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再婚家庭的命运

发布时间:2021-01-10 12:0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我母亲一个83岁有着64年党龄的老党员,再婚家庭,母亲和我继父在沧州独立生活,为了照顾继父徐文石的生活,没有参加工作,有脑血栓后遗症,已将近二十年了。生活起居都是靠我继父工资生活。为了讨要属于我母亲自己的合法的财产两次走进法庭。
  第一次、房屋。我母亲和老伴在一起生活了38年有两套房,立有分房协议。但是两套房都被继父的儿子霸占,继父的女儿徐翠红仗着其夫张福林在沧州政府工作把我母亲打出家门,我母亲不得不走进法院。律师费三万,交通费约三千,出了本不该花的钱讨回本属于我母亲的房子。
  第二次、抚恤金。我继父在2018.9.11病故,有抚恤金169587.2元、丧葬费3100元,将近两年的时间,多次去所在单位发改委讨要无果。二次走进法庭。然而判决书判给我母亲33001.8元,我继父子女也是33001.8元,判决书并没有体现照顾到一个83岁年迈的老人,在失去了丈夫,且没有生活能力并有多种慢性病、常年吃药,应该有的经济补偿和精神抚慰,还要多付诉讼费100元。另外,我继父的继女法院判得4578.2元,我继父子女判得33001.8元,为什么不一样对待。判决失去了政府发放抚恤金原有的意义。
  2020.12.10开庭期间法官有明显偏袒的故意。被告宁昌律师戴旭用"行为恶劣、恶毒、劣行"等语言侮辱我母亲,当庭法官张玉明并没有制止,原告律师想要发言被法官张玉明制止。
  两次官司,两次的律师费四万、诉讼费4069元、交通费约五千,讨要回的房屋顶漏水、所有的电线被剪断,卫生间下水被堵根本无法入住,维修房屋及购买生活必须用具两万多。如今生活特别困难,恳求领导通过关注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

上一篇: 致哈尔滨市第一医院的信
下一篇:物联芸养(缘来商城)相关运营公司因涉嫌传销被罚没290多万元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