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加格达奇区医保局陈志敏工作态度恶劣后果严重

发布时间:2020-12-11 12:5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本人程秀杰,住址: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红旗街,电话:15848953627。2018年底之前,我是城镇居民医保,2019年初,根据一次性安置政策转为职工医保。我在这里实名举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医保局(以下简称加区医保局)原局长谭英、原人社局局长冯玉林及医保局工作人员陈志敏违法违规行为。
  一、具体举报人员如下:
  1、举报加区医保局工作人员陈志敏玩忽职守,对本职工作马虎大意,出现问题解答不明,刻意欺骗隐瞒医保核销,造成本区城镇居民医保核销金额误差数额巨大,跨年度时间之长,涉及参保人员范围之广,造成负面影响恶劣,严重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2、举报原加区医保局局长谭英作为领导监督不到位,欺上瞒下,刻意隐瞒本部门在医保核销方面的工作失误,对本局出现如此大的错误,没有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与我们沟通协商解决,以拖延时间和提供虚假信息,敷衍群众对核销金额的疑惑,造成核销失误所造成的恶劣后果,未能及时得到合法合规解决。
  3、举报原加区人社局局长冯玉林,作为上级领导不调查事实真相,包庇袒护下属,致使事态严重化,扩大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二、举报问题前后过程及当时处理情况
  本人于2017年12月在哈尔滨医大四院住院期间被诊断出肺癌,之后办理异地就医手续,并于2018年1月在天津肿瘤医院做了手术,之后相继做了四次化疗,最后一次化疗出院是在2018年5月末,(此时我是城镇居民医保),异地就医住院出院就给核销药费,这点我非常感谢党和政府的相关政策对我们患病人员的关爱。最后这次出院核销后,我就对报回的数额产生了怀疑,我就到天津肿瘤医院异地就医咨询窗口去问了一下,答复是要回参保地医保局咨询。
  回到家之后,经过一个月左右的身体恢复,我就给加区医保局财务打电话,会计陈志敏接的,我先是确认了城镇居民医保报销的上限是8万元,当我把我的疑问和她说了之后,她很不耐烦的说不可能,之后问我身份证号并打开电脑,经过核对不出声了,让我下午听她电话。这个电话我等下午快下班了也没等到,我只好又打电话,她小心翼翼的说这个核销确实错了,我问具体能差多少,回答我说应该有一万多,我又问那既然错了,什么时候能补发给我呢?回答我说是系统错了,不是你一个人出错,所产生的差额,会在年底统一进行补发。
  经过耐心的等待,到了11月份,仍然没有得到补发医保费用,我又通过打电话方式询问陈志敏这件事情进展情况,这次居然回答我说这个医保报销压根儿没有错,最后这次住院不也报销了吗?我无法接受这种解释,是报销了,但栏目不对呀,我又没到8万元的上限,才报回4万多点,怎么会在大病补充医疗保险基金栏目里?而且报回的额度明显少很多,我以当时的就医住院结算单为证。
  之后因身体原因又一直身处外地,我就委托妹妹前去医保局与陈志敏沟通此事,这回她说给3000元,我们还是不认可,她们又增加2000元,共给付我5181元。这种挤牙膏式的行为表明了一切,并拿出经过几个月事先准备好的台账来欺骗我们,并说补给的5181元,与之前说的一万多问题差在异地就医报销目录有差距,有的药不给报。这不明显在欺骗百姓吗?如果真差这么多,国家也不会出台异地就医政策呀,然后我还是电话询问此事,陈志敏说,你想要多少钱?天大的笑话,是我想要多少钱的事吗?作为一个国家公职人员,居然能说出这种话,还配在此岗位上胜任吗?我特别生生气。之后,我又让妹妹前去医保局,这次陈志敏态度更加恶劣嚣张,仍然坚持补发的5181元是正确的,陈拿起桌子上的台账摔打我妹妹,然后双方起了正面冲突。之后在局长谭英的调解下和解了。可第二天,陈的母亲就找到单位(2018年医保局隶属人社局,当时人社局局长是冯玉林,2019年医保局和人社局脱勾独立),局长冯玉林就将我妹妹告到派出所、纪检委,陈还住院了。后来又说得了精神障碍,后来在没有任何诊断她精神异常的情况下,陈讹我妹妹3万元钱。当时已是接近年底,妹妹的单位因年度目标考核,为了顾全大局,违心的给了3万元.之后回家一病不起,后来得了焦虑症并伴随全身疼痛、心脏病,时至今日快两年了妹妹还在用药维持,也许会伴随着后半生。医保局出现这么大失误,陈志敏肯定要汇报局长,不难想象陈的所作所为都是谭英和冯玉林的意图,撑腰并指使,以顾全自己的面子。
  家人考虑到我的身体情况,后边发生的事一直没敢告诉我,直到2019年年底我才知道真实情况。我当时崩溃了,我连累了家人,因为我的事让妹妹遭受了如此大的委曲和侮辱。本想着2020年过完年我回加格达奇一趟,无奈疫情暴发,直到七月份才回去,并找到医保局现任局长,要求重新核算在天津肿瘤医院住院期间的报销情况,用他的话说他是外行,对业务不懂,还要在本部门开展工作,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他又把之前的台账拿出来给我们看,失望之后,我又写材料递交到大兴安岭纪检委,由于不是地纪委管辖范围,举报信又被移交到加区纪检委。
  三个月过去了,事情一直没有音信,我就往加区纪检委打电话,接待员说已经找医保局相关人员约谈了,事情快有结论了。可是这期间并没有人找过我核实情况,又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音讯,就在绝望之时,我看到了咱们省巡视组将对医保系统进行巡视工作,于是我又燃起了希望,向巡视组反映了我的问题,可是信件最终又被转回到加区医保局,而且这次颠倒黑白,混淆是非。那么我请问这位局长,众所周知我们百姓到哪里办事不是看脸色?我一个生命已进入倒计时的百姓怎能不想过上安宁的生活?
  附:1、就医住院结算单复印件;
  2、住院期间住院费用清单复印件;
  3、医保局补发的5181元的差额银行转账明细复印件
  我请求:
  1、重新审核我在天津医院住院期间,医保核销情况,回到加区医保局又会把之前准备好的台账拿出来;
  2、加区医保局出现如此失误,时间跨度之久,涉及人员之广。所以他们才会这么害怕,由开始的承认错误到几个月之后否认错误,是不是该给其他涉及百姓一个交代呢?
  3、我还有个疑问,到八万元上限才能走大病补充医疗保险基金,我才报了4万多,第5次报回的药费就在大病补充医疗保险基金栏目里,既然是系统错了,我报回的药费是不是少报一半儿呢?
  4、像陈志敏这样品行不端的人不适合在此岗位;
  5、对原加区医保局局长谭英严肃查处。本就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她为了个人的名誉,于党纪国法不顾,给党的领导干部抹黑,损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把事情搞得严重化、复杂化了,更是给我及我的家人心理上和身体上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我的家境条件很不好,1997年单位解体,前夫去世,独身多年并打工,维持自己的生活。40岁的时候认识了我现在的老伴儿,他同样也是下岗,我没有自己的孩子,老伴儿还没有退休,岁数大了身体也不好,打工活也不好找,我俩的生活仅靠我有限的退休工资维持,还要还外债,我看病花了近14万都是向我的姐妹们借的,仅报回4万多,还被陈志敏讹去3万,使我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苦不堪言,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但生活还得继续。难啊!百姓上访更难!!
   
                                   举报人:程秀杰
                                   2020年12月9日
   

上一篇: 幼儿怎样学习
下一篇: 铁路反腐败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