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天河体育中心再发猝死事件!

发布时间:2020-12-03 10:3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https://mp.weixin.qq.com/s/WxBrsUzmdThXMe8GnLKeCw

  昨晚,就在数小时前,广州天河体育中心,有人倒地心脏骤停,现场有人参与心肺复苏,试图寻找AED,但并没有。120急救车大约在29分钟后赶到,再次徒劳而返。

  这是广州近一月以来,大家看到的第三例心脏骤停事件,都发生在广州的地标区域。

  11月4日珠江绿道跑步者猝死。

  11月23日广州地铁乘客猝死。

  连续的猝死事件,每次都是有人施救却无器械可救,人们在呼吁公共场所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的铺设。

  在深圳公共急救引领全国,上海早早起步,北京奋起直追之际,尴尬的广州还在玩着太极推手和皮球。

  地铁有关人士说,我们早就培训好了,就等某委部署了;

  某委说,嗯,我们负责提供规划方案,还是请有条件的单位积极行动起来哈。

  话音未落,11月23日,地铁站有人心脏骤停,下夜班的医生自己按压了半小时,没有一个地铁员工能上前帮忙按压。啪啪,地铁自己打脸。

  广州,当年改革开放的桥头堡,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一个老人,行动乏力,翻身都难。至少在公共急救领域真的是没什么进展,最可怕的是也没什么思路。

  2019年11月,广东某委大院内有领导发生心脏骤停,抢救无效死亡。

  2020年10月,某局领导在白云山发生心脏骤停,抢救无效死亡。

  2020年11月,多家媒体报道,天河体育中心中心因为2019年3月的一例篮球场猝死事件,被家属索赔百万。

  这些其实都产生了很大的触动,但我们能没有行动或者是行动太迟。猝死却不等人,从珠江绿道到广州地铁,再到天河体育中心,暴露广州公共区域急救体系建设的严重不足。

  加强大众和公共服务场所人员的急救技能培训,有步骤的推进公共场所AED铺设,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广州,你别怂!

  来源:微信号 Dryeying 急诊夜鹰

  以下为针对2020年11月天河体育中心报道的回应:

  11月6日,一则题为《小伙体育馆打篮球猝死,家属索赔百万!只因……》的报道刷屏了。

  虽然这篇报道大部分是事实,也感谢报道中介绍了急救相关知识,希望这些知识日后在危急情况下能够拯救一些人的生命,但媒体只报道了对天河体育中心有利的部分,在此我想以死者家属的身份补充一些细节。

  第一,   高某强是具有红十字会救护培训证书的工作人员,他会心肺复苏,但他在第一时间发现哥哥倒地之后跑开了,留下了不会专业心肺复苏的球友在现场,中间折返带回一瓶没有任何帮助的风油精后又跑开,这篇新闻没有提到志愿者开始抢救是6分钟后,猝死的黄金抢救时间只有4分钟,高某强在有资质、有能力急救的情况下,身为天河体育中心在现场的员工,却没有在最关键的时刻帮助抢救,如果真如体育中心所言经常进行急救培训,员工怎会舍近求远,毫无直接救人意识?

  第二,   虽然随后天河体育中心员工和保安到达现场,拨打急救电话,但没有有效的院前救治和启动应急预案,从现场的监控可以看到连最基本的疏散人群都没有做到,保安以及工作人员束手旁观,甚至交叉双臂。在家属7:30到场,事发一个半小时后,整个篮球馆包括发生猝死的篮球场的另外半场依然在打球。

  第三,   这篇新闻没有提到天河体育中心年均发生一起猝死事件,法院亦在判决书上避重就轻,一审法院从天河南派出所调取的证据显示,天河体育中心2014年猝死一人,2015年猝死两人,2016年猝死一人,2019年猝死一人,这份证据是一审法院从天河南派出所调取,具体内容由于公对公直接给一审法院,公众有权要求天河南派出所公开真相,一审法院在庭上没有对这份证据进行质证也没有在判决书里提到,在二审法庭上死者家属律师再次要求对这份一审遗漏的证据质证,但依然没有在判决书里提到。在年均猝死一人的情形下,天河体育中心依然没有针对医疗设施以及急救备案做出任何改进,天河体育中心依然没有医务室(9月30号广东台今日关注就此事的报道已证实),广州市天河体育中心将篮球场继续外包给没有经营能力的个体户。

  第四,   这篇新闻以及判决书里特意强调了天河体育中心篮球场已做到“患有心脏病、高血压、哮喘、癫痫等不宜剧烈运动的人士不要进场运动”的告知义务,但尸检报告表明我哥哥在生前没有任何的疾病,哥哥从小就是篮球健将,因此他不属于上述不能进场活动的高危人群。

  第五,   这篇新闻没有提到天河体育中心购买了公众责任险,更没有提到公众责任险上明文规定猝死责任的赔偿条款,天河体育中心要求家属为哥哥进行尸检,若能证明哥哥生前身体健康则可以赔偿,家属在巨大悲痛下为哥哥进行尸检,报告结果一个半月之后才出,但天河体育中心却以家属没有第一时间提供尸检报告为由,当着家属的面冷冰冰的提出不再进行调解,让我们从法律途径解决,至今公众责任险也没有赔偿。

  第六,   这篇新闻提到“一审法院酌定天河体育中心在10%的份额内对小陈的死亡后果承担法律责任,于是判决扣除已经先行支付的5万元后,天河体育中心仍应当承担的赔偿数额46255.92元”,但没有提到这5万是天河体育中心在拒绝调解后,又经天河南司法所劝说下答应给的慰问金,但签署慰问金的同时天河体育中心却提出“霸王”条款:经过法院审判后多退少补;协议书上还写着收慰问金后不能通过信访、媒体曝光此事。这样的调解协议明显妨碍了家属的言论自由权,侵犯了家属的合法权益,显然是一个敷衍群众的调解协议,后期法院也按照协议将5万慰问金用以抵扣赔偿金额。在此,我想提出几个疑问:若这是本就理应赔偿的款,为何称之为慰问金?若这笔慰问金被定义为提前支付的赔偿款项且天河体育中心认为自己毫无过错,为何以此约束死者家属的言论自由?慰问金为什么能用以抵扣死亡赔偿金?

  私以为这篇新闻是在告诉大家猝死是难以避免的意外,日后无论谁的亲人遇到这类事情只能暗自神伤,莫要再去找公共场所的麻烦。然而,报道却只口未提如何改进天河体育中心的医疗配备,今年9月29号、9月30号《今日关注》连续两天报道了相关事件(包括此事),可对比深圳与广州的AED配备情况,以及深圳凭借AED救活了好几条因猝死濒临危险的人命!尽管这样,广州天河体育中心还在散播一个认知:猝死太突然,救不了!不应公共场所承担责任!天河体育中心对于不配备AED的说辞是成本太高、法律不要求配备,每台AED的成本在两万左右,对于资金雄厚的天河体育中心来说两万竟然不及一条人命宝贵。作为死者家属,在此提倡大型公共场馆配备AED,不希望再有类似我哥哥的悲剧发生。

  这件事情历经一年多,家属仍然在上诉、寻求媒体渠道,与天河体育中心的处理方式与处理态度脱不了干系。从事发到现在,天河体育中心在处理这件事中一直在推脱责任、敷衍家属,显得事不关己,并一直坚持自己没有任何过错,即使在法院判定其负有一定责任后态度依然没有转变,应有的赔偿款也是一拖再拖,并没有给予死者及其家属足够的尊重。

  在此我想以死者妹妹的身份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看法。在整个案件的过程中,天河体育中心的始终保持着“不负责,不配合,不解决”的态度,即使在法律判决他们负有一定责任的情况下也丝毫没有改变,也许是以前类似案件的家属不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给了他们一定的信心,也许是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在他们眼中本身就不是一件足够重要的事情。从起诉那一刻起,赔偿本身已经成为了一件小事,因为事件的性质注定赔偿款不会太多。但只要一天天河体育中心没有向我们正式道歉,并对场馆的医疗设施以及急救备案做出改进,我们就不会停止通过各种方式寻求正义。

上一篇: 为摘贫困帽 把低保户拿掉?
下一篇: 海南最大毁灭4230亩毁林案,被些黑心腐败官员,官官相护,严重破坏生态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