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一路高歌的审判

发布时间:2020-11-09 08:3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从11.2开始在湖北省荆州市松滋法院审理一起二人的涉黑案件,我老公是其中的受害人和举报人。这案件起诉时是12人,据说是省高院田淼法官的指挥,将不认罪的2人和认罪的10人分案审理,要将这二人整到最高刑期。
  为了将我老公这个现在企业即将破产,多位家属重症缠身,生活极度苦难的草根民营企业家整成“黑社会”,没有排除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诱供的非法证据:
  1、2019年2月19日,荆州公安局以要我老公到荆州举报为由进而对其限制人身自由。去的当天16小时不让喝水,24小时不让吃饭,40小时不让睡觉。去后大概半个月时间,民警胡成林(告诉我老公说叫胡伟)主动找我老公索贿200万,给他和负责人管泽平,我老公没做。
  2、所有笔录都是事先打好的要他签字,不签民警就打耳光,他的笔录都是刑讯逼供、诱供形成的。到荆州区看守所后民警不能再采用暴力,就采用答非所问的方式做笔录,我老公拒绝签字。
  3、把我老公列为“黑二号”,没有证据和事实。就如民警所说:“在枝江是周某某的弟弟整你,荆州就是共产党要整你。”在荆州区看守所就经常把他叫到办公室,瞿警官要他装疯子,搞同性恋,抓自己大便吃。
  4、民警刘子勤虚假举报我老公带了手机,然后就搜监室,搜身,让每个人都脱光衣服,让大家都来排挤他。
  5、不停播放其他人签的笔录,采用非法手段要我老公按照别人说的笔录签。
  2020.11.3开庭法院以侦查机关提供了情况说明和二名侦查人员参加作证为由驳回。硬是将庭审往后推,每当庭审往后推进时,他都表示抗议,在庭审现场至少有几十次表示抗议。最后一次,他把手高高举起,喊道:抗议,最后被二个警察当着审判员、公诉人,旁听人的面强拉硬拽的拉出了法庭。他在庭上也表明:自己的要求合理合法,希望公平公正。自己已经快60岁了,已经活够了,我已经在看守所关了三年多的时间,你们休想把我一步一步把我送进监狱,枝江法院做不到,荆州也不可能做到。2020.11.3晚上10点,我解除了当地的原本很尽责但现在劝我配合法院走程序的一位当地律师的委托,强行往后庭审,是未审先判,10月中旬,听说省政法委、省公安厅、省高院等与扫黑有关的部分就已经开会确定:要判曹诗华15年。
  我希望得到人民的监督,在有的律师提出要求全国网络直播的情况下,2020.11.4我也书面提出。2020.11.4我老公在庭上说:我曾经想象法院是阳光的,但不知道有这么灰暗,这样对我的身体和精神伤害都很大,我昨天一天只早上吃了一点粥,中午和晚上没吃饭,今天早上吃了一点粥,中午也没有吃饭,血压达到我有生以来的最高值,昨晚一夜没睡。在庭审中,他也说过:我的体重从140斤减到120斤,再减到110斤,现在90多斤。他说:有很多人给我做工作,要我配合庭审往后面走程序,我仍然坚持排非程序没有结论之前,不会往后走程序,如果排非后,会配合法庭。2020.11.4因另一位律师也给我做工作要配合走流程的庭审工作,我非常生气,我们的合法权利怎么就不能坚持?晚上十一点半我非常生气解除了另一位律师的委托,以示对法庭的抗争。
         2020.11.5在审判长问我老公是否同意指定律师的情况下,他不同意,于是审判长做出自行辩护的决定。难道指定不是法定吗?为何还要征求被告人意见?他对庭审仍然表示抗议,在他举手半个小时审判长不予理会的情况下,他站起来说:我抗议,我拒绝出庭。审判长以藐视法庭,扰乱法庭秩序为由,法警将其带入警讯室,在他离开法庭时回头看了我一眼,那无助的眼光深深刺痛了我的心,我走到了三楼的阳台,准备以我的死来换取他的清白,结果被四个警察把我抬了下来,我真的无法接受合法权利不能保障的情况下,还这样折磨他。下午他法庭中仍然是以我要公平,我要排非,我没有律师来抗议。最后在庭审的现场,没有被告人,只有审判员、公诉人、辩护人的法庭仍然在开庭。
       11.6的庭审,我老公在看守所那边视频,看到那边有4、5个警察强行把他按在椅子上,对于一个只有90多斤的人来说,这是一种怎么的暴力?在庭审的现场,周利民在带上手铐脚铐的情况下,一直在要求排非,最后法院为了把程序走完,就拔掉了他的话筒。只是审判长和公诉人一路高歌把举证部分内容念了一遍,律师和被告人在庭上没有发表一个字的观念,从而草草审完了这个案子,只是审、诉二方的表演而演到剧终。这是一种没有人权的审判,这种杀猪式的非疯即死的审判是如今法治文明的悲哀和嘲讽。
  我听说是省高院的田淼硬要“凑数”,省政法委、荆州市政法委早已定调,认为是督导组重点督办的案件,是政治任务,非要整成“黑”。
  我对黑恶势力深恶痛绝,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举报利用其“保护伞”抢夺我们的财产举报了,并且抓“保护伞”已经启动,但现在把举报人和被举报人列为一个涉黑组织中,是“扫黑被黑扫”,是典型的“借扫黑之名,行地方保护主义之实”。对侦查机关的违法取证进行庇护,此外,还有很多已侦查的犯罪事实不认定,侦查人员向很多犯罪的人索贿后未追究刑事责任。
  我老公现在在失去自由的情况下,是在拿自己的命去争取公平公正,这是一个草根民营企业家唯一的选择,也是避免冤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最后的公开机会。
  湖北政法系统的毒瘤太深,趋利执法,刮骨疗伤的湖北政法系统只是刮了一点皮。在法院里的标语:“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什么时候才能落实?难道拿出应该提供的同步录音录像曝光有这么难吗?
  请大家看看这制造冤假错案的灰暗的法庭,公检法错上加错,一步一步把民营企业家推向深渊的魔手。

上一篇: 科尔沁志愿者协会“青年爱里” 活动之“最美通辽,从我做起”环保系列活动!
下一篇: 肇事顶包疑似权利庇护, 受害方求真相阻力重重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