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命案不立,上诉被刑拘,取保的条件是火化受害人的遗体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2016年1月6日张献亚(姐姐的高中同学)邀请我姐姐康清友去他家吃完饭,次日,我姐姐重度昏迷在他家楼下,后抢救无效死亡。我姐姐当日所穿的衣服首饰全在张家鞋柜中搜出,警方以没有作案工具和直接证人为由不立案,并宣布我姐姐是自己走在路上踩着鞋带摔死的,我门家里不服,平地上摔死,鞋子摔飞出去5米多远,浑身是伤,甚至市骨折和内脏重伤,还把牙都摔碎了,我姐姐摔倒的地方连块小石头都没有,甚至她的鞋子根本就没有鞋带,我们真的很难接受,于是我们之一上诉,我姐姐也没有安葬,后来我们一直在网上发文章说我姐姐的鞋子没有鞋带,并上传了鞋子的图片,再后来公安部来了一个叫王坚的法医专家,重新给我姐姐做了尸检,我不知道这个结论是否真的是他得出来的,因为,没有书面文件,也没有当面交流,就只是重庆信访办的负责人口头告知我们的,他说根据法医专家和痕迹学专家的鉴定分析结果,我姐姐不是踩着鞋带摔死的,是先在主路上有个有一阶五厘米左右的坎那里摔了一跤,造成大腿小腿内测出现大量擦伤,然后走去后面院子里摔死的。我们问如果是在主路上摔了一跤,监控至少有三个可以看到,可是监控里并没有我姐姐出现在主路上的事实,后来信访办的人就说,他不是办案的人,让我们不要问他,可问题是,公安和法医还有痕迹学专家都不在,而他又是负责人,我们该找谁,我们也想找法医和痕迹学专家问问,可问题是,他们不见我们。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们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服自己去相信。我们继续上诉,直到这一次,我妈妈去北京上诉下,直接被公安局的人带回了巫溪县然后又送到奉节县拘留,刑事拘留,罪名是寻衅滋事。我觉得我妈妈这次是做错了,她自己也承认自己做错了,她不该去天门发传单,但是她发传单没有人接过,也没有引起公共场所混乱,没有引起围观。她之所以会去天安门也是因为无路可走了,我们当地巫溪政府这么多年一直派人拦截我们,记得我第一次去北京上诉,刚下火车,脚刚落地,就被一群自称是警察的人带到一个叫重庆驻北京办事处的地方关押起来,一个大房间,很多床,关着很多上诉的人。直到巫溪公安局的人来了,就把我们带回重庆,有时候也会在重庆的火车站机场将我们抓回去,有时候会在北京把我们关在驻京办,有时候也会遭到毒打,有时候也会有好心一点的警察保护我们不遭到毒打,经历了这么多,我妈妈思想有点偏激,她不知道怎么才能让领导知道我们的冤情,所以用了不正规的上诉方法,想要引起领导的关注。她一共带了60张传单,一张也没有发出去,我妈妈有错,但罪不至死,我们也愿意接受惩罚,我只是希望公安能看在我妈妈身体不好的份上能够取保候审,可是我递交的好几次取保申请书,一次也没有过书面回复,都是口头回复说不能取保,因为我妈妈犯罪重大。后来又有公安找我说,可以取保,但是要有诚意,我说我愿意交保证金,并保证不去上诉了,他说这个不算诚意,他要我去火化我姐姐的遗体,并保证不去上诉了,让我妈妈签认罪认罚书,然后他们会跟检察院沟通给我妈妈取保,跟法院沟通给我妈妈判缓刑3到5年。并跟我说,不要走上我姐姐的老路,监狱里不想外面这么自由安全,也许就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了。
  目前案子已经到检察院了,律师也刚去阅卷,还在整理,取保申请书又交了一次,我妈妈身体不好,我已经买了药送进去了,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情况就是这样,我没有同意火化我姐姐的遗体。在我妈妈出来以前我不会去火化姐姐的遗体,如果我妈妈出来以后,她要是愿意,我们就会去安葬我姐姐。至于真相,我不知道此生还能的不能得知......
  https://v.qq.com/x/page/q132861diks.html这是采访的视频,事情是真实的张献亚

  康清友,女,遇害时23岁,常用名叫康健,身份证号:5000238199205104567.被害前在重庆市富力海洋国际上班,因为同学吴斌元旦结婚,于2015年12月28日回重庆市巫溪县文峰镇体育广场的廉租房C栋8单元3-27的老家。在2016年1月6日凌晨遇害。经过10天抢救,于2016年1月16日在重庆附二院抢救无效身亡。被害人的遗体现在在重庆石桥铺殡仪馆。


                                                         

  一、案发时间:
  2016年1月6日凌晨4点左右。
  第一发现人:李克桂。凌晨4点左右发现。
  第二发现人:姚世春。凌晨5点发现。
  姚世春的老公周启成5:20分左右报警。
  二、案发地点:
  重庆市巫溪县文峰镇文峰镇南桥街二巷道内付世秀家问
  口。


  三、案发现场:
  目击者看见:被害人康清友,左侧着地,披散着长发,嘴角流血,上身着超短军禄色羽绒服,拉链散开,胸前毛衣正中有一只脚印。腰身有不小一截没有任何衣物蔽体。下身着黑色皮裤。有一只脚穿着黑色平底靴,另一脚穿着紫色袜子。白色的手机在头部前方的位置,手机套和手机卡在脚后面几米远的地方。

                                                       
  四、案发之前:
   
  2016年1月5日,被害人在 与文峰镇相邻的唐坊镇的同学田由军家玩耍。据同学反应:当日下午3点多和五点多有同一个号码两次催促她回文峰,有一次通话时间长达16分钟之多。这个号码是:15520100321.经查:此人名叫邓海宾.
  当晚九点多钟,被害人从家里出门的时候,对其妹康英说,有个公务员请她吃饭,并且叫康英晚上睡觉前给她留个门,她一会儿就回。
    被害人的母亲在当晚11点多钟给她打了电话,问其几点回家,她叫母亲先睡,她一会儿就回。声音听起来很低落。而且听不到其它声音,好像非常静。
  五、巫溪警方在张献亚家搜索出的证物:
  巫溪县公安局技术室主任肖自成宣读:
  (1)2016年1月6日上午,在现场发现无数烟头、脚印,唾沫,以怀疑为过往行人留下未做鉴定。
  (2)张献亚家客厅靠南墙有个壁柜,西起第三个柜门内有个纸袋,纸袋内有被害人当时穿的一件内衣、一条内裤、一只袜子、一个帽子、一只手表;客厅的垃圾桶内有两个雪碧瓶,三个红酒瓶塞和三个牙签;壁柜的上方有五个高脚红酒玻璃杯,床上有一缕长发。
  (3)在张献亚的主卧室内靠东侧地面有垃圾桶,桶内有三个避孕套;
  (4)张献亚家收拾的很干净,靠窗户底上的地面有多个脚印,以脚印陈旧为由未做鉴定。
  (5)张献亚家卧室在三楼,窗户下面正是付世秀家门口,即案发现场。

  六、被害人康清友全身的伤主要是:
  大脑右颞叶、右扣带回、双侧胼胝体、中脑、桥脑、延脑出血。神经纤维肿胀、扭曲、断裂。双侧颞叶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水肿,脑肝、脏自溶。
    特重型颅脑外伤,弥漫性轴索损伤,原发性脑干损伤,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颅底骨折,多器官功能衰竭,创伤性湿肺,肺部感染,左下颌支骨折,左侧尺骨鹰嘴骨折,中枢性尿崩。
    顶部右侧局限性硬脑膜下出血,双侧大脑见局限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脑组织部分液化。
    左眼角眉弓处伤,左面部可见两处伤,角膜中度浑浊,双脸结合膜点状出血,鼻腔内有血溢出;左下颌支伤痕,在其下方皮下出血,上唇系带出血,下唇粘膜点状出血,左右颊粘膜牙齿对应处点状出血,颏部左侧伤痕,下颌支骨折。
    颈部右侧耳下多处表皮缺失伴皮下出血,左下颌支骨折,左下颌支附近皮肤肌肉出血。气管及主支气管内见少量血性液体。
    胸部正中胸骨柄至胸骨剑突皮内出血,第五肋处胸骨骨折,双侧胸腔约100ml淡红色透亮液体,心脏、双肺表面可见点状出血。腹腔及盆腔有约80ml血性液体,肝左叶脏面见裂口;肝方叶脏面见裂口。 肝脏、双肾、肠系膜等脏器表面可见点、片状出血。肝破裂,肝细胞坏死。
    右肘窝有皮下出血,右前臂中段有皮下出血,右腕及大鱼际,右手背青紫,食指撑指关节背面有伤,中指指关节有伤。
   左肘部皮下及肌肉出血,左尺骨鹰嘴可见两条横形骨折线,断端见骨痂生长。 左前臂当时医院打了石膏,左上臂前内侧中下段皮下出血,左前臂背侧及桡侧上段皮下出血,左前臂桡侧下段有皮下出血,左腕掌侧及左手掌1皮肤青紫,左手掌根本伤疤,左腕掌侧远端第3,4掌骨间见伤疤,左环指尺侧在范围内多处点片状结疤,周围在范围内青紫肿胀,左环指尺侧在范围内结疤。 
   左腹股沟可见在范围内多处针孔样表皮缺失伴皮下出血,左大腿中下段内侧见两处分别范围内皮下出血,左腿小背侧有皮下出血,左小腿后侧距足底8.0cm处可见点线状结,左小腿内侧距足底13cm处可见小片状结疤,左外裸后下方可见结疤,其周围有皮下出血,左外裸肿胀,左内裸范围内皮下出血,左足第三趾内皮下出血,左腘窝结疤。双小腿皮肤下组织出血,左下颌皮肤皮下组织及肌肉出血。
   右侧腹股沟在范围内见多处表皮缺失伴皮下出血,右大腿中下段至小腿内侧范围内皮下出血,右足背可见两处皮下出血,其间可见表皮缺失。
   神经毡疏松,水肿,细胞及血管周围间隙增宽,神经元变性、坏死,胶质细胞增生,脑血管淤血扩张,有的血管周围散在含铁血黄素沉积,部分脑组织自溶,结构不清。大脑双侧颞叶见薄层蛛网膜下腔出血,,右侧颞叶、扣带回、中脑、桥脑、延脑及双侧胼胝体均可见多处片状,灶状红细胞堆积,有的仅见红细胞,轮廓神经纤维肿胀、扭曲、断裂,有的断端膨大。
   心肌肿胀,部分心肌纤维断裂,横纹不清,局部心肌纤维溶解,散在淋巴,单核细胞浸润,心肌间质血管淤血,心外膜脂肪组织增生,局部心外膜见灶性淋巴。轻度心肌炎,局灶性心外膜炎。
   肺泡壁毛细血管扩张充盈,肺泡腔内充有多少不等的伊红色水肿液。支气管粘膜上皮肿胀、脱落。肺间质纤维组织增生,血管淤血扩张,各肺叶部分切面可见支气管粘膜上皮坏死,管腔内中性粒细胞浸润(即炎症)支气管肺炎。周围肺泡壁 、肺泡腔及肺间质大量中性粒细胞浸润,有的肺泡壁坏死、断裂。  
   肝小叶结构不清,肝细胞肿胀、自溶, 局部肝细胞坏死,散在淋巴, 局部肝包膜及浅表肝实质连续性中断,肝细胞坏死。 肺淤血,肺水肿,
   脾小体结构不清,局部脾窦淤血。
   胰腺间质血管淤血。
   肾肿胀,球囊腔狭窄或消失。肾小管上皮细胞肿胀、自溶,有的上皮坏死,有的肾小管腔内可见伊红色管型。肾间质水肿,肾小球血管扩张淤血。
   甲状腺间质血管淤血。
   子宫内膜增厚,腺体增多,卵巢血管淤血。
   各脏器淤血 。
   




   
  七、重医附二院给出的死亡诊断分析
  死亡诊断:
  1、特重型颅脑外伤
  颅脑损伤是因暴力直接或间接作用于头部引起颅脑组织的损伤,伤后昏迷6小时以上。
  2、弥漫性轴索损伤
  指头部受到钝器暴力作用后发生的,主要弥漫分布于脑白质。以轴索损伤为主要改变一种原发性脑实质的损伤。
  3、原发性脑干损伤
  指头部受到外力作用时,造成的脑干损伤。主要原因是坠落、撞击引起,由脑移位或脑疝引起的压迫性损伤、弥漫性脑肿胀。
  4、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
  头部自高处落地可引起蛛网膜下腔出血。
  5、颅底骨折
  暴力作用于头部引起的损伤。
  6、多器官功能衰竭(呼吸、循环、神经系统)
  原因:
  (1)严重创伤;
  (2)严重感染;
  (3)外科大手术;
  (4)各种类型休克;
  (5)各种原因引起的低氧血症。
  7、创伤性湿肺
  肺实质性损伤,多为迅猛钝性伤所致,例如:车祸、撞击、挤压和坠落。
  8、肺部感染
  因肺受伤引起。
  9、左下颌支骨折
  严重外力作用导致。
  10、左侧尺骨鹰嘴骨折
  严重外力作用导致。
  11、中枢性尿崩
  常见于头脑外伤及垂体下丘脑手术。







   
  八、新闻视频附二院专家接受采访发言:
  康清友脑部受到重创,四肢瘫痪,中度到深度昏迷,弥漫性轴索损伤,原发性脑干损伤,而这两种伤通常情况下受到外力冲击所致。
  从视频当中可以看出:从张献亚家出来所经过的小巷子内高低不平,但是案发现场却在出了小巷子之后的坝子里付世秀家的门口,非常平坦。

  九、警方想隐瞒的伤:
  脖子上的掐痕,勒痕,手、脚的勒痕。第一次做尸体检验的时候,当法医正准备取这几处做检验,被巫溪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冉晓进阻拦住了。
  十、三位嫌疑人介绍:
  1、张献亚,男,1990年8月4日出生,住重庆市巫溪县文峰镇南桥街。与被害人是高中同学。两家相距不足300米。曾追求被害人,时长六年。但被害人不愿意嫁给他,只作普通朋友相处。
   从被害人微信上显示:案发当晚曾约被害人到他家,并且叫被害别走老广场,叫其走小巷子,因为怕被人看见。


  除开在他家搜索出的被害人贴身衣物之外,警方证实:张献亚身体里有康清友的DNA.案发后,所有的同学、朋友都到医院看望被害人,张献亚连一句问候都没有。
  2、邓海宾,男,电话:15520100321 ,身份证号码511222197907082617,重庆市忠县人,离婚,有两个个女儿,案发时正在追求被害人,为了骗取被害人的芳心,将年龄隐瞒至28岁。邓的朋友周维和冉露证实:邓海宾说过要去巫溪找康清友。邓海宾是朋友周维介绍给被害人认识的,他追求被害人追得很紧。案发后,此人行为反常,不但自己从不提起康清友,就连朋友说起,他都刻意回避。并且警方去调查他也是故意隐瞒事实:朋友周维是案发前一个月就将康清友的电话号码告诉了邓,而邓对警方说是案发当天才给他的;告诉警方说案发当天和朋友周维在一起,但周围并不确定案发当天是否和邓在一起。警方证实,邓到处炫耀自己是公务员。
  3、黄远才,男,1982年8月出生,家住重庆市巫溪县文峰镇燕岭村。 电话:13914905204。此号在家属报警之后弃用。自案发后的1月8号开始直到22号,多次打电话威胁被害人的妹妹康英。命令康英不要将此案调查下去,并威胁:如果康英不听,要继续追查,下一个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的便是康英。康英和他素不相识。
   
  巫溪公安机关包庇罪犯的过程
  一、延误被害人医治时间
  2016年1月6日凌晨5点多,文峰镇长岭村人周启成在妻子姚世春发现被害人康清友昏迷于文峰镇付世秀家门口,立即报案,文峰派出所离案发现场仅仅几分钟路程,根据当地居民付宝山证明,警方并没立即将被害人送往医院救治。
    在送往文峰卫生院之后,警方全部撤走了,没有对被害人进行抢救措施,文峰卫生院的刘医生实在看不下去了,见既没有警察,又没有家属,自己给被害人挂了一瓶水。
    刘医生建议警方将被害人送往巫溪人民医院,卫生院医疗条件有限。这样警方才在当日近十点钟的时候送往巫溪人民医院。
    家属在巫溪人民医院遇害后首次看见被害人,见伤情严重,要求转进急救室,医生不同意,最后家属要求转院,想转往重庆新桥医院,医生百般阻挠。
  在家属强烈要求下,同意转院,医院和警方自作主张转往重医附二院。
  1月8日被害人的同学从各个城市赶来看她,都是女儿高中同学从成都赶来,看到伤情非常严重她们都在玻璃外哭喊着康健的名字,她有特别大的反应,手脚在动,1月9日又有同学来看她,她们也是在玻璃外喊康健,被害人突然好像要则身,看的反应非常大。被害人的妹妹康英看到姐姐有所好转了就在网上发表说说。后来巫溪公安局副局长谢续宁就要康英在网上传出假消息说康清友已经醒了,谢局长说对破案有好处,于是康英照办了,当时有很多同学打电话给家属问康清友是不是真的醒了,家属难以回答,说出真相又怕对破案不利,其实康清友从没醒来过。1月10巫溪公安局就派来两个人到附二院院,并且进了病房。一个叫冉凌轩,一个是魏大国。1月11早上医生就通知家属说11-12日两天不能进病房里面看女儿,问为什么?医生说不方便,等到13日下午在次进病房看到女儿的时候,被害人整个人都变形了,眼睛浮肿淤青,大小腿内则两边都有大块淤青,家属当时就豪声大哭,被害人的舅舅就追着问医生是怎么回事,医生紧张兮兮的说不是她们干的,她们说她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1月14日医生就叫家属要随时有心里准备,康清友情况不好的很,1月14日在西南医院请来一位专家姓杨,杨教授说他见过很多严重的伤情他说比如车撞的,打架的,还有殴打的都没见过如此严重的伤情,在1月16日被害人抢救无效身亡。
  为什么巫溪公安局在被害人有了好转的时候派冉凌轩和魏大国去医院病房?
  为什么在警方去过医院之后,医生不允许家属探望?
  为什么被害人明明有好转,两天不准家属见面就突然恶化?是谁不想让被害人活着?
  二、修改证人证词、修改监控、毁坏监控设备
  1、巫溪警方将案发前后所有经过现场的人的证言时间推迟半个小时至一个多小时。
  (1).第一个发现人姚世春经过案发现场是5点,警方修改成6:47:47秒;
  (2)周启成第一次经过案发现场是5点之前,警方修改成5:31分;
  (3)周启成的报案时间是5点多,警方修改成6:23分,并且比姚世春发现的时间还早20分钟;
  (4)邵滕之经过案发现场是5点多,警方修改成6:34分45秒;
  (5)董光权4点进入巷道,警方修改成4:30;
  (6)夏家喜4:00分经过现场,警方修改成5:12分。
  (7)无故舍弃李克桂的证言。
  2、家属之前请了一个律师去公安局看了监控,发现监控上还有留有修改过的痕迹。
    3、在2017年5月19日的通报会上刑警大队长冉晓进放出来一张图片给家属看,他说是现场的监控视频截图,但是图片上的人物明显不是被害人康清友,时间不吻合,地点不吻合,这只能证明他们的监控视频是被修改过的。当时在会场上家属指出图片上不是现场那个地方,警方说会议之后再去看,但是会议之后家属和律师去了,警方没去。
   4、巫溪警方将嫌疑人家左邻右舍的监控设备取走了,半个月之后才还回来,还回来的时候,杨友明和杨友海两家的监控都无法继续使用,全被毁坏。杨友明的是经过修理方能用,而杨友海的至今都没能使用。
  三、警方故意放弃现场疑点
  1、嫌疑人张献亚家的窗户下面的脚印警方未做鉴定;
  2、被害人等诸多贴身物品在张献亚家,警方对指纹未作说明;
  3、三个避孕套上的DNA未做说明;
  4、张献亚家的红酒杯的DNA未作说明;
  5、张献亚家的雪碧瓶、红酒瓶上面的指纹未做鉴定;
  6、张献亚家当晚进去过几人,未做鉴定;
  7、被害人外衣外裤上的指纹未做鉴定;
  8、被害人毛衣胸前的脚印未做鉴定;
  9、被害人的秋裤和内裤的同一个部位有一个烟头烧过的洞,袜子有个洞,未作说明;
  10、被害人外裤的后腿弯处有泥,未做鉴定;
  11、案发现场的唾沫、烟头、脚印,未做鉴定;
  12、从张献亚家到案发现场的脚印完全可以鉴定出康清友是否从那里经过,警方未做鉴定。
  四、放弃嫌疑人疑点
  1、张献亚身上有被害人康清友的DNA,警方却以康清友的自拍照心情愉悦,微信有交流为由认为她是自愿发生关系而放弃疑点;
  2、被害人落在张献亚家的内衣、内裤等诸多贴身物品,警方以被害人要急着回家没有带走为由放弃疑点;
  3、欧泊手机的机卡明显不会自己摔出来,是人为造成机卡分离,警方断定自己摔出来致使机卡分离。
  4、对嫌疑人邓海宾没有深查,以他老实为由放弃诸多疑点。
  5、对威胁人黄远才的威胁电话解释成:黄想追求康清友的妹妹康英为由而放弃疑点。
  五、限制家属上访
  1、2016年3月31日,家属到北京上访,刚抵达北京西站,一下火车就被一帮人给堵住了,全是重庆口音,当时看到那阵势还以碰到黑社会了。他们一路六人,强行将人带走。到了一个叫高庙村的地方,强行搜身,强行关押,后巫溪派人带回重庆。
  2、2017年4月20日,康清友的母亲去北京上访,他们先把她关进了一个名叫疾禁庄的地方。当天下午五点多钟,重庆驻京办来了一个女的,就强行要她跟她走,用警车把她拉到驻京办事处。它的位置在高庙村46号。
   
  驻京办有个叫张璐的女的,大约二十几岁,她是文峰人,与凶手张献亚是本家,而且住同一条街。上一次被弄到驻京办事处的时候没有她,据说是从重庆大洋派出所刚刚调过来的。她凶神恶煞,凶吼吼的。她在搜查她的时候,搜的非常仔细,全身都摸,连内衣、内裤里面都去摸。当时她身上有300元钱,是酉阳大姐见她家庭困难,留给她做回去时的盘缠用的,都被她拿去了。
      在驻京办事处每天早晨一碗素面,其它两顿一碗米饭和一点南瓜丝。每天把大铁门锁着,不准打电话接电话,不准走动。
      驻京办事处有个张主任,非常凶,说话也用吼,她想给小女儿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他不准,结果关在里面几天都没打成电话。
      在驻京办事处关了四天三夜,在第四天下午巫溪县文峰派出所游所长、文峰社区黄主任、文峰社区的谢祚平女士一行三人,说是专门来接她回家的。她不愿跟他们一起走,驻京办的人说如果她不跟他们走的话,就采取其他手段强制执行。他们当时还说人家哪个女孩长的很漂亮,而且很年轻,都是强行甩上车弄走了的。她一听吓着了,她担心她这个身体被他们甩上车了到不了家就死了,到那时她女儿的冤谁来申。她就同意和巫溪这班人一起走。
      本来文峰来的人都已经买好了机票,游所长打算给她补一张机票。但是驻京办事处的张主任大声吼道:像他们这种人不准坐飞机,不准坐软座,不应该给他们享受好的待遇,只能给她坐硬座,让她自己掏钱买票。后来巫溪文峰这班人只好将机票退了,据说少退了很多钱。张主任非要她自己买票,她身上没钱了,他要她借钱买,那里没有她的熟悉的人,就向驻京办的另外一个人写下借条234元,她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他说必须要写下借条。
      重庆驻京办事处的张璐与嫌疑人张献亚是本家,而且又住同一条街,她原本就职于重庆市渝中区大阳沟派出所,为什么会到驻京办事处?驻京办事处的张主任和张献亚家又是什么关系?张献亚家的关系从巫溪铺到了京城,着实让人不敢小觑。
      2017年5月,熊与香见上访被拦截,被关押,游行被关押,她给巫溪政法委打电话,问他们想把她一家人逼到哪里去。然后又和邻居一起到政法委,人家说会与公安局一起找个时间与家属沟通。结果把沟通的日子定在5月19日。
  5月19日,巫溪县政法委和巫溪县公安局将康清友遇害一案的案情对家属做了一个通报。在场的有巫溪县政法委书记,巫溪县副县长兼巫溪县公安局局长,巫溪县刑警大队队长,还有政府部门的人,与会代表,基层组织负责人,社区党委,康清友的家属亲属及律师。
  通报结果是继续不立案,只是给不立案找了许多歪理,把假的监控截图放出来忽悠家属。
  2017年8月14日,家属去重庆市政府找市委书记,被重庆市信访局拉去关了一天,弄得遍体鳞伤。
  2017年9月26日,家属去重庆市政府上访,想找出市委书记来,去了3人,被信访局的人拉去大溪沟派出所,其中一人拘留5天。
  2017年10月3日,家属想去北京,在重庆江北机场被巫溪政府与公安机关拦截。
  2017年10月10日夜里3点,有自称是黄泥磅公安局的人闯进家里,因不见被害人的母亲和妹妹,欲进行强搜索,被邻居阻拦住。他们的编号是:xp1566,307361.
  自始至终嫌疑人张献亚从没被采取过任何强制措施,长期在赌桌上逍遥。
  六、几次通报会都是忽悠家属
  1、2016年3月8日,巫溪县公安局在文峰社区进行通报,在场的有巫溪公安局副局长谢续宁带领的若干人,文峰政府、朝阳政府、家属、律师、人大代表等几十人。排出了他杀、交通事故、高坠、自杀、结论为:康清友系在回家途中发生意外踩上鞋带摔跌造成重型弥散性轴索损伤死亡。



  通报会后要家属签字,威逼利诱手段一起上,迫使家属在《不予立案通知书》上签字,并且巫溪公安局副局长谢续宁,恐吓家属:立即将尸体火化,否则自行承担殡仪馆的昂贵费用。谢在通报会上侮辱被害人,说被害人是因为家属管教不严,一晚上和几个男生在一起,才会死的。被害人的妹妹因此受到刺激患上重度抑郁症。
  2、2017年3月31日,在重庆市公安局,一位姓刘的刑警大队队长说:那么多伤是哪来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像这种调查不出来的多得很。又没有人看见是谁把她弄那么多那么重的伤,你叫我去抓谁呀?要不,你们自己去抓。
  3、2017年5月19日,在场的有巫溪政法委书记华祖军,巫溪副县长兼公安局长陈建,刑警队长冉晓进,社区代表,家属、律师等,通报会上冉晓进说:她为什么内衣内裤不穿,我怎么知道?要她自己才知道。
  七、警方为包庇凶手不拿出尸检报告:
  共有两次尸体检验。
  第一次是2016年1月17日,重庆市公安局的刘进法医在重庆市石桥铺殡仪馆医做的尸体检验。刘法医说他从来没有说过被害人是摔的还是跌的。他说尸检报告有80多页。
  第二次尸体检验是2017年3月21日,是公安部的王坚做的尸体检验。但是,家属找了公安部工作的熟人去公安部里面查过,并没有找到王坚做的这份尸检报告。有两种可能:第一种,王坚的身份是假的;第二种,包庇凶手,没有没有将尸检报告放入档案室。
  家属多次索要尸检报告,被拒绝。

  八、巫溪警方几次到文峰镇上封锁消息
  案发之后,张献亚家的左邻右舍有人说案发当晚听见有人喊救命,又说派出所工作人员传出的,被害人阴道塞满了异物,但是,几天之后,警方去文峰镇每家打招呼,阻止他们对别人讲。
  2017年5月19日通报会之后,大约过了两个月时间的时候,巫溪警方又到文峰镇去召集片区居民开会,主要内容就是假如有人到文峰镇去调查,叫居民们别说实话,就说她自己摔死的。当时会场上有一名村干部愤不平,还说了一句:总有一天会有真相出来。
  九、警方给了被害人几种死法,唯独不是害死
  1、从张献亚家出来门口是马路,如果被害人往左边走沿着马路一直到家,都有路灯。但警方偏偏推测她往右边走,拐进小巷子里,黑灯瞎火的。所有的证人证实,如果不照电筒,根本看不见地上躺着人。
   2、警方推测康清友从张献亚家出门的时间是凌晨5:40分左右,理由是张家楼道的灯从头天晚上10点多到第二天5:40才亮,而且一下亮了7分钟。那灯是感应灯。据文峰社区龚主任证实,他们用猫做实验得出的结论。但是李克桂证实,在凌晨4:00左右就已经看见被害人在现场,警方认为李克桂68岁了,太老了,证言不足信,没有猫的感应有说服力。所以李克桂的证言未采纳。
   3、警方多次表示有人应该承担民事责任,只要家属同意,警方愿意从中调和,张家赔钱。据文峰社区龚主任证实,警方打算以交通事故B照进行赔偿。
   4、据报案人周启成证实,警方让周在一份什么档案材料上签字,周也签了字。大意是承认被害人康清友属于自缢身亡。 
   
  案情初步分析:被害人是在凌晨四点左右被人从窗户推下,当时证人李克桂先听见摩托车的吼声,然后听见“咚”一声。而杀猪匠董光权证实,他在四点钟骑摩托车经过,没发现有人。那么,李克桂所听到的摩托车声就是董光权的。董光权怀疑:有人想栽赃他,等着他前脚刚过去,上面就把人推下,也不无这种可能。另一种可能就是从别处将被害人移至案发现场,以为地面没有血,而且那只鞋在转角的另一面,很可能是凶手当时转移被害人时经过那里鞋在墙上刮掉了。

上一篇: 广西田林县那腊村干部腐败横行(爆料之二)
下一篇: 广西田林县那腊村干部腐败横行(爆料之三)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