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继女辅警“敲诈案”引网友热烈关注,江苏灌云公安再被东北女实名举报!

发布时间:2021-05-01 11:5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举报人:王亚荣,女,江苏省灌云县冤假错案(颜廷洲)之妻,户籍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亚沟镇吉祥村四组,身份证230122197101284320。
  现实名举报江苏省灌云县公安局张义国等人徇私枉法以及滥用职权、滥用警力多次打击报复信访人的事实!

  案情简要:
  2015年1月26日,一条名为【江苏省连云港市警方破获一起长达23年的杀人案】的新闻刷爆各大头条。而新闻的背后,却隐藏着我丈夫(颜廷洲)的冤恨和无助!

  事实上,新闻爆料中的事件纯属无中生有,整个事件主要是时任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张义国”等人对我家敲诈未成后怀恨在心,然后滥用权力对我丈夫进行报复陷害。

  张义国等人滥用职权恶意启动追诉,以“莫须有”罪名将我丈夫刑事拘留,同时在灌云县检察院(王玉荣)等人默契配合下实施逮捕,他们徇私枉法,弄虚作假,欺骗上级,欺骗中央,以法定最高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级别强行要求核准追诉。

  我丈夫遂被错误拘留批捕,在被延长羁押200多天后,灌云县公安局才做出撤销案件处理。我们随即申请错案赔偿,同时对“张义国”等人渎职犯罪行为、事实进行控告、检举,却持续遭到打击报复。


  错案溯源:
  1992年流氓“刘云楼”调戏良家妇女遭到我丈夫喝止后怀恨在心,事后趁我丈夫毫无防备之时联合团伙对我丈夫报复行凶。后来流氓“刘云楼”在行凶过程中,被同伙推撞造成意外受伤致死,其家属曾及时报案,公安机关第一时间展开审查、调查,认定刘云楼是在行凶过程中意外受伤致死,根本没有犯罪事实,属于不予立案情形。然而我公婆还是出于人道主义帮助流氓刘云楼家属处理后事。在事实清晰且双方达成一致的情况下,灌云县公安局依法做出处理(不予立案)。

  法律依据:
  1、《刑法(1979年版)》第十三条 行为在客观上虽然造成了损害结果,但是不是出于故意或者过失,而是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不是犯罪。
  2、《刑事诉讼法(1979年)》第六十一条规定: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对于报案、控告、举报和自首的材料,应当按照管辖范围,迅速进行审查,认为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应当立案;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事实显著轻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不予立案,并且将不立案的原因通知控告人。控告人如果不服,可以申请复议。

  对于本事件,当年刘云楼家属曾及时报案,由于案情非常清楚,我丈夫属于正当防卫,且加害人刘云楼又是在行凶过程中意外受伤死亡,根本没有犯罪事实,属于不予立案情形,所以灌云县公安机关依法做出“不予立案”处理,且刘云楼的家属也没有不服,更没有申请复议。

  在过往的23年里,对于刘云楼意外事件处理结果,其家属没有一点怨言怨恨,没有向我丈夫及家人主张过任何责任,更没有去过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等部门要求重新处理。甚至在公安派出所、各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上,也从没有过关于我丈夫任何在逃及涉案的相关信息。

  以上事实,足以说明加害人刘云楼意外事件已被了结处理过的真实性和有效性。

  直至2014年,一次偶然,灌云县刑警大队长“张义国”听闻我们(丈夫)的父亲得了癌症,在哈尔滨大医院得到有效治疗,并已康复,趁机探听到我丈夫这些年,以家乡外出务工人员为基础,以诚实守信为原则,建立起自己的建筑工程队,年收入十分可观。

  张义国遂起歹心,出于敲诈勒索,以“清网行动”进行要挟,多次要求深沟村老支部书记做说客,要求我家给自己(张义国)拿出30万元作为报酬,声称帮助我家把刘云楼(1992年)意外事件有关材料做彻底销毁。

  由于老书记为人刚正不阿,在多次与张义国对话中反驳、强调:“颜廷洲当年属于正当防卫,刘云楼确实是意外,况且事件已被公安机关彻查了结处理过既成事实,没必要再做销毁”。【特注:张义国与刘云楼是邻村,对于被了结处理过的刘云楼意外事件自然一清二楚】

  张义国利用职务之便,多次要求深沟村老书记做“说客”遭反驳、拒绝,感觉有失权威,恼羞成怒,出于报复陷害以及立功升职,张义国伙同戴乐雨、方磊等人滥用职权,以“莫须有”罪名将我丈夫拘留,并在灌云县人民检察院(王玉荣)等人“默契配合”下将其逮捕。

  他们徇私枉法,弄虚作假,以法定为无期徒刑、死刑级别对我丈夫强行要求核准追诉。

  张义国、方磊、戴乐雨及检察院王玉荣等人滥用职权、徇私、徇情枉法等渎职犯罪行为昭然可见。

  根据
  《刑事诉讼法(2012年)》
  第八十四条 公安机关对被拘留的人,应当在拘留后的二十四小时以内进行讯问。在发现不应当拘留的时候,必须立即释放,发给释放证明。
  第九十二条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对于各自决定逮捕的人,公安机关对于经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的人,都必须在逮捕后的二十四小时以内进行讯问。在发现不应当逮捕的时候,必须立即释放,发给释放证明。
  第一百六十八条 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的时候,必须查明:
  (一)犯罪事实、情节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犯罪性质和罪名的认定是否正确;
  (三)是否属于不应追究刑事责任的;
  (五)侦查活动是否合法。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核准追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条 办理核准追诉案件应当严格依法、从严控制。
  第三条 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犯罪,已过二十年追诉期限的,不再追诉。如果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第四条 侦查机关报请核准追诉并提请逮捕犯罪嫌疑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必须追诉而且符合法定逮捕条件的,可以依法批准逮捕。
  第五条 报请核准追诉的案件应当同时符合下列条件:
  (一)有证据证明存在犯罪事实,且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实施的;
  (二)涉嫌犯罪的行为应当适用的法定量刑幅度的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
  (三)涉嫌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后果特别严重,虽然已过二十年追诉期限,但社会危害性和影响依然存在,不追诉会严重影响社会稳定或者产生其他严重后果,而必须追诉的;
  (四)犯罪嫌疑人能够及时到案接受追诉的。

  任何一种犯罪的成立都必须具备四个方面的构成要件,即犯罪主体、犯罪主观方面、犯罪客体和犯罪客观方面。

  在加害人“流氓刘云楼”意外事件中,显然是我丈夫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不法侵害。刘云楼虽因意外死亡,但也不能违背事实、法律改变其加害人的身份。

  既然如此:
  1、在不符合任一犯罪构成要件的情况下,灌云县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对我丈夫必须追诉而且符合法定逮捕条件的事实根据是什么?法律准绳又在哪里?
  2、刘云楼意外事件,事发当年即经公安机关严肃审查,被认定没有犯罪事实,且作出了结处理(不予立案)既成事实。试问在23年后,我丈夫究竟哪种行为,经灌云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后,被认定符合《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核准追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5条规定的情形,并以法定最高为无期徒刑、死刑级别强行要求核准追诉,甚至认为不对其进行追诉,会严重影响社会稳定或者产生其他严重后果,而必须追诉的?
  3、在显然不符合报请核准追诉的情况下,灌云县检察院与公安局张义国等人沆瀣一气、弄虚作假,欺下瞒上,强烈要求对我丈夫核准追诉的行为目的又是什么?
  4、灌云县公安局时隔23年后的荒唐立案行为又是基于我国现行法律何种规定?


  张义国、方磊、戴乐雨及检察院王玉荣等人,在预知最高人民检察院即将下达不予核准追诉决定书时,因都未能达到所愿,所以气急败坏,在明知已过诉讼时效,仍蓄意唆使、利诱第三方对我家实施敲诈勒索,以无罪仍可以一直羁押审查为由,强迫、威胁、诱导我家签订《人民调解协议书》,要求拿出30万元现金,公安局才可以放人。迫于无奈,最后我被逼拿出了18万减4万才妥协(至今,14万元究竟落入何人腰包大家都表示怀疑)。

  我丈夫被恶意延长羁押200多天,于2015年8月5日才被无罪释放。次日,灌云县人民检察院与灌云县公安局暗箱操作,以“已过追诉时效期限”为由对我丈夫做出撤销案件处理,为错误拘留逮捕、错案赔偿做出法律规避。

  《中华人民共和国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二项明确规定:对公民采取逮捕措施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

  第二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对公民采取逮捕措施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的,作出逮捕决定的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

  依据以上条文规定,灌云县人民检察院作出逮捕既成事实,自然应当依法承担各项侵害赔偿责任。

  在我们揭发、控告张义国等人渎职犯罪以及申请错案赔偿期间,连云港市、灌云县政府及政法部门等领导为了包庇张义国等人,以及政绩考量,他们以权压法,教唆司法人员滥用法律,作出枉判裁决——其以“已过追诉时效期限”撤销案件为由,拒绝我们错案赔偿申请。

  众所周知,只要及时报案,经公安机关了结处理过的事件,就不存在追诉期。即我丈夫(颜廷洲)与刘云楼意外事件自始致终都不存在追诉期一说。


  如此案件质量怎能体现司法公正、依法治国价值追求?
  为了讨说公道,揭发张义国等人滥用职权、报复陷害、徇私枉法等恶劣犯罪行为以及司法部门的枉法裁判,我们坚决依法申诉、检举、控告。


  然而灌云县政府及公安局为了包庇张义国等人,肆意隐瞒事实真相,压案不查,弄虚作假,欺骗上级、欺骗中央,持续对我家进行打击报复。


  2018年11月20日,多人追我丈夫至国家信访局门前,对我丈夫进行围堵、拦截。最后,我丈夫在北京警察护送下才得到信访登记。


  根据国家信访短信提示,我们知悉错案赔偿应走司法途径,对于张义国等人滥用职权、打击报复、陷害等事实,才完全符合信访问题类别:纪检监查/失职渎职/打击报复登记受理范围。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家赔偿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决定重新审理: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决定的;
  (四)、原决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七)、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2019年9月24日上午,我丈夫持有足以推翻原判决的相关材料来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准备申请重审,就在省高院门前,灌云县公安局再次派人暴力拦截、抢夺。我丈夫的上衣及手机均在他们粗暴行为中损坏,重要材料也被抢夺泄露给有关人员。当天中午,我丈夫被劫持到灌云县南岗派出所“接受讯问”。

  出于打击报复,灌云县公安局滥用职权,以我丈夫2018年曾去北京上访、2019年9月23日到江苏省省委纪委、省高院投送材料,以此可能会给县政府带来压力为由,滥用《治安处罚法》第26条第4项将我丈夫违法拘留。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明文规定,赋予公民有批评和建议权,有向有关国家机关申诉、控告或检举的权利。
  《信访条例第》1~3条也明确规定:公民有权采用多种形式向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各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应当努力为人民服务。

  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打击报复信访人。
  而我们申诉、控告、检举却屡屡遭到打击报复……


  2020年8月3日中午,我陪丈夫到最高人民法院准备递交申诉材料,就在最高人民法院门前,我们再次遭到灌云县“女辅警”案中的南岗乡派出所所长(孙某涛)等驻京截访人员围堵拦截,被强行带到灌云县南岗派出所接受“讯问”。


  2020年9月8日上午7点左右,我陪丈夫在国家信访局外面依序排队,准备到中纪委窗口反映张义国等人滥用职权、徇私枉法、打击报复等犯罪事实。众目睽睽之下,我们再次被“孙某涛”等截访人员强行弄上警车,再次遭到打击报复,再次被非法拘留。


  2021年3月4日,我女儿在北京工作的同学想帮女儿在京找份工作,由于我家被冤案缠身,考虑女儿心情一直处于焦虑低落状态,我与丈夫放心不下,之后决定由我丈夫陪同前往。谁知我丈夫与女儿刚出北京地铁站口,就被灌云县截访人员不分青红皂白,再一次以“寻衅滋事”这一莫须有罪名非法拘留10天,再一次遭到打击报复。


  灌云县政府公安局不作为、乱作为,滥用职权,滥用警力,多次将我们非法拘留,如此恶性循环式打击报复,造成社会舆论极坏,其影响十分恶劣。


  灌云县“截访办”已长期存在且触目惊心,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截访伴生的权力腐败、警匪勾结、暴力劫持、威胁谩骂、违法拘留等问题,造成的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以截访的形式限制剥夺公民申诉权利,向中央信访的权利,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是赤裸裸的违法犯罪行为,也是挑战法律、恶意对抗中央的行为。

  中纪委明文规定:严禁拦截正常上访者,坚决杜绝一切“拦、卡、堵、截”上访群众;国家信访局三令五申,明令禁止以任何形式限制群众正常上访,不允许打击报复上访群众,非法截访,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公安部明文规定:“严禁公安参与拆迁、截访等非警务行为,擅自动用警察参与截访不仅是非警务行为,情节严重构成违法犯罪的,将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灌云县公安局不仅参与截访,而且是多起截访的策划者、组织者,顶风违纪。

  我们揭发、控告张义国、方磊、戴乐雨等人敲诈勒索、徇私枉法、滥用职权、报复陷害、故意制造冤假错案等事实已经长达6年,已经震撼了某些个领导(保护伞),某些个单位的“核心利益”,导致他们气急败坏,恶性循环对我们做出打击报复、陷害。

  在这里,想特别强调,现我们依法向国家信访局所反映被非法持续、打击报复等事实,完全属于信访问题类别:纪检监察/失职渎职/打击报复登记受理范围。
  根据《信访条例》第四十条、第四十六条以及中央政法委《关于建立涉法涉诉信访执法错误纠正和瑕疵补正机制的指导意见》:
  对于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或者违反法定程序,侵害信访人合法权益,行政机关应当作为而不作为,打击报复信访人等,应当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对于信访事项长期推诿扯皮、敷衍、拖延不解决的应该实行异地审查、异地办案或提级审查。

  如今我们依法申诉、控告、检举遭拘留,依法维权处处受到打击报复,人身安全时时受到威胁,问题数年未能得到解决,却恶性循环持续遭到打击报复。

  中国公民有网上舆论的权利、监督的权利。如果我们合法信访事项长期不能得到交办、督办,问题始终不能得到公正处理,我们定会考虑在各网络媒体平台公开事实真相和相关证据以向中央投诉、求助。我们一定要让中央知道百姓的冤情,决不能让地方继续胡来!

  在此恳求相关领导能够秉持正义、保持中立,严格遵守依法治国的司法理念,发出司法建议,对该举报事项进行实质审查。
  恳求予以交办、督办!谢谢领导!


  举报人:王亚荣
  2021-4-29

上一篇: 怒诉:江西万载县权力腐败成为重灾患请求上级依法立案调查
下一篇: 72岁老人信访惨被打虐,家人维权又被打非拘软禁。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