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朗朗晴空,谁来为我们冤死的老父亲主持公道?!

发布时间:2021-05-08 20:3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cp]朗朗晴空,谁为我们冤死的老父亲做主

  

  与光同尘22021-05-04 07:03

  我叫周燕,身份证号码:65230119650329602x;我们的父亲于2021年4月10日在昌吉强制戒毒所下属公司五家渠汇通中晖农业种植有限责任公司管理的五家渠原西戈壁二桐枯沟附近排污泵站内意外中毒身亡。父亲周仁和,享年77岁。祖籍湖南省湘乡县人,1961年进疆,屯垦戍边一辈子,2004年退休于兵团。是一个健康、快乐、热情的老人(每年年末都做体检,各项指标正常)。 2019年4月下旬昌吉强制戒毒所的领导找到我家说戒毒所需要走一条排污管道经过我家鱼池并且给老人做工作,虽然排污管道对水产养殖非常不利,但作为一个屯垦60年的兵团老职工,父亲从大局出发,说服全家人支持政府工作,无条件同意从我家鱼池横穿一条污水管道,并在我家鱼池附近修建了排污泵站。2019年10月排污泵站建成,戒毒所领导找我爸爸说排污泵用电需要从我家变压器走电并且还要聘请我爸维护泵站工作,我爸欣然接受,约定每月电费1500元,观察污水泵抽水工作500元合计2000元/月。此合同于2020年10月由周燕与戒毒所张勇部长电话约定签订,并通过微信传递,双方同意条款后,找人送进了戒毒所。此劳务工资已经支付了11个月工,2020年11月至今一直未付。2021年4月10日10时我爸去泵站查看水泵工作情况,意外身亡在工作现场(刑警大队推测时间),家人下午19点发现尸体,周燕第一时间打电话告知戒毒所张勇部长。在处理父亲丧葬期间未见任何领导来我家安抚家人。第六天戒毒所纪委书记一行3人来我家了解请况。第8天纪委书记打电话告知我们责任划分不清,他们处理不了让我们走司法程序告法院。事发之后,我们也告知了五家渠安监局,但安监局以涉事单位为行政部门为由,认为这个不属于安全责任事故,所以不予调查处理,只是协助问询了一下。

  在这里,有几个问题,请予以关注:

  一,老人早已经将自己签字的对方同意并提供的劳务合同交予戒毒所,而戒毒所至今未予以给回,而且至今还有六个月的劳务费用尚未支付。作为国家司法行政机关,在日常运营管理中未尽基本的审慎注意义务,竟然雇佣年龄高达75岁的老人从事高危泵站的运营观管工作,是否尽职?

  二,雇佣高龄老人从事高危工作,未对其进行专业的技术培训,在日常工作中未予以及时有效的提醒,在特别时刻作业时未予以陪同作业,更未对其工作提供必备的防毒器具及工具,管理及运营是否失职?

  三,对泵站的钥匙管理,钥匙不仅维系泵站的运营安全,更维系着人身生命安全,而作为国家司法行政机关,径直将泵站好几把钥匙交予老人看管,是直接导致此次死亡事件的根本原因,作为国家司法行政机关,视老百姓生命为儿戏,怎么依法行政?怎么对得起党和组织的信任?对泵站的运营及管理,是归属于戒毒所的哪个部门?那么相关部门的管理职责有哪些?各负责人及工作人员的职责是什么?对高危剧毒的泵站运营管理的规章制度有哪些?

  陈全国书记强调,要坚决防范遏制重特大安全事故的发生,坚决维护各族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要做到五个到位:一是思想认识要到位;二是隐患排查要到位;三是安全措施要到位;四是工作落实要到位;五是安全检查责任要到位. 在发生人身死亡事故后,戒毒所有无向主管机关(司法厅)及时汇报?对死者及家属漠然淡视,是这样维护人民生命安全的吗?是怎样的执行党中央及自治区政府的维稳精神的?

  四,安全责任事故只能针对生产性企业吗?行政单位就没有安全责任事故的问题是安全责任的法外之地?

  我们一家人非常热爱祖国,热爱新疆,高度拥护党的领导,从来不愿意给政府添麻烦,尤其是我父亲,在新疆屯垦60年,非常热爱和珍惜新疆的一土一木,本来我在广东工作的小妹一直希望他能回广东安享晚年,但父亲就是离不开新疆,坚持要呆在新疆发挥余热。这次父亲的意外去世在兵团五家渠广为关注,如果不能得到妥善处理,势必冷了兵团人的心,所以,这不仅是一起安全责任事故,还是事关建设兵团人心是否稳定的维稳事件。 父亲生前身体非常健康,每年体检各项指标非常好,体检医生常说活到百岁不成问题!我们的老母亲因为父亲的不幸遇难深受打击,卧病榻前。……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倒在了工作岗位上,结束了生命,作为主管部门和管理部门至今未表示一个明确的态度,给出一个说法,让遇难者家属及子女如何接受?

  一想起原本与人为善而又健康开朗的老父亲孤独绝望又极其痛苦的度过人生中的最后几个小时,我就泪如雨下,殡仪馆的收敛师说,父亲死前咬了舌头所以口部不能闭合,那是死前非常痛苦的表现,这简直是插在我们心上的一把尖刀,每每想起,是心如刀割般难受。如果父亲就这样走了没有任何说法,我们无法告慰亡灵也无法疗慰拳子之心,但目前,对方的强硬态度让我们非常愤怒,安监局公安局的介入也很不积极,走司法程序,因为对方是司法厅下设单位,几乎没有律师愿意介入,我们是无处说理,请您帮帮我们!

  请求人:周燕、周舟、周丽、周茹2021/5/3(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上一篇: 南充一法院怂恿打、砸、抢高坪区政法系统疑蛇鼠一窝
下一篇: 可气可恨的宁城县国土局局长韩峰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