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到底是合伙还是借贷,呼吁沧州市中院给我们司法公正阳光

发布时间:2021-04-19 15:1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我们是于林升和蒋可新,我们是河北沧州市盐山县望树镇于庵村的养鹅专业户,我们继续通过网络实名制喊冤,呼吁,沧州市两级法院倾听我们遭遇司法不公的呼声。
  2019年2月8日到2020年1月,我们与韩振江合伙养鹅。在合作期间,所有回款都落在韩振江手中,我们察觉事情不对了。多次请求韩振江对账。在多次请求下,有其他村民在场,因为韩振江的账作假太明显,对不下去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扬长而去。
  我们要求亲兄弟明算账,韩振江一家却耍起了无奈,他唆使他的父母冲到了我们的家霸占了4天,将我们一家打跑,门窗打坏,随后丢失账本。
  合法住宅被霸占,我们两次报警,当地警方都没有受理。第三次报警是亲自到了门口打电话给警方,望树派出所依然没有出警,韩振江一家又继续在我们家居住。
  派出所的一些做法让我们惊讶了,他们明显在插手经济纠纷。
  2020年3月13日,望树派出所把于林升家封了,叫我们拿着账本去派出所跟韩振江对账。
  “我们家被霸占,房屋被损坏,我们被打跑,导致蛋鹅死伤很多,你们不管,你们却管起对账来了。”
  警方无言以对,只有带着村书记把我们养殖场的锁打开换上铁丝。
  我们还要继续控诉:当时封我家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通过村委会来封我家大门,锁是你们带来的,钥匙在你们手中,你们有什么执法权利代封我家大门?
  我们和韩振江起矛盾原因是韩振江做假账, 合伙经营一年来,三人之间就投资多少,是亏是赢,场地费用等都没有进行过合伙清算过,
  2020年4月30日,盐山县法官张国栋当审判长的开庭审理民间借贷20万一案。我们提供证据以后,法官说这是合伙关系,不存在民间借贷,往来的钱是开支在合伙做生意上。
  在法庭上,韩振江说还有其余欠条,只是欠条找不到了。张国栋马上宣布休庭了,把韩振江等人叫到后院,把我们一级请来的律师打发走了。
  我们以为此案到此为止了,可是,2020年5月20日,盐山法院下发的传票再次送达,韩振江再次以合伙垫资20万元提起了起诉。
  我们和韩振江在合伙期间根本不存在垫资问题,于林升他们出场地,出人工,也出资8万元左右,这些在2020冀0925民初1410号都没有认定。
  韩振江占有40多万元的经营款没有清算,法院反而把我们卖鹅的钱按盈余进行分配。
  韩振江5月20日把我们告了之后,民间借贷案子也没有撤诉。之后,盐山县法院又继续开庭审理民间借贷案子。韩振江之前在法庭上表示别的借条都没有了。可是,在继续的开庭中,法官却将经营对账的19.6万元说成是我们给他的借款。
  我们和韩振江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是合伙,不是借贷。韩振江这个是同一事实两次诉讼,在判决书中明确说明驳回韩振江别的诉讼请求。
  盐山县法院不应该借贷没有撤诉,合伙纠纷又开庭审理合伙,两次都判韩振江胜诉,没有借条,张国栋法官为什么判于林升他们支付给韩振江19万多?
  不是说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吗?
  第一次借贷关系开庭,看到证据对韩振江不利,法官就宣布休庭,借贷的官司还在休庭中,韩振江又以合伙为由将我们告上法庭,难道是我们提供的证据对韩振江不利所以就拖着下去?
  事隔9个月以后,合伙案子的判决下达,判决我们败诉.
  合伙案的审判法官名叫王君默,韩振江举证只有他投资的钱,不承认有回款,只承认一笔116913元的。
  我们在法庭提供的证据证明其余回款都在韩振江手中。韩振江在法庭上承认了他收到钱,可是法官王君默却不认定,没有分韩振江收到的回款,只分于林升卖鹅的钱,如此判决还有点公正吗?
  之后,又开庭审理借贷,没有借条,于林升提供的证据又成了韩振江的证据,判决却颠倒黑白判决韩振江胜诉。
  韩振江把持着40多万的经营款不清算,相反还将于林升他们告到了盐山县法院,同一合伙关系形成了两个官司,一个被认定为民间借贷,一个被认定为合伙经营。
  我们与韩振江根本不存在借贷关系,同一家法院,一个判决认定是借款,一个判决认定是借贷,这叫我们如何不喊冤呢?
  我们呼吁沧州市中级法院高度倾听呼声,从两个判决入手,从我们是合伙养殖入手,从韩振江多次拒绝对账入手,从韩振江和个别法官勾结入手展开了调查,多少给我们一个基本的公道吧!



  实名控诉人:蒋可新 身份证:130921199012171247
  电话:15733705863
  实名控诉人声明为本文的真实性和所有控诉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上一篇: 庆贺雪峰式共产主义诞生十二周年(转载)
下一篇: 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人民法院舍易求难、颠倒黑白、枉法裁判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