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冤枉!!!

发布时间:2021-04-24 09:1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冤枉! 衢州当代“窦娥冤”的血书
  我成了当代“窦娥冤”,根本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常山县农商银行(原常山县信用联社)信贷员万亮欺骗我签下空白保证函,竟然被万亮手写填上了“捌拾万元”,变成我为常山一公司80万元贷款提供保证(担保);没有想到我与中国财保常山县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却要被常山财保公司申请执行,我弟弟唯一的住房马上要被法院拍卖。
  含着泪,流着血!

  被冤枉、冤屈,无处可诉。常山农商银行以及政法机构都去过了,衢州相关部门也去过了,可他们都在推----,说因为法院有生效判决书,法律、法治,公平离我们太远了。
  终于,在去年年底,我被衢州三院诊断出为重度抑郁症。一直被要求住院治疗,一直拒绝住院,我吃着一堆堆的药,躺在床上,思索着------
  语无伦次了,我还是把所有的事实说出来让天下人评判。
  2016年7月8日,借款人浙江常山某轴承滚动体有限公司向常山农商银行(当时叫信用联社)转贷100万元,这笔贷款从2012年就开始在该行贷的,从2012年开始一直是中国财产保险公司常山县分公司提供保证保险的(也就是说是借款人交保险费,保险公司提供担保的),2016年7月贷款到期转贷时,常山保险公司经调查认为该企业保证保险已存在一定风险,决定在原来100万元保证保险的额度调整到只提供80万元的保证保险担保。2016年的7月8日,常山县信用联社与借款人以及常山县保险公司三方就80万元贷款签下了保证保险协议,借款人也缴纳了80万元贷款保险公司保证保险的保险费,80万元转贷手续已办好。
  本来我是不会牵进这笔贷款纠纷的。因为借款企业浙江某轴承滚动体原来贷款是100万元,还有20万元的贷款还不起,也找不到担保人,所以拖到2016年7月29日,借款企业法人与银行信贷员万亮商量,如果这20万元要一起转贷,就必须有企业或个人提供担保。于是万亮帮助企业法人出主意,说我们一起让你(贷款企业主)前妻在衢州的企业担保一下这20万元的贷款。就在这100万元贷款放(转)贷的当天下午,我与我弟弟被他们说服从衢州赶到常山县二都桥信用社,为20万元的贷款担保。
  赶到时已经下午4点30分左右了,我们签下机打的贰拾万元的保证函和企业股东决议书后。信贷员万亮说:今天就要放贷了,怕等下领导签批什么出问题,说着从电脑打印机里拉出一份空白的担保函叫我们俩签字盖章,说是用来备用的。就这样我们俩在空白函上签下名字盖上企业公章。
  这期间,我衢州企业的征信显示:有20万元的担保。
  时间到2017年10月份,因借款企业没有归还原来的续贷的100万元借款,常山县农商银行将借款企业以及签字股东和我们姐弟为等起诉到常山县人民法院,要求归还这80万元贷款。在这个银行起诉书中,我们姐弟俩发现自己原来签的空白函已被信贷员万亮填上了80万元的数字。在法庭上虽然极力辩护,虽然一张20万元是机打的,而另一张是万亮手写的。但法院说只认白纸黑字,因为当时开庭时我们俩没有任何证据(本来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因此常山县法院作出(2017)浙0822民初3487号民事判决,判决所有被告归还80万元贷款。
  判决书下来后,我们姐弟俩感觉特别的冤,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为80万元提供过担保,只是为20万元提供担保。期间我们去找信贷员万亮。 万亮为了掩盖欺骗我们签空白保证函的事实,说80万元不是叫你们全部担保的,是因为银行与保险公司有个协议,出现保险事故,保险公司只赔偿70%,所以银行让你们签下的保证函,只是承担保险公司赔付以后的30%部分,并出具了加盖常山农商银行公章的说明。
  时间又过去一年多,到2018年11月份的时候,我们姐弟俩突然接到了常山法院的执行函(又是天下掉下来砸中的)。因为申请执行人是保险公司,我与保险公司八竿子打不着的,怎么会出现保险公司申请执行我们。
  原来,2018年7月10日,常山县农商银行同一笔的80万元贷款(又一次)向常山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保险公司(真正的保证人)为80万元贷款承担赔偿责任。于是常山县法院又作出(2018)浙0822民初1849号民事判决书,要求保险公司承担80万元贷款的赔偿。
  保险公司赔付以后,开始按照(2017)浙0822民初3487号民事判决追偿。(2017)浙0822民初3487号民事判决书,保险公司既不是原告也不是被告。同样(2018)浙0822民初1849号民事判决书,我们姐弟俩不是被告。所有我们向法院申请了执行异议,法院执行局停止了执行。
  可是,时间不长。保险公司向常山法院起诉借款人以及我们姐弟俩,理由是保险公司把我们姐弟俩2016年7月29日被万亮欺骗签下的空白保证函拿出来起诉的。可我们与保险公司没有一点的关系。我们找到常山农商银行,银行说只是万亮的个人行为,后来常山农商银行给我们出具了《关于浙江某轴承滚动体有限公司100万元贷款的说明》,并盖上银行公章,说明写的很清楚:衢州机械制造公司以及我们姐弟俩的担保是信贷员基于保险公司只是赔付70%,为了确保保险公司赔付70%以后银行30%资金的安全,追加我们公司以及我们姐弟俩提供担保。
  本以为有了这个证明,我们不会被牵进这个与保险公司的案件,可是法院并没有采纳这个《说明》,法院作出了2019浙0822民初1755判决,判决我们承担80万元的连带责任。
  当然我们不会服这样的判决,我们一级级地上诉,并且我们从一点证据没有,到慢慢的收集到很多可以证明衢州公司和姐弟俩不相关的材料。如:常山农商银行这100万元贷款的审批表,常山农商银行关于这笔贷款的调查报告、(常山县农村信用社、中国保险公司常山公司、浙江轴承滚动体有限公司三方2016年7月8日签字盖章的)《小额贷款保证保险协议》。这些证据都写的清清楚楚,我们衢州公司与我们姐弟俩只为100万元贷款中的20万元提供担保,80万元贷款是保证保险贷款。同时我们还向法院提供了常山县农商银行出具的《关于浙江某轴承滚动体有限公司向本行贷款80万元担保人的有关说明》;常山县农商银行信访回复证明等,都证明与保险公司的80万元是无关的,在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中,万亮还出庭做证明,我们不为保险公司负责。可是上面的法院不管你有提供了多少新证据,一律没有采纳,在没有开庭的情况下,维持原判决,下判决书。
  更冤枉的是即使法院判决,执行中有借款企业(实际用钱人),还有借款企业股东也是担保人,但现在法院就执行我们这个窦娥冤,现在我们唯一的60多平方的住着三代人的房子即将被拍卖。
  公平、公正。法治社会,我实在是写不下去了---------
  冤大头我不会做的!
  元代的窦娥冤在二十一世纪仍然重现!!!

上一篇: 营商环境
下一篇: 河南省杞县一乡镇卫生院现丁义珍式窗口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