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实名举报河南内乡县检察院杨艳中违法违纪的情况反映

发布时间:2021-04-26 00:5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关于内乡县检察院杨艳中违法违纪的
  情 况 反 映
  河南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第十三驻点指导组:  
  我叫赵玉防,现向指导组反映内乡检察院杨艳中违法违纪的情况,请领导对杨艳中予以严肃处理。
  一、杨艳中违反党中央关于公务人员及家属不能经商办企业的的有关规定,利用手中的权力,勾结黑恶势力谋取私利。
  1、位于内乡县渚阳大街小梁洼的内乡县屈庄新型墙体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实际上是砖窑厂,2005年杨艳中伙同屈庄村屈庄组个别人,占用基本农田用地47亩,投资1000 多万建成了免烧砖厂。每年仅交少量的土地租赁费,进行违法经营、违法开采黄土。2013年,以每亩3万元的价格从老百姓手中强行征收该土地归其所有。在先经营、继后又征用土地的过程中,屈庄组上百名群众反对,也进行了阻扰,并于2013年六月份集体到内乡县委、政府上访,杨艳中组织少数村干部、村霸、街霸对群众多次进行打骂,甚至晚上分别到群众家中威胁恐吓。致使大部分群众敢怒不敢言。内乡县湍东镇政府又不敢惹这个检察院反贪局领导,无奈将300多万元征地款先垫支给群众,解决群众上访需求,镇财政为此事挪用公款长达半年之久。后杨艳中利用手中权力,在未缴纳土地出让金或少缴纳出让金的情况下,逼迫土地局办理土地出让手续。
  免烧砖厂建厂后,杨艳中先将企业注册为《内乡县屈庄建材有限公司》,2007年12月年又更名为《内乡县屈庄新型墙体建材材料有限公司》,为逃脱税款,杨艳中利用手中权力在民政局登记办理了福利企业,仅偷税漏税一项就超过2000 多万元。县职能部门无人敢于过问,个别部门也想过去调查,但是还没进入实际工作,该单位的财务账簿就被反贪局抱走,反被接受调查。如此以来还有谁敢惹他,致使他更加肆无忌惮、巧取豪夺。
  2、杨艳中伙同内乡县时任主抓城建、土地、规划、交通的副县长魏建廷,找一名社会无业人员出面,在城关镇一小分校东边巧立名目,掏少量的钱,把四亩集体土地归二人所有,现已建成一层门面为12间,共 12 层高的大楼。因为一小分校和周边群众告状,也曾停了一年。但杨艳中和王宏中、魏建廷利用职权象征性的缴纳了一部分土地出让金而最终建成,仅该地出让金一项就侵吞了国有资产近1000万元(该地对面一路之隔的土地挂牌拍卖已经拍卖到每亩220万元)。多年以来在内乡改建、扩建和重大项目建设中,几乎每处都有杨艳中的身影或者幕后指挥,在内乡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县城周边的小产权房、违章建筑都有他或者他的人参与,他让这些人挣小钱,自己挣大钱,并为违法违纪人员充当保护伞。
  3、2010年杨艳中将濒临倒闭的原二工局院内仅剩不到四亩的土地,以很低的价格买走。致使国有划拨用地在没有经过任何部门审批,土地没办任何变更手续的情况下开发经营,买房户竟然还拿到了房产证书,杨艳忠仅此一项就从中牟利近 600 万元。
  4、 杨艳中在得知自己在赵店乡的砖厂系汉代古墓群后,便以砖厂取土为名,指使他人盗挖古墓。1998年曾挖出过紫金盆等珍贵文物多达几十件,几乎每年都挖出过很多珍贵文物。出土后,他认为珍贵完整的文物便据为己有,大肆倒卖,没有价值的便上交文物部门应付。为其挖古墓的人叫朱春红、吴胜利均被法院以盗挖古墓被判刑,此二人系内乡县赵店乡人。时任赵店电所所长杨希勇因指责杨艳中承包的赵店村砖厂盗窃国家电力,而被杨艳中怀恨在心。(赵店村砖厂与张庄砖厂同等产量电费差距很大);时任赵店乡书记于景银因点出赵店村砖厂税收有问题,杨艳中便组织反贪局某些人员查赵店乡房管所、计生办的账务,以此威胁乡镇府。
  5、位于内乡县县衙西路财产保险公司大门东侧的川豫食府(现更名为小板凳火锅)由其妻子经营,店铺经营近20年,成为杨艳中行贿、受贿及拉拢党员干部的工具。
  二、生活作风糜烂,与她人长期保持不正当的关系,并生有一女。
  杨艳中任内乡县检察院反贪局科长期间,长期与内乡县法院刑事审判庭员额法官张珂【其父亲张国兴(原系内乡县看守所所长)与杨艳中称兄道弟】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给张珂买有房子、车子,2012年生育一女,为躲人耳目将此女取名张怡坤,小名坤哥。现在内乡县实验小学二年级上学,此女简直就是杨艳中的翻版(附此女照片),这在内乡县各个职能部门已是一个公开的丑闻。
  在他们保持不正当关系期间,杨艳中的妻子多次通过法院人员和她自己本人找到张珂让其退出,但张珂一意孤行,后杨艳中的妻子忍无可忍找来亲戚朋友,将张珂拦在路上,将张珂暴打一顿,后张珂报警才得以脱生。(城镇派出所有处警记录)
  在张珂生完小孩后,张珂为了达到能嫁给杨艳中的目的,纠缠不休,经常到内乡县检察院去吵闹,提名道姓大骂杨艳中。杨艳中为了尽快摆脱张珂的纠缠,杨艳中给张珂400万元做为平息此事的补偿金和其私生女的抚养费。(可查询杨艳中及妻儿或企业的银行账户)
  三、利用手中的权力,强买强卖、敲诈勒索、强占耕地。
  1、在其妻经营餐厅(川豫食府)期间,要求各个单位、有求与他或他经手办案的当事人家属要到他家餐厅消费,尤其是在十八大之后,没有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
  2、在杨艳中经营的位于内乡县渚阳大街小梁洼的内乡县屈庄新型墙体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实际上是砖窑厂,以下简称砖窑厂)期间,他召集建筑部门强卖他砖窑厂的砖,不买的话就以种种借口予以报复,马山口镇人陈国耀就遭此恶手,且在杨艳中敲诈陈国耀40万元未果的情况下,捏造事实对陈国耀打击报复,并将此案交由其情妇张珂审理,陈国耀的儿子找到当时的主管院长要求张珂回避,才避免了受到更沉重的打击。
  3、利用职权,威胁村干部,以承包为名,强占耕地,一块是灌涨镇杨寨村北白土坡下的一块耕地,改变土地性质,建成冷库及种植苹果和黑梨(此有原杨黑娃村长作证);另一块是内乡县二高中学校对面的斜地上,盖砖窑厂(知情人杨希勇,原内乡县电业局领导)。以上两块地从来没有交过土地承包费。
  四、充当内乡县检察院原检察长黄玉林、潘峰的瓜牙,打击报复与黄玉林和自己有过节的干部。(黄玉林现任南阳市纪委监委驻南阳市公安局纪检组长,系杨艳中在南阳纪委监委的保护伞)
  在杨艳中任内乡县检察院反贪局一科科长期间,内乡法院民二庭庭长李向东于2010年酒后将民三庭庭长刘伟利右耳朵咬掉,李向东陪偿刘伟利部分医疗费,同时引起李向东妻子范晓宇(原系内乡县检察院起诉科科长)的极度不满,范晓宇凭借与黄玉林的关系,对刘伟利打击报复,在黄玉林的授意下,不具备检察官资格的杨艳中、路三铮等人伙同另二个无检察官资人员对刘伟利刑讯逼供,致使刘伟利含冤多年(此案可通过查阅案卷材料证明),在黄玉林的指示下反而对李向东给刘伟利右耳朵咬掉,造成重伤不管不问,有杨艳中逼刘伟利给检察院写的证明李向东施暴的材料为证(除非检察院销毁此材料)。
  2018年纪检委和反贪局合并成纪委监委,杨艳中因其不具备检察官资格而没有进入纪委监委,贪恋手中的权力和因权力而带来的利益,通过原反贪局局长潘峰,(现任内乡县纪委监委室主任)借调到内乡县纪委监委工作。潘峰事实上也成为了杨艳中的保护伞。
  五、利用办案期间收受贿赂。
  在其办案过程中,收取他人贿赂。其中给其情妇张珂(内乡法院湍东法庭庭长)一张南阳市阿玛施专卖店五万元的消费卡,让张珂在此店消费。
  我多次向河南省委第八巡视组反映杨艳中的违法情况,巡视组责成内乡县纪委调查,但纪委让我补充材料后,一直没有音讯,事实上是受到了黄玉林和潘峰的保护。请河南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第十三驻点指导组查明事实给于危害政法队伍形象、行贿受贿、贪赃枉法人员予以严惩,杨艳中现抽调在内乡县纪委监委办案,且有黃玉林、潘峰是其保护伞,此举报不应由内乡县纪委监委办理,另外还有其他情况待指导组约见举报人时再进行反映。

  举报人:赵玉防(15672768766)、
  陈国耀(13803875669)
  刘伟利(17637786171)

  二O二一年三月十日

上一篇: 郑州中院执行法官叶本玉及其领导司晓营违法执法,报应来了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