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一条龙的司法腐败

发布时间:2020-11-26 11:4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公检法明目张胆的徇私枉法
  控诉人,原告受害人,张勇军,男,55岁,1965年8月15日生。住太原市杏花岭区桃园一巷7号楼2单元甲7号,13753196523
  一审,二审被告人,犯罪分子,王建武,男,59岁,1961年6月19日生。住太原市杏花岭区桃园一巷7号楼4单元18号。
  控诉人张勇军对公安杏花岭区分局三桥派出所在没有查明事实,且据以定罪的伤情鉴定不确实,不充分情况下。宣告破案。移送起诉。表示强烈不服。
  控诉请求
  3, 请求公安厅纠正徇私枉法 重新鉴定, 查明事实真相,追究王建武同案犯及所有涉案人员法律责任。除恶务尽,才能正本清源。维护司法公正。
  事实与理由
  2010年6月2日晚近8点,我骑自行车回家,在3单元门口,被王建武拦住,从自行车上拉下,勾结同案犯2人共同殴打至伤。还非常器张的公然威胁,恐吓我,在院内见我一次打我一次。我随既报警。王建武见我报警。与同伙跑了。110来了,让我先看病,问我谁打的,我说王建武等三人。跑了,110民警问完就走了,也不调查,当时院内人很多。回想起,我认为这是有预谋的典型的寻衅滋事犯罪。6月2日发生的,6月8日内三桥派出所杜国江等民警肯定去医院。做了询问笔录,报案材料。并询问了医生我的伤情。夏天的院内。事后派出所竞然侦查不清楚。调查下王建武一人所为。一个月后7月2日才对王建武釆取强制措施取保。明摆着避重就轻,包庇犯罪分子。而杏花岭区公安分局竞然将这么明显的重伤鉴定下轻伤。充分说明公安杏花岭区分局,三桥派出所有问题。
  申诉人与王建武虽同住一个大院。并无交集,更无矛盾。见面不点头。从何谈起言语不和。王有前科,在院内盖违建。经营麻将馆赌博。院内一霸。2006年有一次。我楼下5号家。也是每天半夜故意制造巨大燥音。我下楼敲门不开。第二天也敲不开。第三天王建武纠其同伙上门威胁,恐吓我。不让我和他们弄。2011年8月份一天。我在院内被五六个不明身份人员以自行车相撞为借口。故意殴打我至伤。又上门威胁,恐吓我。说是王建武让他们打的。我即报警。这次起因是我傍边租户8号!租住的几个时尚女的!每天故意滋扰我!半夜三更男的送回来,遭我斥责几次。出資五万。找“出警队”院霸王建武出警,王纠其同伙殴打我至伤 出狱后,拒不覆行附带民事判决。至今继续指使他人每天滋扰我,辱骂,半夜敲墙,踢门,摔门等等卑鄙手段,还指使他人上门威胁,恐吓我。又被8号家之所谓弟弟及同伙再次殴打至伤。三桥派出所出所郝奋进副所长说,只管打人。滋扰你我们也知道,没人做证。8号家住的干啥的。因为啥每天滋扰我。派出所嫌我问的多,不说!有三桥派出所包庇。“出警队”保护,犯罪分子更猖狂。指使8号,6号,5号家等及院内同伙和未成年人等继续寻衅滋扰。形成团伙。并跟踪滋扰偷盗,只要你一进出院,一回家,一休息,就滋扰声不断 。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典型的涉黑软暴力。十多年来严重影响我正常生活。
  控诉人认为,原公安破案,起诉书,一审,二审判决,没有查明事实。且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1,这帮人我不认识,也没矛盾,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乐此不彼的寻衅滋扰我。2,王建武受雇于她人勾结同伙无故殴打我至伤。我是受害人,也是见证人。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为什么不追究同案犯刑事责任,反而采用了同案犯做的伪证。3,左眼眶爆裂性骨折,眼球内陷,复视,脑挫裂伤,视力下降,等等后遗症。应为重伤。一审法院审里期间,重新鉴定。但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不查体,不看片。违反法律法规,司法鉴定原则,做出虚假鉴定。纯属湖弄受害人。4,遗漏罪名,王建武及同案犯三人随意殴 打我至伤,应为寻衅滋事罪。5,在没有查明事情况下。公安破案了,检察院起诉了,法院判了,申诉驳回了。成了笑话了!
  综上所述,虽说检察院,法院都推脱说公安错在先说法不妥。但控告人认为。公安杏花岭分局三桥派出所故意不查明事实真相,有意放纵罪犯,充当保护伞。且遗漏犯罪分子,遗漏罪名,而据以定罪的证据。涉嫌虚假鉴定。

上一篇: 官商勾结
下一篇: 南京市江宁区公安分局还有黑社会保护伞,派出所还强抢民房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