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奇葩的离婚

发布时间:2020-11-18 21:4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奇葩的离婚(被报复)
  离婚虽然是件不幸的事,但在当今这个社会离婚却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离婚简单理解也就是两人的矛盾激化,但是经历从两人的矛盾升级到执法阶级和民众阶级矛盾的奇葩离婚却少之又少,本人也从未想过自己就经历一次惊星动魄,不堪回首的离婚。
  事件一:2017年12月21日晚,因离婚我与前妻在家发生激烈口角,双方互不相让,常理说协商离婚不行走法院,而前妻和其父却叫来前妻密友杨坤平(黄江公安分局辅警)助威,一定要拿下她拟定离婚协议;杨坤平于当晚纠集4名社会人员,火速赶到我与前妻家中(黄江镇翠亨豪园9栋403号),采用暴力对屋内物品进行疯狂打砸,并威胁威逼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小区保安于当晚报警。我迫于杨坤平的强势介入和他的当地背景(其为黄江公安分局党委副局异姓弟弟),于第二天(12月22日)上午同前妻在当地民政部门办理离婚手续。因黄江派出所对12月21日晚的入室寻事滋事行为未作任何处理,加上探视小孩遇阻,通过变更抚养权司法渠道调取当晚报警记录未果,于2018年3月28日又到该所,对上述事件补报警;这一等,事件发生半年后等来的不是立案不立案,而是不调查,至今无结论。
  事件二:2018年7月1日上午,在黄江镇江海城菜市场路口,我父母偶遇穿着制服的杨坤平,见其身着警服才知晓2017年12月21日晚到我家闹事并强迫我签字离婚的人是黄江公安分局的辅警杨坤平(辅警号:201193),于是上前与其理论,杨坤平见其身份暴露,不顾在公共场所其辅警身份,当街对我父母亲进行残忍的殴打,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被害人我父亲于同日报警,但至今没有结论,故此,我父亲实名向有关部门举报杨坤平以及黄江派出所,自此,双方矛盾激化升级,此后纠纷不断。
  事件三:2018年9月7日下午,杨坤平同前妻父一起到我的工作单位,强令公司开除我,当天晚上公司下文辞退我。而待我离开当地返回老家后,2018年9月13日我前妻到黄江派出所报案说我犯罪,该所却奇葩的以莫须有的罪名立案侦查,一弄长达两年。(注:21日受害方是当场报警未立案)
  事件四:2019年2月2日上午,在湖南老家我与家人再次尝试探视我小孩,前妻父母亲和前妻伯父等多人使用棍棒凶器无辜殴打我全家(导致我父亲粉碎性骨折终身伤残,我姑头部被打开,我和我母亲不同程度受伤),并抢夺损坏手机财物 ,而事后奇葩的打人理由却是我们去抢小孩和离婚事件赔了杨坤平几万元。
  心酸过程时间表:
  2017年12月21日事件一发生时,小区保安协助报警后,出警人员到达现场问一声“谁报的警”就任由事件发展。(证据(1))
  2018年3月28日,在变更抚养权官司调取报警记录未果后,我和父母亲到黄江分局信访办反应事件一情况,并到黄江派出所补办事件一报警手续,而报警回执却是经过警员多次请示上级领导后提供。(证据(2))
  2018年5月22日长达近两个月未收到黄江派出所任何回复,我与父母亲到黄江派出所询问办案进度无果。(证据(3),注:报警回执回复时效为七天)
  2018年5月23日再次到黄江派出所询问办案进度无果,且案件处理文书纹丝未动。(证据(4))
  2018年6月12日事件一发生近半年,黄江派出所补录廖元桥,杨坤平和我父母亲口供笔录。(证据(5))
  2018年6月24日再次到黄江派出所询问办案进度无果。(证据(6))
  2018年6月28日黄江安排警员以黑恶势力到事件一发生所在小区现场视频调查了解事件一情况。((证据(7),注:非事件一案件报案调查)
  2018年7月1日我六十多岁的父母亲在黄江镇江海城菜市场路口,被辅警杨坤平无故殴打受伤。报警后派出所依然未做处理,要求送医验伤无果。(证据(8))
  2018年7月2日前妻再次录事件一笔录,承认杨坤平带陌生人。(注:前妻于3月28日录第一次笔录)
  2018年7月3日在上访东莞市公安局后,黄江分局刑警介入补录我父母亲被打的笔录;到现场调查监控视频被删,而应许的法医验伤却不了了之,之后案件又转到黄江派出所继续跟进。(证据(9))
  2018年7月9日事件一发生半年多后,在黄江派出所走访调查之后,却向我出据不予调查告知书。(证据(10)注:110报警记录一般只存半年,而当晚的报警执法部门只字不提)。
  2018年8月24日黄江分局信访办根据黄江派出所处理事件一和事件二情况,出据“事件一与事实不符,事件二无证据”处理意见书。(证据(11))。
  2018年9月7日杨坤平同前妻父当天下午一起到我的工作单位,强令公司开除我,当天晚上公司下文辞退我。(证据(12))
  2018年9月13日我前妻到黄江派出所报案说我犯罪,该所立案侦查。
  2018年10月10日黄江派出所对杨坤平打人处罚—罚款五百元。(证据(13))
  2018年10月29日 市政府复议事件一的不调查告知书程序违法(证据(14))。
  2019年1月10日事件二发生后长达半年的上访,等来黄江派出所修改原杨坤平行政处罚决定书,却是个“纸面”拘留10天。(证据(15))
  2019年2月2日事件四湖南刑事案件中我前妻家人使用棍棒凶器无辜殴打我全家(导致我父亲粉碎性骨折轻伤一级致残我姑头部缝合近十针其他人不同程度受伤),并抢夺损坏手机财物。(证据(16))
  2019年4月5日事件二案件中自称东莞公安纪委人员根据上访内容电话与我母亲通告被拘留人杨坤平已拘留。(证据(17))
  2019年5月5日事件二案件中自称东莞公安纪委人员根据上访内容电话告知应拘留人杨坤平未拘留因其有病(证据(17))。
  2019年5月30日晚因前妻的报案,我在广州莫名被抓捕。
  2019年5月31日凌晨因前妻的报案,黄江派出所出警带我回黄江派出所监仓录笔录,我才知道前妻以私刻印章为由报案说我犯罪。
  2019年6月1日下午,在抓捕我40多小时后,再次换人给我录笔录,并准许我取保,而只提供给我一份传唤证(证据(18))
  2020年5月18日我的案件一年取保到期,办案龙警员采用诱供方式,电话通知我母亲我是无罪的,要我签字派出所寄来的文书,同时案卷是送到检察院,而寄来的却是认罪认罚文书。(证据(19))
  2020年9月7日在7月案件退补一次后,检查院通知我补录笔录。(证据(20))
  2020年9月21日检查院通知我拿《不起诉通知书》,当场发现前妻名字错误。(证据(21))
  2020年9月22日通知我拿修改的《不起诉通知书》。(证据(22))
  结束语: 一个离婚,其实就是两人的事;两人的离婚矛盾,先是基层执法部门的人员带陌生人到家强势介入,而后发展成基层执法部门的介入“拉偏架”;矛盾的激化后成功的升级为执法阶级与民众阶级的矛盾。而从2017年到2020年三年来的事件过程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事件没解决让另一个事件来继续拖,法制社会的奇葩现象:执法部门的双重标准执法,成功的帮助真正的违法犯罪人员解脱,同时也“圆满”辅助2017年12月21日晚上事件中三个重要人物(我前妻,前妻父亲,杨坤平)成功的分别对受害方完成了报复。我感觉我的离婚对象不是一个人,到是一个高智商的地方团伙。在事实真相以及证据录音,录像,证人,证言,物证等证据充分的情况下,为何执法部门依然纵容违法犯罪人员,激化矛盾?基层执法部门有没有严肃执法普法,其背后是不是执法部门内部有人干扰公安机关的正常执法,在为这个地方恶霸势力充当保护伞?
  为何在执法部门基层人员便服就可以带人到家里威胁闹事而报警也没用?为何有人到我自己家闹事报警,而执法部门却回避当晚(21日晚)的报警事实?为何一个事实存在殴打伤人的事件要经过半年多的过程定罪?而为何长达半年的维权是换来的拘留处罚却是“纸面”拘留?为何一个现场发生的事件报警没立案,而一个不是现场发生的事件却报警立案?为何民众的正常反应情况的途径无故被阻难?为何民众的证据确凿依法维权行为这样坎坷?为何这么肆无忌惮的侵犯普通民众的权益的事情可以持续?

  

 奇葩的离婚



  

 奇葩的离婚



  

 奇葩的离婚

上一篇: (罕见)广西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连续3起案件审判程序违法被检察院纠正!
下一篇: 曝光:谁为洛阳市洛龙区皂角树村村做主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