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陆河县水唇镇中和村的政权被四只屎缸雕玩弄、统治了半个世纪

发布时间:2020-12-20 09:1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老农家贫在山住,耕种山田三四亩。在粤东地区有一处客家小山村,群山环绕,有草木茂盛的树林,有勤劳朴实的农民,这就是汕尾市陆河县水唇镇中和村。由于地处高寒,山路崎岖弯曲交通不便,村民生活十分贫困,省级贫困村的帽子一直戴着,这顶帽子为何摘不掉呢?也许与这几位庸才村支书的领导息息相关脱不了关系吧!下面先介绍近20年来的情况:
  

 陆河县水唇镇中和村的政权被四只屎缸雕玩弄、统治了半个世纪


  鹊鸲喳喳叫
  鹊鸲是一种鸟,客家话称:屎缸雕(鸟)(下面以屎缸雕表述)。上世纪90年代前,大部分村民还居住在本村,六月农忙季节时,屎缸雕频繁在粪坑里觅食,专挑选又肥又粗的五谷虫食。
  中和村人口1600多人,大部分村民文化程度不高,村里有能力的人士基本上外出谋生,想找一位有能力的村支书人选难如登天。即使有精明能干,有道德正义感的人选亦是小宗族人口薄弱被大宗族边缘化,更严重的就是党员被垄断,不是他们的宗族和亲戚几乎不可能申请加入,很显然村支书职务被牢牢掌握在那伙老奸巨猾的人手中,不管庸才也好,人才也罢,政权就被那四只屎缸雕玩弄着半个世纪。不言而喻只能看着那几个小丑在表演了!谚语说山中无鸟,麻雀为王,客家方言经常是这样表达:山中无鸟,屎缸雕为王。
  

 陆河县水唇镇中和村的政权被四只屎缸雕玩弄、统治了半个世纪


  经商兼政
  在镇上的一个小市场里,从他商铺门前经过就会嗅到一股强烈的臭咸鱼味,天天招惹着又大又黑的苍蝇在光临。店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鱼类,看起来生意挺好的!经营此店的老板就是屎缸雕老三叫彭某村,时间积累,顺理成章就被称为:绰号“咸鱼村”。九十年代末进入村委会任委员,能顺利进入村委会任职,幕后的操盘手是屎缸雕老二,绰号叫“目桃屎”,时任村支书兼主任,他俩是连襟关系,拉拢皇亲国戚进入村委会分享权力。“咸鱼村”很轻松从经商兼职踏上了村委执政的道路上。
  升官发财
  作恶多端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扶贫、水利款,高压线专用款等统统被挪用、截留、贪污;最特殊的农业税(公粮)都要欺上瞒下,雁过拔毛。其实本村是可以享受特殊免缴公粮,“目桃屎”渺视法律,胡作非为,公报私仇,最终,东窗事发,被镇里领导撤职。村支书职位就暂时空缺。(请留意“目桃屎”的后续专题报道)
  近水楼台先得月,从此“咸鱼村”的官运就平步青云,村民的噩梦也随着开始了。程序还是要做做样子,先跨入副村支书任职,那段时间没有正村支书,所有权力政务也是他代理,2005年被正式任命为村支书。能当上村委一把手,还有一位幕后操盘手,是重量级人物屎缸雕雕王,绰号叫“牙擦灵”,是八十年代的老村支书。卸任后,进入了水唇居委会,此后,官运亨通,混得风生水起。此人诚府甚深,老谋深算,能起到运筹帷幄操控全局,他不在其位整天还要插手村两委政务、人事等,总是这样越俎代庖的习惯。
  “咸鱼村”任村支书一直至2020年春,同时还兼任县人大代表,在执政期间,腐败无能,买空卖空,官商勾结毁林造林,充当盗采稀土矿保护伞,造成村民怨声载道,生活过得水深火热,民不聊生,整整被折磨了18年!(详细请留意后续专题报道)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卖咸鱼改行经营百货,此时此刻的“咸鱼村”手中掌握权力核心,一些想行贿的商人、盗采稀土的贼王、手下的虾兵蟹将等,这些人通过以购买商品为表示孝劳“咸鱼村”,他经营的百货商店即是生财有道,财源滚滚来!正是老百姓所说的升官发财。
  在其位不谋其政,挪用、截留专款是高手
  淹制的马胶鱼又咸又臭。中年的“咸鱼村”大部分时间与咸鱼打交道,长年累月下来脸皮被马胶鱼熏的比牛皮还厚;墨鱼吃多了良心比墨汁还黑;小虾米吃多了头慢慢就变小了,戴上那顶乌纱帽太难堪了!他不觉得自己的头太小了,不适合戴那么大的帽子,妄自尊大,总是自我感觉良好。
  国家三农、惠民、扶贫政策等,文件、资金一落到他手上就会被截留,然后欺上瞒下进行密谋利益分赃。如有真相被暴露了,他们内部也是争论不休,加之屎缸雕老四是实力派,绰号叫“拐浮”,职务:副村支书兼村委员,是“目桃屎”的发小,也是“咸鱼村”的亲戚,此人极度自私,非常狡诈,在利益面前六亲不认。在村两委里面贪滥无厌是个麻烦制造者,越权、逼宫、篡位无所不为,是个佼佼者,更是一个累赘。有了“拐浮”在村两委瞎掺和,很多议事、议案、利益分配等他都想分一杯羹甚至搅局,偶尔村两委的阴谋、弊案会暴露一些信息出来,如有被村民知道后,村民就把阴谋、弊案捅破使他无法得逞。被村民捅破的弊案只是冰山一角。
  我们生长在小山村里的村民是孤陋寡闻,有什么惠民、三农政策、扶贫款等村民很难得到手,被层层截留,既然能得到手,也是剩下的渣碎来打发村民而已。村民已经见怪不怪了!要想解决温饱问题,只能背井离乡外出谋生。
  要致富,先修路。村民已经盼望着几辈子!望能早日实现通水泥路。身为村里一把手整天忙着自家的百货店生意,对于村村通公路的大事总是无动于衷,充耳不闻,置身事外。2008年被媒体曝光后,引起上级领导高度重视,也是广东最后零星几个行政村村道没有硬底化,迫于各方的压力,不得不有所作为,只能亦步亦趋。在党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全体村民岀资出力,由年轻的主任东奔西跑辛勤实干的付出,最终实现梦想!
  最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不带动村民致富奔小康,而是在其位不谋其政,被你懦弱无能的束缚,村民只能跟着受苦受累,这一束缚一晃就十八年!这位庸才你不回头想想看看自己,你脸皮有多厚吗?你良心有多黑吗?你没那么大的头,干嘛戴那么大的帽子?你不觉得你很适合挂上遗臭万年的头衔吗?八十年代执政的那位雕王,九十年代执政的那位雕老二,两位干了那么多缺德、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们心安理得吗?你俩已经被历史板上钉钉的遗臭万年荣誉。中和村被你们四个鼠目寸光的人才统治、玩弄了半个世纪,该捞的捞、该贪的贪等已经满足了,吃喝玩乐享受够了!你们现在还能逍遥法外,开心吧!希望你们给你的家人积点德行行慈悲!请不要在幕后操弄权力、指手画脚、干预内政、培植你的儿女接班。你们是老前辈,虽然身子过了21世纪,但是脑袋还停留在20世纪。中和村要发展,年轻人要生活,请你们不要在人事、权力里面绊手绊脚,丢掉你居心叵测的大阴谋。请你们乖乖的在家安享晚年吧!
  

 陆河县水唇镇中和村的政权被四只屎缸雕玩弄、统治了半个世纪


  

 陆河县水唇镇中和村的政权被四只屎缸雕玩弄、统治了半个世纪


  

 陆河县水唇镇中和村的政权被四只屎缸雕玩弄、统治了半个世纪

上一篇: 烟台中级法院李学泉、武静、张岱松不辩真伪,假证真判!
下一篇: 广东陆河县水唇镇陆河看守所工地发生坍塌事故(转载)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