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安徽合肥的一起真是的医疗事故

发布时间:2020-11-30 02:0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省级医院医疗事故 花季少女被摧惨
  这是一起真实的事件,时间跨度已达4年之久,作为当事人一方的患者,一个年仅18岁的花季少女和他的家人已经被这场飞来横祸折磨的不胜其苦,家毁人伤了。现在这个事情经过历时长达2年多的官司,两审终于结束,虽然事情远没有到盖棺定论的程度,但是笔者作为一个整个事件的全程参与者,想把这四年的亲眼所言亲身所历的见闻一吐为快,以飨广大网友。
  事情起因于2005年的4月24日,一个名叫宣正红的14岁安徽肥东县的农村女孩被家人紧急送到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住院伊始,患者家属预交了6200余元医疗费,院方也及时为患者做了全面的脑脊液、CT、X线、MR等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宣正红患的是国家乙类传染病:麻疹,入院时基本状况未见异常。所有这一切仿佛都预示着事情正在朝着对这个14岁的小姑娘有利的方向在发展。然而,这一切都被几天后的一件事情的发生而完全逆转了。
  4月29日,院方在没有下达催费通知书的情况下就以欠费为由,擅自停止了宣正红的一切药物治疗。噩梦开始了。由于得不到药物的及时控制,宣正红体温急剧上升,曾一度维持在39.1度。持续达10数个小时的高烧不退使宣正红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直至29日晚,眼见情况不妙,院方这才重新恢复了宣正红的药物治疗。但是这一切为时已晚,高烧最终酿成了宣正红“中枢神经被烧毁、瘫痪,伴随失语”的悲剧。
  一个身患麻疹,年仅14岁的花季少女就这样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安徽省仅有的几家三甲医院里被治成了“中枢神经瘫痪,伴随失语”!
  到了这里,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迎接宣正红一家的是紧随的一个又一个噩梦的延续。
  对于宣正红的治疗结果,其父母、亲友在悲痛之余对院方提出了强烈质疑:正是4月29日的停药行为直接导致了宣正红高烧不退直至“中枢神经被烧毁、瘫痪,伴随失语”后果,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医疗责任。
  在之后的几个月内,宣正红的家人一次又一次向院方交涉问题解决办法,一次又一次向安徽省卫生厅申诉,同时要求院方提供宣正红的全部医疗资料和费用清单……很快,双方争执的焦点集中到了宣正红在4月28前是不是果真如院方所说的“已经欠费,院方只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并无过错”的问题上。在对院方自己提供给患者家属的宣正红入院后至4月29停药前的用药记录和费用清单的仔细查阅、比对后,人们很快发现:医院开具给宣正红的药品中,有白蛋白、嘉利多维、贝科能、舒普深共20支(总计655.13)元以及多计算各种静脉注射液24瓶(计124元)并没有在宣正红的用药记录中出现,并且在费用清单中多次出现单日吸氧计时超过30小时这样难以理喻的数字。也就是说,医院挪用了为宣正红开具的药品和重复计算输液时间却予以计费。因此,事实根本不象院方所说的,宣正红在4月28日就已经欠费,恰恰相反,在4月29日院方擅自停药前,患者家属预交的6200元医疗费中尚结存1109.5元!所谓的“欠费”不过是医院自身管理混乱,肆意挪用患者的药品,虚开、多算医疗费用而已。就是这所谓的“欠费”直接导致了患者几近全身瘫痪的悲剧后果,整个事件完完全全就是一起人为的重大医疗事故!
  就在宣正红一家以为真相被揭开,医院应该还宣正红及其家人一个公道的时候,院方却又突起波折。一方面院方拒不承认欠费不实的事实,坚持麻疹病人被治成“中枢神经瘫痪,伴随失语”是在正常范围内的医疗后果;另一方面又再次以“宣正红手术后的医疗费用一直拖欠,而且患者目前病情稳定(“中枢神经瘫痪,伴随失语”依旧),完全符合出院条件,为节约宝贵的医疗资源,要求宣正红办理出院手续。这无疑是对患者及其家属的又一次当头重击。宣正红来自安徽肥东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为了家中这唯一的孩子的病,父母已经没有心思去打工挣钱,家中积蓄和值钱物品也早已变卖、消耗殆尽,这个时侯让仍然是“中枢神经瘫痪,伴随失语”的宣正红出院,无异于宣布了这个花季少女和这个家庭的死刑。在无奈与愤怒中,宣正红的父母拒绝为女儿办理出院。此时的医院却不依不饶,一纸诉状将宣正红告至法院。
  2007年5月,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受理了这起案件。庭审中,原告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向法院提交了其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的关于宣正红病情的鉴定报告,报告一方面称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对宣正红停药是不当的,是导致宣正红“中枢神经瘫痪,伴随运动性失语,大小便失禁”的重要原因,另一方面又称,对宣正红的目前治疗结果,院方的擅自停药行为仅仅是轻微过错……这样一份自相矛盾的鉴定报告的证据效力当然遭到了被告宣正红父母的强烈质疑。被告也向法庭提交关于原告对被告宣正红停药时被告根本不欠费等证据。强调宣正红所患的“重度麻疹”属于国家乙类传染病,按照法律,即使患者欠费也不能对患者放弃治疗,更何况被告事实上根本不欠费!整个事件根本就是由原告引起的一起重大医疗事故,应当由原告承担全部责任……
  正向多数医疗事故案件一样,整个审理过程漫长而揪心。在历经了一年多的审理后,2008年12月16日,就在宣正红及其家人已经心力憔悴,几乎崩溃的时候,他们终于等到了一纸认定宣正红一案不属于医疗事故,责令宣正红及时办理出院手续的判决。原本以为法律为自己讨回公道的宣正红再次遭到了命运的愚弄和玩笑。现在摆在宣正红一家面前有两条路:要么宣正红离院,等待她的必然是死亡;要么继续和命运抗争,继续上诉,争取自己最后一线希望。宣正红坚强地选择了后者。
  

上一篇: 安徽省立医院草菅人命,官商相护违背社会公平
下一篇: 江西吉安永丰县市场恶霸垄断举报工商局不管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