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临汾两级法院枉法判案 守法农民个体工商户含冤被敲诈

发布时间:2021-02-17 10:3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我叫樊克强,山西临汾市尧都区尧庙镇神刘村人,2008年以前是个体工商户,2011年起独自经营尧都区贡院街鞋业超市,一直遵纪守法,按时纳税。不料,2006年祸从天降,被拖入一场精心策划霸占我超市的连环陷阱中,亲历了一场司法黑暗,竟然荒唐到被临汾两级法院枉法判赔70余万元。而尧都区人民法院法官张惠芳等人和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王维民人无视法律徇私枉法,在整个事件中扮演了和他们身份极不相称的角色。
    2001年,我租赁房屋创办尧都区贡院街鞋业超市,曾向4人融资(其中一人为原告),2004年4月30日前,将融资及收益金额向4人全额归还,并有收据签字为证。
    岂料其中一人突然于2006年9月12日一纸诉状将我告上法庭,自称超市是合伙经营超市,要求分得几年利润150万元。我一头雾水,感到很惊谔。
    于是一幕幕令人瞠目结舌的闹剧便在尧都区人民法院和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相继上演,一件件咄咄怪事陆续出现。
    尧都区人民法院下达(2006)临尧民初字第1388号民事判决,判决我支付原告70余万元。
    怪事一:原告超过诉讼期,法院却违法立案。
    超市是我于2001年5月17日在尧都区工商局审领了个体工商营业执照,而原告却是在2006年9月12日向法院提出起诉。
    怪事二:合伙经营的法定条件根本不具备。而法院却违背基本原则,强行把个体独自经营定为合伙经营。无合伙营业执照,无合伙协议,无利害关系人证明。
    怪事三:超市经营利润收入任由原告随意高估冒算,法院一意孤行,偏听便信,认定结果严重违背事实。这是哪里的法律?
    在信用社就能查出超市的纯收入、纯支出、纯利润?
    面对一纸荒唐的判决书,我感到五雷轰顶,欲哭无泪,我接受不了,有熟悉法院内情的人好心悄悄告诉我,原告早就把法官摆平了,劝我别白费力气了,我不相信原告能买通尧都区法院张惠芳等人,难道也能买通临汾市中级法院法官吗?
    我满怀信心向临汾市中级法院提请上诉,却不料遭遇到更大的打击,又是怪事连连:
    怪事一:临汾中级法院对尧都区法院判决的明显错误视而不见,不予纠正,对律师提供的证据及法理根本不理不睬。
    怪事二:临汾中级法院在无人提供证据、证人没有出庭作证的情况下,竟然虚构证据和证人并编入判决书。
    我终于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临汾中级法院法官王维民等人也被原告买通摆平了,后来得知原告有个表哥是政法委书记,内弟在区检察院。此人树大根深,手眼通天,能量极大。能直接操纵法院办案。
    临汾中级人民法院下达(2007)临民终字第00881号民事判决书,维持原判。
    2008年我到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再审,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0)晋民再审字第74号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民事裁定书:
    一、撤销尧都区法院和临汾市中院的民事判决。
    二、本院返回尧都区法院重审。
    尧都区法院组成由曹红印为庭长的合仪庭对本案进行了重审。
    尧都区法院于(2011)临尧民初字第20号作出判决和原一审判决一样,判决我支付原告70余万元。
    我对尧都区法院重一审判决不服,向临汾市中院提起上诉。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组成以遆海鹏为庭长的合仪庭于(2011)临民终字第689号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告的判决。
    看到判决,我几乎绝望,对法律公正、威严的信心几乎丧失,明明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案子,明明是能赢的案子,怎么就输了呢,两级法官怎么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明目张胆、颠倒黑白呢。
    社会不公,尤以司法不公为最,后果最严重,今天发生在我身上的悲剧,明天,很有可能在其他人身上重演。如果各级领导、司法机关熟视无睹,任由其发展,党将不党,国将不国。
    临汾——是我的家乡,尽管她暴露出了黑砖窑、矿难、溃坝等一系列惊天大案,但我不希望看到再出现惊天的司法腐败大案。
    我坚信冤假错案迟早会得到纠正,玩火者必自焚,张惠芳、曹红印、王维民、遆海鹏等司法败类一定会得到法律的严惩,法律的阳光会照到每一个公民身上。
    恳请各级政府、司法部门领导尽快调查处理此事,将违法乱纪者绳之以法,还百姓一个公道。
  
             临汾市尧都区尧庙镇神刘村村民 樊克强
                   联系电话:13934176812
  
  
  控 告 状
  
    一起特大典型的官吏、司法腐败、合伙滥用职权、绚私枉法办假案、执法犯法、渎职犯罪案!利用司法界的亲戚关系敲炸勒索大案!
  控告人:樊克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重审一审被告、重审二审上诉人、重再审申请人),男,1957年生,汉,(原个体工商户、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尧庙镇神刘村人)。
  被控告人:山西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遆海鹏;审判员:吉磐;代理审判员贾芝真。尧都区法院河西法庭审判长:曹红印;代理审判员:解炳华;代理审判员:郭宝玺。
  被控告第三人:贺寿江(系尧都区政法委某领导的亲戚关系),王文命、梁如心、武六仓人均系本案伪证,诬陷抢夺、敲炸、勒索犯团伙。
  请求事项
    一、 依法追究上述被控告及被控告第三人的刑事法律责任。
    二、中央司法机关依法办案,严惩被告官吏、司法腐败、滥用职权、绚私枉法渎职犯,重罪重判。中央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依法立案督办,责成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办案或指令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改判,依法撤销临汾两级法院重一二审枉法裁判,将本案依法改判。将“合伙纠纷”案改判“个体独自经营”案,依法判归控告人合法财产权。追加被控告人,诬告反坐、彻底平反昭雪!
  事实与理由
    一、重一二审临汾两级法院认定事实违法。
    重一二审判决认定,控告人与被控告第三人之间存在合伙关系,不符合事实。控告人为个体工商户,有工商行政机关核发的个体营业执照。实际经营,也是自主经营,独自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责任。控告人与被控告第三人之间,不存在合伙法律关系,要求的有书面合伙协议或未经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登记,有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的要求。重一二审法院无视国家机关核发的个体工商户执照,仅仅凭被控告第三人及有直接利害关系人的第三人陈述,就认定存在合伙关系,认定事实严重违法。
    二、被控告第三人的主张没有有效证据支持。
    重一二审时,被控告第三人所提供的证据,部分是无法与原件核对的复印件,部分是来源于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撤销判决的原一、二审判决的复印件,且无法与原件核对。依照民事诉讼证据规则规定,无法与原件核对的复印件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不能起到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效力。同时,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撤销的判决,因其判决并未发生法律效力,其庭审资料同样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作为一审案件,被控告第三人应该依照一审普通程序,重新举证,且法院在案件受理后发给当事人的相关资料里,就举证事宜作了清楚的通知,被控告第三人没有依法举证,其主张没有有效证据支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三、重一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重一审判决引用民法通则第三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控告人支付被控告第三人贺寿江分红款626752元属于适用法律不当。(此数字是原一审法院估计得来的,没有事实根据)民法通则第三十二条规定合伙人投入的财产,由合伙人统一管理和使用。合伙经营积累的财产,归合伙人共有。这里仅仅是指出了合伙财产的性质是共有。并没有指出合伙财产的分配方式。共有分为按份、共有与共同共有两种,对应的也有不同的分配方式。合伙财产如何分配,应该是合伙人自行约定,并不能法院越权直接裁判。庭审查明当事人之间就利润分配并没有任何书面或者口头约定,法院依据这一条,直接决定合伙财产的分配方式显然是违法的。《民法通则》第三十一条规定:合伙人应当对出资数额、盈利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合伙终止等事项订立书面协议,法院无权公权私用,为某一个人谋私利。
    四、重一二审判决无理要求控告人提供应属于被控告第三人提供的证据,违反证据规则规定,对被控告第三人有明显的偏袒。
    关于超市经营收入和相关票据,应该属于被控告第三人提供的范畴。如被控告第三人无法直接提供,其可以在举证期限内向人民法院申请审计或司法鉴定,由人民法院委托,聘请有关中介审计、鉴定机构作出审计鉴定。原告要求分红却提供不出是合伙人的证明;要求分得利润,自己不举证证明,反而要求被告来证明。重一、二审判决无端认定控告人有提供超市经营帐目和收入票据的义务,颠倒了谁主张、谁举证的起码的民事诉讼举证规则。
    五、重一审时,被控告第三人并没有在进行举证“光盘”,“光盘”也没有被播放,就被法庭采信,原审判决违反证据规则规定。被控告第三人在向法庭提交的证据目录和证据材料的内容里,并没有该光盘,只是在开庭审理时,提出有光盘,但因超出举证期限。控告人不予认可,也没有质证,法庭也没有实际播放。判决却莫名其妙的采信被控告第三人所说的“光盘”里的话,属严重违反法律程序的行为,损害了控告人的合法权益。重二审时原告贺寿江自己承认光盘里面樊克强在超市开张典礼时没说超市是合伙超市,重二审在判决书未加以说明,这是典型的为原告人贺寿江袒护,典型的不公平行为。
    六、被控告第三人的诉讼请求超过了诉讼时效。2001年5月17日,控告人在临汾市尧都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了贡院街鞋业超市,属个体工商户的工商行政管理登记。该《营业执照》就醒目的悬挂在超市内南墙上。如被控告第三人认定是合伙法律关系,则知道或者应该知道其权利被侵害的时间,应该从2001年5月起算,则迟至应当在2003年5月17日前提起诉讼,但被控告第三人是在2006年9月12日才向人民法院起诉,其诉讼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依法应予驳回。
    总之,重一二审判决存在以下问题:有明确法律规定,却不去适用;应该由被控告第三人举证,法院却越俎代疱,代为举证;对控告人举的合法证据视而不见,对被控告第三人举的无效证据和未经播放质证的证据反而采信;重审前的一审判决已被撤销,重一二审却直接引用其事实和证据,对国家机关的工商登记视而不见,对被控告第三人及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的一面之词却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第三人是利害关系人却既作证人又是当事人之一;被控告第三人的诉讼请求超过了诉讼时效,案件判决适用法律不当,程序严重违法。所有这一切,导致该案认定事实错误,说理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
    控告人低头细想事一端,莫非是被控告人临汾两级法院主审法官和被告第三人利用权、钱交易,无视国家法律,徇私枉法办假案、办错案。故造成控告人的合法财产被侵害,倾家荡产,外债高筑,家破人残,精神伤害极大,肉体严重催残,无家可归,跟踪追杀的严重后果。
    但究其严重后果:是由于上述被控告临汾两级法院主审法官和被控告第三人合伙私窜、狼狈为奸、滥用职权、徇私枉法、渎职犯罪所造成。
    被控告人的行为严重破坏了社会的稳定与和谐,瓦解了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地位,是共产党内的蛀虫。
    正如胡锦涛 在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讲话:“官史司法腐败,亡党亡国”,中国法律不执行,而全国人大立法诸多又有何用?
    被告其行为触犯《刑法》第305条伪证罪,第307条伪造、陷灭证据罪,第301条包庇罪,第397条一、二款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第399条一、二款徇私枉法罪、枉法裁判罪。被告其行为严重违反《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83条、第89条、第110条、第127条、第128一款(三)(四)项,第134条一款1目,第137条、第147条、第161条一款(二)(三)项规定。被告其行为严重违反《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判法官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试行)第5条、第10条、第12条、第14条、第20条、第24条、第25条、第26条、第32条(二)(三)项规定,依纪依法追究被控告者的法律责任。
    呈请中央首长在百忙中严查此特大典型的大案、要案,严惩被告官吏、司法腐败渎职犯,重罪重判。人大依法监督指令省高级法院依法改判。依法撤销临汾两级法院枉法裁决,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此致
  叩呈中央首长
  
                  控告人:樊克强 手 机:13934176812
                     二O一二年一月
  

上一篇: 举报吉林省龙井市法院执行程序严重违法
下一篇: 天下奇冤:实名举报信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