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官官相护,有冤无处申。我们老百姓该怎么办?团结,坚持。

发布时间:2021-01-02 18:1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老百姓800亩彬树林被抚州市临川区林业局局长陈建华以1.3万元贱卖,官官相护,有冤无处申
  我们是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河埠乡田南村荷岭村小组、曾上、曾下、艾家几个村小组的老百姓,在河埠乡政府原来的党委书记现在的林业局长陈建华的一手操持下,撇开我们这些有山林权的老百姓以1.3万元卖了我们几个村小组800余亩山50年的山权给河埠乡田南村的书记汪壮年,汪壮年又以33.6万价格倒手给陈冬民,陈建华滥批砍伐证给陈冬民大量砍伐我们的成片彬树200余亩,我们老百姓到处告状无人理会,有冤无处申。请社会上全体老百姓帮我们评评理,共产党的天下怎么能被这伙人渣黑成这样。
  

 官官相护,有冤无处申。我们老百姓该怎么办?团结,坚持。


  砍的一毛不留
  荷岭、曾上、曾下、艾家等村小组林权被私自贱卖的过程:2004年,临川区河埠乡政府在当时的乡党委书记也就是现任的区林业局局长陈建华的操持下与河埠乡田南村支书汪壮年签订合同,合同约定汪壮年以1.3万元承包经营河埠乡田南村荷岭组至艾家组一带杉木林,租期50年。这片杉木林有800来亩。2010年,汪壮年与以33.6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陈冬民。这两份协议都是越过我们各村小组村民情况下违法签订的,我们村民一直不知情。2006年林改时,我们老百姓分得了山林权,还发了证。但是,汪壮年为了侵占村民的林权,以林权证还需要加盖其他公章为由骗取村民手中的林权证,再没有发给我们老百姓,对此村民还保有两份已分到个人的林权证为证,其余的山权证一直被汪壮年私藏在自己手中,2015年因为山林被非法砍伐,村民上访,乡政府才从汪壮年手中收了我们村民的山权证。临川区林业局在陈建华的指使下违法向陈冬民发了这800余亩林地的林权证马上给陈冬民批了砍伐证,砍伐证注明“皆伐”字样,要将我们村民的林地全部砍光,目前山林已被陈冬民滥伐了200余亩。这些被砍的树都是已经成林的大彬树,陈建华滥用职权,居然敢在私卖村民的林权后,还以“皆伐”方式批砍伐证,严重侵犯我们村民利益,破坏自然资源,这样下去,我们附近的水库和农田就很快会被泥沙堵掉了。陈建华和陈冬民等人是想先砍光已成林的彬木林,这些树砍下来能值几百万,然后拿砍光后的林地骗取国家的林业项目,一遍一遍的刮老百姓地皮,随心所欲的欺负我们老百姓。
  

 官官相护,有冤无处申。我们老百姓该怎么办?团结,坚持。



  

 官官相护,有冤无处申。我们老百姓该怎么办?团结,坚持。



  我们老百姓到政府去讨说法,乡政府的人说中央的政策下面没有多少执行,扬言就是我们告到中南海都没有用,我们村民强烈愤慨。中央林改文件多次提到实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就是要把集体林地经营权和林木所有权落实到农户,让我们农民自己来经营。河埠乡政府在中央文件有明确规定,2006年江西省推进集体林权改革时已经把林权证分户发到村民个人手上的情况下,还违法同意汪壮年把林权流转给陈冬民。临川区林业局在明知山权和林权均属于我们老百姓,并已为各村小组村民确权发证的情况下,越过我们老百姓,也不公示,就把我们的林权转给陈冬民,还要全部砍光我的树,是严重不负责任,肯定是乡政府的负责人和林业局的陈建华收了钱才这么做。陈建华先在我们河埠乡当书记,之后到临川区林业局当局长,全程给汪壮年和陈冬民操办这些事,这里面有多少黑幕,一看就知道。
  

 官官相护,有冤无处申。我们老百姓该怎么办?团结,坚持。



  乡政府和林业局有错不改,官官相护,狡辩推责,我们很有冤难申。河埠乡政府在给我们村民的答复中称,“根据临林改办字(2005)04号《关于转发江西省林业产权制度改革确权发证操作规范(摘录)的通知》文件规定,林地所有权为集体的,林地所有权证发给归属的集体经济组织,本次林改仍保留为集体经济组织经营的集体山林,林地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使用证发给集体经济组织。而“乡林场”就是集体经济组织,所以证应该发给乡政府,2006年集体林权改革时发给村民的林权证只是为了完成分山到户的改革任务才错误发到我们村民手上”。这分明就是狡辩。我们有正当的理由:1、根据我们在档案局复印出来的1981年的“江西省临川县山(林)权证存根,林权一直都是属于各村小组。例如荷岭村小组的山权证临山(林)权证字0008319、0008320、0008321号”上面很清楚的表明,山林权一直为荷岭村民集体所有,其余各村小组的情况也一样。而河埠乡政府在给我们答复里说他们也有1981年的林权登记,应该属于造假的或者重复登记。2、抛开1981年的登记情况不提,2006年的集体林改精神就是要把集体的山(林)权分到各家各户,这是中央对集体林权改革的要求,而且也确实已将林权证发到村民手中,乡政府答复说是因为中央和省里强行要求分山到户,他们是被逼无奈才发证给村民,所以我们的林权证不算数。我们不明白是中央林改精神错了,还是河埠乡政府对中央和上级阳奉阴为,河埠乡政府成了独立王国,不要受上级政府和中央政府领导吗,临川区政府发给村民的证书说不算数就不算数?3、林业局在审批林权流转到陈冬民的材料上,明确的记录林地所有人和林地使用人均为各村小组,而林木所有人和林木所有人却流转给了陈冬民,这也足以说明林业局是很清楚,山林权的原始所有人和使用人都应该是各村小组,而且按中央对集体林权改革精神,必须要有三分之二以上村民同意,经过公示,谈好承包价才能依法办理流转。4、“河埠乡林场”早已是个历史的叫法,国家从没有正式设立这个机构,没有经过登记,集体林权改革前确实由乡政府组织过砍伐,但这都是在林改之前的事。事实上,所谓的“乡林场”,树是村民栽的,林是村民造的,又进行了集体林改,乡政府凭什么还崽卖爷田心不疼?退一万步讲,就算有国家批文正式成立的国有林场或者集体林场,也不能违法违规操作,以1.3万就卖掉800亩林地50年的林权。中央林权改革精神就是要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山(林)权分到农民各家各户,保障农民利益,维护农村稳定。中央的集体林权改革精神是英明的,不进行林权改革,或者虽然进行了林权改革,但这些王八们为了贪赃收钱就推翻改革成果,就一定会侵害老百姓利益,也一定会引出无穷无尽的矛盾。陈建华当河埠乡书记时以1.3万元卖掉各村小组集体所有的800亩已成材的彬林50年的山林权,这么荒唐的事发生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么严重侵害农民利益的事情政府睁只眼闭只眼,没有人来查,我们几个村的老百姓不会服,要打死人完工。
  

 官官相护,有冤无处申。我们老百姓该怎么办?团结,坚持。


  还没被砍的 不是都提倡保护森林吗?
  从我们在林业局复印出来的1981年的山林权证存根,和2006已经林权改革分到林权证来看,河埠乡政府没有权力买我们的山给汪壮年,我们老百姓的东西凭什么陈建华能用根本不存在的“乡林场”名义卖给汪壮年,而且800亩山50年的经营权只卖1.3万,死人也知道陈建华收了汪壮年的钱!汪壮年买我们老百姓的山给陈冬民也无效。各村小组村民从临川区林业局林权办复印出来的林权流转审批资料,上面的林权所有人、见证人都不是村民本人所签。流转过程都是违法违规暗箱操作,我们村民维权这么难,就是因为这些贪官和地痞恶霸已经抱成团,他们收了陈冬民和汪壮年的钱呀,我们一定会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希望政府认真处理好这件事,在此期间,如果还有人拿违法获取的砍伐证来砍我们的树,我们就会打死人完工,看你们还管不管。现在我们怀疑市区乡三级政府的相关的人都被陈冬民和汪壮年买通了,我们已求告无门,看来政府是不打算纠正他们的错误,不会管陈建华、汪壮年勾结卖掉我们山林权、贪污受贿的事情了。我们只能公之于众,希望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我们要求区政府纠正错误,撤销陈冬民的林权证,为我们村民重新确权发证,同时要求对陈建华和汪壮年私相授受,黑幕交易,贪赃枉法,滥用职权的行为严厉查处,对陈建华滥用职权滥批砍伐证,导致200多亩成片的密集的彬木林被砍,严重破坏自然资源的犯罪追究责任。现在,陈冬民为了维护他的非法利益,还在到处托关系,找领导,拉人下水,要保护他们的非法利益,一些人收了钱财,就对陈建华、汪壮年、陈冬民非法侵占我们林权的事放任不管,请全社会的有良心的人声援我们,支持我们维权。绝不能让贪赃枉法的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实在不行,我们就告到中央去,我们不相信,真的是告到中南海都没有用。
  各位兄弟姐妹、叔叔阿姨,如果你们那也有贪官、有山、有田,就请帮忙顶顶。谢谢,我们全大队真心祝福你们。

上一篇: 爆光:江西省铜鼓县大搬镇公益村在外务工民房被拆
下一篇: 请关注广东省茂名市茂名石化公司126名集体工的劳动仲裁、诉讼案……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