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是人民警察?还是私人保安?

发布时间:2020-11-29 18:3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是人民警察?还是私人保安?

  本人王小奕,女,汉族,今年45岁,某国有建筑设计院建筑设计专业高级工程师。
  2020年8月13日19时许,本人带三岁大的孩子在陕西日报社家属院东门(临太乙路)附近的儿童滑梯玩。20时左右,一7岁男童称我孩子打他而追打,我劝说后半小时左右,该男童叫来其母马盈大声责斥我孩子道歉,马盈母亲李淑琴冲出抓过我幼子摇晃摔打吼叫孩子道歉,我从李淑琴手上抢回孩子欲行回避,遭马盈母女拦阻殴打不允离开。我身护幼子被打疼痛难耐且又无法脱身躲避。当时马盈还叫来亲朋邻里,他们不是给马盈母女拉偏架,就是帮着一起撕打我。当晚20:50:11时至21:22:32时我连续六次拨打110报警,不仅未得到及时救助反而招徕马盈母女和陕报社围观者嘲笑。我只得再打电话叫来丈夫解救。我丈夫到后再次拨打110报警求救,也遭马盈、李淑琴及围观人员纠缠撕打及李淑琴与其儿子马飞的打脸羞辱。当晚21:30时左右太乙路派出所警察陈晖一人佩戴执法记录仪到达现场,到来前一段时间马盈一方突然纠集来十数余青壮男性,并有一男青年持短匕扑向我丈夫,凶险至极。
  我丈夫和我方两名证人及马盈到达太乙路派出所后,办案警察陈晖嫌我丈夫提及有一男子持短刀威胁、李淑琴和其儿子马飞打其脸颊等而勃然大怒,进而拒绝我丈夫在第一页之后的笔录上签字,也不给另两位证人做笔录,也不给我拍照取证。当晚警方告知:对方左手无名指断了,就近的空军医院治不了,伤者正前往交大二附院抢救。你还击力度太大了。等警方通知再来,你们先回。我被警方说糊涂了,咋还有了断指?
  2020年9月7日才通知我9月8日早上9点到所。8日早上9:15时我携证人一到即被留置限制人身自由、采血,没收随身物品,民警及其领导一直威逼利诱问:你为什么咬人?我丈夫递交了早已准备好的《报案说明》及报警通话清单、诊断证明、我及孩子受惊吓的部分病例等资料。证人要求做笔录、给血衣拍照,民警怒吼说我方证人和证人的血衣与本案无关。中午带我做了核酸检测与体检。傍晚时给我做了自8月13日以来第二份笔录,之后由我丈夫担保回家。9月9日临近中午让我在值班室签了《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和《传唤证》,并告知我及家属等可往碑林分局陈述申辩。我们15:30时后到达公安碑林分局法制科,科长告知陈述申辩应在太乙路派出所进行。我到太乙路派出所三楼民警办公室后,被要求书写陈述和申辩内容,我同时递交了《鉴定申请》和《暂缓执行申请》。17时许,告知碑公(太乙)行罚决字[2020]63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下来了。我家属再次申告:我没有社会危险性、可以继续担保,并坚决要求复议、行政诉讼,请求暂缓拘留。民警答复:只有哺乳不满一岁的孩子才不拘留;必须立即执行。约18时30分被送进西安市拘留所,9月24日释放。
  我和幼子遭不法侵害后第一时间报警,碑林分局不及时处警施救,还故意刁难、打压、制裁我这个受害人,偏袒打我的马盈一方,碑林公安是怎么一屁股坐到打人的一方?。我简直三观颠覆。更离奇的是:

  一、碑林公安竟然伪造虚假证据,对我顶格处罚,还意图诬我犯罪
  (一)被告2020年9月9日已将我行政处罚即已送交行政拘留15天,但9月14日才收集到断指照片。照片显示已离断部位明显,伤口整齐,离断部位近乎一指节,伤口血腥残忍。
  请问碑林公安你们亲眼看到李淑琴的断指了吗?是第一时间看到断指和伤口的吗?是在处警现场拍摄的吗?这是公安执法记录仪拍摄的照片吗?
  碑林公安还提供了一张有李淑琴面部像的半身照片,显示手指伤情样态与9月14日照片伤情大小、伤口部位、戒指位置截然不同,这到底是谁的手?这是移花接木,公然造假。这不是自相矛盾,自我否定吗?
  (二)根据碑林公安提供的李淑琴在陕西省第二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记载:2020年8月13日就医时“患者以外伤致左环指疼痛、出血1小时之主诉入院”,8月27日出院诊断:“1、左环指甲中段以远缺如;2、高血压2级”。这和碑林公安提供的9月14日四张断指照片完全不同,李淑琴本人入院时都没有说自己断指,出院时医院的《诊断证明》结论虽称“左环指甲中段以远缺如”,但并未说明缺如原因和形成时间。缺如程度和9月14日四张断指照片也无法对应。请问碑林公安这四张照片从何而来?真是莫须有呀!
  (三)碑林公安2020年8月20日第二次开庭时提交了陕西佰美法医司法鉴定所给李淑琴2020年9月29日出具的《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陕美法司[2020]临鉴字第1419号)。其中第2页第5行指出“离断指体未见”。碑林公安的照片显示,离断体存在。病历显示左手无名指指甲中断以远缺失,而碑林公安提供的照片显示李淑琴左手无名指末节离断。碑林公安提供的照片也自相矛盾,前后照片上戒指都没戴在一个指头上。
  照片明显系伪造证据,西安碑林公安分局涉嫌用伪证欺骗法律和法院,故意陷害我,充当私人保安的行径应予惩处!
  (四)碑林公安教证人做假证
  李淑琴的两证人称李淑琴受伤部位为“左手环指”,该词系专业医学名词,两证人并非医务工作者,如何在事发后极短时间内就知道该医学名词?对李淑琴手指被咬的细节描述几乎完全一致:李淑琴上去拦阻,结果就被这个中年妇女把左手一把拽住,咬住了李淑琴的左手环指,一下血就冒出来了,我吓坏了。对李淑琴手指伤的描述也基本雷同:左手环指被咬伤了,很严重。
  碑林公安第一次开庭时解释这些问题是:办案民警知道李淑琴的左手环指被咬伤了,证人并不知道环指,是民警做笔录时给写成左手环指”这一致的说法。
  (五)碑林公安公然做假《到案经过》
  曹煜华和陈晖均于2020年8月15日出具了一份《到案经过》,内容完全一样:“2020年8月13日万21时许,出警民警前往碑林区太乙路陕报社家属院东门处置一起打架警情,到达现场后,发现李淑琴受伤,民警让王小奕在一旁等候处理,先安排李淑琴就医事项,王小奕乘民警安排对方就医之机逃离现场,经查找,于当晚23时许,在王小奕所居住——户口头传唤其到太乙路派出所接受调查。”。这纯属说谎作假。
  1、曹煜华并未到现场
  办案民警曹煜华2020年8月13日晚没有到达陕西日报社家属院东门内事发现场,却写了一份和处警人陈晖一模一样的《到案经过》。
  2、处警人陈晖没有让我在一旁等候。陈晖佩戴有执法记录仪、现场有监控,哪位民警让我在一旁等候?我方人员当时建议陈晖赶快把双方人员带到派出所,脱离危险混乱的现场。陈晖不允,我方人员才叫我带着孩子先回家,以免孩子再受惊吓、避免再遭侵害。
  3、我没有逃离现场。在“两位民警”和现场保安的眼皮下,且只有家属院南门开放的情况下,如果没有他们允许我怎能带着一个骑平衡车的3岁孩子离开现场?哪位警察如何从我家查找到我的?是我丈夫做完笔录回家换我看孩子后,我立即跟一名警察去派出所做的笔录。是分别照看孩子,分头做笔录,也是办案民警陈晖安排同意的。
  4、按碑林公安《接处警登记表》上所说其21时11分已到达现场,那我为何还要于21时14份和21时22分继续报警求助?是在汇报自己准备逃离现场的想法或汇报逃离去向吗?我继续报警将如何逃离现场?

  二、碑林公安拒不向法庭提供全部证据,涉嫌隐匿、毁灭证据
  (一)碑林公安对我进行拘留、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根据的事实描述有“现场照片、视频资料”。碑林公安所举证据《当事人陈述和申辩复核书》中有“经重新审核证据,查看现场监控资料。”的表述,我方也到事发现场拍摄了事发地现场及其周边监控设施状况,碑林公安第一次开庭时也说有现场监控视频和执法记录仪内容,在法官要求下同意于2020年11月20日开庭时刻盘拿来。而2020年11月20日第二次开庭时,碑林公安只拿来了一处监控的部分监控视频,且说该视频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没有证明目的,是应法庭要求拿来的,不是行政处罚我的依据。说执法记录仪内容已被覆盖,无法提供。我的天,直接证据都不见了,你们是人民警察吗?你们拿的执法记录仪是骗人的摆设吗?那些监控都坏了,坏的好蹊跷,那你从哪里看到我咬人、我挥包打人的呢?你怎么核实证人确实在现场?角度和时间及距离恰好能看到我咬李淑琴手指的过程?
  (二)碑林公安于其《接处警登记表》上故意隐去了报警人、性别、住址等内容,只保留了我报警时的联系电话。捏造了出警到达时间为2020年8月13日21时11分。
  我指责只有陈晖一人处警,碑林公安在法庭上解释说:是一名民警和一名辅警共同处的警。而该登记表上登记的处警人是曹煜华、陈晖两名民警,没有辅警姓名。就算是一正一辅两人处警也违反了《行政处罚法》和《公安派出所执法执勤工作规范》关于案(事)件处理等必须由两名以上公安派出所民警执行的法定要求。
  (三)碑林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我2020年9月9日中午将近时签字)中虽有曹煜华、杨某某两名告知人签名,但现场并未见到杨某某,也没有让书写陈述申辩内容,而是在我们追问下让我去碑林分局陈述申辩。太乙路派出所值班室同步录音监控和一楼大厅监控可以印证,法院让他们提供监控和执法记录仪内容,为什么不敢提供?
  (四)碑林公安不知道传唤需要领导审批吗?不知道非现行违法行为需要用《传唤证》传唤吗?2020年9月8日早9时30分将我留置,9月9日让我倒签《传唤证》,就是想威逼、恐吓我,让我承认咬了李淑琴,是变相的刑讯逼供。但是令他们失望了,尽管办案民警曹煜华和陈晖后来说视频监控很清楚我咬了李淑琴手指、我挥包打得很凶、李淑琴手指断离物与我血液DNA检测99.99%一致,但我还是坚持实事求是,没有按他们的逼供承认咬了李淑琴。只是说既然有监控和鉴定报告,那就也有可能,但我没有咬人的意识和动作。现在举证期限早已过了,DNA一致性鉴定报告在哪里?视频监控和执法记录仪在哪里?

  三、碑林公安明目张胆偏袒打人的马盈一方,人民公安成为私人保安
  (一)我2020年8月13日20:50:11时至21:22:32时期间六次向110报警求助,我丈夫21:03:32时向110报警,然碑林公安不依法及时出警,还隐去我们报警人身份,将打人滋事的马盈、李淑琴一方作为报案人、受害人对待。碑林公安笔录显示,打人的李淑琴是2020年8月27日才到派出所报案。
  (二)我方报案在先,但碑林公安至今都不给《报案回执》。办案人陈晖到达现场后既不保护安抚我和我3岁的孩子,也不安排我和孩子就医,也不给我做伤情鉴定。在我方强烈要求下才于2020年9月9日拘留我的当时给我开具了《鉴定委托书》,虽然碑林公安刻意拖延打压我伤情鉴定,但我已被鉴定为轻微伤,然碑林公安至今不给我鉴定报告。
  (三)碑林公安2020年8月27日接受李淑琴报案时就给她开具了《鉴定委托书》,陕西佰美司法鉴定所于9月29日才做出了李淑琴轻微伤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然碑林公安在事实没有查清、案件性质尚无定论的情况下,2020年9月9日就对我做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并立即执行拘留15天、罚款1000元。
  (四)我向碑林公安递交的报案说明、报警通讯记录、我和孩子的病历、票据、证人、血衣等证据,除我的诊断证明、出院证外他们均不入卷。
  (五)我方再三追问,碑林公安也不告知对马盈、李淑琴打人一方的处理结果。他们爱一方,恨一方;偏一方,压一方;护一方,打一方,何等分明,碑林公安显然就是私家保安!

  综上,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实施了众多伪造、隐藏、毁灭证据、提供虚假证明材料等的行为,故意颠倒黑白将我从受害人丑化为侵害人,将加害人李淑琴手指伤到底是刺伤、锐器伤、钝器伤、挤压伤、火器伤、夹伤、咬伤的真相掩盖起来。偏听偏信,编造为证,偏袒一方,陷人入罪,公平公正执法的准则碑林公安当做儿戏;执法为民的初衷忘得一干二净;公平正义的执法要求碑林公安置于脑后。我真比窦娥还冤。全面依法治国的阳光,何时才能照到碑林公安。公平正义的春风何时才能吹进我的心田。

  投诉人(受害人、报案人):王小奕
  2020年11月22日

上一篇: 我的商海之殇之59(恳请工信部及中纪委各位领导关注)
下一篇: 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判决不实,未核实实情,主观判觉,地方保护主义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