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是“法”大还是“佛”大?实名举报辽宁省佛教协会僧人败类

发布时间:2020-12-11 12:5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2016年年末,沈阳市大东公安分局对贾林冒充僧人涉嫌诈骗我父亲致其死亡正式对其立案调查,后贾林勾结辽宁省佛协副会长沈阳向阳寺住持释觉海、辽宁省佛协副会长丹东灵峰禅寺方丈释明宽为其非法申办佛教教职人员证,使公安机关对其立案的前提“假僧人”不存在,阻碍公安机关对其的刑事调查,案件调查工作从2017年5月就进如停滞状态至今已快4年。


  2016年8月左右,公安机关拿着贾林向其提供的戒牒到辽宁省宗教局求证真伪,时任省宗局一处孙处长接待了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和举报人,孙处长在调查后给出结论,贾林的戒牒为假,属于假僧人。重要的依据有两个,1、贾林的戒牒显示其2007年在丹东灵峰禅寺由释明宽剃度出家,孙处长给丹东灵峰禅寺方面打电话问询贾林情况,寺院方表示寺内根本无此人。2、依据2010年版的《汉传佛教教职人员资格认定办法》第六条:“新戒圆具三坛大戒后,由传戒寺院所在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佛教协会向原同意该新戒受戒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佛教协会通报新戒受戒情况;由原同意该新戒受戒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佛教协会报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备案;完成备案后,发给戒牒”。贾林戒牒在省宗局处没有备案,自然为假,显而易见。随后省宗局向公安机关开具了书面证明,后来公安机关依据此书面证明对贾林立案。



  2017年4月贾林在公安机关对他进行讯问时,向公安机关提供了“佛教教职人员证”,随后举报人和办案民警去沈阳市佛协求证真伪,结果很让举报人意外,是真的,一个持有假戒牒的骗子弄了张真的“佛教教职人员证”。沈阳市佛协理事长释意尖法师并没有正面回答举报人和办案民警的疑问,(2017年1月,沈阳市佛协理事长释意尖法师牵头和贾林诈骗案办案民警、大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民警在市佛协驻地慈恩寺开了个碰头会。会上释意尖法师代表沈阳市佛协,和沈阳市宗教局,浑南区宗教局的公职人员再次确认了贾林的戒牒为假,属于假僧人的事实,举报人也在场)只是说贾林的“佛教教职人员证”是由沈阳向阳寺为其申办的,寺庙住持是释觉海,是省佛协副会长。去找他了解具体情况。


  在后来办案民警对释觉海有何法律依据给贾某申办“佛教教职人员证”的问询中,释觉海承认贾林并不是沈阳向阳寺所属僧人,即常住僧人。并说在2014年10月贾林在丹东灵峰禅寺受三坛大戒并获得戒牒,他也在场并和贾林相识。在三坛大戒结束后,贾林来向阳寺找到他要求帮忙办理“佛教教职人员证”,贾林本身也符合申办“佛教教职人员证”的三个条件1单身,2无犯罪记录,3真戒牒,所以就给他申办了。办案民警把释觉海对接受公安机关询问时所有的一番说辞以个人名义给举报人出了一份书面证明材料,在这里感谢陈沫警官对受害人家属的无私帮助。

  僧人申办“佛教教职人员证”必须以戒牒为主要依据,由所属常住寺庙为其申办,这点在佛协和宗教事务部门已得到确认。释觉海对办案民警撒谎把戏被拆穿后,又改口称贾林从2007年至今就是向阳寺常住僧人,但可笑的是,贾林和释觉海撒谎时事先没有统一口径,在公安机关的笔录中贾林却自称是沈阳普祥寺住持(普祥寺在宗教部门备案为“空庙”此庙不允许有僧人常住进行宗教活动,就更不可能有住持),否认了释觉海说辞,一个真僧人他不会连自己是哪个庙的都不清楚吧?更打释觉海脸的是现沈阳市宗教局一处处长於泽亮手里有份沈阳向阳寺一位僧人问讯笔录,笔录内容是“贾林不是向阳寺常住僧人,在2016年5月来过向阳寺,呆了一阵就走啦”。寺庙普通僧众把住持的假话揭破了,这还真是讽刺啊。

  2020年9月国家宗教事务局下达了“行政复议决定书”,责令辽宁省宗教局15日内履行法定职责,这时省佛协副会长丹东灵峰禅寺方丈释明宽跳了出来,推翻了灵峰禅寺没有贾林这个人的事实。并说贾林2007年确实由他剃度,他和释觉海都是师承前任灵峰禅寺方丈(法名不记得了),而贾林就是前任灵峰禅寺方丈的“贴身侍者”,所以他们很熟悉。下面的是贾林备案的从僧简历的照片,从简历中可以明确看出,受戒前贾林是沈阳向阳寺常住僧人,受戒后也是,那贾林的三坛大戒受戒申请,应由所在常住寺院即沈阳向阳寺向沈阳市佛协提出申请,沈阳市佛教协会审核同意后,再报辽宁省佛协。依据是《全国汉传佛教寺院传授三坛大戒管理办法》第18条。

  而释觉海和释明宽却告知宗教事务部门贾林受戒申办程序是由丹东灵峰禅寺向丹东市佛协申请,然后报给辽宁省佛协的。理由是“贾林做过前任灵峰禅寺方丈的贴身侍者”,就能以丹东灵峰禅寺常住僧人名义去申请受戒”。比这更荒诞离奇的还有贾林备案个人简介中“贾林从2007年9月-2014年8月为常住沈阳棋盘山向阳寺,为沙弥,然后在2007年9月5日去丹东灵峰禅寺由释明宽剃度而出家”。不剃度不出家竟能成为向阳寺的沙弥,并成为常住僧人。然后再去别的寺院剃度,这些荒诞离奇违背佛教几千年教规教义的理由竟能得到宗教事务部门的认同,举报人感到十分不解。


  

 是“法”大还是“佛”大?实名举报辽宁省佛教协会僧人败类







  释觉海和释明宽这两位省佛协的大会长既然都向宗教事务部门提供虚假证明了,为什么作假不做全套,把受戒申请也是以贾林为沈阳向阳寺常住僧人来申请呢?是因为贾林的备案个人简介中存在严重的逻辑混乱,僧人剃度出家的寺院就是他的常住寺院,如果更换常住寺院必须依照《全国汉传佛教寺院管理办法》第17条进行,即“必须持有戒牒,在寺院挂单参学一年以上才有资格提出常住要求。来更换常住寺院”。贾林的个人简历是人为伪造,胡乱填写。被人发现弊病后释觉海和释明宽只以“拆东墙,补西墙”式来弥补漏洞。他俩低估了别人对佛教的认知程度,以为没人会看得明白贾林的个人简历其中涉及佛教的教规教义、中佛协下发的的各种规范管理办法、及国家宗教事务局颁发的法律法规,以为糊弄糊弄就过去了,这就造成了贾林申办、获取戒牒和佛教教职人员证时,众多材料中时间点、地点、存在互相矛盾冲突,以及年龄、各种程序、资质上不合乎规定的弊病。


  为了圆谎,只能把贾林受戒申请的缘由引到贾林是前任灵峰禅寺方丈“贴身侍者”上,前任灵峰禅寺方丈已去逝多年,天真的以为死无对证就可以自圆其说了。现实版的掩耳盗铃! 为了一己私利,非法受戒、贩卖戒牒、违规办证、对公安机关提供虚假证明,最后还把脏水泼到去逝的老方丈身上,释觉海和释明宽简直无耻至极,佛门耻辱,据公安机关查证贾林2004至2014年间仅在沈阳一地出入境记录近百次,他有时间剃度出家吗?有时间照顾老方丈的生活起居吗?2014年初贾林发给别人的皈依证上,他法名还叫释正觉,同年10月戒牒上就叫释照源啦,释明宽你给贾林剃度起两个法名是不?贾林自称是藏传佛教金刚上师也是你给认证的?贾林利用所谓“双修”玩弄女徒弟,大肆收取徒弟们的“供养”也是你教的?贾林夏天接受公安机关传唤带还几个光膀子描龙画凤的保镖是释觉海你给配备的吗?

  汉传佛教的教义教规,其精神实质贯穿着依律、诚心、平衡、均利、忘己、利他、和谐的基本要素,这是汉传佛教几千年来兴盛不衰的优良道风之所系,正己度人之所依。绝大多数僧人严守戒律,潜心研习佛法,爱国爱教,受到信教群众的信任和世人的赞誉,维护了汉传佛教的正常秩序和声誉。世尊在《佛遗教经》中说要“以戒为师”,守戒律是学佛的第一步。在我们老百姓看来,既已舍身空门,为僧为尼,就应当吃斋念佛、参禅打坐,弘扬佛法、普度众生,爱国爱教、护国利民。而在汉传佛教一小撮不法僧侣心目中,神圣的佛教、在佛协的地位竟然完全变成了他们达到利益输送目的的遮羞布、护身符。宗教界人士应该积极引导国民和信教群众,爱国爱教,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国家宗教事务总局局长王作安在“国法与教规关系”研讨会上的一段发言就充分指明了这一点,他强调“....正确把握国法与教规关系必须牢固树立法律至上的观念,维护国法的权威,对法律怀有敬畏之心,牢记法律红线不可触碰....,王局长口中的那条“红线”正被某些宗教界人视若无睹,无情践踏.


  撕下假僧人的伪装,认清不法僧人的虚伪性,是善良的人们必须要做的事情,更是宗教事务部门必须履行的行政职责,但辽宁省宗教局的作为令举报人寒心,下面图片是国家宗教事务局对举报人和省宗局下达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和省宗局针对行政复议决定书给予对举报人的答复。

  国家宗教事务局行政复议决定书中阐明了三点意见:

  一、关于贾林宗教教职人员相关问题,省宗局应该调查核实并处理。(戒牒,佛教教职人员证合法性)

  二、举报人的信息公开请求,省宗局应该予以公开。

  三、含蓄的指出贾林宗教教职人员身份如果有问题,为其申办身份相关联的人应依法查处。


  省宗局在给举报人答复意见中阐明了三点意见:

  一、省宗局认定贾林辽宗发(2016)38号文件为汉传佛教教职人员的备案真实有效,不予撤销。

  二、贾林的戒牒需要原件来认定合法性,应该由发证机关中佛协来认定真伪。

  三、举报人的信息公开请求,省宗局让举报人去辽宁省佛协申请查询,省宗局不予公开。

  

 是“法”大还是“佛”大?实名举报辽宁省佛教协会僧人败类



  

 是“法”大还是“佛”大?实名举报辽宁省佛教协会僧人败类



  

 是“法”大还是“佛”大?实名举报辽宁省佛教协会僧人败类



  

 是“法”大还是“佛”大?实名举报辽宁省佛教协会僧人败类



  

 是“法”大还是“佛”大?实名举报辽宁省佛教协会僧人败类



  

 是“法”大还是“佛”大?实名举报辽宁省佛教协会僧人败类



  

 是“法”大还是“佛”大?实名举报辽宁省佛教协会僧人败类




  显然,省宗局这样的答复并没有履行上级行政机关的下达的行政复议决定,想要弄清贾林为汉传佛教教职人员的备案是否真实有效、贾林的戒牒是否具有合法性或者说认定真伪,需要贾林从普通公民到成为汉传佛教教职人员身份需要经历的阶段,以及每个阶段的所需相关要求,材料,条件来认定:







  1、出家剃度:贾林不符合剃度出家成为僧人(沙弥)的条件,贾林戒牒显示其2007年出家,但其2009年补办过结婚证,又于2014年离婚。贾琳的婚姻登记档案在沈阳市和平区行政审批中心三楼婚姻登记处存放。公安机关也有其复印件。依据是《全国汉传佛教寺院管理办法》第五条僧人务须僧装,素食,独身,和佛教教义教规中“沙弥十戒”中的“不淫戒”。



  2、三坛大戒受戒条件:贾林1954年10月5日出生,在2014年9月辽宁省丹东市灵峰禅寺三坛大戒上受戒已属超龄,也没有“报单” 中报名手续中提到的“受戒人员必须有必须有剃度师意见(号条)并盖章和持有剃度师戒牒复印件”。依据是“辽宁省丹东市灵峰 禅寺暨净土寺传二部僧三坛大戒报单”中的受戒条件:“求戒人员年龄必须在20至59周岁之间,具有初中以上.....”,和报名手 续:“ 求戒沙弥、沙弥尼必须有剃度师意见(号条)并盖章,有所在寺院意见和公章,有所在县、市、省三级佛协意见和公章,还要持有剃度师戒牒复印件”。



  3、受戒人员受戒前应在省宗局处备案:经被省宗局查实贾林受戒前没有在其处备案。依据是:《全国汉传佛教寺院传授三坛大戒管理办法》第七条“省、自治区、直辖市佛教协会对符合条件并同意其受戒的人员,须同时向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提交备案要求的相关材料.....”。



  4、受戒人员受戒后,发戒牒前应在省宗局处备案:经省宗局查实贾林受戒后没有在其处备案。依据是:《汉传佛教教职人员资格认定办法 》(2011版)第六条“新戒圆具三坛大戒后,由传戒寺院所在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佛教协会向原同意该新戒受戒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佛教协会通报新戒受戒情况;由原同意该新戒受戒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佛教协会报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备案;完成备案后,发给戒牒”。



  5申办佛教教职人员证的备案程序:依照《宗教教职人员备案办法》第七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予备案: (一)未按照本宗教的宗教教职人员认定办法认定的; (二)提供的备案材料不属实的”。贾林这两种情况都具备。很明显贾林在省宗局处的备案没有按照《汉传佛教教职人员资格认定办法 》(2011版)第六条执行,理应不予备案。



  贾林在省宗局处的备案是由沈阳向阳寺以其是常住僧人的名义向省宗局申办的,但在在公安机关对沈阳向阳寺住持释觉海的 问询中,释觉海承认贾林不是向阳寺常住僧人,他俩只是认识。办案民警陈沫已出书面证明材料。而贾林2015年在 公安机关的笔录中称,否认自己是沈阳市向阳寺常住僧人,承认自己是沈阳浑南区普祥寺住持。由此可见“备案材料不属实”,省宗局理应不予备案。

  根据《宗教教职人员备案办法》第五条:“履行宗教教职人员备案,应当填写《宗教教职人员备案表》...”。填写《宗教教职人员备案表》按法定程序应该由沈阳市民族和宗教事务局来填写,依据沈宗发(2013)8号文件所述备案程序时间,贾林的《宗教教职人员备案表》应该在2015年6月开始填写,但贾林2015年在公安机关笔录称:“自己不是沈阳向阳寺常住僧人,说自己是沈阳浑南区普祥寺住持”。所以如果出现贾林的《宗教教职人员备案表》,应该有人为伪造国家文件嫌疑,举报人曾向沈阳市宗教局申请公开贾林的《宗教教职人员备案表》,被其拒绝。省宗局承诺向沈阳市宗教局依法调取贾林的《宗教教职人员备案表》,直到今日举报人也没看到。

  以上举报人描述的这5个阶段的程序,也是举报人向省宗局申请公开“贾林从普通公民到成为汉传佛教教职人员身份需要经历的阶段,以及每个阶段的所需相关要求,材料”中 ,特指要求公开的阶段,当时省宗局也作了记录,但并没有执行国家宗教事务局给其下达的行政复议决定予以公开。这5个阶段的程序互相之间都存在关联性和连续性,“一错则百错”。举报人这5个阶段的程序的描述清晰的证明了贾林辽宗发(2016)38号文件为汉传佛教教职人员的备案不具有合法性的事实。而贾林的戒牒真实性问题,退一万步讲,哪怕就是中佛协颁发的也是以非法非常规手段获取,不具有法律效力,贾林本人理应被宗教事务部门定性为“假僧人”。



  在公安机关对贾林的刑事调查期间,有知情人向办案民警透露2014年在“辽宁省丹东市灵峰禅寺暨净土寺传二部僧三坛大戒”期间许多人都去丹东市灵峰禅寺购买戒牒,其中就包括贾林。而在公安机关在对贾林立案之前,沈阳市佛协理事长释意尖法师就曾对举报人说过贾林的戒牒在当时受戒地点都能买得到。综上所述辽宁省佛协副会长释觉海、释明宽有利用在灵峰禅寺
  举行三坛大戒时,有非法受戒,贩卖戒牒的违法重大嫌疑。

  思想是一种复杂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的综合表现,而宗教就是利用未知世界的恐惧,控制和影响人们的思维方式,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各宗教就会以具有本宗教独特色彩的方式加以阐释,使人们对宗教产生畏惧和崇拜的心态,而和宗教息息相关的神职人员或者说教职人员也产生了同样的心理感官,这也给假教职人员进行违法活动提供了广大的生存空间。随着中国市场经济和社会的浮噪之风,以及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不断地颠覆。就对真正的佛门净土也造成了巨大影响。佛门不顾道德、法律的事件屡屡发生,一些寺院和尚,所谓高僧大德屡屡触犯戒律底线,甚至做出严重败坏佛门的不光彩之事。

  举报人举报的辽宁省佛协副会长释觉海、释明宽本为佛协高层利用宗教插手司法,非法受戒,贩卖戒牒,违法为犯罪嫌疑人申办僧人证件使其洗白假僧人身份逃避刑事制裁,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他俩甚至即使是一个现实社会普通俗人,其三观也已经与社会格格不入,可谓是一个败坏社会风气的恶棍了。马克思在《资本论》说过有300%利润就会使人犯罪,现实中宗教不比资本的力量小,释觉海、释明宽不就是利用宗教,凭着佛协高层的光环和在当今社会的特殊地位破坏司法使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了嘛,这是无本买卖,利润何止300%。这足以使他们疯狂,不怕砍头了,“毁我教者,乃我穿衣人”,释迦摩尼的预言一点都没有错。

  司法是一个国家的基石,司法于广大公众的切身利益和基本权益密切相关,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一道必不可少的环节,是维护社会稳定,保障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工具,是国家救治社会冲突的最终方式,社会公众都应该维护他,僧人作为这个社会的一员应该本着“诸恶莫做,众善奉行”宗旨来教化众生,和谐社会。而举报人却看到的是穿着袈裟的人在行不轨之事,道德沦丧,对法律没有敬畏感,物欲横流,腐败众生,诚信丢失,作为中国最大的宗教,实在非常讽刺。在传统中国社会,真正主导大多民众意识的,不是某一个宗教描述的彼岸世界,而是民间共同信仰的道德权威。宗教的道德权威丧失,必为国民所不容。当信仰根基崩塌,即使坚固如高楼大厦般的佛教也禁不起微风轻轻一吹,这会让佛教信徒何等心寒。举报人在这里恳请中央有关部门彻查此事,反映是真,揪出佛门恶劣之徒,还佛门清誉,惩治假和尚,给举报人死去父亲的一个公道。如举报失真,举报人愿承担伪造素材,歪曲事实,误导大众之罪。

  假和尚被查, 真僧人给假和尚充当保护伞作伪证,反映给宗教事务部门,却毫无作为,还拒不履行上级行政机关行政复议决定,这是何等的讽刺,而公安机关在案件的调查工作中的不作为,乱作为也让举报人十分不解。举报人2015年年初报案。直到2016年年底立的案,时间近两年。这都拜当时办案民警沈阳大东公安分局大东门派出所郑宇副所长所赐,他以各种理由拒不按程序办案举报人在这里就不细说了,在从省宗局取完贾林戒牒为假的证明后,不到一星期分局竟给我下达了不予立案告知书,我去派出所找郑宇副所长拿不予立案告知书。他不在办公室,另外一个警察(后来得知新调来的所长)问我找郑宇副所长的缘由,我说找郑宇副所长拿不予立案告知书,在我和新来所长的对话中,所长知道我父亲的案件分局下不予立案告知书的事,却不知道省宗局证明贾林戒牒为假的事。在郑宇副所长回来后,我向他询问分局不立案是否和他不把省宗局认定贾林戒牒为假告知分局有关,郑宇副所长没正面回答举报人对他的疑问,只是一再表示即使分局不立案,他也会帮我“吓贾林”帮我要钱。这不是郑宇副所长第一次提出要以这种方式“帮助”举报人了,我再次拒绝。

  随后我向大东公安分局提出行政复议,在行政复议过程中。分局法制科李养成警官把我找到分局了解情况。在对话中李养成警官也不清楚省宗局证明贾林戒牒为假这一细节,甚至连省宗局开具贾林戒牒为假的证明是给举报人还是给公安机关的也没弄清,显然郑宇副所长向分局隐瞒了贾林为假僧人的这一重要立案证据,李养成警官了解情况后又过了一个月,分局下了贾林涉嫌诈骗的立案告知书,在大东公安分局对贾林正式立案后,郑宇副所长从大东门派出所调走前长达2个多月的时间里,郑宇副所长没对案件进行过任何的相关调查。这种隐瞒证据,压案不查这是什么性质行为,我想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案件已进入停滞状态近4年,举报人无数次拿着众多证据材料向各级公安机关举报释觉海等人非法给贾林申办僧人证件的违法事实,最后大东分局都以举报人提供的证据“哪都不挨着”为由拒绝,并强调只能找到贾林本人后才能继续调查,中国10多亿人口,在不使用通缉手段情况下怎样找呢?,退一万步讲就算碰巧找到了,而举报人拿出的证据公安机关又认为“哪都不挨着”找到又有何用呢?这不是一个永远无法知晓答案的伪命题嘛!公安机关办案要刚正不阿,勇于担当,敢于依法排除来自外部干扰,坚守公正司法的底线,但沈阳大东公安分局显然没有做到这一点。举报人深知没有权利教公安机关如何办案,但也别让各级公安机关墙上贴着“不为不办找理由,只为办好想办法”这些字成为装饰品,而失去他本身所具有的真正含义。


  一个好端端的国家,好端端的社会,怎么会变成这样?不懂群众语言,不了解群众疾苦,不熟知群众诉求,这根源何在,责任何在,出路何在?难道还不该进行系统的反思吗?!无疑是对我们的用人机制。监督机制的考问!

  举报人:曾庆伟 电话:13252888276

上一篇: 牛仔裤上的商标,刺绣与吊卡商标不一样,这是假货吗
下一篇: 《山东济宁惊现三假人事处长刘开亮,请林红玉任周生宏撤查》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