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司法腐败透顶 法律名存实亡

发布时间:2021-01-10 11:2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司法腐败透顶 法律名存实亡
  贪赃枉法,历来属于犯罪,如今却成了司法机关享有的特权或“专利”,高级法院更黑!
  不服黑龙江省高级法院的违法定案——“无理访”。这是敲诈落空的报复。所以说是报复,因为“无理访”是假的,是毫无根据的凭空捏造,是无中生有的诡诈!
  高级法院凭空造假,诡定“无理访”;中级法院造假法,凡是被定为“无理访”的上访,一律劳教三年。很明显:中、高两级法院如此互相配合的目的是镇压上访,也就是剥夺冤案受害者的上访申诉权。因为冤案上访申诉,贪官们职务犯罪的大量事实肯定真相大白。为了遮掩众贪官的罪恶丑闻,镇压上访势在必行,但需要制造一个借口,给访民安上一个罪名,证明镇压上访有法可依。这就是“无理访”这个罪名的来历,是高级法院为贪官撑起的保护伞。因此,贪赃枉法理直气壮,官官相护,有恃无恐,龙江大地一片黑!
  “申诉”,对当事人来说,是一种权利,是依法享有的权利;对法院来说,是对司法的一种监督,是来人民群众的监督。剥夺当事人的申诉权就是拒绝监督,拒绝监督就是想为所欲为。贪赃枉法,胡作非为,就是因为没有监督造成的。所以,司法必须强调监督,司法没有监督是一种祸根,有法不如无法。
  高级法院因没有监督变成了“超级法院”,也就是胡作非为,胡为胡有理的法院。他们所谓的执法,只是一个名不符实的幌子,因为打着执法的幌子可以更方便做恶,执法是做恶的一种掩护。他们所谓的依法审判,是纯粹的一场闹剧,法律只是一种道具,敲诈勒索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无理访”是什么?是无钱。有钱就有理,无钱就无理。因为我穷,敲诈我两万元我没有,所以我无理,反之则有理。事实证明:我被定为“无理访”不是因为我无理,而是因为我无钱,仅此而已。
  我有两个案子,历经中、高两级法院的六名法官六次审理,这六名法官都是要钱不要命的贪官。他们以制造冤案为手段,以枉法取利为目的,互相勾结,串通一气,目标一致——向钱看!
  司法已经腐败透顶,法律名存实亡。仅以我的两个案子为例:除“贪赃枉法、敲诈勒索”百分之百的真实以外,所有的判决书、裁定书,没有一句真话。法律已被钱取代,有理不如有钱。事实证明:谁给法官钱,法官就判谁有理,无钱者无理。因此,造成穷百姓有冤无处申,有理无处讲,只能自认倒霉,无可奈何!
  黑龙江高级法院和绥化中级法院判案的标准一致——贪赃枉法有理,无钱行贿有罪。因此,造成我20多年的申诉都是因为无钱支付众贪官像饿狼一样的索取贿赂而腐败的高级法院判定我为终身“无理访”。所谓“终身”,就是一辈子不准我上访,一旦发现我上访申诉冤屈,立即逮捕我这名“无钱行贿”的罪犯入狱。高级法院所以对我如此,不是因为我违法,而是因为我无钱,但更重要是他们做贼心虚,唯恐我的申诉揭穿他们贪赃枉法,百贪不败的秘密。其实,他们所谓的秘密,不过是两条丧尽天良的鬼把戏。其一是:欺上瞒下;其二是:镇压冤案上访。因为无人主持公道,贪官们以“有钱就有理”为根据的判案造成了大量冤案,而且不准许冤案上访申诉,一旦发现不服判决的上访告状者,不管他们有何冤屈,一律关进监狱,严惩不贷。这就是他们所谓的,贪赃枉法,百贪不败的秘密!
  中、高两级法院是确保法律正确实施的把关者,因为这两级法院对所有的下级法院判决的案件,只要当事人不服,提出上诉和申诉的,都经过他们再审确认无误之后才能执行。经过这两级法院把关审过的案子是绝对正确的,不可能有冤案。其实,他们把关的标准是“无钱不过关”。因此,能过这一关人极少,造成的冤案极多。这种冤案是铁的冤案,永远不能推翻,因为这两级法院掩盖着司法“一团糟”的腐败事实,他们处理冤案的手段和目的不是纠正错判的冤案,而是镇压冤上访,因为冤案上访申诉,中、高两级法院“一团糟”的腐败事实肯定原形毕露,不但断了他们取之不尽的赃款来路,而且难逃“狗贪官”这一恶名流传于社会被千人指责,万人咒骂的恶果。为了防止百姓的咒骂,他们竟然想出一条妙计:将敲诈勒索的犯罪行为变成法官例行公事的合法行为。于是,他们合谋创编一套完全与《宪法》相反的,能够以假乱真的“法外法”作为他们镇压上访,保护贪官的法律依据。此后,赃款就成了他们的合法收入,贪官们为了获得赃款的胆量越来越大,有条件就贪,无条件的,他们想尽办法创造条件也贪,几乎无案不贪。因此,造成了大量冤案。为了否定这种罪恶的事实,他们的手段是“镇压冤案上访”。以此证明他们是依法判案,绝对正确,不存在任何冤案。他们如此掩盖事实的真相,其目的很明显:保持他们贪赃枉法,逢贪必得,百贪不败的大路永远畅通;保持贪官们已经得到的赃款和人身安全有绝对的保障。为了达到此目的,镇压冤案上访势在必行。这就是他们“法治黑龙江”的伪装永不败露的原因。要想知道镇压冤案上访的依据“法外法”是何方高人编撰,致使执行与《宪法》唱反调的假法一帆风顺,畅通无阻。其原因详见另篇——控告严重践踏宪法的中级法院。
  黑龙江的天下没有公理,因为中、高两级法院判案不是依照法律的规定,而是以“索贿成败”作为定案的唯一标准,因为我无钱行贿,造成我有理、有据,合法的诉求一败涂地,造我20多年的申诉历程就像盲人骑瞎马,四处碰壁。要想讨公道,只有一条——全民公审。因为人民的眼光最亮,犹如神话中的“照妖镜”,贪官们对国法有倒行逆施的功能,他们是人还是妖?通过“照妖镜”可以一目了然。至于如何处理,有待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主持公道。
  申 诉 状
  申诉人(上诉人、原审原告):齐冬云,性别女,1970年生,住址:黑龙江省肈东市鉄东南直路24号。
  申诉人(上诉人、原审原告):徐志远,性别男,1950年生,住址同上。
  本案全程全权代理人:齐育华,1934年生,退休工人,是本案申诉人齐冬云之父,住址同上。
  被申诉人(原审被告):肈东市邮电局。
  案由:邮政侵权。
  请 求 事 项
  一、依法撤销下列枉法裁判:撤销黑龙江高级法院(1999)民监字第270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撤销绥化中级法院(1998)绥中民再字第25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撤销绥化中级法院(1993)绥地法民终字第28号《民事判决书》;撤销肇东法院(1991)肈法东民字第248号《民事判决书》。
  二、被申诉人必须依法承担侵权的法律责任:保值赔偿申诉人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事实经过及理由
  1990年4月7日,经肈东市教委批准,二申诉人共同开办一所“肈东生化技术学校”,面、函授胱氨酸和HCG生产技术。校址:肈东市鉄东南直路24号。为了办学,聘请专业教师、租赁校舍、购置设备、装饰房屋、向全国发出广告等,共发生费用7万余元。全国各地见到广告之后,纷纷来信咨询或汇款购买函授资料。但是,肈东邮电局从1990年8月16日起,非法扣留寄给肈东鉄东南直路24号署名齐冬云等人的全部邮件(包括平信、挂号、汇款和邮包)送给了26号的张维国。从此,申诉人再也收不到署名自己的任何邮件,使数以万计的邮件遭他人毁弃和占有,申诉人为办学投入的7万多元资金全部付诸东流。
  错投邮件的初始,申诉人为防止损失扩大,到邮局查询,但邮局的态度蛮横,不以实情相告,显然事出故意。对此,申诉人只好诉至法院,请求法律保护。但是,邮局却又编造谎言说:张维国有营业执照证明,他是生化技校上级主管部门的负责人,他要求将寄给24号生化技校的全部邮件送到26号,是合法的“改址投递”。
  肈东法院以被告的理由为理由,认定肈东邮电局的行为是合法的“改址投递”,并以《邮政法》第七条:“邮件在未投交收件人之前所有权属于寄件人”这一规定,判决申诉人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予以驳回。
  肈东法院的判决是错误的。其一、认定事实错误:邮局将署名齐冬云、齐育华、徐志远的邮件投送给张维国,这不是改址投递,而是改名投递,是张冠李戴的违法投递;其二、适用法律错误:《邮政法》第七条“邮件在未投交收件人之前所有权属于寄件人”是指邮件投出之前,也就是邮局尚未投出的邮件,而本案发生争议的邮件是邮局已经投出的邮件。已经投出的邮件,却适用了邮件投出之前的规定,显然适用法律错误。这就是我不服判决的理由,也是上诉和申诉的理由。
  肈东法院判决的错误,源于对《邮政法》的误解和邮局别有用心地干扰,是一种严重失误。由于判决的失误,给申诉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失,也为中、高两级法院再审的敲诈创造了机会。
  中级法院判决的错误,绝不是对法律的误解,而是纯粹地敲诈。因为敲诈我两千元我没有,所以,造成敲诈者的敲诈失败。又因为敲诈者的敲诈失败,造成我的二审诉讼也失败。
  后来,我把希望寄托在高级法院,万万没想到高级法院更黑,升级敲诈我五千元,也是因为我无钱而使敲诈者大失所望。也是因为敲诈者的敲诈失望,造成我的申诉更失望。
  几经周折之后,院长接待了我。由于院长的接待支持我的申诉,所以,促成高级法院对本案再次审理,或者说再次敲诈。这位再敲诈的法官名叫魏伟,他的胃口更大,高额敲诈我两万元,并逼我当即兑现。也是因为我无钱而使他恼羞成怒,定我为“无理访”,剥夺了我的申诉权。事实经过如下:
  开庭审理之后不久的一天,魏伟打电话告诉我:经合议庭合议决定,按我的诉讼标的额赔偿我的经济损失10万元,他已经写完《判决书》,三、五日之内《判决书》就能到我手,最多不超过一周。紧接着他便提出向我借两万元急用,让我马上给他送去。
  我表示对他感谢,慷慨地说:你不用借,我送给你两万,等我钱到手,一定给你送去,请你放心。
  他说:等你10万元到手不赶趟,我现在就用。
  我说:你现在就用,我实在办不到,请你谅解,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他气愤地说:“我也对不起!”通话就此结束。
  后来,我给他打过两次电话,询问《判决书》为啥长期不到?他都以“对不起”三个字回答。再后来,我就被定为“无理访”,剥夺了我的申诉权,并通知我,以后不准再上访,一旦发现我上访申诉冤屈,立即逮捕我这名“无钱行贿”的罪犯入狱。
  司法腐败,正义全无。高级法院定我为“无理访”的根据,究竟是因为我无理,还是因为我无钱?“魏伟”其人,究竟是法官,还是化了妆的土匪?
  以上,请全民公审,明辨是非,伸张正义,还法律一个公平正义的原貌,还我公民应有的尊严和依法享有的权利。

  司法腐败的受害者:齐育华
  住址:黑龙江省肇东市鉄东三街一委
  身份证:232303193510106811电话:13199576659

上一篇: 曝光有关部门官官相护百姓无处申冤
下一篇: 抗议贪赃枉法 还我公道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