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市人大代表交通肇事致父亡母重伤,我已家破人

发布时间:2021-02-05 16:3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2020年12月12日下午13-14点之间,我继父和我母亲在河南省襄城县阿里山路与周庄路口发生车祸,我继父抢救无效离世,我母亲当时昏迷不醒,现在经抢救生命已无大碍,但左腿严重粉碎性骨折,医药费已花了将近18万元,肇事司机连带我继父的丧葬费垫付了10万多块钱,剩下的都是家属自己垫付的。事发时我们在上海打工,事发现场只有我母亲和我继父。事发时的情况我们自己一概不知,全靠猜测。到现在为止,没见过肇事司机的庐山真面目,亲戚帮忙走访询问的结果也没定论,有人说肇事司机是个年龄在20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有人说是40左右的中年男子。但交警给我们看的肇事司机驾照是个45岁的中年男子。我们对肇事司机的真实年龄产生怀疑,也严重质疑交警在办案过程中的公平公正性。因为我们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肇事司机是许昌市人大代表、许昌某律师事务所主任、许昌律师委员会理事、许昌政法委法律顾问、许昌襄城县公安局法律顾问。其身份严重影响交警办案的公正性。1.首先我们质疑肇事司机的真实年龄,但交警对我们的质疑不提供任何可靠证据来证实肇事司机的年龄。交警不给我们看事发现场采集的监控、照片等信息。2.其次我质疑肇事司机是否酒驾。交警只给我们提供了我继父的抽血化验结果,却不给我们提供肇事司机的抽血化验结果。我怀疑交警也许就没有对肇事司机做什么酒精含量的化验。3做车速鉴定时交警无视我继父被肇事车辆抛出这一事实,仅提供几个数据就让其合作机构做车速鉴定,其鉴定结果显示肇事车辆未超速,我们不服,提出重新鉴定。结果交警说复议申请的鉴定机构不愿趟这个浑水,不给我们做鉴定。这其中必有猫腻。否则为什么复议申请的鉴定机构不给我们做鉴定?我继父已经去世,虽然不是生身父亲,但待我视如己出。我只想最大程度的还原事故真相,不管责任划分如何,毕竟我继父驾驶无照摩托车也有责任。但我想要事故真相。可是,现在仅凭我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能力,很难接近事故真实情况。事发现场附近的村民也碍于肇事司机的势力不敢作证。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家现在已是家破人亡,我母亲还在医院里躺着,还不知道我继父已经去世。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希望媒体能够帮帮我们。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 楼主 |

楼主发言:1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伪装的坚强d 时间:2021-01-24 10:06:46

  我们提出车速重新鉴定申请书后,交警给我们指定了几家鉴定机构让我们选择,我们选择了其中一家,结果却是一星期过后,交警说鉴定机构不给做,我们询问原因,交警回复说鉴定机构不愿趟我们这趟浑水。我质疑的是,鉴定机构怎么知道我们的案子是“浑水”?什么是“浑水”?我们的案子为什么就成了“浑水”?极大可能是交警不予配合才导致鉴定机构不给予二次鉴定。因为我们在重新鉴定申请书中完全推翻了初始鉴定书中的公式,因为初始鉴定书中只字不提我父被撞飞抛出这一事实。交警作为专业的办案人员,对这起交通事故不做充分调查,仅仅提供几个简单的数据就做车速鉴定,未免有些不合法理。这其中必有猫腻。作为一名普通老百姓,我们该怎样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交警的种种行为,该让我们怎么信任公权力?!

来自 1楼 | | |

作者:ty_143688431 时间:2021-01-25 14:19:22

  这个律师多年来,长期在襄城县和周边县市事故科接拿案件,以风险代理,买断案件形式,所有案件均私自制造虚假证据,工资表,居住证明等材料,农村户口变城镇户口,赚取高额差价,给受害人极低的赔偿,高额差价自己留取,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完全不顾受害人以身体创伤甚至死亡为代价换来赔偿,发展壮大自己的财产。枉为律师,应当严查!

来自 2楼 | | |

我要评论

楼主:伪装的坚强d 时间:2021-01-25 18:11:16

  人已亡,家已破,几近无家可归,每天都带着自责和痛苦生活,其中的滋味,谁能体会?!

来自 3楼 | | |

楼主:伪装的坚强d 时间:2021-01-25 19:11:12

  每天面对着病床上的母亲,再加上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的破败的家庭景象,我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走出来。

来自 4楼 | | |

楼主:伪装的坚强d 时间:2021-01-26 08:03:07

上一篇: 曝光黑龙江省密山市草包法官不用法律款项判案用嘴判案判决书造假
下一篇: 木兰溪发源于仙游县西苑乡仙西村黄坑头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