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管洪训向甘肃省景泰县公安局报案经过的陈述

发布时间:2021-04-25 17:3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管洪训向甘肃省景泰县公安局报案经过的陈述

  陈述人:管庆开,男,汉族,1977年6月16日出生,
  不识字,贵州省威宁县人,住威宁县龙场镇白花村谷山组,
  身份证号:522427197706161314,电话:13698551751。
  陈述人:管洪训,男,汉族,1999年2月l 5日出生,
  初中文化,贵州省威宁县人,住龙场镇白花村谷山组,身份
  证号码:522427199902157258,电话:15117682699。管庆
  开之子
  被陈述人:李鹏春,系甘肃省景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中
  队长
  被陈述人:陈铺德,警号035053,系甘肃省景泰县公安
  局干警
  陈述请求:
  1、请求相关部门对二被陈述人徇私枉法的行为立案侦
  查,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2、责令甘肃省景泰县公安局赔偿给陈述人造成的全部
  损失,共计人民币:2598609元。
  事实及理由:
  陈述人管庆开所有的TRONG牌挖掘机一辆,该挖掘机由
  其儿子管洪训长期经营,2017年6月3日,管洪训与李恩(重
  庆市人,身份证号码:510223196904100315)签订了《挖掘
  机租赁合同》,租赁期至2018年1月3日,租赁费为每月45000
  元,施工地点系:景泰县红水镇泳泽矿业公司八标段土石方
  挖掘工程。合同签订后,陈述人依法履行合同。2017年6月
  11日,因李维千(男,汉族,1963年4月l5日生,身份证
  号:620423196304157015,景泰县红水镇羊城村人,住一条
  山镇供水站左侧第二幢楼二单元顶楼)与李恩之间存在经济
  纠纷,李维千便纠集多人强行抢夺陈述人管洪训的TRONG牌挖掘机钥匙,用于抵扣李恩与其之间的债务。经陈述人管洪训强烈反抗后,将该钥匙被管洪训抢夺回来,并且经过景泰县公安局红水派出所作治安处理,该事实有调解结果予以证实。此时,李鹏春与李维千已经知道,该挖机属于管洪训所有,不是李恩所有。
  之后,李维千明知TRONG牌挖掘机归陈述人管洪训所有,
  而不是归李恩所有的前提下,于20l7年6月25日晚趁管洪
  训不备,来到景泰县红水镇泳泽矿业公司八标段土石方挖掘
  工程施工工地,将管洪训所有的山重建机TRONG牌挖掘机偷
  走。当日,管洪训向景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警官李鹏春报
  案称:“李维千偷走自己价值l06万元的TRONG牌挖掘机一
  辆。”李鹏春回称:“你到法院去起诉,公安局管不了。”因
  此,陈述人管庆开、管洪训到景泰县人民法院向李维千提起
  民事诉讼,经景泰县人民法院庭审后认为:“李维千的行为
  涉嫌犯罪。”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
  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人民
  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
  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
  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的规定,向陈述人管庆开、管洪
  训下达(2018)甘0423民初30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了二陈述人的起诉。陈述人管庆开、管洪训的律师将该
  裁定书提交给了景泰县公安局,景泰县人民法院也将庭审卷
  宗交人民检察院转景泰县公安局,公安局还是未履行法定义
  务,将本案作为刑事案件立案处理。一句话就是不切实履行公安机关的职能作用,让李维千强占管洪训挖掘机归己有31个月。
  陈述人管庆开、管洪训走投无路,便带着(2018)甘0423
  民初306号《民事裁定书》到景泰县政法委。在景泰县政法
  委的督促下,景泰县公安局的刑侦大队中队长李鹏春电话通
  知陈述人管洪训去开挖机,但等管洪训到景泰县公安局找到
  李鹏春时,其马上反悔声称:“李维千又找不着了,李维千
  的行为没有犯罪,不给予立案。”同时当管洪训要求李鹏春
  出具《不给予立案通知书》或告知书时,李鹏春也不出具。
  因景泰县公安局的刑侦大队中队长李鹏春徇私枉法的
  行为,导致陈述人管庆开、管洪训所有的TRONG牌挖掘机一
  直被李维千强行霸占使用,使管庆开、管洪训已经丧失了向
  贵州山建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支付挖机分期付款的能力。于是,贵州山建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将陈述人管庆开、管洪训诉之于法庭,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人民法院作出了(2017)黔0115民初457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管庆开支付货款549200元及违约金92266元,合计:641466元。该判决生效后,因陈述人已丧失了收入来源,难以履行该判决的内容,故现已被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人民法院拉入限制高消费人员名单、失信人员名单等。
  时至2019年3月18日,陈述人仍然未放弃通过合法渠
  道维护自身合法权益,陈述人曾通过互联网反映过景泰县公安局严重渎职失职不履行职能。其中第一次发布后,景泰县
  公安局的警察陈铺德,警号为035053打电话给陈述人管洪
  训威胁地说:“李维千没有犯罪,谁叫你在互联网上乱发布
  文章,公安局没有渎职。”
  时至20 19年4月25日,因陈述人在网络上发布消息,
  景泰县公安局才将李维千抓捕归案,移送景泰县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以李维千涉及犯寻衅滋事罪进行逮捕,景泰县人民法院下达(2019)甘0423刑初l74号《刑事判决书》,判处李维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总和刑期有期徒刑五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判李维千犯寻衅滋事罪,甘肃省景泰县人民法院没有通知管庆开、管洪训出庭参与诉讼。法院的做法是否违法?显然违反法定程序不通知管庆开、管洪训出庭参与诉讼。管洪训重新起诉公安局、法院不予受理的做法违法吗?显然违法,任何公民都有诉讼的权利,只要是正常的行为。
  时至2019年4月25日,白银市人民检察院通知报案人
  到景泰县将TRONG牌挖掘机拉回,拉回挖机的理由是:“赔
  偿只能计算李维千盗窃挖机之日至景泰县公安局侦破之日止,侦破之日后不给予赔偿。”管洪训听白银市人民检察院
  的劝告,于2020年10月20日在景泰县人民法院的罗海琴
  法官和公安局民警陈铺德的陪同下将挖机拉回贵州,花去运
  输费16500元。
  根据《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徇私枉法罪】:“司法工
  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
  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
  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处五年以
  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
  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规定,主体转到本案中,景泰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甘0423民初30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书及景泰县人民法院作出的
  (2019)甘0423刑初174号《刑事判决书》,均可以证明,
  李维千将二陈述人所有的山重建机TRONG牌挖掘机偷走,并
  强行霸占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甘肃省景泰县公安局刑侦大
  队中队长李鹏春与干警陈铺德在明知李维千有罪,还故意包
  庇李维千一直不予以立案使其未受追诉的行为,严重违法了
  《刑法典》关于徇私枉法罪的规定,故李鹏春与陈铺德二人
  的行为已构成徇私枉法罪,且造成二陈述人以下经济损失:
  l、购买挖机欠款106万元(老挖机折款30万元,下欠
  76万元分期付款);
  2、租赁费45000元×31个月=l395000元(每月租金
  4500元,李维千开走挖机到景泰县公安局侦破时间是3 1个
  月);
  3、黔0115民初4577号《民事判决书》判管庆开承担
  给付义务656309元(货款549200元,违约金92266元,律
  师费7000元);
  4、从贵阳到甘肃找景泰县公安局若干次,往返费用20000元;
  5、2020年10月20日白银市人民检察院叫把挖机拉回
  贵州运费16500元。
  上述5项合计3147809元,减去贵阳观山湖区人民法院
  判决挖机本金549200元,等于2598609元。
  因李鹏春与陈铺德系甘肃省景泰县公安局正式办案民警,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
  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八条:“因行政机关不履行、拖延履
  行法定职责,致使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遭受
  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行政机关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的规定,甘肃省景泰县公安局不履行立案职责给二陈述人造
  成了2598609元的巨大经济损失,甘肃省景泰县公安局应对
  予以务必赔偿。
  因管庆开、管洪训为自己的损失多次到北京找公安部,引起贵州省各级政法机关和公安机关的高度重视,贵州威宁县政法机关于2021年4月19日指派龙场镇综治办主任李俊章和派出所副所长崔吕同伟带着管洪训到甘肃省景泰县协调管洪训挖机赔偿事宜。甘肃省景泰县公安局不承担赔偿之责任,只认可李鹏春、陈铺德在接到报案时未侦破的行为叫做“接出警错误”不给予赔偿。甘肃省公安厅只认可李恩与李维千经济纠纷,但与管洪训没有。一个“接出警错误”导致管洪训损失2598609元怎么办?不是接出警错误,而是渎职失职不履行公安机关的职能而导致管洪训损失2598609元。公安机关务必赔偿。
  纵观本案全过程,甘肃省景泰县公安局渎职事实成立,人民检察院失职,但失职问题于2018年移交各级纪委监委管辖,人民法院没有通知管庆开、管洪训参与诉讼,程序违法。李鹏春与陈铺德二人的行为已严重侵犯了二陈述人的合法权益。并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的规定,依法应当追究二被陈述人的刑事责任,李鹏春与陈铺德系甘肃省景泰县公安局办案民警,二被陈述人系在行使其职务行为时侵犯二陈述人的合法权益,二陈述人有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八条的规定,获得相应赔偿,故、二陈述人恳请相关部门依法予以支持二陈述人的合理请求。同时望网站支持陈述人的陈述请求,望广大读者顶起来。



  陈述人:管庆开 管洪训
  2020年4月24日


  附:二陈述人

上一篇: "错换"人生?
下一篇: 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扶贫不到位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