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江苏江阴的罪恶拆迁,新中国下“喜儿、杨白劳”的血泪控诉

发布时间:2021-01-06 22:0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一)涉黑暴徒侵宅伤害,限制自由滥用私刑,暴力取得的拆迁合同为无效合同
  2011年12月4日至19日期间,江阴市仕振房屋拆迁办的涉黑暴徒打着“代表政府拆迁”的旗号。用砸门、砸窗、砸墙、墙上挖洞、砸电表关电、辱骂、恐吓威胁、往院子里扔石头砖瓦、打、砸、抢、等卑恶非法手段,威胁强迫陈昌成家签字。其间多次报警,可警察出警后却从未阻止,袖手旁观。
  2011年12月19日至23日,非法手段升级,深夜,计划周密的暴徒头子张建国,胡敏娟,周晓敏等,组织了几十个暴徒、破门而入、接下来便是封锁进出,连续五天四夜对陈昌成、妻子王世平及小女儿陈明进行非法拘禁,暴徒轮番看管、然后不断叱咤、体罚、侮辱、辱骂、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在这过程中,暴徒们专人用手扒开王世平困乏的双眼,用拳头顶王世平头部,在寒冷的深夜,在室外院子里用芭蕉扇猛扇王世平的脸部头部,不时用力推搡头部和身体,不断在耳边大声恐吓、嚎叫、用力跺脚等,不让王世平哪怕有半分钟合眼休息和安宁的机会,用脚猛踹下身,然后侮辱。
  2011年12月21日凌晨1点,在非法拘禁期间,对明知患有心脏病的小女儿也不放过,同样使用暴力,小女夜趁隙外逃,被暴徒追逐,小女躲进“可的”店,当街被后面追赶的这群暴徒贼喊捉贼,大喊“偷钱包,抓小偷”进行追逐扭揪,结果惊恐万状的小女打110才在派出所躲过一夜,当夜幸免遭殃,凌晨5点左右,在派出所里的陈明被警察用警车强行送回家,而陈明身不由己又陷入暴徒魔掌。22日中午,小女又外逃,毫无人性的暴徒将刚逃出门的小女强行拖回,摔入大门内。大女闻讯回家,也未逃过一劫,被拳打脚踢,导致头部和右手殴打成伤,120救护车到场,暴徒们又横加阻扰,后经120人员出面才让去医院。
  2011年12月23日凌晨2点多钟,如此等等,无休无止地进行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暴徒常许诺:“签字后就让你们睡觉、我们立即撤出”为诱饵。被连续折磨了五天四夜后的妻子王世平头以不能竖起,几近休克折磨将死,家中一片惨状。警车停在家门口不管不问的情况下,暴徒一边厉声吼叫着“快签快签快签”,一边由四个暴徒按住王世平。陈昌成被六个暴徒强行按住肩膀和手,在不让看纸上内容的情况下强迫签字并按手印。这与黄世仁强迫杨白劳在卖身契上签字有什么两样?
  陈昌成一家被强迫在所谓的拆迁协议上签字后,曾多次向当地江阴市人民政府蒋洪亮市委书记及信访部门、公安部门、澄江镇镇政府蔡军镇委书记均反映情况,在当地如此的政治环境下,得不到任何回应,反映的问题无异于石沉大海,与虎谋皮。
  事发后小女陈明因受惊吓,饥饿和无情,非人的虐待,身染重病(胰腺炎),医院抢救三次,到现在还没有痊愈。2012年4月份,陈昌成一家在房屋外周围安装了监控设施,记录下了一些暴徒的暴行和可恶的行为。该黑恶团伙逼搬手段丑陋至极—流氓团伙成员在我家大门对小女实施流氓侮辱,脱裤子故意露出生殖器(有监控为证)
  涉黑暴徒为何如此嚣张,目无法纪

  (二)官匪勾结,违法乱用职权渎职犯罪,暴徒背后有靠山,无法无天。
  2013年11月20日,暴徒们有江阴市市委书记蒋洪亮的命令,有澄江镇政府官员许曹军,黄婷婷,张国兴,方刚等指挥下,在无法院最终裁决行使强制执行令及无任何合法手续的事实下,对陈昌成家一处位于县湾街42弄2-1室(私房包括公房)房屋进行违法强拆,当时警察和拆迁暴徒到场一百余人,陈昌成看到不按法律、法规来拆迁,更是气愤,就用几个炮仗装在一个杯制的筒内,对这些前来强拆的暴徒说要和他们同归于尽,但被暴徒用暴力抢走,陈昌成脸被打青。王世平拿了小孩玩的烟花吓唬暴徒,未想到寡不敌众,三五个女暴徒扭揪住王世平后胡敏娟用胳膊勒住王世平的喉咙将王世平摔倒在地,后跟上几个男暴徒用脚踢踹其腰部,臀部。又有一瘦高男暴徒骑在王世平身上左右打嘴巴。用利器将王世平左手掌割出一道大口子。陈明也被他们扭楸压倒在地。
  公然违反了2011年1月21日国务院颁发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三十五条:“政府不得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的文明规定。

  (三)警察出警支持匪徒、公安充当黑恶保护伞、百姓冒死维权难阻违法强拆。
  暴徒们再次上演贼喊捉贼的一幕,叫来已准备好的警察和特警,将陈昌成及王世平强制押送到江阴市城中派出所分别关押监禁起来。
  2013年11月21日,这时自称为澄江镇公安分局局长的杨志军出场(之前从未见过也不认识此人),说:“如果不配合,让你吃牢饭,你想不想活着出去”之类的话威逼恐吓,目的是逼迫陈昌成将杨志军自己写好的委托书让陈昌成抄,好成为杨志军参与拆迁但又不违法的遮丑布。陈昌成被关押在城中派出所的地下室,出于对自身的性命考虑,只好按杨志军写的内容抄写。同被关押的王世平强烈要求拆迁协议签字本人要到场,因(1)县湾街29号私房是王世平所买,(2)县湾街42弄2—1是王世平花钱盖的,但杨志军等人置之不理。王世平被违法关押超过30小时后放回家。
  未想,刚抄写完,杨志军派两个特警和自己驾车将陈昌成押送到澄江镇政府街道办事处的信访科办公室,又将他们私自手写好的补充协议拿过来,逼迫陈再次签字。陈昌成反驳,杨志军等人再次威逼恐吓“若不签字就让你坐三年牢,你的房子还是会被强行铲掉”。陈昌成如惊弓之鸟,为保全性命和全家人安危,只好签字。签字后,陈昌成才被他们放回家,此时已是2013年11月21日晚上八点多钟。
  这帮暴徒团伙,再次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条规定。
  用绑架、关押、胁迫等手段逼迫签定的《补充协议》《保证书》《承诺书》后,2013年11月23日,澄江镇方刚等人带领拆迁办暴徒立即来拆42弄2—1室私房与公房。在陈明病情恶化,王世平手掌被利器割伤,缝了八针,声带破裂,牙齿被打掉,浑身是伤的情况下,王世平当场下跪求情,未能取得半点同情,更变本加厉。当天逼着将房内的财产物品搬入县湾街29号私房中,42弄2—1室(包括公房中的私房)被强拆铲掉。
  2013年11月23日到11月30日期间,陈明一直在住院治病,母亲满腹冤情到北京告状,而陈明在住院期间,只有父亲(陈昌成)一人照顾,暴徒们还是不放过。方刚及城中派出所自称为警察的人多次来到医院,监视并逼迫陈昌成尽快将县湾街29号私房里的财产物品搬出。陈昌成多次求他们宽限几天,陈明也在病床上苦苦哀求,可暴徒毫无人性,冷酷无情。加上恐吓威胁。无办法下陈昌成在2013年11月29日到北京找王世平回家。
  2013年11月30日,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陈昌成去北京找王世平回家,女儿在医院治病,妻子在向有关部门求助未在家)。暴徒先翻墙进入家里把监控破坏将家里的电脑破坏,做好哄抢盗窃家财产的准备。
  2013年12月1日上午9点钟左右,暴徒趁家中无一人的事实情况下,非法强拆县湾街29号私房,并大声谎称:“有陈昌成委托仕振拆迁处理全部财产的委托书,”造成家产被大车拉小车运,哄抢光。其所有财产及生活物品价值巨大,损失惨重,因我家开自行车鞍座、手闸厂电动车鞍座广等。
  暴徒哄抢我家中财产时,好心居民和邻居多人向警方报案,我本人在北京得知家中被抢之事.也打当地110报案,但让我不能理解,更不原谅的是出警的警察未进行任何制止、没采取任何保护措施,所导致家被毁抢光、厂设备、材料、成品被毁抢光,现金被抢,家被毁,厂被毁,遭受重大经济损失、精神损失。
  2013年12月2日,陈昌成和王世平回到家后已经无家可归,只能到大女儿家暂住。当天向江苏省无锡市督查报案。大女儿家楼房四周被警察和那帮拆迁暴徒包围,从2日到4日,日夜看住楼梯口大门,不让家中任何人出门,不让大女儿的孩子上学。直至4日下午这时杨志军带着两个警察,把陈昌成又带到城中派出所关押,晚上9点才放回。
  2013年12月10日,杨志军又带着澄江镇西大街社区书记李联峰,仕振拆迁暴徒头子胡敏娟,其他警察在我大女儿家楼下等待,到楼上五层客厅内对陈昌成讲,“你制作爆炸物的事情还没有解决里,怎么解决呢?你就按我给你打印好的承诺书下签字”,承诺书内容为不许我们再上告。陈昌成看了内容后拒绝在上面签字。杨志军看陈昌成不肯签字就在承诺书的下方写了一段标题为“说明”的感谢信叫陈昌成照抄,陈昌成无奈只好按杨志军写的内容照抄一遍(若当天不照抄就被抓去派出所关押)。抄完后杨志军将自己手写的原件撕毁还说:“你是自愿的啊,我是在帮你‥‥‥”。
  他们这种用胁迫,威胁,恐吓,欺骗,谎报瞒报的手段,制作虚假材料欺下瞒上的手段,难道是政府官员和警察应该做的吗?实在是不敢想象!!!
  澄江镇政府信访科方刚、黄婷婷、肖红波、王君等人做好了圈套,用欺骗手段,将我家的安置房给卖掉,代替拆迁款,现在我家没有安置房,全家挤在实用面积四十多个平方的房子里。
  这帮犯罪暴徒为掩罪责,在暴力抢劫损毁后,以红头文件,装聋作哑,颠倒黑白,庇护罪犯,以“对拆迁补充协议是完全自愿,并表示感谢的有关说明,有关拆迁补偿款你的家人也已经分四次全部领取到位。”为由,掩盖团伙犯罪。

  (四)用暴力手段拦访截访、限制自由、监视跟踪。
  全家遭遇如此不法侵害,逐级政府信访不管不问,被迫进京投诉。2014年3月9日,在北京我租住地被黑恶团伙采用暴力绑架挟持回江阴,用野蛮暴力的手段拦访截访。在江阴每天24小时监视,限制人身自由,官、匪、警、黑恶、联合组织人员定时定点三班倒,对我家现居住地安装多处摄像头监视,固定安排两辆监视车辆,将我全家限制在花园五村16幢103住处,出行买菜等均被追逐跟踪监视,连上厕所均被跟踪。2014年7月底借机逃脱去江苏省省会南京找中央巡视组求救,黑恶团伙得知后再次被非法拘禁监视,其后监视管控至今。
  综上事实,涉黑团伙犯罪经历时间之久,侵宅伤害事实清楚,官、警、黑勾结事实俱在,胁迫“协议”毫无法理,抢劫损毁损失惨重,黑社会组织犯罪天理法理难容,当地江阴政府领导用拖延时间的卑劣手段达到不管不问得目的。
  望上级依法办理,还我全家法律公道,为我们全家伸冤做主。
  此呈
  中央各部,媒体公众

上一篇: 你们听说过信访还能发回重审吗?
下一篇: 江苏省江阴市临港新城老百姓开始觉醒了!(转载)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