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二部)心血管外科一起医疗事故背后的惊天黑幕!

发布时间:2020-11-24 08:2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怀着痛心疾首的心情和家属强烈的愤慨呼声把患者蔡芹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二部】两次住院治疗期间,由于心血管外科的拒治和误诊而导致蔡芹死亡的严重后果一事,客观、准确的把主要情节写出来。希望通过媒体和舆论监督来寻求公平和正义!【我们对所有言词承担法律责任】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二部)挂着三甲医院、全国100强的头衔,是怎样把患者蔡芹当球踢,又怎样一步步把她推向 死亡的深渊。再看看所谓的专家、教授卞晓明为什么如此胆大包天,在铁证面前纂改事实、伪造出院记录!
  死者,蔡芹,女,1964年4月13日 住址,辽宁省普兰店市元台镇利兴村占屯6号 系农民
  身份证号,210222196404132823

  2020年1月20日蔡芹因为肺栓塞入住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二部}心血管外科【之前在瓦房店中心医院蔡芹因为肺栓塞历经三次住院。(有病历)在住院期间,主治杨大夫还有张大夫跟我说:“蔡芹血液中的栓子一扬扬的,哪来的不知道”说:“心脏也不太好,病治这么长时间了,溶栓药物跟着不但没有效果,反而倒重了,你们赶紧去大连查查吧。”就这样我带着所有的片子、出院小结和记录{目的是让大夫随时查阅}慕名来到我们大连地区最好的三甲医院只想查出蔡芹的病因,把老婆的病治好。(在这里,让我们先了解一下感染性心内膜炎这种病的特征:“它在血液中不断制造栓子,它首先侵蚀心脏的瓣膜,然后堵身体这个地方那个地方。并且是少见、隐蔽性很强的一种疾病,当它进入爆发期,是很凶险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这是我在蔡芹死后,咨询各路专家才知道的)。其实,蔡芹在瓦房店就诊时,就已经得了这种病,只是他们的临床经验和医疗水平有限。”】这次在大医{二部}蔡芹入院完善检查后,并未查出蔡芹的主要病因---感染性心内膜炎(见短信证据材料,我质问骆主任,他避而不谈。)当时只说蔡芹的主动脉瓣钙化并重度关闭不全和二尖瓣中重度关闭不全(有病痣)。骆主任、姜大夫告诉我们说需要做手术,得置换两个瓣膜。我说:好!听了姜大夫的介绍我们就选择了生物瓣膜,说过几天就给做手术。过了两天,我到骆主任办公室想问问手术什么时候给做,见骆主任正在反复观看蔡芹肺部的片子(蔡芹肺部的片子比较特殊,当时正是冠状肺炎初期)见我进去就和我做了讲解,说那意思就是根据蔡芹肺部的情况手术做不了,我说头两天都答应给做,怎么现在又变卦了?他继续看片没放声。傍晚,我出去抽烟走到护士台那看见骆主任,骆主任在护士台旁和我说:“蔡芹什么什么高(声音不太大,什么什么高我没听太请楚)说蔡芹就是冠状肺炎。”我听了赶紧离开,回到病房我就学给蔡芹听,我小声说:“芹啊,骆主任说你是冠状肺炎。蔡芹说:“去他妈个逼吧,是冠状怎么不把咱隔离、检查?我一路都是这个症状。”我说:“好了,你悄悄吧!”第二天,也就是2020年1月27日,骆主任把又我叫到办公室,指着片子对我说:“你看看好人的片子什么样?你再看看蔡芹的片子什么样?乱糟糟的,像破鱼网似的,肺功能太弱,都这样了,哪能做手术,说出院吧,回家养,等一个月后来复查。”(病痣里也写的)我当时让他弄的一头雾水,我就想:“是不是你认为蔡芹是冠状肺炎,害怕给大医造成负面影响,采用低调处理的方式找理由把我们撵走?”我当即说:“骆主任,蔡芹都这样了,你叫她回家怎么弄?要不先在这住院养吧,恢复了在做。”骆主任说:“不行,肯定不行!”我一看没招了,我就说:“骆主任,那我把亲属都找来,你把情况讲给他们听听,免的亲属误会我。”骆主任说:“行!”就这样我给亲属们打了电话。1月28日上午骆主任把张叫娜找到办公室让她看片子,并解释给她听,我姑娘还把片子录了下来。(有张娜录片子的视频和骆主任的片段对话)。1月29日近中午,家属来了,骆主任指着片子向我们家属又做了解答。并说:“我就是神仙也救不了蔡芹。”(见证据材料)就这样,当天就让我们必须出院,(期间,姜大夫也撵过我们两次,让我们必须出院,我哀求他也没用,姜大夫说,这是骆主任的意思,他说了不算。)没办法我们下午就办理了出院手续,我们带着可怜巴巴让病磨折磨了半年多,身体虚弱连走路都坚难的老婆寄莫大的希望而来,绝望的回家了,1月29日我们被迫离开医院。而在出院记录里却写着于2020年1月29日预约出院,真能胡说八道。就是这次丧良心的误诊、拒治让蔡芹错过了宝贵的救命时间。在回家的34天中,蔡芹病情每况愈下,多次出现危急情况。【我多次给姜大夫多次打电话、发短信问用药办法】多次腹痛难忍,在瓦房店急诊救治,另两次腹痛难忍、胸部不适、身体虚弱,都是当日来大医,一次在大医(一部)急诊救治时岀现奇迹的一幕,当时蔡芹胸闷气短,腹部痛的历害,连岀程车都上不去,走路都得用车推着,我们到了大医(一部)急诊,我要求住院,大夫说不用,打两个消炎吊瓶就好了,我望着大夫,打两个吊瓶就好?等打完两个吊瓶,奇迹岀现了,蔡芹下地和好人一样,高兴的说:“我好了张龙,也不难受、也不痛了!”我就问大夫:“这是什么药这么神奇?”他告诉我:“是强林坦”我说:“我开些家去打行不行”?大夫说:“行”,就这样我开了八袋!(还保存两瓶没打完的,详情查当日急诊病历,大夫、出租车司机都见证)。后来才知道,强林坦对感染性心内膜炎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只是,不是针对性药物,只能维持暂时。过了些天,蔡芹又开始范病,我想说的是,蔡芹一路都是感染性心内膜炎在做怪!当蔡芹(此时的蔡芹已经很虚弱)坚持一个多月,按约定来复查找骆主任时,骆主任不在,我找到姜大夫,姜大夫说:”没有床位”我说:“求你了姜大夫给想想办法吧,蔡芹很重啊”(当时走路都困难)姜大夫说“真没床位没有办法。”任我怎么哀求也没用。我们按约来复查,却造到拒绝,并且连看都不看。我急的下去在急诊(当时,蔡芹在急诊呆的)掩面大哭{急诊大夫至少有十人见证}就是这样一次次丧良心的误诊、拒治让蔡芹错过了宝贵的救治时间。
  我想问问苍天,更要问问骆主任:“为什么要把蔡芹逼上绝路呢?”我们的命太不值钱了!你们为什么剥夺我们治病的权利?蔡芹的死亡与本次的两次拒治、误诊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再看看第二次住院,真的让人匪夷所思!
  蔡芹第二次回大医{二部}住院是卞主任给我们请回去的。2020年3月2日下午17.30分左右,当时蔡芹被大医拒治后,我们正拉着她想找家医院先把蔡芹安顿下来再说,当时蔡芹身体很虚弱,我心急如焚。而就在这时,大医(二部)一个自称是祁大夫的人(18098873345)给我打电话(短信、通话记录可查)说“蔡芹家属吗?”我说“对”。他说:“蔡芹的病想治吗?”我说:“当然想”。他说:“想治就回来吧”。我说:“那到大医二部怎么找你?”他说:“我给你卞主任电话,你联系他,他就给你安排了。”我说:“好!”就这样他把卞主任的电话用短信发给了我,(有短信证据)18098875793卞主任。17.35分左右我就给卞主任打电话,我说:“卞主任你好!”他说:“是蔡芹家属吧?”我说:“对!”卞主任说:“我了解蔡芹的情况,你们过来吧!”我说卞主任:“蔡芹心肺功能弱手术能行吗?”卞主任说“我看蔡芹之前的片子了,就是肺气肿、肺大泡没问题,回来吧!”我又说:“卞主任,那我到二部怎么找你?”他说:“你到了找郑大夫,具体他就给你安排了。”卞主任说:“我马上把郑大夫电话发给你”我说:“好!”18098875706郑文军大夫(有短信)。【当时我在车上,因为有点小噪音,我开的扬声,车上有四人听证了我们的通话。(有证据材料)我之前从不认识他们,他们怎么知道我电话,为什么又特别把蔡芹找回去不得而知。】就这样我和郑大夫取得了联系,立马拉着蔡芹驱车赶往大医{二部}。
  我们到了二部和郑大夫取得了联系,在郑大夫的按排下蔡芹在急诊拍了片子就顺利住上院了。【郑大夫说:“随便拍个片子,不拍片子不让住院,这是过程,郑大夫说”】
  蔡芹住院后,又做了完善检查,做术前准备的几天里,其间腹痛厉害,遂又做了检查,发现肠系膜动脉有血栓在当晚就做了微创手术。手术并没有取出什么,但听了王大夫的讲解家属表示可以理解。同时又告诉我们,蔡芹肾因为堵的原因也坏死一个,还有胃窦也有问题。(此时已经予示着感染性心内膜炎的明显特征,但他们还没感悟)
  蔡芹在四楼心外科住院期间,我看见骆主任在办公室,我就进去想问问他。他看见我先说话:“回来啦?”我说:“嗯”骆主任说:“告诉你,蔡芹就是冠状肺炎。”你们说他烦不烦人?我们回来都不归他治疗了,还说蔡芹是冠状,真是一个顽固不化的家伙。(有短信,我骂他,质问他,他无语)但,我不想和他发生冲突,以免对蔡芹治病不利。我就绕过话题问他:“骆主任,你把蔡芹都判了死刑,你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有证据材料)把我们撵走。可卞主任看了同一个片子说蔡芹就是肺气肿、肺大泡没有问题,把我们请回来手术,这是为什么?”骆主任说:“你知道什么?他是返聘的。”我说:“返聘怎么?”他不再搭理我。他是返聘的?蕴含着太多的含义!
  在蔡芹准备手术的头一天,卞主任来探视蔡芹时,我问卞主任,我说:“卞主任,骆主任怎么就认定蔡芹是冠状肺炎呢?卞主任摇摇头说:“瞎说,不是不是。”
  ”
  3月11日当卞主任告诉我们要给蔡芹做手术的时侯,我又通知亲属,家里来了很多人,我们一行陪送蔡芹乘电梯进到三楼,蔡芹直接进入手术室。我们家属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了八个多小时。此时,卞主任从手术室先出来,我们家属围过去,他告诉我们:“手术发现蔡芹得的还有另一种病——感染性心内膜炎,比想象的要糟糕。”(有证据材料)还说瓣膜周围有很多赘生物给拿掉了,说基部有烂的地方没有完全处理干净,再不敢动了。并把手术下来的东西拿给我们看,还说:“手术过程中有一次大出血,并给做了止血处理,”然后,换瓣关胸。还说:“手术是顺利的。”卞主任在往重症室走时,还对我说:“蔡芹希望不大。”我正想问他,手术前为什么没给查出感染性心内膜炎?这时蔡芹就从手术室推出来匆匆进了重症监护室。
  蔡芹在重症监护室历经四天才醒过来,当告知我们进去探望蔡芹时,我们家属多人进入缓冲室,在患冲室,卞主任对我们说“白看醒过来了,没用,各项指标不正常。”并说:“蔡芹希望不大”。这时我就带着之前的疑问,问卞主任:“卞主任,手术前为什么没查出感染性心内膜炎呢”?卞主任说:“查不出来。”说这病不属罕见,是少见的一种病,很难查,直观查不出来。又说:抜牙容易得。(有证据材料)由于时间紧迫我没再多问就出来了。第二天我们家属又来些人,分批进去探视。当时我们问蔡芹话她有意识,但看见手脚指有点发污,总晃头,好像痛苦。回到缓冲室我就问卞主任:“手脚指发污这是怎么回事”?卞主任给我们做了解释并又告诉我们蔡芹希望不大,并劝我们放弃治疗。我说:“蔡芹现在都醒过来了怎么还希望不大?他说;看醒过来没有用,是看身体各项指标,因为我们对医学的无知就没多问。在以后的数日里探视更让我们揪心、难受。蔡芹的手脚发绀逐渐蔓延,在痛苦中度过每一天。其间,卞主任多次劝我们放弃治疗,说凭他30多年经验,蔡芹没多大希望的。我说:“卞主任,蔡芹意识都清醒,怎么忍心放弃啊?”卞主任说:“那没事,我多给她推点镇静剂,那她就过去了。”我说:不行,不忍心,我们坚持到两周看看。”卞主任说:“如果能坚持两周,那她就活过来了。”【我现在到要问问卞主任,蔡芹坚持十五天了,她活了吗?】还有刘大夫、苏大夫值班也劝过我们放弃治疗。
  在刘大夫值班时(他出来不知干什么,经过我们等候蔡芹的地方)我也问过他,我说刘大夫:蔡芹的感染性心内膜炎在手术前怎么没查出来?刘大夫说:“查不出来。”我说:“为什么查不出来?”他说:“就是查不出来。”在蔡芹准备出院前刘大夫又值班时我又问他,(他倚着门框)我说:“刘大夫,蔡芹的感染性心内膜炎怎么可能查不出来?”他说:“啊,也别说查出来,是很难查”【我们真佩服大夫的迂回技巧,见证据】(见证据材料)我就想问问,目前,在医疗界有治不好的病,还有查不出的病吗?
  蔡芹在重症第十四天也就是3月25日从下午开始,情况就急转直下到26日上午我多次进去探望,见她生命垂危确实没希望了心如刀绞。又因为传统观念想把她死在家里,遂与大夫沟通我才决定出院。可家属们坚决不同意,一直认为蔡芹死也要死在医院,是医院的拒治、误诊才导致她死亡的。我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我说:“蔡芹被拒治、误诊是铁的事实,我们那么多人见证,谁也颠覆不了,不用把事情闹的乌烟瘴气,等处理完后事我再找医院解决。”就这样3月26日11.15分蔡芹在120救护车带着呼吸机、氧气、吊瓶的情况下走在半路即死亡。【120车是雇用在重症监护室专门接活的私人救护车可以佐证】



  触目惊心的黑幕:

  悲痛欲绝的料理完蔡芹的后事,我想整理材料把蔡芹在大医整个治疗期间发生的事准确的写出来去找院方。在翻阅出院记录时,却惊愕的发现蔡芹出院记录里明确写着入院就给蔡芹查出感染性心内膜炎!真是胆大包天!知道我们当时多少人在场见证吗?那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见证啊,简直让我们即愤怒又目瞪口呆!(有证据材料)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二部)是我们大连地区最好的三甲医间院,也是全国100强,是名医专家云集的地方,我们非常信任你们,而你们却与人民对您们的崇尚背道而驰!为了逃避责任,你们在铁证面前纂改实事、伪造病历,这是犯罪的,知道吗?
  真象、情节、要点、黑幕:
  1.蔡芹第一次入住大医( 二)部心外科是2020年1月20日,当时完善检查,为什么未能给蔡芹查出感染性心内膜炎的主要病因?我在短信里质问你,你为什么避而不谈?“见短信证据”
  2.为什么答应,过几天就给蔡芹做手术,又给取消了?
  3.骆主任为什么凭自己的流氓臆断认定蔡芹是冠状?认定是冠状为什么不给我们隔离、检查?你认定蔡芹是冠状,姜大夫知道,卞主任他们都知道,因为他们和你持相反意见,所以在蔡芹第二次岀院的岀院记录里特别提到:“充分排除新冠肺炎。”
  在我回你的第二封短信里,我质问你,你怎么无语了?(有短信证据)
  4.在蔡芹主要病因都没查出的情况下,为什么把我们撵走把蔡芹拒之门外?为什么剥夺我们的治病的权利?你凭什么说“你就是神仙也救不了蔡芹”(有证据材料)来误导我们?为什么视生命于不顾?本次的两次拒治、误诊让蔡芹失去了宝贵的救命时间!你良心何在?
  5. 抛开别的先不说,我们再问:看了同一个片子,骆主任给蔡芹判了“死刑”和我们家属说:“他就是神仙也就不了蔡芹”(见证据)而卞主任却说:“就是肺气肿、肺大泡,没问题呢,回来吧!”(有证据材料)你们究竟在玩什么把戏?在40多天前,蔡芹的感染性心内膜炎没有进入爆发期前不给做,而在40多天后蔡芹的心内膜炎进入爆发期了,在病情危重的情况下,却请蔡芹回来做,这是为什么?你们都是心外科主任,同是知名的专家、教授,你们对蔡芹的病情为什么会得岀生和死截然不同、两种相反的结果?必须给我们说清楚!

  6、蔡芹第二次住院手术是被祁大夫和卞主任给请回来的,(短信通话记录可查)我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你们,也没给你们留过电话。当时,我问卞主任:“蔡芹心肺功能虚弱手术能行吗?卞主任说:“我看蔡芹之前的片子了,就是肺气、肿大泡,没问题,回来吧。”【当时电话开扬声,有四人听证(有证据材料)】我要大声问问姓卞的:“没问题,蔡芹怎么死了?”你们一个三甲医院的知名大夫怎么还到处“揽活?”还给我们承诺,在医疗界有这个先例吗?我现在才理解骆主任当初和我说的话:“你知道什么?他是返聘的!”啊,那就是医院给请回来的,组织一个团伙,单独核算,不顾患者死活,为了医院和自身利益到处“揽活”敛钱呗?就可以为所欲为?我说他们怎么在(二部)心外科连个办公室都没有。
  7. 为什么你和刘大夫反复强调感染性心内膜炎这病查不出来、很难查?你们到底想表达什么?目前,在医疗界有治不了的病,还有查不出的病吗?就是想推卸责任吧?你们和我们讲话都有多人听证,知道吗?
  8. 卞主任多次劝我们放弃治疗。我说;“卞主任,蔡芹意识都清醒,怎么忍心放弃啊?”卞主任说:“那没事,我多给她推点镇静剂,那她就过去了。”我想问问卞大爷:“谁给你这么大权力?你经常干这事吗?我们怎么深切感受到法律对你怎么没有约束力呢?”

  9.再来看看入院诊断,真是胆大包天让我们目瞪口呆
  入院诊断:1.感染性心内膜炎 主动脉瓣关闭不全
  心功能111级 3.腹痛
  诊疗经过: 入院予以对症治疗。。。。。。。完善术前检查。。。。。。{省略见出院记录}。。。。。。。考虑感染性心内膜炎较前进展加重并有脱落可能。鉴于其反复心衰发作,心功能差,手术为唯一救治方法。经家属同意后,3.11日全麻行双瓣置换,手术顺利。。。。。。{省略见出院记录}
  我们就想大声问问你们:完善术前检查,你们查出感染性心内膜炎了吗?没查出来怎么出院记录里却写查出来了?你们在铁证面前篡改事实的胆子怎么这么大?你们经常这么干吗?蔡芹开胸手术的时侯才发现蔡芹得的这种病。卞主任从手术室走出来告诉我们:“手术发现蔡芹得的还有另一种病,感染性心内膜炎,比想象的要糟糕------”我们家属那么人听证,你们把铁的事实说篡改就篡改啦?你们比杀人犯更加恶毒!(我在短信里骂他们、质问他们、这些丧尽天良的王八蛋都哑口无言)
  说手术为唯一救治方法,出院记录说家属坚决要求出院,我想问:你们劝过我们多少次要我们放弃治疗?我们从没有放弃的念想,我们一直在拼命救她,你们哪个不知道?我们倾家荡产、负债累累在重症就坚持15天说明什么?在她生命垂危,倒拔气,实在不行了的情况下,传统观念希望蔡芹能死在家里才出院的。我还特别问医护人员:“能不能坚持两小时?”她说:“能”。就这样在120带着呼吸机、氧气、吊瓶的情况下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都没坚持到家半路即死亡【120见证】我想说的是: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如果都像你们心外科这样对待患者的出院记录用心险恶的人,就不会出现误诊和医疗事故。因为他们纂改事实没人阻止、伪造记录没人监督。但,我们要告诉你们,你们已经走到监狱的大门口了!
  从卞主任给我们介绍的手术情况:”瓣膜周围布满赘生物、基部有烂的地方没有处理干净,再不敢动了。之后,没办法了,只能强行换瓣关胸。”当时,你们想尽可能把赘生物处理干净,才造成大出血。心脏创面大出血也是造成蔡芹死亡的重要原因。从这些就可以得知,蔡芹的感染性心内膜炎当时有多么严重。在你们没有查明病因的情况下做的一次必死而糟糕的手术!从开胸手术的一刹那,发现蔡芹得的是感染性心内膜炎并如此严重,你们就傻眼了,知道完了。你们请我们回来是怎么承诺的?”
  蔡芹就是这样被他们一步步推向死亡的深渊!并经历一场让人叹为观止、让人惊愕不已的医疗黑幕。
  我做梦蔡芹都在哀嚎着喊我“我冤死,我冤死,你怎么不给我报仇申冤!”

  对于蔡芹的冤死,我们家属义愤填膺。曾要找院方拉条幅声讨、要把他们恶毒的流氓行径发到网上,但都我阻止。只想采用低调处理方式找他们协商解决,因为,实在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没想到的是,在通过大连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时,鉴于他们泯灭良心、公然公开抵赖,当时把我气的真想杀了他们。我曾二次提请医调委上报政法委,我说:“你们不仅仅是中间人,”也是法律的监督者!所谓专家咨询,人家只看病痣,只轻描淡写的说:“有点问题。”再经过五个多月的调解当中,一波三折。说答应给解决,又说换院长不给解决,又说开会讨论研究,最终医调委只告诉我说:“案子太大了,”
  因为不懂,我们连病案和监控也没要求封存,让他们继续泯灭良心,继续纂改吧!当法律也奈何不了他们之时,就是我替天行道之时!!!
  纵贯蔡芹在大医(二部)纠心的医疗过程,让我们痛不欲生!也让我们看到了他们触目惊心的黑幕!他们的流氓行径比杀人犯更恶毒!
  冤死的蔡芹死都不能瞑目!!!
  我们众多的证据链都是环环相扣,在铁的事实面前不容任何人扺赖!我们虽然是农民,但我们不会丧良心!我们对所有情节的真实性,承担法律责任!
  我还要说的是:“如果走法律程序,原告的直系亲属不可以做证!医院不允许律师介入!”
  难道非得用生命做代价才能敲响医疗界黑幕的警钟吗?
  跪求媒体和全国人民都来关注!!!

  死者蔡芹所有家属叩谢您们!!!




上一篇: “政府戏说”
下一篇: 依法办事在哪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