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公平正义的阳光,何时照我身?

发布时间:2020-11-24 10:1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2019年平生第一次成为了被告。
  成为被告不可怕,可怕的是事件被控制,事实被扭曲;可怕的是明明被冤,冤情却在经历一审、二审乃至再审后仍然继续。但是对法律公平正义的信仰,让我们尽管面对重重困难,仍然不放弃。因为我们相信,哪怕是迟来的公平正义,也终有到来的那一天。
  下面我们,即山西省大同市的姚军元和刘忠以受害者的身份,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
  2014的9月20日,姚军元和刘忠向贾某借款300万元,约定借款利息60万元;
  2018年11月14日,归还贾某借款100万元,仍欠贾某借款本息共计260万元,贾某有承诺书和收条为证;
  2019年4月1日,贾某把对我二人享有的债权转让给陈某,在其二人的协议中转让借款却被写为“本金300万元”,并把贾某和我们约定的“共计利息60万元”的内容,变成了“借款期间每年利息60万元”。如此一来,我们本身“200万元本金+60万元利息”的借款本息,摇身一变,变成了“300万元本金+175万元利息(暂从2014年9月24日起计至2019年3月23日)”。而这样的一个无形中增加了我们借款人数倍义务的债权转让纸质文书,竟是陈某提前拟好文本,让贾某签字就完成了的。事实上,陈某和贾某本身不是借贷关系,是合作关系。事后,贾某发现转让协议有误,进行了书面更正,出具了书面证明。
  以上述欠款为理由,陈某将我们诉至法庭。
  从此,我们走上了漫漫无期的诉讼之路。这期间,我们的账户、银行卡被冻结,目前靠亲戚朋友的资助继续着诉讼。
  在基层乃至不断往上申诉的过程中,许多显而易见难以理解的做法,让我们不知如何是好?
  一、贾某首次到庭作证,证明我们二人只欠他借款本息共计260万元,在后来的债权转让时转让金额有误,并在开庭前予以书面更正。这是我们这一事件最重要的关键内容,但裁判者却对我们及第三人的证据、证言全部否定,不予采信,并当庭制止第三人贾某的发言。事后,我们的代理人员曾要求收集当时庭审的录音录像,却被告知根本没有这些资料。我们是普通的老百姓,我们想知道,这样的庭审程序合法吗?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二、我们的这个事件本身有两层关系。最初一层是我们和贾某的借款关系,贾某于2019年4月1日转让债权后才有了我们和陈某的关系。而这样一个关系的转让,既有严格的时间来界定,又有严明的权利义务在里面。
  2018年11月14日,我们归还贾某借款100万元,仍欠贾某贷款本息共计260万元,贾某有承诺书和收条为证。这本是我们双方之间的关系,但在裁判者的裁判中,我们归还的100万元本金,却眨眼变成了我们归还陈某借款的利息。而那时,我们根本不认识陈某,也不知有陈某,我们怎么会对一个不认识的人负有还款义务,而且还的还是利息?这符合常理吗?雪地里能埋住死人吗?
  三、在上一级机关对下一级机关的所做裁定的认定中,本来许多事情说得很有道理,但到了最后,笔锋一转,又让我们的希望落空了,一种无形的力量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
  一些被认定的肯定答案,让我们更难以理解,想请教以下问题:
  1.一个没有落实合法性、正当性的债权,借款人有义务归还吗?
  2. 把一审被告14个月前还款时的“原债权人”的收款人,直接判成14个月后才取得债权的原告,这正常吗?
  3.有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在正常交易环境下,一个人会高息借贷,然后再把贷款如数低息借给他人?
  4. 如果债权被随便放大化转让,那么原来的借款人就该被判定按放大化的数额足额履行义务吗?
  对于当事人明明对重要内容提出了异议,为什么裁判者却置之不理,充耳不闻,仍然一意孤行?这其中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吗?
  一个从开始就疑点重重的民间借贷,却一路绿灯连胜。所有看过案件的明眼人都是这样的表情:摇头无言!!!
  因为我们问心无愧,所以每次我们都信心十足,然而,每一次我们却被打得遍体鳞伤,是什么样的超能力让一个错误一再继续?公正正义的阳光,何时能照到我们的身上?
  可是我们实在是等不及了,从天而降的灾祸债务严重影响了我们正常的生活,我们在无奈的边缘挣扎着,只希望能早日看到那一抹明亮的正义阳光。
  希望得到爱心人士的支持!
  受害人泣诉!

  受害人: 姚军元 刘忠
  2020年11月

上一篇: 中国第一楼只是传说
下一篇: 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花桥镇政府精准扶贫工作欺上瞒下,瞒天过海套资金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