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最烂的造假文件,最快出炉的调查结果

发布时间:2021-02-04 10:3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2020年12月14日,吴中徙徒收到了市委书记信箱的复函,12月16日就接到了吴中区教育局主张维先生的回复电话。其高效令人叹为观止,其所作的结论却又让人嗤之以鼻。如果让吴中区这些负责调查和信访的官员,来负责新冠疫情,估计其泛滥程度比美国还糟,让他们负责经济,吴中的经济可能还比不上西部?因吴中徙徒的一封给老书记管政的信造成的冤案,只要不是白痴,稍有点常识的人,都能发现其中的猫腻和无数错误,为什么偏偏调查者和回复官员会视而不见?难道这批尸位素餐的官员是靠裙带上位的?

  吴中徙徒88年7月从苏州化工职大化工工艺毕业后,交接手续交给了负责职业教育的吴振鹏先生。而吴县教育局出具的文件是1990年8月底,时隔两年多。其主要内容是“从89年6月开始,吴中徙徒擅自离开教育岗位,局校领导多次做工作无效”。意思是吴中徙徒一意孤行,局校领导却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幅高尚的漫画油然而生,领导是好领导,教师是“坏教师”?既不珍惜文教局为职业教育需要,出钱而进行的栽培,又不留恋“灵魂工程师”的岗位……

  试问,自89年6月吴中徙徒“离开”教育岗位以后,到文件出炉的90年8月底,整整400多天,有局校领导找吴中徙徒的记录吗?不要说多次,就是一次也没有。莫须有和无稽之谈的东西,都能上严肃的文件,不得不让小民大开眼界,并深深佩服?吴县教育局90年8月底向人事局提交的文件,是彻头彻尾的假文件,真实性为零,这种文件只有丧失理智、丧尽天良的人才造的出来!

  而调查者张先生给吴中徙徒的通告是:一、回吴县光福中心小学;二、没有冒领吴中徙徒的工资;三、一位姓周在89年3、4月份的找过吴中徙徒谈过话;四、拥有政协的公司或者在政协公司里工作。

  吴中徙徒多次在电话中提出异议,并要求见面,但被张先生以工作忙而推诿。就是这样,受上面主使的光福小学个别领导的造假材料与吴县教育局出示的文件,无论时间节点上,还是文字组织上,完全对不上号。造假脱节,一塌糊涂。两年造假,前言不对后语,漏洞百出,要想自圆其说,也是飞机上吊蟹-悬空八只脚,恐怕只能瞒瞒弱智了?

  吴中徙徒在与四年前调入教育局负责调查的张维先生通话时进行过沟通:

  一、吴中徙徒从苏州化工职大化工工艺毕业后,要不要重新分配?就是不重新分配,回原单位要不要通知吴中徙徒本人,或者让愿单位通知吴中徙徒?张先生的回答是“现在是招聘,不清楚。”抛开上面两行不谈,假设是回原单位,要不要安排课程,问问当时的教导朱根男就清楚。而学校领导徐林兴是每天步行回家的,并且必须经过吴中徙徒老家附近的那条路,他最起码应该来告诉吴中徙徒吧?

  二、吴中徙徒问张先生,档案里88年11、12月份,工资表上标注吴中徙徒在读书,这是什么意思?与分配回原单位完全不符?张先生给吴中徙徒的回答是“干部登记注册表,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三、有没有盗领工资,做一个笔迹鉴定就可以了,而张先生偏偏抛开了吴中徙徒这当事人,这样的调查有意义吗?

  四、文件上89年6月吴中徙徒离开教育岗位,那造假的光福小学某领导的谈话记录有意义吗?按照文件,吴中徙徒89年3、4月份还在教育岗位,那找吴中徙徒谈话不是多余的?抛开疑问,还原真相,只能是自欺欺人。并且吴中徙徒还问过张先生,请他查一下,那位姓周的当时是不是光福小学的领导?在什么地方谈的话,有没有吴中徙徒签字?笔迹是不是吴中徙徒的?当然,高高在上的张先生不屑于做这种事!

  五、因吴中徙徒不止一次到东大街的吴县文教局问分配问题,受到范一平的冷冷对待后,才向当时的吴县书记管政以写信的方式如实反映情况。就是这封信,教育局为了掩盖失误和错误,不惜打击和报复一个弱者。吴中徙徒要求张维先生找一下留在教育局的信。张先生不知管政是谁,以信怎么可能留在教育局来搪塞?这是整个链中的重要一环,为什么不认真调查?

  六、吴中徙徒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而造假者给吴中徙徒“高配”了拥有政协的公司?如果有这个能量,吴中徙徒还会向管政书记写信吗?为什么不把关系转到更高级的政协去?造假还有底线吗?

  针对此种调查回复,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吴中徙徒立即在回复满意度当中,打了不满意。

  吴中徙徒也曾要求张先生打电话给光福小学的马玉明校长。吴中徙徒自己或者和律师一起去调取工资档案和他们的造假材料,但被张先生推脱了。张先生的衙门难进,人难见,脸难看,话难说,吴中徙徒也深深体会,难保马校长不是这个样子?

  在蒋宏坤当书记时,吴中徙徒也见识过官员的无知,竟然可以用村规民约来代替法律法规。写信无果的情况下,和苏蠡花苑的业主一起上长桥街道,见识了书记陆增林的无耻和胆小如鼠。明明在办公室,却让手下说不在里面。最后和政协 徐炳良进行了长时间的沟通,两级领导也上门与吴中徙徒交流,彻底解决了苏蠡花苑的产权问题。也曾经帮助过甪直的一位上访者(五上北京,二上南京),为她修改了网上的一篇控诉状(题为请给底层人民做人的尊严),最后改变了苦难无边的生活……想不到吴中徙徒不得不为自己维权,只因在2020年10月份,在吴中档案馆里发现了骇人听闻的文件。

  如果区长信箱和调查者刻意要罔顾事实,把已经发出阵阵恶臭的腐朽用薄薄的一张纸再次掩盖。吴中徙徒只能用法律手段,诉政府部门的不作为 ,并且不惜一切与这种倚强凌弱的部门作最后的抗争。

  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

  

 最烂的造假文件,最快出炉的调查结果


  

 最烂的造假文件,最快出炉的调查结果


  

 最烂的造假文件,最快出炉的调查结果

上一篇: 关于不能前往庭审现场的法律声明
下一篇: 连云港市赣榆公安法院知法犯法!执法犯法!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