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曝光:河北沧县纸房头乡优秀党员张晓东被刘盖诬告陷害事实

发布时间:2021-02-17 10:2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本人张晓东,电话:13013221355 1985年出生,党员,大专学历,四期士官,沧县纸房头乡李二庄村人。2005年12月入伍(石家庄空军第四飞行学院一团新兵),2006年担任师长勤务员,2007年担任部队招待所所长兼公务班班长。四次荣获优秀士兵,三次荣获个人三等功,两次见义勇为。2015年评选为原北京军区空军党代表。曾被解放军报,空军报、河北电视台、河北燕赵都市报、沧州日报、晚报、沧县电视台、魅力沧县公众号等多次报道,河北省好人候选人,沧州市第八届好人代表,获得沧县最美现役军人,最美双拥人物等。自2020年4月份开始,和刘盖合伙从事种植树苗生意。在我们两人合伙过程中,因利润分成,渐渐发生矛盾,我虽多次忍让,努力维持双方的合伙关系,但始终未能阻止双方关系恶化。刘盖向我提出了完全罔顾事实、极不合理的利润分红要求,因此双方产生了激烈争议。为解决上述争议,2020年8月29日7点左右,我给对方刘盖发微信让他中午前过来谈谈分红事宜。我没说让他来我家里,平时都是去承包的地里见面谈事情。8点多钟,刘盖和我在微信中就产生了争吵,到中午12点左右,我又给刘盖打语音电话说让他下午自己去地里看着政府评估树木,他当时又提出无理增加分红利润事宜,我没答应。大约下午两点左右,刘盖突然带着他妹夫孙震来到我家里。当时我正与一个多年没见面的校友马达在家里吃饭,马达在里屋里接电话,这时刘盖就带着他妹夫孙震突然闯进屋里,两人表情很凶恶,进屋后孙震直接骂骂咧咧问我同不同意他们提出来的利润分红,我说不同意,孙震见我不同意,直接上前就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急忙采取自卫措施,用右手也掐了孙震的脖子。正在这时,刘盖过来抓住我的左手腕,并用另一只手打了我头上一拳。我急忙大声喊屋里的马达报警,刘盖转身拿起桌上的酒瓶子向我放在餐桌上的两部手机砸去,并大声说,“让你报警!”桌子上的玻璃瞬间碎了,手机也崩到地上。砸完手机和餐桌之后,刘盖手拿着破碎后锋利的酒瓶子把儿对着我说,“我弄死你!”这时,在里屋打电话的马达听到声音后就跑出来了,马达看到行凶的刘盖和孙震后对他们说:“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打砸!”马达把我和孙震、刘盖给拉开后,我在地上捡起我的手机,就被马达推到了厨房里,他担心我受到伤害。进入厨房之后,我仍听到房间里摔酒瓶子的声音。我因担心刘盖、孙震两人把我堵在厨房里再次伤害我,我就从厨房跑了出去。我从厨房逃出之后,一边跑一边打电话报了警。跑到门口后,我发现刘盖、孙震也追了出来,并且,他二人都手握着已经破碎的半截酒瓶子,我担心他们对我人身造成伤害,就快跑几步来到对面面馆门口,顺手拿起一个东西,准备防卫,拿起来后发现是菜刀,当时情况危急,没多考虑就与他两人面对面了。他两人追到我面前,准备开始动手打我,我怕被他两人打伤,就挥动了一下手中的菜刀进行挡拦。刘盖上来拽住了我的衣领,我也拽着他的衣领,我说谁也别想走了,警察马上到。这时面馆老板过来了,我就把刀给了老板,我们也都松开手了。在等警察的时候,我给我二姐夫杜春国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赶快把他的酒拉走,杜春国在我这存放有四箱酒待售。当时我怕他们再次进屋打砸,把酒砸了。过了一大会儿,杜春国与我二姐张艳还有我母亲李玉兰就到了,我母亲是跟随杜春国的车顺路去我姥姥村参加白事。杜春国一到,刘盖就对面迎上去,他俩就面对面了,我就看到刘盖动手往杜春国脸上打去,继而两人扭在一起,我准备跑过去拉架,这时孙震直接拦着我对我动手,我就与孙震拳头巴掌的滚到了玉米地里。当时马达、我母亲拉架喊着别打了,然后我因头部被孙震打了几拳昏倒不太清醒了,就躺在地上,双方停止了撕打,直至警察到达现场。对于上述双方扭打的过程,过道里有个监控,应该可以看到我和孙震滚打,杜春国和刘盖扭打的镜头,派出所当天晚上提取走了监控视频,打架的位置,张晓东与孙震在一起,距离刘盖与杜春国打架位置4-5米远。目前,从11月25日开始,刘盖以司法鉴定轻伤二级为由,向公安机关对我进行诬告陷害,致沧县公安局对我采取强制措施,进行刑事拘留至今。对此,我本作为一个受害人,是十分冤枉的。我被冤枉的理由是:自始至终,我没有时间和能力对刘盖实施伤害行为,是刘盖和杜春国撕打在一起,孙震和我撕打在一起,我被孙震打昏在地。如果说刘盖的司法轻伤二级鉴定是真的,与我根本没有关系,这一切由监控录像为证。但刘盖却诬陷我,其目的是我刚被安排到沧县环保局工作,已成为一名公职人员,他以砸我饭碗子的恶劣手段陷害我,想置我于死地,达到他独霸种树苗所获得的全部利润收益。关于刘盖所作的司法轻伤二级鉴定,存在诸多疑点,是否属实,有待进行甄别,理由是:第一,虽然杜春国和刘盖发生撕打,那么其伤情是何原因形成我并不知晓,尤其是当派出所工作人员到达现场之后,曾问过刘盖是否需要去医院,刘盖当时对警察明确表示不需要去医院。对此,派出所工作人员胸前佩戴的记录仪上一定有清楚的记录。第二,在救护车到达现场后,刘盖向出警人员明确表示自己不用去医院,更为重要的是:刘盖自案发后直至案发当天下午5点左右才到达派出所做笔录,那么,从案发后至其到派出所做笔录中间存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间隔,刘盖身体受伤害的成因,存在着疑问。第三,案发当天,刘盖未在沧州市的医院就诊,而是于案发第二天,即2020年8月30日在泊头市人民医院就诊。且公安机关对刘盖的伤情鉴定时间是2020年9月18日综上所述,我作为一个被害者,却被人诬告陷害(11月26日被沧县公安局拘留,12月28日被沧县检察院予以批捕),请相关技术人员调取北斗视频,查清事实,还原事实真相,还涉案当事人以清白,洗清我所蒙受的冤屈。本人是一名共产党员,我以一个中共党员的名义,以北京军区空军党代表的名义,以一个优秀士兵的名义,以最美双拥人物的名义,以沧州狮城好兵名义,以多次见义勇为模范名义,以沧州好人代表的名义,在此保证,我的上述申诉句句属实,无有半句假话,我愿为其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
  

 曝光:河北沧县纸房头乡优秀党员张晓东被刘盖诬告陷害事实


  

 曝光:河北沧县纸房头乡优秀党员张晓东被刘盖诬告陷害事实

上一篇: 文山的冤假错案是如何炮制成的?
下一篇: 龙港镇地方政府官员丧尽天良报复陷害良善,精神病院收医疗费充当帮凶!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