵以及退伍后工作安排情况的记录。我还在材料上签名按了手印。当时我还手写了一个申请书,请求退役军人事务局查找我的档案。袁副局长当时讲会把我的申请拿去请示杨政军局长。过些时间我再去退役军人事务局,办公室就只有两个人值班了。其余的人去村上搞扶贫工作了。关于我档案里军龄的问题,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工作人员解释说,是我的退役军人信息采集的资料里显示的。我要求打开我的信息来看,他们讲已经更正过了。我问是哪个更正的,什么时间更正的?他们也没有说清楚。为什么刘隆成会打电话问我同一个中队的战友,关于我军龄的问题。他们避而不谈。信息采集不可能错误,如果信息采集时显示的是两年零两个月,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肯定会和我核实的。我当时提供了退伍证,退伍证上入伍时间和退伍时间写得清清楚楚。而且信息采集时民政局工作人员还问我是三年兵还是两年兵。
  由于疫情的影响,退役军人事务局也没能去查找我的档案。期间我打了几次电话到退役军人事务局询问情况。我于今年3月26日去退役军人事务局的时候,在一楼大办公室碰巧遇到了杨政军局长。杨政军局长讲他们会正式发函去帮我查找档案。他还讲是他打电话问刘隆成我的军龄为什么是两年半。为什么一个问的是两年半,一个问的是两年零两个月,根本就对不上。本来就是为了核实问题,连时间这个重要的要素都会搞错,这个可能吗?我不相信要刘隆成问我军龄的事是杨政军局长问的。如果是杨政军局长问的,那么去年我向袁副局长汇报这个情况的时候,他们就可以直接回复我,是杨政军局长问的。而不是拖到今年遇到了才告诉我。从去年我把这个情况汇报给袁副局长到今年3月26日期间,我多次提到刘隆成打电话给肖书猛询问我军龄的事情,难道工作人员没有把这个情况汇报给杨政军局长吗?要么就是杨政军局长根本没有过问查找我的档案的事。如果杨政军局长不过问这个事,又何来他问刘隆成我的军龄的事?再者退一万步讲,假如我的信息里显示的军龄有疑问,难道不是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工作人员先和我核实吗?这种小事还用得着局长亲自出手绕一大圈去办吗?之前核实我的城镇户口时不也是工作人员打电话的吗?我和刘隆成,杨政军局长是高中同学。杨政军局长还讲,他还打电话问了我们另一个战友杨光灿,也是我们高中的同学。
  2020年4月15日,三穗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书面答复我,相关单位均未查找到我的档案。
  我自己还去了三穗县档案馆去查找我的档案,在档案馆我查到了三穗县人民政府退伍军人安置办《三穗县一九九七年度接待安置退伍军人总结》,文件上显示1996年退役的士兵符合安置的都安排了工作。由于我的档案找不到,虽然政府已经给我安排了工作,但是我却一直没有单位报到上班,民政局工作人员说我没有工作名额,以及在查找我的档案中遇到的反常迹象。
  我有理由怀疑:有人拿了我的档案顶替我的名额去上班了。
  我于2020年4月27日以书面材料的形式向三穗县纪委举报。递交材料后我去问过几次,都是答复我:正在调查。半年多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恳请各位网友给个建议,谢谢了!

上一篇: 曝光:湖北南漳县东巩镇城乡建设增减挂钩项目百姓有家难回!
下一篇: 一位死去的老社长家属三十八年的上访落实政策问题归谁解决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