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国家全面依法治国,而山西省政府为何带头违法?

发布时间:2020-11-20 15:2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一、我母亲余秀云于1985年因腹痛在山西省阳高县人民医院住院期间,行肠梗阻手术,手术中抓破肠子並将纱布遗留于腹腔,造成腹腔感染、肠瘘,经北京协和医院抢救无效而死亡。事故发生后,国家卫生部要求山西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进行鉴定。1988年4月2日,山西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召开了鉴定会,要求我和手术责任者参加,同时向我收取了鉴定费,并让我在会上作了陈述,有关专家也询问了情况,随即让我退出了鉴定会,回家等待鉴定委员会的鉴定书。1988年5月9日,我却收到:“山西省卫生厅[88]晋卫医字第110号”文件,谎称“鉴定结论”。对于这种超越职权、冒名顶替、扣压鉴定委员会鉴定书的违法行为,我一直申诉。
  二、2016年8月20日,山西省卫计委作出“信访事项回复意见书”。该意见书说:原山西省卫生厅的“《鉴定结论》由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有关专家研究出具,因此为最终鉴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谁研究出具的,违反法定程序,就是非法鉴定。意见书又说:“省、自治区、直辖市级鉴定委员会的鉴定为最终鉴定。”进一步说明山西省卫生厅的《鉴定结论》不是最终鉴定,是非法鉴定。意见书还说:"现行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自2002年9月1日起施行。1987年6月29日国务院发布的《医疗事故处理办法》同时废止。本条例施行前已经处理结案的医疗事故争议,不再重新处理。”既然“省、自治区、直辖市级鉴定委员会的鉴定为最终鉴定”,那么擅自把山西省卫生厅的文件作为处理结案的依据,就是徇私枉法!山西省卫健委至今扣压着山西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发给我的鉴定书,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没有省级鉴定委员会的鉴定书,“医疗事故争议”从何谈起?山西省卫计委凭借手中的权力:私自用山西省卫生厅的文件来冒充省级鉴定委员会的鉴定书,以假乱真,耍无赖,不讲道理,祸害人民,完全丧失了做人的良知。因此,强烈要求追究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并交出原山西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发给我的鉴定书。
  2016年8月22日, 根椐《信访条例》第三十四条的规定,我依法向其上级行政机关山西省政府递交了“信访请求复查书”(邮政特快专递:1021447081816)。四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未见“信访复查意见”答复。《信访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收到复查请求的行政机关应当自收到复查请求之日起30日内提出复查意见,并予以书面答复。”山西省政府带头违反法定期限。我申诉,信访部门来回转发、踢皮球。全面依法治国,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上一篇: 平凡的日记
下一篇: 曝光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北港镇违法犯罪的丑恶嘴脸,欺压百姓!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