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北京大兴:和黄村镇莎红高书记与孙村派出所聊聊老百姓的“三个心情”

发布时间:2021-01-16 18:4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鲁迅先生在其杂文《秋夜》中写有一段奇文: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先前不理解。感觉这哪里像战斗的辞章,分明是病句吗。而现在突然顿悟,因为我们李村老百姓竟然也有“三个心情”。一个是感谢,另一个是感谢,还有一个也是感谢。

  

 北京大兴:和黄村镇莎红高书记与孙村派出所聊聊老百姓的“三个心情”



  ( 截图 来自网络 )

  感谢莎红高书记的无为

  对于李村老百姓来说,莎书记的无为,本不应该感谢的。因为好像莎书记的无为,之于老百姓不是源于爱,源于温暖,而是源于恨,源于冷漠。而既然感谢,那就有了哲学意味了。这就说明,李村老百姓的境界突然崇高了;抑或是李村老百姓突然想明白了。如果没有莎书记和孙村派出所的无为与作为,怎能有李国民父子红色火焰的熊熊燃烧,没有红色火焰的熊熊燃烧,哪有党和政府的温暖如朝阳照亮李村,如汪洋浇灭火焰?浇不灭火焰,又哪来老百姓的扬眉吐气,歌舞升平?所以,这就是哲学,想通了,就合理了;想通了,思想就升华了。因此李村老百姓对于莎书记已不再有恨,只有深深的爱,深深的崇敬。

  就如李国民父子的所谓红色护村队,红色保安队(我们暂且称其为红色赤卫队或红色武装),昂首挺胸赳赳数百人,气之大、焰之高、对村民和外来商户的杀伤力之强,不可谓不高。收管理费、收停车费、收保护费,名目繁多,花样翻新。如此为“爱”乡里,经年累月,莎书记不知吗?知是知,莎书记不稀得搭理而已。什么养肥了再杀,这是最朴素的民间哲学。莎书记比老百姓站得高,看得远。

  就如李国民儿子,以26岁之成熟年龄世袭村支部书记,创造中国多个第一。中国最年轻的村支部书记,中国第一个世袭村支部书记,中国第一个有数百保镖的村支部书记,中国第一个把老百姓视为草芥,视为蝼蚁的村支部书记。如此这些,莎书记也知。可莎书记还是以自己崇高无上的职权,成就了那么多第一。哎!还是那句最朴素的民间哲学。

  就如李村数百亩基本农田遭至毁灭性破坏一事,明明是一车车的垃圾和渣土倾倒在农田上,明明是耕地被破坏到伤痕累累,明明是李国民父子和他的红色赤卫队觊觎巨额倾泻渣土费,而莎书记却给村民解释说,是在搞绿化,美化环境(相关村民有录音为证,专案组,媒体如调查,村民愿意提供证据)。目前,一车车的垃圾和渣土依旧存在,李村的基本农田满目疮痍,目不忍睹。凛冽的寒风呼啸,是土地的悲号,还是村民的哀怨?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还是莎书记的高度。也许他真的认为,有些东西养不肥,没法杀。

  就如多名村民的拆迁腾退款,第一次评估本来是合法合理的。村民们愉悦地签了拆迁协议。可李国民父子为霸占村民的大部分拆迁腾退款,竟然利用职权强行出具“第二次评估”报告,致使多名村民利益缩水大半。村民刘玉龙本该800多万的拆迁腾退款,竟然减少到200万左右。有一份大兴法院执行局的谈话笔录能印证此事的真实性。笔录中载明:“我院于2018年9月4日冻结了上述大棚在北京兴业惠民置业有限公司的拆迁补偿款,冻结金额为捌佰万元”。拆迁公司给的是800万,可经过李国民父子之手,还要重新评估,然后村民只能得到一小半。李国民父子的两颗红心昭然若揭。后来有多名村民不满,依法上告。可官司赢了,钱还是拿不到。至今为止,相关拆迁腾退款项还被李国民父子控制着。期间,村民们为了自身利益,多次找莎书记反映,要求镇里把相关第一次的拆迁协议和相关文书提供给村民,这本是村民的合法的知情权。而莎书记总是以各种理由维护了李国民父子的尊严和威严。高度,真是有高度。
  

 北京大兴:和黄村镇莎红高书记与孙村派出所聊聊老百姓的“三个心情”



  ( 相关二次评估结果200多万与谈话笔录中提到的800万对比 图 )

  感谢孙村派出所的无为与作为

  比较莎红高书记,李村老百姓感谢孙村派出所,不但有无为的一面,也有作为的一面。孙村派出所无为是之于老百姓,老百姓报警大多无为,而为了李国民父子的红色武装,他们却是作为的。前几年,李村的老百姓很想不通,心里时时痛恨着。现在明白了,同样道理,如果没有孙村派出所的无为和作为,哪里会把李国民父子的红色赤卫队培养的那么壮实,那么有战斗力量。壮实了,火焰高了,党和政府才有理由给它浇灭。所以,我们更应该给于孙村派出所的人民警察深深的热爱。人民警察人民爱,这应该是颠簸不破的真理。

  对于孙村派出所的无为和作为主要体现在这些案例里。

  2007年,李国民竞选村支书期间,前任支书李国信大哥李国章和二侄子李书武家都被人扔了炸弹,李国信受此恐吓,主动退出竞选。是谁炮制了如此恶性事件,不得而知,英勇的孙村派出所也不知因何一直查明不出真相。村民只清楚从那时起,李国民荣登大典,开始了他为“爱”乡里的伟大征程;

  2012年初,受害者田力文举报村书记李国民财务不公开,账目不明细,霸占村内多处土地及乱砍乱伐等问题,于2012年11月20日晚上十一点左右遭到报复、殴打。田立文打电话报警,至今此案未有任何结果;又过几年,到了2015年,田立文的夏利车的两个前轮都被扎了,直接到孙村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民警调取了村里录像,看见了是李国民弟弟李国丰用刀扎的,派出所民警就给李国丰打电话到派出所来,安卫星警官处理的。结果也是不了了之;

  2013年3月至2018年,受害者曹然夫妻被李国民的打手郝大江、郝红亮等人多次闯入家中,殴打其夫妇二人,并将张秀丽打成轻伤一级,曹然夫妻多次拨打110报警,派出所至今不予立案。涉嫌犯罪的不法分子依然逍遥法外;

  2014年6月份,受害者仇连怀(村民李建华同事)帮李建华到村委会交水费,遭到李国民红色武装分子殴打致伤,仇连怀拨打110报警,派出所未破案,仇连怀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的伤情鉴定结果。仇连怀给派出所多次打电话给负责案件的民警刘凯,要求抓人,派出所民警刘凯只把没有打人的照片给仇连怀指认,仇连怀告知民警村委会有监控,可以看见打人者,刘凯对仇连怀的诉求根本就不予采纳,还跟仇连怀说他只是给普通民警,上面让怎么做他就怎么做。(仇连怀有电话录音为证);

  受害者刘玉龙于2017年4月实名举报原黄村镇党委书记白立成、现书记莎红高、李村村霸李国民相互勾结,侵占李村村西集体土地110亩。诈骗国家拆迁腾退款。土地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的犯罪事实,遭到李国民的恶意报复,把其种植的农业大棚损毁。刘玉龙多次拨打110报警,最后派出所也是不了了之,不予立案;

  2019年6月28日,受害者肖秋艳的私家车停放在家门口,被李国民的红色武装分子用叉车把私家车拖走扔至荒郊大坑里,肖秋艳第一时间拨打110报警,而且提供给派出所拖车人的犯罪经过视频,肖秋艳父亲肖景仁多次到派出所要求抓人,但是派出所根本就是置之不理;

  2021年1月8日上午,受害者李建华拨打110报警,李国丰霸占其房基地并办理假的房产证,安装电表骗取国家补偿款,李国丰当着派出所民警的面说自己有房产证,受害者李建华要求其把房产证拿出来做证,派出所民警贾世通给李国丰之兄李国建使眼色,李国丰又改口说没有房产证。贾世通直接跟李建华夫妻说,没有房产证这事我们不管。

  以上这些,只是部分受害人的经历。而大部分受害人还一直期待着相关专案组进驻李村。在他们心里,依法治国的今天,最可信赖的一定是我们的党和政府。

  感谢党和政府的温暖

  诚然,由于莎红高书记和孙村派出所的“放水养鱼”政策,总之是把李国民父子及其红色赤卫队养壮养大了,养得火焰熊熊燃烧起来了。然后才具备了被扑灭的条件。所以,李村老百姓应该实心实意地感谢他们,而不应该生恨生仇。这是崇高的文化,更是天然的哲学。不过,我们最应该感谢的还是为我们扑灭火焰的人。那就是我们的党和政府。没有党和政府的温暖,哪里会有相关执法部门的雷霆出击,铁腕执法?没有党和政府的温暖,哪有会有我们老百姓的岁岁平安,生活宁静?

上一篇: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向阳区纪检监察委罗佳贤渎职不作为
下一篇: 实名举报坑农、害农、销售三无产品散装草铵膦的无良商家,希望国家纪委和公安机关介入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