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为新时代竹溪县监察委领导干部点赞

发布时间:2020-12-20 09:1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情况反映人:吴亭虎,蒋家堰镇龙阳村一组人,联系电话17520169951
  被点赞人:雷兆东,竹溪县监察委副书记,案件主要负责人,郭承文,竹溪县监察委信访室主任,
  以上被点赞人在处理2017年元月向竹溪县蒋家堰镇纪委,竹溪县纪委,竹溪县政府信访室反映竹溪县蒋家堰镇龙阳村村干部及蒋家堰镇政府林业领导谢志涛非法申报退耕还林及非法流转龙阳村集体林权挪用一切涉林补贴款及蒋家堰镇信访办主任谢扶中故意伤害信访人致残问题一案过程中不作为慢作为。
  反映人不断索要答复意见后2017年6月份竹溪县监察委才介入调查,后龙阳村村干部被开除党籍,但所有涉案资金并未向举报人公开。并未对信访人提出的谢志涛非法流转林地及非法设计退耕还林套取退耕还林补贴及龙阳村林地被非法流转,林权被非法变更及公益林补贴与荒山造林补贴款被非法侵占等问题展开调查,在此过程中2017年4月17日蒋家堰镇信访室主任谢扶中为达到不解决问题的目的故意编造信访人的家庭情况,伤害信访人并造成信访人吴亭虎永久性左耳失聪的事实。
  2017年蒋家堰镇派袁金奎认龙阳村驻村书记,其上任后非但不着手解决群众诉求,还在龙阳村微信群中公然辱骂被举报人,故意散布谣言,挑起群众矛盾,公然宣称我就是不给你们解决所有问题,有本事你们去告,反正搞不掉我的铁饭碗,反正我也没用一分钱,2018年袁金奎未向蒋家堰镇林业站及竹溪县林业局上报龙阳村生态公益林补贴面积并最终导致龙阳村2018年所有公益林资金22万余元被竹溪县财政整合入精准扶贫资金,此情况反映至蒋家堰镇纪委及竹溪县监察委后并未得到处理。
  2018年5月在找到湖北省审计局张局长后,谢志涛才被竹溪县监察委介入调查,涉案资金及调查结果至今未向龙阳村群众及信访人及龙阳村群众公开。
  2019年7月在东湖社区公开后,在得到转办后陈辉映任调查组长,雷书记亲口承诺九月底会给出调查结果,但9月底其竟然以此信访件为网络匿名举报,其拒绝给出答复意见,再被问及几年来的实名举报举报结果时,雷书记及郭主任均将所有答复意见单位指向蒋家堰镇政府。2019年10月信访人通过竹溪纪委官方网站实名举报所有事实后,雷书记直接将信访人电话拉黑,郭主任直接拒接信访人所有的联系电话。
  在村干部开除党籍前,竹溪县监察委及蒋家堰政府的答复意见是等村干部案件结束后逐一落实解决,谢志涛被双规后,竹溪县监察委及蒋家堰政府的答复意见是等谢志涛案件结束后再给予落实,然而至今为止所有诉求被束之高阁,蒋家堰镇主管领导更是放话,就是不解决你们的诉求看你们能告到哪里去,反正我也没有用一分钱,你再狠也搞不掉我的铁饭碗。找到蒋家堰镇政府将所有诉求解决的源头指向龙阳村村委会,找到村委会第一书记钟明,其表示蒋家堰政府没有明确意见,就是如此反复踢气球长达三年之久。先后找到竹溪县监察委60余次,案件负责人雷兆东及郭承文共计49次,每次的答复都是如出一辙,案子很重视会督办,请信访人放心一定会给一个满意的答复,多次作出的答复意见承诺化为云烟,对谢扶中故意编造信访事实故意毁灭证据,故意伤人致残的行为并未展开任何实际调查。而龙阳村两委在2019年12月9日公示公益林补贴款分配表中所有群众面积只有1912亩,剩余面积收益政府未表态无法落实解决,对以后林权归属问题支字未提老百姓无非是要回本该属于自己的山林权,属于自己的一份收益,却又缘何如此艰难,难道还要等大老虎处理了才能得以落实解决吗?
  龙阳村共有集体山林20677.5亩,所有山林均是划分到户的,2005年所有群众林权证被收回,颁发了竹溪县集体山林经营股权证,股权证明确了统一经营年限为2008年9月10日至2018年9月10日,亦明确了收益分配方案,群众百分67村集体百分33。而就在此过程中龙阳村所有山林被非法流转。林权也由集体变为了国有。
  2008年竹溪县林业局副书记徐志华利用其兄弟徐志立的名义流转287亩,同年竹溪县九里岗林场通过竹溪县林业局的关系流转3000亩,并成功在龙阳村设计800亩荒山造林项目,2010年蒋家堰镇党委副书记葛晓阳一手操作将龙阳村所有山林2000亩一次性流转给时认竹溪县县委书记贺盛有亲侄子贺富军70年,在此期间有三分之二的群众人均受益了160.9元,而所有村干部竟然每年收益高达25000余元。
  2000年纸2005年龙阳村共设计荒山造林2043亩,2016年500亩,荒山造林补贴款至今未调查公开。
  后附谢扶中故意伤人致残案件经过:

  申诉事实如下:

  一:蒋家堰政府维稳办公室主任谢扶中在处理龙阳村村民吴亭虎无土地确权无山林权证此信访件时胡乱编造事实(父亲死亡母亲户口迁出再迁回吴亭虎属于非农业户口)已达到不解决问题的目的。

  二:谢扶中在解决吴亭虎2008年响应政府号召建设新农村补偿款迟迟未发放这一信访件时多次以阻止群众上访为条件交换威胁上访群众拒不按正常途径解决问题。

  有谢扶中401,谢扶中416,谢扶中416威胁语音作证。

  三:谢扶中在解决龙阳村群众反映龙阳村所有山林所有权被非法变卖,村民至今为止未收到过一分一文涉林补贴一诉求后并未研判相应解决方案,而是采取拖哄骗的方式拖延至今未给于调查落实反馈解决方案。

  四:2017年4月17日谢扶中打电话让吴亭虎去拿答复意见书,对事件缘由胡编乱造(吴亭虎父亲死亡,母亲户口随其父亲户口迁出后再迁回龙阳村),当事人提出异议(父亲健在母亲户口从未迁移),谢扶中当即撕毁已经签好字的答复意见书,当事人见谢扶中离座之际,去拿其另外一份答复意见书,谢扶中从背后抓住当事人衣领狠命猛拽,导致当事人头部左脑碰至其办公桌边沿,迅速肿起大包。

  当事人迅速报警110,拨打了120急救中心请求救援,110出警只是提走了监控并未询问受伤者,受伤者在11时左右在龙阳村老百姓再三要求下被送至蒋家堰镇中心医院,检查输液后13.30被送至竹溪县中医院做CT检察,受伤者再三反映头晕,左耳失聪并未进一步检查,以CT结果正常让受伤者先回家休息,谢扶中与在场政府人员均说是受伤者自己碰撞所致,4月18日上午本人自费到竹溪县人民医院作听力检查,结果显示左耳感音性耳聋,医院要求住院治疗。

  下午拿结果给镇长余祥平看,他认为没有多大问题只是撞击伤,可以在蒋家堰镇中心医院治疗。

  4月19日上午找到蒋家堰中心医院翁院长,翁院长安排卢医生接诊,卢医生看过检查报告后表示无相应治疗方案,后找到翁院长寻求治疗方案,被安排在住院部三楼11床打针。

  打完针后本人回家吃饭,下午14.30左右再次找到医生办公室询问治疗方案,办公室医生与护士均表示蒋家堰医院无相应听力检测设备,不具备耳聋治疗条件,有蒋家堰中心医院医生与护士录音为证。

  后再次找到翁院长,翁院长表示听力结果不足以判定左耳耳聋,认为人为因素比较多,有翁院长录音为证。

  2017年4月20日接受蒋家堰派出所传唤调查了解4月17日报警缘由。

  办案人员以扰乱办公秩序定性案件,11.39后询问完毕。

  当事人看口供时觉得有几个地方与讲述不符,请求更改,办案民警大爆粗口,态度凶横,其间发现当事人有录音,在离开之际强行删除当事人手机的录音资料。

  为自己更是为行凶者负责,4月21日当事人来到十堰市太和医院检查耳朵听力受损情况,结果显示左耳感音神经性耳聋需马上住院治疗。

  4月22日一早将所有结果拿给蒋家堰中心医院翁院长看,其表示所在医院无相应治疗方案应转太和医院治疗,4月22日7.55分致电镇长余祥平,其表示在休息转蒋家堰派出所罗所长对接,罗所长看过检查报告,表示会联系相应医院治疗,4月24日上午8.30罗所长致电当事人让其去财政所缴纳150元办理2017年农合卡以方便住院报销之用。

  10.20左右罗所长亲自开车送至太和医院25日开始入院治疗。

  罗所长亲自刷卡垫付4000元,另外给了500元生活费用。

  4月29日由于欠费致电罗所长,其表示先请自己想办法垫付。

  5.2日晚蒋家堰派出所彭指导员至太和医院送住院费用1000元,5.3日医院复查结果显示治疗期间病情无好转。

  随后致电罗所长告知复查结果并询问下一步治疗方案,其表示可以办理出院回蒋家堰再行商量。

  5.5下午2.30至蒋家堰派出所,罗所长由于公务繁忙未接待,表示重新再约接待时间。

  5.8日突然接到十堰市信访网蒋家堰镇关于故意伤害一事答复意见,竟然是在事件发生后积极配合治疗已经在太和医院治愈出院。

  此结果不知从何而出也不知5.9日找到蒋家堰镇长余祥平其表示联系罗所长处理,当即致电,后约与下午2.30面谈,罗所长表示万一不行就送去武汉继续治疗,但是具体出行时间未定,其表示医药费问题未解决,镇书记出差,需要报请书记审批。

  随后被蒋家堰镇派出所指导员彭家金送往武汉解放军总医院治疗约10余天,最终以治疗无效出院。

  2017年6月蒋家堰镇派出所所长罗先锋亲自带被害人至武汉同济法医学鉴定中心咨询伤情鉴定与成因鉴定事宜,经听力检查鉴定后,赵教授表示就目前伤情而言构成轻伤,成因鉴定因为受害者缺失伤前听力检查报告,需要公安部门补充受害人伤前听力调查报告方可进行,为排除受害者身体疾病等原因再次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派出所在调查后提出建议受害人终止治疗政府给与相应的赔偿方案遭到受害人拒绝,受害人一再要求继续治疗但未获得政府及派出所同意,均表示无治疗意义。

  在此过程中派出所与政府方面表示希望受害人接受政府方面的赔偿建议,一再强调谢扶中是在正常工作期间导致的伤害,其行为后果由政府承担,政府有的是人有的是时间,只要你能等就算最终通过法律途径获得赔偿那也是几年以后得事情了,你还年青不应该在此事上纠缠,再加上受害人当时要建房,妻子因被害人受伤外出务工,在重重压力下,最终在2017年8月与蒋家堰派出所及蒋家堰镇政府达成一次性14万元的经济赔偿。

  而故意行凶者至今未出面赔礼道歉,逍遥法外,竹溪县监察委更未对所有赔偿资金来源问题展开调查。

  2019年七月在受害人反映龙阳村山林权及涉林补贴被非法流转非法侵占中,谢扶中的在市长热线的答复意见竟然是:属实的问题已经解决到位,不属实的已经解释清楚,涉及资金已经打到村集体账户,受害者恳请其公开哪些问题属实,哪些问题不属实,哪些资金上缴到了村集体账户其并未做出任何答复。

上一篇: 广东陆河县水唇镇陆河看守所工地发生坍塌事故(转载)
下一篇: 勿忘一二七,知耻而后勇 ——致辽宁省教育厅厅长冯守权同志的一封公开信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