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实名举报河北邢台市任泽区村民承包荒坑地被霸占长达七年无人管

发布时间:2021-05-01 10:2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实名举报河北邢台市任泽区村民承包荒坑地被霸占长达七年无人管
  求助人:葛海坤,女,1957年9月2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河北省邢台市任泽区邢家湾镇滏北村50号,公民身份证号:132227195709025227,联系电话:18803299071
  求助事由:滏北村村民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兄弟三人在2014年5月10日利用滏北村委会工作人员私拿滏北村委会公章,为其盖章出具捏造事实的第一轮承包和第二轮延包的虚假证明。在2014年5月12日,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兄弟三人以捏造、虚假理由向邢台市任县农业局土地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诉讼。我在2014年6月11日麦收时,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兄弟三人带领家族成员及社会人员40余人,明目张胆将我打伤,并霸占我11.83亩荒坑承包地其中的7.3亩承包地,此时任县农业局土地仲裁委员会还没有开庭审理。
  我因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的伤害行为导致身体受伤住院多天。当时向公安机关报警三次 ,但公安机关以双方没有承包合同 ,不能证明承包地是我的 ,等法院判决才能处理,时至今日将近七年时间也没有处理。滏北村委会承包给我的11.83亩丈于深高低不平的大荒坑承包地 ,却不敢站出来为我作证明。
  在我秋收时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 (李国英弟媳 )又带人将我的7.3亩玉米哄抢一空。邢家湾镇镇政府工作人员又私自将我7.3亩承包地粮补款划拨给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我唯一的粮补款证明被邢湾镇政府工作人员私自划走,此时我正在依法诉讼维权中。
  在邢台市任县农业局土地仲裁委员会和邢台市任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时,滏北村原村主任任海成及支委魏全海出庭为我作证,证明诉争的7.3亩荒坑地是在2002年麦收时,滏北村委会承包给我的。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兄弟三人在2000年就已将上述7.3亩丈于深高低不平的大荒坑地交还给滏北村委会。该土地交还均是有滏北村党支部书记张红英亲自办理的。也是滏北村党支部书记张红英委托村主任任海成、支委魏全海找人承包的。
  当时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因修建厂房、宅基地等取土,已经将7.3亩承包地挖成了丈余深高低不平的大荒坑,并且已荒废了六七年之久,根本无法在耕种。
  在2002年麦收前,滏北村党支部书记张红英亲自召开村两委会,经滏北村两委一致通过,将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及五保户王敬良、共产党员葛海洲五户村民交回村委会的承包地共计11.83亩,一并承包给了我(葛海坤、葛海洲、王敬良、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都是滏北村四小队村民),并将11.83亩承包地登记在我的地亩账册上。并且在2003年滏北村委会地亩账重新造册时也进行过公示。
  由于11.83亩承包地已经是丈余深高低不平的大荒坑,根本无法耕种。滏北村两委当时承诺我免缴纳两年公粮。可在我实际耕种时,11.83亩丈余深高低不平大荒坑地还没有平整完成耕种时,在2003年麦收时滏北村委会为了完成公粮征收任务,滏北村党支部书记张红英拿着地亩账册亲自带人向我强制征收了11.83亩承包地一半的公粮款,至此以后都是全额征收的 。
  当时村主任任海成看到11.83亩荒坑地无法灌溉耕种,自己筹借资金帮我打机井一眼,滏北村党支部书记张红英以个人名义帮我向农村信用合作社担保3000元够买潜水泵,这都是事实。
  滏北村四小队从1983年分地是按照口粮田和承包地划分的。按人头每人六分地口粮田不用缴纳公粮,其它地块按照农户自愿承包的原则进行承包。但是承包地是必须缴纳公粮的。愿意承包的可以多承包,不愿意承包的可以不承包。所以在滏北村有的农户承包了四五十亩承包地,有的农户没有承包地。村民不愿在承包时,就将承包地以口头方式交还给村两委工作人员,村两委工作人员也只是将地亩账册登记的名字划掉,村民来年就不用缴纳公粮。村委会将村民交回的承包地重新发包时,也是将承包户登记在地亩册上。来年收公粮时,则按照地亩账册上登记的向承包户收取公粮。
  滏北村从1983年分地到2006年国家取消农业税20余年间,村民交回到村委会的承包地不止一户两户,滏北村委会将村民交回的承包地重新发包给其他承包户也不止一户两户,而且滏北村也没有一例村委会强制收回村民弃耕撂荒承包地的案例。包括滏北村党支部书记张红英也承包了其他村民交回的10余亩承包地。
  其他村民交回村委会的承包地都是接手就能种的好地,唯独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兄弟三人交回的承包地是丈余深高低不平下场大雨都能淹死人的大荒坑。
  滏北村委会从1983年分地至今没有与村民签订过承包合同 ,更没有进行过第二轮延包及确权颁证 ,都是以滏北村村委会地亩账为准的,包括粮补款也是按照地亩账册登记领取的,村委会的地亩账和粮补款就相当于承包合同,在滏北村村民就根本没有土地承包合同。
  我承包上述土地,不仅经过滏北村两委会决定、登记,而且是有公示的,也是符合滏北村农村自制原则的,我也是按照国家及滏北村委会规定每年交纳各种征购税费,邢家湾镇政府也多年来按时发放粮补款,因此合法的承包权就应当得到法律保护。
  在我对该荒坑土地辛苦复耕、平整、养护12余年后,11.83亩丈余深高低不平的大荒坑地已变成了亩收千斤的良田。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兄弟三人,依仗其家族势力及邢台市委,河北省委有靠山、有保护伞。将7.3亩丈余深高低不平的大荒坑交还给滏北村委会12年后。已经放弃承包权的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兄弟三人竟然枉顾法律与事实,在任县农业局土地仲裁委员会还没有开庭审理时,以捏造虚假理由带领家族成员及社会人员四十余人进行强取豪夺,公安机关多次出警都不畏惧,将我打伤并霸占我11.83亩荒坑承包地中的7.3亩承包地。其公然违法的行为已涉嫌黑恶犯罪。
  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兄弟三人在向邢台市任县农业局土地仲裁委员会申请虚假仲裁诉讼时,是以两家协商耕种拒不归还申请的仲裁。在法院查清事实是滏北村委会承包给我的,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竟又以滏北村委会在没有通知也没有解除承包合同手续的情况下,被滏北村委会以弃耕撂荒为由私自收回在发包为由狡辩,竟又得到法院、检察院承办人员的认可。
  滏北村委会从1983年分地至今没有与老百姓签订过承包合同及二轮延包及土地确权颁证 ,整个滏北村都没有承包合同及第二轮土地延包确权颁证。滏北村村民的承包地不愿在承包时,就以口头方式将承包地交还给村两委工作人员,村两委工作人员也只是将地亩账册登记的名字划掉,村民来年就不用缴纳公粮。滏北村委会将村民交回的承包地重新发包时,也是将承包户登记在地亩账册上,来年收公粮时,则按照地亩账册上登记的向承包户收取公粮。包括粮补款也是按照地亩账册登记领取的,在滏北村就根本没有承包合同何来解除合同一说。
  在2000年滏北村党支部书记张红英上任时,滏北村委会将村民交回的承包地再次发包给其他村民承包不止一户两户 、十户八户 。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长期居住在滏北村,滏北村委会收缴公粮及三提五统和2003年滏北村委会地亩账重新造册并公示。在长达十二年时间竟是不知情的。就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兄弟三人的丈于深高低不平的大荒坑,是滏北村委会在没有通知也没解除承包合同手续的情况下,被滏北村委会胆大包天以弃耕撂荒为由私自收回在发包的。试问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你们带领四十余人打人抢地连公安机关都不敢管,你们不把丈余深大荒坑交回到村委会,谁有胆量私自收回在发包你们的承包地,谁又敢私自更改你们的地亩账。
  整个滏北村从1983年分地至今都没有与村民签订过承包合同及二轮延包及土地确权颁证 ,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你们的承包合同二轮延包从哪里来的。难道滏北村委会就给你们兄弟三人签订了承包合同及二轮土地延保确权?
  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之所以胜诉是有钱、有势,政府部门有后台、有保护伞。法院、检察院打官司要证据,法院、检察院以证据判案是公正的,是公平的。但基层政府不作为、不敢作为,胡作为。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利用滏北村村委会工作人员私拿村委会公章为其盖章出具捏造、违背事实的承包证明。滏北村委会承包给我的丈于深高低不平的大荒坑,却不敢给我事实求是出具证明,我手中唯一的粮补款也被镇政府工作人员私自划拨给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滏北村村委会的承包地底账在村党支部也无缘无故的消失。邢家湾镇政府、滏北村委会不作为、胡作为,严重干扰、误导邢台市任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邢台市任县法院,邢台市中级法院,邢台市人民检察院及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承办人员的公正裁判,严重干扰司法公正,让地皮恶霸逍遥法外。
  在长达七年依法维权中 ,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兄弟三人带领四十余人打人抢地这都是合法的。我剩余的承包地也被其他村民效仿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抢的抢占的占,在我与五保户王敬良,村民李永军、葛海英土地纠纷中,我同一块荒坑地人民法院却又作出了不同的裁决。
  被逼无奈我在2019年8月1日接到河北省人民检察院迟来一年零四个月的不支持复查决定书后,我已无处依法维权,只能进京上访维权寻求党中央帮助。基层政府充当地痞恶霸保护伞,不解决问题,却阻止上访不应该。我不上访在河北省谁敢给我事实求是公平公正解决问题。不叫上访,国家成立上访部门干啥,我上访不违法。驻京办截访人员让我回家解决,不要给家乡抹黑 ,要相信政府,相信法律一定会还我一个公道。但时至今日基层政府畏惧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家族势力,畏惧其邢台市委、河北省委背后的保护伞,不能事实求是处理问题,今天管、明天管,明天推后天,至今又将近两年时间不敢实事求是公平公正处理解决。
  基层政府不解决问题,充当地痞恶霸保护伞,欺压百姓,出假证明。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破坏耕地 ,捏造事实、虚假诉讼,利用村委会工作人员私拿村委会公章,私自盖章出具捏造事实的承包证明,并且在任县农业局土地仲裁委员会还没有开庭审理时,带领四十余人明目张胆打人抢地强取豪夺,连公安机关都不敢处理。滏北村委会承包给我的大荒坑却不敢事实求事的为我出具证明,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兄弟三人将我的承包地霸占后在转包出去,每年收着租金是何等的威风。
  李国英、李国栋、苗大花(李国英弟媳)家族势力大,邢台市委有后台、河北省委有靠山、有人撑腰。我本着相信政府,相信法律,一级一级的依法上诉维权,但我只是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一个无权无势无后台将近七旬的农村老百姓。在长达七年依法维权中,却没有遇到一个敢秉公执法的包青天 。在河北省邢台市无权无势的老百姓受到有权有势有后台的地痞恶霸不法侵害时依法维权怎么这么难。
  在长达七年依法维权中,我不是输在国家法律上,我是输在了滏北村委会及基层政府不作为、不敢作为、胡作为上,我是输在了政府部门没后台上,输在了河北省委、邢台市委没有后台撑腰上。但我相信党中央,相信中央纪委、监察委、中央最高检及全国人大,相信河北省委有清官。请求各级领导、法律界人士及媒体朋友为我伸冤,还我一个无权无势老百姓一个公道。

  跪谢

  河北省邢台市任泽区邢家湾镇滏北村村民葛海坤
  

 实名举报河北邢台市任泽区村民承包荒坑地被霸占长达七年无人管


  

 实名举报河北邢台市任泽区村民承包荒坑地被霸占长达七年无人管


  

 实名举报河北邢台市任泽区村民承包荒坑地被霸占长达七年无人管


  

 实名举报河北邢台市任泽区村民承包荒坑地被霸占长达七年无人管


  

 实名举报河北邢台市任泽区村民承包荒坑地被霸占长达七年无人管

上一篇: 崂山区执法局杨斌带队违法强拆王成所建建筑物,法院判输!!!(转载)
下一篇: 湘道县公安局1个月作出4份信访答复意见是谋财还是保护吴昌平造假公司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