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四年四审,法学教授认为江西二级法院重审判决难言公正

发布时间:2021-02-05 16:3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明明已经有了退伙结算协议,退伙人为何还能分得近一半利润款?明明有了退伙结算协议,为何还要进行审计?江西二级法院重审判决,让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张观发教授直呼看不懂。
  张观发教授说,任何案件都不能背离基本的法理和朴素的生活经验法则,例如本案中退伙各方已经有退伙结算协议,法院再判决合伙人在退伙之后还能再分得利润款就没有道理了。
  案涉当事人胡向荣愤慨地说,我手上明明有退伙结算协议和对方出具的欠条,法院为何要推翻退伙结算协议效力?法官仅凭主观推断,就判决合伙人杨少巍在退伙后还可以再得742万元工程款,这是何道理?江西二级法院的重审判决这是要逼得我无路可走。
  胡向荣,1969年10月出生,浙江金华人,在江西创业经商多年。
  

 四年四审,法学教授认为江西二级法院重审判决难言公正


  图为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前期合作,后期退伙
  案件源自于12年前胡向荣、周振兴与杨少巍三人的一次工程合作。
  2008年6月,胡向荣、周振兴邀请杨少巍一起共同投资合伙修筑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创业大道A标段。
  因三人前期合作并不愉快,2010年5月13日,胡向荣、周振兴与杨少巍签订了一份结算退伙协议(名为工程合同书,实为债权债务的清算退伙协议)。该协议约定:创业大道路面工程由胡向荣接盘,路基工程由杨少巍接盘,接盘人杨少巍必须向胡向荣、周振兴支付工程利润1200万元,胡向荣、周振兴之后不再插手路基工程款结算等事务。
  同日下午,经三方结算,杨少巍向胡向荣出具了创业大道投资成本及利润总计868万元欠条,向周振兴出具了创业大道投资成本及利润总计463万元的欠条。至此胡向荣、周振兴退出了路基工程,杨少巍退出了路面工程。
  胡向荣的868万元欠条后仅因工程投资成本计算有误需重新计算而作废,但对1200万元工程利润项未作改变,即表明杨少巍与胡向荣之间退伙结算的意思表示是明确的。
  

 四年四审,法学教授认为江西二级法院重审判决难言公正


  图为江西省新余市创业大道
  (二)先赢了一审官司
  2011年8月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创业大道施工完毕并交付使用。
  2012年之后,因杨少巍拒绝支付1200万元工程利润款等问题,三方频发争议。
  2016年10月,胡向荣、周振兴向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合伙纠纷诉讼,要求杨少巍支付投资成本及工程利润。
  经审理,上饶市中院判决:胡向荣有权获得创业大道投资成本及利润总计1036万元,周振兴有权获得创业大道投资成本及利润总计463万元(含之前已领185万元),认定了杨少巍向周振兴出具欠条的行为系退伙结算。
  在该一审中,杨少巍辩称,其承担1200万元税后利润的合同约定属于保底条款应当无效。
  上饶中院对此认为,2010年5月13 日三方签订的《新余市创业大道工程合同书》第2条载明了两个主要事项:一是“创业大道A标路基工程由杨少巍接盘,其他两人不得插手和干预任何事务”,二是杨少巍“必须承担该工程所产生的税后利润1200万元”。 两个事项的约定相辅相成,确定了周振兴、胡向荣退出合伙关系后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此,合同书实际上是三方当事人解除涉案路基工程合伙关系协议。该协议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三方均应按约履行。
  上饶中院审理后认为,杨少巍在合同书中承诺必须承担1200万元税后利润,是其为取得“接盘”资格所支付的对价,应是其在充分考虑了各种利害关系以及工程预期收益后作出的真实意思表示。
  该审判决与法有据、论理充分,完全支持了胡向荣一审诉求。胡向荣代理律认为,该判决是一份完全尊重了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判决。
  (三)重审后判决结论大反转
  然而这个案件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回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时,重审法院就完全“变了味”,完全脱离了上述退伙结算协议的合同约定。对合伙投资与利润等情况进行了所谓的审计,推翻了之前胡向荣等三人自主达成的退伙结算协议中杨少巍必须承担1200万元工程利润等主要条款,仅凭胡向荣等三人之前签订的合伙协议以及建设目标责任状施工单位有杨少巍签名为由,认定杨少巍参与了路面工程施工并有权分得路面工程款。
  2020年12月10日,二审法院江西省高院判决杨少巍可得742万元路面工程款。
  对于一二法院上述判决胡向荣并不认可,他说,创业大道路面工程杨少巍根本就没有投资,在建设目标责任状施工单位栏上签名,只能表明他当时参加项目部例会,参会人员都可以签名,但这种签名并不能代表杨少巍参与了工程施工,一二审法院认定与事实不符。
  (四)法学教授:退伙协议应当得到尊重
  对于江西二级法院上述判决,中国政法大学张观发教授认为,合伙协议只能表明胡向荣等三人之前有合伙关系,现三人已经达成退伙协议,并且经过了结算,杨少巍也向胡向荣、周振兴俩人出具了投资成本和工程利润的欠条,这就意味着此后的路面工程款已经与杨少巍无关。建设目标责任状上施工单位上有杨少巍签名,最多只能表明杨少巍参与过施工,但参与过施工并不代表其有权获得路面工程款。反而言之,如果杨少巍当时还要分得路面工程款,其必然不会出具尚欠胡向荣投资成本和工程利润总计868万元欠条,向周振兴出具工程投资和工程利润计463万总欠条。所谓的欠条就是对之前债权债务情况的清算总结,也就是说杨少巍在出具欠条之后,他在案涉工程中再无工程收益一说。本案中,周振兴退伙时杨少巍向其出具一张463万元欠条,自始未被废止。重审法院却直接否定了欠条的法律效力,将周振兴之前领取的款项进行了扣减,法律依据明显不足。
  张观发教授强调,意思自治是确定合同准据法最普遍的原则,司法机关作为公权力机关不应当过度介入“私法自治”领域。该案的重审判决抛开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以推论方式推翻当事人的退伙结算协议主要条款,难言公正。
  (五)将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
  据了解,胡向荣、周振兴不服江西二级法院重审判决,将于近日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审请求。
  胡向荣、周振兴表示将会在法律框架范围内抗争到底,也坚信最高人民法院一定会公正司法,还其公道。(向言)




上一篇: 曝光:青医附院书记王新生称:使假药怎么了?你找政府?这就是政府!把医院当“私人
下一篇: 合法报案,为何在安庆市华中路派出所困难重重?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