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葵英街派出所副所长王佩琪利用职权对动迁户进行打砸抢

发布时间:2021-01-02 18:2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葵英街派出所副所长王佩琪利用职权对动迁户进行打砸抢
  2010年9月末中山区政府对青云街一大片实行旧区改造动迁,我妹妹和公婆住在天池街14号,区政府雇佣了一些打手,今天砸这家,明天抢那家,晚上睡着觉石头就把玻璃砸碎了,打死、打伤无数,因为派出所跟着一起去,动迁户如有反抗马上抓上车进行拘留教育,再不就放火,大火一烧你不走也得走,手段极其残忍,因为我妹妹的公公肺咳血婆婆脑梗孩子还小,我们只好先租房子把老人和孩子接走。2011年3月7日晚上将近10点多钟,我妹夫和朋友吃完饭后回家,进门洞刚上不到二楼缓步台,就看见有两个人在卸自家的门锁,于是就大喊一声谁?因为楼里只有我妹妹两口子在此居住,其余三家虽然没搬但已不在此居住了,其中一个黑影直扑过来,两人扭在了一起倒在了地上,另一个黑影就打电话叫人来,我妹夫一看不好,就爬起来拨打了110,因为我妹夫个子又高又大,警察和对方的打手同时赶到,出警的警察很是机智,把我妹夫捆进了警车里,对方来了五、六十号人,手里都拿着铁锤、铁锹、镐把,黑压压的一片,他们要把我妹夫从警车里拖出来打死,不出来就把警车掀翻了,说是惊那时快,机智的警车拔出了手枪大声喊道“谁敢动?!”……,这样这些人才停手,因为这次是副所长王佩其安排的,之前也这样打死过动迁户……。到了派出所刑警李某不让我们去看伤,而且明告诉你必须承认拿砖头了,一看笔录上没写砖头,马上把笔录撕了“如果不写拿砖头肯定不行,对方被你打得在医院抢救,就看你长这个样肯定有前科,我们错抓不能错放,你这是刑事案件,肯定得判刑……”我告诉妹妹不要去看,阴天下雨咱们不知道一顿吃几两饭咱还是清楚的,根本没拿砖头只是两个人撕扯,明眼人一看这就是个圈套,我们到医院暗地里看了此人叫程长城,60岁,有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梗、肝炎、鼻息肉,当晚还喝了酒,对于我们的不去看望,副所长王佩其很是恼火,三番两次的找我妹夫“……如果你接受11500元一平方米动迁的话,此事就不追究了,如果不接受那就公事公办,报到分局送交检察院按照刑事案件你得判刑……”王佩其以此事为题多次找我妹妹和妹夫谈起接受11500元每平米,如果同意他和动迁办说去……。后来我代替妹夫去见王佩其“……你们把人打得都不行了,到现在也不去看,怎么也说不过去……”我拿出了程长城的病志,很礼貌地叫着所长您看看……王佩其一看又火冒三丈:“你们拿人家的病志是犯法的!!”我声声所长称呼着,王佩其而这位所长不知哪来的无名火大声喊道:“……我永远也不想见到你……”我又很礼貌地叫了几声所长您别生气,不想见到我我马上就走,您别生气了,我再也不来了,您可别后悔……。王佩其:“……我不后悔,永远都不后悔……”没办法我和妹妹给所里送去了锦旗,送旗的当天,正赶上分局的领导也在,我们感谢警察迅速出警救人一命,回想起来都后怕,当时真是命悬一线,我小妹就差一点就成了寡妇,我举着锦旗就跪下了,我跪的是救人命的警察和金色盾牌上余存的闪光点……。此事我只好静观其变,最后此事里外共花了近五万元了事,而这时又作了一次笔录:“……程长城住在侯彦林楼上,晚上回家时两人发生了冲突打了起来,侯彦林拿砖头打在程长城的右上额……”当时我妹夫签字时提出来程长城根本不住在楼上,我也没拿砖头,大半夜没有电,黑咕隆咚的,被突然扑倒了,只顾得挣脱身子报警了,哪有时间找砖头……。而作笔录的人却说“还有用吗?已经按照治安案件来处理了……”可是奇怪笔录上写了拿砖头打的右上额,而右上额没破,后枕部却缝了两小针……。从此以后王佩其三天两头打电话找我妹妹和妹夫“大哥帮忙和动迁办说一说给你石门山的房子……”最后我妹妹和妹夫明确告诉他房子是老爸侯立珍的,老人已全权委托给我姐了,我们说了不算!王佩其问“哪个姐?”“就是你永远也不想见到的那个姐!”王佩其无语了,从此我是每天24小时跟进。2011年9月30日王佩其说“……十一不砸了,过个十一。”10月12日王佩其说“今晚开始干活!”11月份主攻我妹妹家,没攻下,最后12月初一天传来了消息:今晚砸你们家!晚上五点半多钟,天刚放黑就看见从外边运了四车打手,把整个楼都围了起来,并且用大碗手电像打电报一样往我们家照射,我电话通知了外边的家人:“今晚要血战……”在大饭店找到了方应海,方应海一看先是把人撤了,回头和朋友一起来到我妹妹家,我问他你是干什么的?“拆迁的”“何为拆迁?我谈好条件搬走了你再来拆对吧!区政府和你们勾结连砸带抢的侵吞动迁户的补偿款,还拿石门山没有手续的房子给动迁户……”方应海:“石门山的房子确实没有手续不能去……”……12月13日上午开始小谈,下午13点半在动迁办,所有的‘首脑’全在,进行了最后的谈判,最后64.5㎡以190万元结束,12月15日到银行提款结束此事!但是大连市自古以来都是警匪一家欺压百姓请看回忆篇“警匪一家欺压百姓”
  赵福英 联系电话:13591137247
  警匪一家欺压百姓
  96年8月份经人介绍我与沈阳人刘辉达成了口头租房协议(刘学军、刘相、林松江台湾人)三人租住我的房子(半年一次付清房租,如果我要提前要房子,必须退回剩余的房租;如果租房者自行提前走,则余下的房租分文不退)我和刘学军达成了口头协议并互相交换了身份证复印件,住了两个月的时候,刘相找到我提出退房不住了回沈阳,我按照当时租房的口头协议,中途退房后果自负,我就搬回家住了,刘相几次纠缠,我提出了如果想违背协议,请把当时租房者刘学军找来,刘相自知理亏走了,过了几天刘相找到了当地的赖皮赵广维到我家进行威胁并要砸门,在我报警后,刘相以请吃饭,收买了中山区人民路派出所的警察的同时,将我家的铁防盗门用电钻没钻开后又花钱雇民工把防盗门连门框整个从墙上砸了下来……。
  在刘相一伙砸门的过程中,我拨打110报警电话,人民路派出所的警察一边轮班换了便衣去吃喝,一边向110指挥中心谎报说我的房子是一个没有手续的小房,我从下午2点多钟打电话报警,又亲自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以各种借口为罪犯开脱……最后在我近40分钟连续拨打110报警电话,110指挥中心只是把电话拿起来再放下,根本不接听,最后到了五点多钟,这才接听一次,并转告我:“派出所说你的房子没有任何手续……”110指挥中心告诉我:“派出所不出警我们也没有办法……”
  在派出所的‘配合’下,我家的防盗门终于被罪犯从墙上连门框一块卸了下来,当晚值班的是刘跃副所长,他说:“我不管,也不出警,你的房子没有任何手续,他为什么有你家的钥匙……”如果有钥匙还用砸门吗?我的房子不但有手续,还是私有产权的手续……这时轮班吃喝的警员陆续回来了,(其中一个是孙世斌)马上接着说:“据我们所知,你们这片根本没有私房”我只好把房子的产权证拿给他们看,他们还是不管,没有办法,我只好把孩子的叔叔叫来了(孩子的叔叔和刘跃的爱人在同一家法院工作)而刘跃副所长根本就不买账,并大喊大叫就是不出警,没办法孩子的叔叔说:“二嫂,你还是叫你二哥来吧,他毕竟是警察,那套衣服好用,我这法院的衣服不好用……”我只好给哥哥打电话,哥哥说他不管这片,我只好大骂哥哥“城管分局管全市,你为什么不管,你也和他们一样,同流合污吗?”在我的多次催促下,哥哥只好在六点多种和一个警察来到了人民路派出所,刘跃在同行面前实在没有推词了的情况下,派了徐德刚跟着我们到了现场,上到楼梯口就看到了防盗门整个砸了下来放在一边,屋内一片狼藉,有几个民工在屋内捡东西,屋内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 值钱的衣服也被拿的一空,只剩下了衣服架了,徐德刚根本就不进现场,只站在门洞口告诉刘相找人看管现场……。
  以后的日子里,我天天上派出所去找,根本没人理,连个案底都没留,为了能够留下证据,在刘相一伙再次来进行敲诈时,我跟邻居借了一千块钱给了来人,并叫他写下了收条,以留作凭证,当我把这件事告诉派出所韩教导员时,韩说:“你们租房的口头协议也是协议,你凭什么给他钱?再别给了……”我告诉他:“你们根本就不留案底,我只好出此下策,留下证据……”韩说:“你还真有反侦察手段……”所长赵前进在我多次到派出所后,他不但不管,反而问我:“……你为什么天天到派出所来?作案人员是沈阳人,你应该到沈阳去报警,参加吃喝的人员都调走了……”在我再三追问下,赵前进只好说:“我只管砸门,别的不管……”而这个只管砸门连个案底都没有留下,一直到今天也没管,这真是警匪一家欺压百姓,……这就是电视上所讲的有事找警察,而只有这样的警察才能升官、发财,才能鱼肉百姓……!!!

  赵福英
  联系电话:13591137247

上一篇: 河南唐河公安局副局长张自顺违法
下一篇: 曝光:山西省太原市违法强拆,至多人住院无人管!生命不止,维权不休!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