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四川法院收钱立案,承办法官拒审拒判

发布时间:2021-01-06 22:2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对四川法院收费立案后
  承办法官拒审拒判失职渎职的控告
  控告人吴志萍(平),系四川省武胜县人民法院退休法官,中共党员,住武胜县沿口镇清平街147号,联系电话15928266813。
  被控告人张蜀俊,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
  被控告人胡成、成代军,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
  被控告人唐欢,四川省邻水县人民法院法官。
  被控告人郑绍刚,四川省武胜县人民法院院长(原广安区人民法院法官)。
  以上五被控告人,在办理控告人(我)提起的民事诉讼中,故意违背历史、捏造事实,故意不采信应当采信的证据,对我提交的法定证据《房产证》视而不见、只字不提;故意错误适用法律,违背“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审判公开”的办案原则;故意把涉法涉诉纠纷拒之在法院的门外;暗箱操作,非法剥夺我的起诉权,造成我重大的财产损失。现根据《宪法》第四十一条、《监察法》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请求相关的国家机关,认真落实“以人民为中心、产权司法保护制度”,依法保障我的合法私产不受侵害,依职权追究以上五被控告人失职、渎职,枉法裁判的法律责任。現特提起实名控告。
  控告事实及理由:
  在我国由计划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商品社会)的过程中,国务院于1998年7月3日,以(1998)23号通知(以下简称《国务院(1998)23号通知》)发文,从1998年7月起,全国“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并强调“对违反本《通知》精神的,各级监察部门要认真查处,从严处理”(武胜法院也不例外)。
  为实现“住房商品化”,我国2000年1月1日前进行了住房制度的改革,即“房改”。
  位于武胜县沿口镇东街173号(原41号、19号)3幢(原1幢)1单元3-2号住房(以下简称涉案房屋),通过93和97年两次“房改”成为我的私产(商品房),并经武胜县人民政府于1998年8月10日不动产登记,获得“武房改权字第2086号”《房屋所有权证》(以下简称《2086号房产证》)。依法,我的私产只有我才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权,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侵害。可武胜法院在1999年12月背着我,把我正在居住的私房(涉案房屋),再次进行“房改”(当时的房改政策绝不允许一套住房进行两次房改,否则与法律相抵触),以“979号公房”的名义,出售给本院另一职工卢忠明,并在全国“房改”结束一年多后的2001年初,采取威胁的手段强行要我无条件的交出涉案房屋。我当时顾及工作中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被迫让出了涉案房屋的使用权。嗣后,武胜法院与我虽未签订书面租赁合同,但武胜法院主动支付了几千元的承租费给我。武胜法院主动支付承租费这一民事行为,充分证明:1999年12月武胜法院出售给卢忠明的房屋不是武胜法院的“979号公房”,而是我的“2086号私房”!我当时接收该款也并不代表涉案房屋的产权发生了转移! 武胜法院在承租期中,未经我认可,擅自将承租的涉案房屋交给卢忠明占有使用。当租期过后,我于2007年5月要求武胜法院退还涉案房屋,武胜法院领导却为了维护1999年12月与卢忠明的房屋买卖协议,不理睬我的请求。逼迫我于2008年4月凭持有的《2086号房产证》依法提起民事诉讼。诉讼请求是:判令被告武胜法院返还房屋,赔偿损失。该诉讼与单位分房无关!
  广安区人民法院立案庭经审查认为,我的起诉符合法定起诉条件,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便于2008年5月22日立案受理。当天,要求我交纳了1500元的诉讼费,并向我送达了《传票》等法律文书,确定该案于2008年6月26日上午9时在本院第五审判庭开庭审理。可被控告人郑绍刚(承办法官),在收到该案的起诉材料后,不是依法围绕我的诉讼请求进行审理、查看证据,而是与被告武胜法院的主要领导串通一气,拒不执行立案庭确定的公开开庭审理时间,为保武胜县法院的侵权行为(充当保护伞),进行程序空转,违背历史,捏造事实,错误利用最高法于1992年11月向各级法院发出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房地产案件受理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最高法92通知》)第三项“……因单位内部建房、分房等而引起的占房、腾房等房地产纠纷,均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工作的范围,当事人为此而提起的诉讼,人民法院应依法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可告知其找有关部门申请解决”。把不是“为此而提起的诉讼”,认定是“因单位内部福利分房而引起的纠纷,不属法院主管工作范围”,于2008年6月6日(开庭前)直接以(2008)广安民初字第3144号《民事裁定书》驳回了我的起诉。该《裁定书》中,没有“福利分房”发生的时间、地点和相对人的基本事实叙述,也没有说理部分的认定依据的叙述,更没有告知我“找哪个部门申请解决”!把我凭《2086号房产证》且花了1500元诉讼费的诉请,用一句“不属法院主管工作范围,找相关部门申请解决”踢出了法院大门!
  第3144号《民事裁定书》的认定,有悖于《国务院(1998)23号通知》“1998年7月停止了住房实物分配”的禁令!无“分房的事实”存在,何来的“分房纠纷”发生?因此,被控告人郑绍刚捏造事实作出的第3144号《民事裁定书》,经不起历史和法律的检验。为维护其自身的合法权益,我依法提起上诉。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成代军违反法定程序,程序空转,拒不纠错,于2008年9月27日以(2008)广法民终字第268号《民事裁定书》直接驳回了我的上诉。我的第一次民事起诉权,花了1500元诉讼费换来了几张废纸!
  因郑绍刚和成代军的枉法裁定,导致我凭持有的《2086号房产证》讨要房屋困难重重。在我不断维权的过程中,于2018年知晓了武胜县人民政府于2010年7月28日把我的私产(涉案房屋)又非法转移登记在了占房人卢忠明的名下。我认为“一房两证”不仅扰乱了市场秩序,也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损害了法律、法规的尊严,便依法于2020年5月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受诉法院依法判决:一、确认被告(卢忠明)获得涉案房屋所有权的行为无效;二、确认原告(吴志萍)享有涉案房屋所有权;三、判令被告(卢忠明)在一定期限内腾退返还涉案房屋并支付占房租金6万余元(共计40余万元);四、判令被告退还“居民住房除险毁损补助资金”2万元;五、本案诉讼费由被告(卢忠明)承担等5项诉请(本次诉讼与单位内部分房同样无关)。邻水县法院立案庭对我提起的诉讼经审查认为,起诉符合法定受理条件,于2020年5月27日以“物权保护纠纷”一案立案受理,并当日通知我交纳了诉讼费7600元。 被控告人唐欢(承办法官)接收我的案件后,不依法围绕我的诉讼请求进行审理,却仿效被控告人郑绍刚的办案作风,拒不公开开庭审理,暗箱操作,捏造事实,又违背历史凭空认定本案是“因单位内部分房引起的纠纷”,又错误适用 《最高法92通知》)第三项,于2020年7月14日以(2020)川1623民初1204号《裁定书》非法驳回了我的起诉。《裁定书》中同样没有叙述纠纷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等基本事实,也没有说理部分的证据认定,对我交纳的7600元诉讼费也只字不提,就以“简转普”(无“简转普“裁定)的方式结了案。我不服邻水县法院“第1204号《裁定书》”提起上诉,二审被控告人胡成(承办法官)接收该案后,拒不依法纠错,认为一审法官唐欢不按法定程序办案,只是存在“瑕疵”。暗箱操作于2020年9月22日以(2020)川民终1460号《裁定书》非法驳回了我的上诉。《裁定书》中同样没有基本事实的叙述,也不告知我应找哪个部门申请解决。
  为讨个说法,我向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被控告人张蜀俊(承办法官)对我提交的新证据视而不见,只字不提,仍然暗箱操作,还是坐在电脑机前,用一句“因单位内部分房引起的纠纷,不属法院主管工作范围,找相关部门申请解决。”于2020年12月15日以(2020)川民申6375号《民事裁定书》驳回了我的再审申请。本次诉讼,我交了7600元的诉讼费,还是只换来几张废纸!
  综上,我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依法提起民事诉讼,诉请没得到解决,法律赋予的起诉权,却雪上加霜成了“加害权”(受诉法院涉嫌诈取我的诉讼费)。我的两次诉讼,都被非法剥夺了我参加诉讼活动的权利;两次诉讼,都没见到对方当事人,也没让我见上承办法官一面。五被控告人在办理我的民事案件中,故意违背历史、捏造事实,暗箱操作,用与本案无关的“单位内部分房”来推卸法定职责。故意错误适用《最高法92通知》第三项(本应适用第一项),非法剥夺我的起诉权,违背“产权司法保护”制度,充当侵权方的保护伞。五被控告人有诉不理(不审不判),程序空转的枉法裁定行为,给我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近50万元),属情节特别严重,已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2款,涉嫌构成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政法队伍整顿已拉开序幕,请求相关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对五被控告人捏造事实的违法违纪行为予以彻查,依法追究其相应的法律责任,保障控告人的合法私产不受侵害。
  四川三级法院对我的两次诉讼所作出的《裁定书》,经不起历史和法律的检验。三级法院对武胜法院在《国发(1998)23号通知》出台后,还在“继续实行住房实物分配”的认定若属实,那么,武胜法院就是在公开对抗国务院。请求相关的纪检、监察部门根据《国发(1998)23号通知》精神,对武胜法院违法违纪,触犯国务院禁令的行为“认真查处,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还控告人合法私产。谢谢! 控告人吴志萍(平) 2021年1月3日
  

 四川法院收钱立案,承办法官拒审拒判


  法院收钱凭证

上一篇: 兰州安宁区城管执法局、局长胆子够肥,
下一篇: 以权谋私者,没有免死金牌!以钱谋私者,也没有免罪的道理!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