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被前妻坑到家破人亡身负巨债,怎样勇敢的活下去

发布时间:2020-11-30 01:2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我是现实版的“苏享茂”,毒妻真的没人能制裁吗?
  我的前妻叫辛*艳,我们是小学同学,也是同桌,由于小学时我成绩不错,又是班长,唱歌也还行,六年级毕业时她在课本里给我夹了照片表白,那时的我还是孩子,比较晚熟,不明就里,把照片还给了她。
  中学后就各奔东西,她去了北京,而我一直留在昆明,由于家境不算好,能够顺利的毕业工作,进入了一家国企对我来说已经很知足了,工作几年后按部就班的买了个小户型的房子,也算有了自己的立锥之地。由于工作和生活环境相对单一,接触异性的机会较少,一直没有成家。
  一晃就到了而立之年,突然有一天在QQ上她竟然通过其他同学又联系到了我,在表明身份后她说她在唐山工作,在移动公司做财务总监,每个月收入不菲,还买了房和车,在唐山还有两个铺面,她考了雅思,准备去英国留学,当时只觉得真是人不可貌相,她竟变得这么有本事,夸赞了几句,慢慢聊得熟络起来,没过多久她竟然说不想去留学了,想辞了工作回昆明来,和我继续小学没继续完的故事,说得那么直白,也许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也许是我当时虚荣心爆棚,觉得自己还能让别人记挂那么久,而对方居然还变得那么优秀。回昆明来不久我们的感情便迅速升温,很快便把结婚这事提上了议程,两个人是小学同学,转了一圈又能结合在一起,周围的所有亲戚朋友都觉得我们是缘分,而我自己就沉浸在这种幸福的错觉中,好多人说又可以相信爱情了。
  婚后头两年,她表现的一点都不物质,对全家人的生活照顾的还算妥当,她告诉我不想去上班了,想自己创点业,这么能干上进,我心里面是非常高兴的,也用实际行动全力给予支持,我把自己的所有积蓄全给了她,并把工资卡也都交给了她,周末和业余时间全部投入进去,那会儿昆明还没有太多的小区自助售水机,我拼命努力,销售、售后什么都干,有时就是发传单这样的事都是亲力亲为,弄到半夜。2015年底,她注册了一家净水公司,我把自己亲戚叫来帮忙,慢慢的公司在大家共同努力下有了点规模,在昆明渐渐的有了些影响力。也就是在那一年,她提出婚前那个两居室的房子太小,而且孩子读书选择的学校少了,要卖掉换一个大的,我觉得言之有理,就把之前那个两居室的房子卖了,换了一个相对大一些的房子,她顺理成章的就是共有人,当时就想着一定要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都给她,这本来是最亲密的夫妻之间再正常不过的想法,谁知这为我后来的大麻烦埋下了伏笔,就此又买了新车,还买了车位。在注册公司、买了房子之后,我们手上就没剩什么钱了,渐渐地我发现她开始变得比较物质了,2014年她怀上了我们的宝宝,全程在昆明最好的私立产科医院-中英安琪儿医院,这个孩子我们生了十多万,这在我周围任何一个朋友都是没有的,但怪我对她太纵容,还总是安慰自己老婆就是要娶来宠的,生活上她什么都要用好的,因为她有公司所以我总用她能挣所以能花来说服自己。2017年4月,灾难悄悄地来临了,我父亲因为长期胃疼,我们决定把他带到医院好好的检查一下,谁知道查出了膀胱癌和肠癌,我顿时觉得晴天霹雳,在省肿瘤医院门口,我一筹莫展,她抓着我的手说,老公没事,爸的病该卖房子卖房子,该卖公司卖公司,就你一句话的事。我当时听了特别感动,接着她就告诉我公司签到了一笔大单,昆明市所有的公租房都可以装公司的净水设备,一共有五万套,但是前期需要垫付资金,公司现在没钱,希望我尽最大能力帮她贷点款,只要这单做成了,什么都不是问题了。为什么要我贷呢?因为我是国企职工,有固定收入,所以审核贷款会比较容易,贷的金额也比较高,她再三跟我发誓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即便发生风险,她可以把唐山的房和铺面卖了,所以一点事也没有。在她的各种哀求下,我想着自己老婆应该不会骗自己吧,而且我和她已经有个四岁的孩子了,再怎样她都不至于会坑孩子的父亲,也怪自己无知和盲目信任,结婚四年我从来就没有认真去核实过她口中所谓的房子和铺面,签下贷款那会还觉得自己挺爷们,就在五家银行和机构先后给她贷了将近百万的贷款,因为从没贷款经历,所以我甚至无知到都没有去核实一下这些机构是不是网贷,合不合法,那会儿真的是太信任她了,除了贷款,她巧言令色,忽悠我办了多张信用卡给她周转,而这些信用卡都是她找好联系人在单位门口,我只是过去签字和按手印,我的初衷是只想着把日子过好,就听从了她的一面之辞,盲目的去做了自己自不量力的事情。不久后,我就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代价。几个月以后,贷款就出现了逾期,我一开始是非常愤怒的,毕竟自己在此之前征信一直都是干净清白的,征信坏掉以后的生活影响会非常大,但是慢慢的她根本就不当回事了,而且我发现给她贷款的钱她根本就没有用在公司经营上,我总在想,不管怎样,即便是经营不善或者是哪怕挥霍掉了,至少应该给我个交代呀,但是一直没有,每次问她她总告诉我她肚子大,把钱吃掉了耍无赖。渐渐地,矛盾越来越大,而在此期间我也陆陆续续的发现,自己老妈的信用卡20多万也在她手上,还有给她借来的钱不下20万,周围很多亲戚朋友,只要能开口借的她都管人家借过钱,而且说得冠冕堂皇:我老公上班太辛苦了,我就想好好努把力,把公司做好了,把日子过好,你们(借钱的人)不要告诉他,免得他压力太大。被借的人少则两三万,多则几十万,只因为大家看着她经营公司有模有样的,有的甚至被她忽悠得连欠条都没打一个。我虽然很愤怒,无奈已经被她骗入火坑,而且她又是孩子的母亲,那种感觉真的是非常煎熬,还不能对她做什么。我尝试过找她母亲沟通,但是她母亲对她这种行为竟然默许,总觉得她女儿开公司多了不起,从来不会说她半句不是。2018年7月11日,我接到市盘龙区经侦大队警官打来的电话,让我去给辛艳做取保候审,当时接到电话,我脑袋就懵了,她到底做了什么为非作歹的事了,不管怎样,我始终不愿去相信,到了派出所,才知道她原来在2016年底,在一家叫肯特尔清洁能源公司的地方做过财务,而这家所谓的清洁能源公司实则是一家非法集资公司,他们的经营模式可谓是胆大妄为,没有任何实体产品,就靠承诺高额利益回报,把收来的钱除去承诺的利润,公司上下把钱就分光了。她作为财务岗位本就敏感,再加上该案涉案金额已达到三千万元以上,所以她被列为犯罪嫌疑人,我忙赶到派出所,毕竟是自己妻子,我找警察说尽了好话才把他保释出来。当时她对我千恩万谢,谁知道仅过了半天,第二天下午,她的一个所谓的好朋友袁(后来才知道她们也是互相骗)打电话来给我,告诉我她的案件情况比较严重,现在联系不上她,如果我不想办法,她有可能会被判三年刑期,在我错愕之时,袁又话锋一转,告诉我还有办法就是需要用钱去摆平,问我负不负担得起,我问袁要多少钱,袁说15-20万,我当时感觉又惊又怕,本来就为辛贷款百万,信用卡约三十多万也被她刷爆了,而且周围很多朋友都被她借过钱,所以实在是无奈,只能如实告知袁已没有多少钱了,等我想想办法。挂完电话我心乱如麻,只过了10多分钟,袁又打电话来逼问情况怎样,借到钱了吗,我只好无奈的告诉她没有,袁在电话那头有些不满,问我是不是不愿意想办法了,我说我真的没办法了,不行只有卖房子和卖车,袁说恐怕等不得,其实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她和袁就在一起,她们串通起来想试试看我还会不会再去填坑,我从没想到一个人的心肠会如此歹毒,而这个人却是我一直最信任的妻子。那晚她回来以后,我在哄孩子睡觉,而她却态度大变,终于原形毕露,跟我提离婚,说实话,我对她在外面到处借钱到处骗早就忍无可忍了,无奈自己被她骗得最惨,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而且她还是孩子的母亲。起初我坚持,如果要离就得把我和老妈为她贷的款和信用卡清掉,并且孩子要给我,但是她似乎早就算计好了,我永远记得她当时的语气,她一字一顿地说,一次性还款是不可能的,孩子也不会给我,如果我一定要坚持,那么她就会和我走诉讼,并且她找了流氓律师,可以把所有的债都推给我,财产我一分钱都别想得到。我顿时觉得自己是遇到个什么样的魔鬼啊,怎么会处心积虑的算计自己孩子的父亲。我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那么循规蹈矩的生活,不抽烟不喝酒,一心为家,没有不良嗜好,倾自己所有去对待的人竟然换来这样的结局,我心里面好不甘心啊。2018年8月27日,她以债务要挟让我把孩子和所有的财产给她,她答应承担所有债务,虽然我并不能相信她,但我已经没有退路,只好和她签订了离婚协议。果然如我所料,仅仅过了一个月她就没有在还款了,并且把我电话拉黑,微信删除,我被各种催债电话逼到绝望,没有办法我找了律师,做了财产保全,希望通过司法途径为自己讨回个公道。
  我原以为这本是一个通过奋斗实现梦想的故事,谁知道画风一转,竟成了尔虞我诈灭绝人性的骗子故事。
  事情到这里还并没有结束,她的恶远超我想像,2019年1月3日,我父亲在弥留之际希望能见见孩子,我无奈只能打电话给她,希望她看在老人的面上让老人见孩子最后一面,早上电话接通后她说要等她考虑下,我心急如焚,但为了把事办成只能隐忍,中午13:05分,父亲终于没能撑住,永远的走了,过了半小时,先是催债的电话响起,我悲痛欲绝,把电话挂了,接着她打过来了,冷笑着问我孩子是带来看一眼还是待上几天,我愤怒极了,告诉她***,永远不要再让我看到。在我给父亲办丧事的过程里面,不断接到催债电话,精神上几乎快要崩溃了。2019年1月17日,突然很意外的接到她的电话,她告诉我愿意配合我做公证,把房产重新还给我,说实话我当时是根本不相信的,但是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毕竟债务太大了。1月18日9:00我如约到达公证处,没见到她,我想着估计又被她骗了,给她打了电话,她告诉我已经来着了,没想到她真的来把公证做了,但我并不知道这是她更大的一个陷阱。做完公证后,我拼命寻找买家,但往往到实际交易阶段,一听说我房产被自己保全了,都纷纷打了退堂鼓。我焦急又无助,直到3月3日,一对买家夫妇看上了这个房子,但是他们经济条件不好,要把现住的小房卖了才能买,房款到账时间有点晚,我当时属于病急乱投医,就把合同签了,谁知道一直等到5月27日才等到他们的首付款45万,因为我的房子有按揭65万,只能先把证赎出来才能进行交易,我自己又自筹20万,赎证前我还担心万一有别的债权人来做保全,所以还去查了档,知道只有自己保全后我才继续,接下来交钱赎证,银行经理告诉我要两周左右才能拿到证。6月10日我拿到了房产证,第一时间就到法院去解封,在解封的过程中突然发现有别的债权人也对该房产做了保全,由于房产证上她还是共有人,所以法院以此为依据判定保全有效,而且保全日期竟然是6月13日,这么凑巧的时间节点,连律师都怀疑是她从中作梗,至此我被她坑到连渣都不剩,除了帮她还清另一个债权人的38万5千多元的债,要不然就是把买家垫资赎证的45万元还给他们,我已经没办法借到钱了,两条路显然都走不通,只有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我还面临买家、银行和贷款机构的诉讼,局面已经全面失控,一开始执行法官告诉我这个房子我是户主,除了我的一半产权,另一半还我的债都不够,叫我不要做析产纠纷耽误时间了,我听信了他的话,积极配合腾房拍卖,谁知等申请一交又告诉我怎么分配到时候再说,也不采纳我的建议房子车位一起拍卖,分开来拍,车位两次流拍脱了两年之久,好不容易等到拍卖最后阶段,突然告诉我你摊上大事了,西山区法院另一个辛的债权人有138万要参与进来分配,一个巨坑接一个巨坑,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如果不是还有母亲,也许真的只能一了百了了,有谁能帮帮我?为什么我自己的房子,我还的按揭和尾款,保全时以产权证为依据,分配时就不以产权证为依据,前妻到处恶意举债,为什么要由我来承担后果,这样的分配公平吗?我该怎么勇敢的活下去?

上一篇: 被前妻坑到家破人亡,身负巨债,怎么勇敢的活下去
下一篇: 宝丰县张八桥镇黄琼瑶毁我家园,让我无家可归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