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关于对四川省高院(2019)川民再715号 错误裁判的实名举报信

发布时间:2021-05-08 20:4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尊敬的中央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 举报人:陈祥荣,男,身份证号码:510902196810039150;住址:成都市武侯区一环路南四段8号附1号1栋2单元16楼6号。联系电话:13880348881。 举报对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以谯斌法官作为审判长的合议庭,对下列案件,作出强烈不满的举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蓝文才与陈祥荣、陈长春等关于对(2018)川01民终字9210号股权转让纠纷一案的再审审查,案号为(2018)川民申6043号案件,后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提审”本案。再审案件的案号为(2019)川民再715号。现被申请人陈祥荣对该再审案件,提出如下举报意见:该案不应该进入再审程序;然而再审审查承办人不认真审查该案的实体情况,采信再审申请人蓝文才在二审后作出的虚假证据,让该案进入再审程序,从而改判,作出一个无法履行的错误判决,举报人有理由相信该案存在司法腐败现象。请求中央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予以调查再审案件的法官谯斌。该案进入再审后,举报人在庭审时后,提交了大量的新证据,证明该案不应当支持再审申请人的请求,而再审法官并没有对新证据予以采纳。且作出了一个有损案外人利益的再审判决书。让举报人不得不怀疑子该案再审法官的法律水平,明明已经不存在判决事项,再审法官怎么会做出一个不可能去实施的判决。 事实与理由 一、成都中院作出的(2018)川01民终字9210号民事判决书,审理查明的事实清楚,作出的判决公正合法。再审申请人蓝文才的两条再审请求及事实不成立,而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认定虚假证据,强行将不该进入再审的案件,直接进入再审,理由如下: 1、申请再审人(一审本诉原告、反诉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蓝文才的第二项再审请求不成立;同时第一项再审请求“撤销(2018)川01民终9210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的理由也不能成立。 关于蓝文才一审诉请陈祥荣返还证照的问题:根据蓝文才在该案的本诉一审中主张的事实,一审法院(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判决:驳回蓝文才的诉讼请求(即1、判决陈长春将其持有的星空公司22.5%股权转让给蓝文才,并配合蓝文才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以及判令陈祥荣向申请人移交星空公司的证照等全部资料;驳回陈祥荣的全部反诉请求)。蓝文才对此判决不服,提出上诉。该案本诉的二审庭审(可详见成都中院二审庭审笔录)中,法庭询问告知蓝文才是否交纳上诉费?蓝文才代理人明确陈述,经核实,未按期交纳上诉费。二审法庭在本诉中依法庭审释明,鉴于蓝文才未向法院缴纳上诉费,蓝文才的上诉按照撤诉处理。故此,二审中本诉按照蓝文才撤诉处理,二审仅围绕“陈祥荣提出的反诉请求及上诉请求”展开法庭审理。故,蓝文才提出再审,只能仅在本案反诉的判决结果【(2018)川01民终字9210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基础上提出。因此,再审申请人蓝文才提出第二项再审请求(即1、判决陈长春将其持有的星空公司22.5%股权转让给蓝文才,并配合蓝文才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以及判令陈祥荣向申请人移交星空公司的证照等全部资料;2、驳回陈祥荣的全部请求)属于一审的本诉诉讼请求,二审蓝文才自行撤诉,现在提出再审没有法律依据。此项再审请求已经属于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2017)川0107民初5523号民事判决生效确定驳回,成都中院作出(2018)川01民终字9210号第一项判决“维持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2017)川0107民初552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驳回原告(反诉被告)蓝文才的全部诉讼请求’。”是依照事实和法律作出的,蓝文才的该项再审请求不能成立。 退一步讲,即或是蓝文才有权对本案的本诉的自行撤诉后,又提出再审请求,被申请人陈祥荣认为蓝文才要求陈祥荣移交公司的证照等全部资料的请求,完全是无理取闹,事实简述如下(被申请人陈述的该部分的事实,已经向贵院提交补充证据目录。因蓝文才诉请返还证照的请求属于本案的本诉审理范围,而蓝文才二审按照撤诉处理,二审未进行审理,故被申请人陈祥荣不用在二审中提交该部分的证据。 2017年1月12日,蓝文才通过非法手段从陈祥荣处抢夺了星空公司的证照、印章等(在2017年8月16日遂宁船山法院执行笔录第2页,蓝文才陈述其通过强制手段收回了印鉴等),于2017年1月17日非法销毁了原公司印章,于2017年2月20日蓝文才委托蒋丽君登报公告对印章、证照等进行登报遗失。2017年3月20日,蓝文才在未召开星空公司股东会决议情况下,委托蒋丽君向四川省工商局申请了补办新的营业执照及变更了公司经营范围。故,证照印章均在蓝文才处长期非法控制,陈祥荣无法返还,再审判决与事实不符。综上,申请再审人蓝文才的第二项再审请求以及再审请求“撤销(2018)川01民终字9210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的理由不能成立,完全是无理取闹,蓝文才明知公章已经被控制在自己的名下,还起诉陈祥荣移交证照等,完全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然而,本案的再审法官谯斌,根本没有认真审理“什么是证照,证照指哪些?陈祥荣到底如何移交?全部资料,是什么全部资料?”。这些东西,陈祥荣本身已无法去完成移交,再审法院为何要作出这样荒唐的判决,改判为“陈祥荣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蓝文才移交四川星空教育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证照等全部资料,”。所以说,举报人有理由相信,再审案件中存在司法腐败行为,请求查处。而且,在蓝文才的另外案件,蓝文才因和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的法官存在司法利益输送,相关法官被判处了刑罚。(后附相关刑事判决)。也因为这个案件,对于蓝文才来讲,势在必得。当时的船山法院,也因为省高院的这个案件,迟迟不公平处理,造成了举报人陈祥荣再次陷入司法不公的陷阱。所以,其很可能又会采取不正当的手段与再审法官接触。从而使得再审法官判决出如此荒唐的案件。把一个不应当进入再审的案件,生拉硬扯进入再审。 二、 申请再审人(一审本诉原告、反诉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蓝文才再审请求“撤销(2018)川01民终字9210号民事判决书的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也不能成立,而再审法官强行进入再审后,直接改判为“陈长春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将其持有的四川星空教育文化投资有限公司22.5%股权过户给蓝文才,并配合蓝文才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这个判决非常荒唐,因为在该案审理的时候,出判决以前,陈祥荣已经提交了证据,陈长春的股权已经被重庆市沙坪坝区法院强制执行,也就说,陈长春已经没有股权可已办理过户,而我们的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在非常清楚的知晓的情况下,却置之不理,对证据不予审查,仍然作出对蓝文才非常有利的判决,未作出公正判决。 故,举报人更加有理由相信,再审法院的高级法官谯斌与蓝文才之间存在司法腐败,未公正司法。理由如下: (一)二审法院判决认定蓝文才构成根本违约、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构成解除合同的法定情形,事实及证据充分,是依法公正的判决结果。再审申请人蓝文才认为再审符合《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2项的规定,再审请求的事实与理由纯属蓝文才胡编乱造,是蓝文才单方面为了拖延“遂宁市船山区法院审理(2018)川0903民再3号案件”的审理时间。(而遂宁的相关案件,船山法院与蓝文才有关系的法官,已经因受贿受到刑事处罚)按照《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的约定,各方将蓝文才代星空公司偿还1200万元本金和利息,目的是为了通过蓝文才的主动方支付行为,来消灭星空公司应当承担的债务。然而,蓝文才至今为止并没有主动足额支付股权转让约定的1200万元的本金和利息,且按照《借款协议》,应当先息后本的原则进行支付,故此尚欠800万本金和利息。蓝文才在再审申请书第2页称:“(1)2016年9月13日委托案外人戴竺修向林红梅转账70万;(2)2016年11月29日委托成信天府公司通过划扣方式向林红梅支付232.54元(包含本次执行费用);(3)2017年4月13日,蓝文才委托成信天府公司通过划扣方式向林红梅支付245万;......至此,蓝文才已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的1200万元悉数偿还”。被申请人陈祥荣认为,蓝文才提出该项再审理由没有事实依据,蓝文才现在提出是其“委托支付划扣”属于违反民诉法中“禁止反言”的原则。 通过成都中院二审审理查明,以及依据遂宁中院(2018)川09执复8号《执行裁定书》(证据目录附件二)审理查明的事实:232.54万元、245万元,均是由人民法院依法通过强制措施予以扣划,且遂宁市船山区法院于2017年6月13日将被执行人蓝文才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200万本金及利息的归还并不是蓝文才主动履行或者委托支付,且成信公司本身也是债务的被执行人和偿还主体。原本《股权转让协议》本身约定由蓝文才负责偿还,但蓝文才并未按照约定履行。其不仅未按照《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履行,也未按照遂宁船山法院《民事调解书》(已进入再审)的约定履行,所以迟延履行债务的根本违约主体是蓝文才。 故,成都中院二审法院认定:根据陈祥荣提交的证据,案涉首期300万元并非由蓝文才支付,亦无其他证据证明蓝文才委托了他人支付案涉300万,因此对予以采信......同时认定蓝文才并未在约定的时间内履行其支付义务,存在迟延履行债务的行为。对此,二审法院认定蓝文才构成根本违约的事实是证据确实充分。 再审申请人蓝文才认为“迟延履行债务系因为陈祥荣等人拒绝配合导致,与蓝文才无关”,认为“是林红梅拒绝和蓝文才联系,是陈祥荣、林红梅变更支付方式、拒绝开设共管账户造成蓝文才违约......”。被申请人陈祥荣认为,蓝文才提出这些再审理由完全没有证据证明,是其为了申请再审歪曲事实的体现。(而这些歪曲的事实,均由高院法官采纳,对陈祥荣的申请,丝毫没有提及)。 3、被申请人陈祥荣提供遂宁中院作出(2017)川09执复3号生效《执行裁定书》,证明是蓝文才的再审理由不能成立:但再审法官仍然不予理睬。2017年5月19日,遂宁中院作出(2017)川09执复3号生效《执行裁定书》。(第4页):......经审查听证,双方已按照该民事调解书第一条履行了义务,但未按其民事调解书第二条(即在第一条履行后,由蓝文才立即支付900万到林红梅与蓝文才设立的共管账户;)履行,且无证据证实系林红梅的原因,为此林红梅有权向本院申请执行。......《执行裁定书》中(第6页),裁定:关于争议焦点一,.....船山区法院认定未按其民事调解书第二条履行,并非林红梅的原因,该事实认定并无不当。......由此,复议申请人(星空公司、成信天府公司、蓝文才)至今尚未自动履行该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义务,船山区法院受理执行对其义务人财产采取控制措施,冻结其存款账户用以清偿债务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综合上述遂宁中院《执行裁定书》可以看出,在案外人代星空公司偿还70万元和通过法院强制执行230万后,林红梅申请解除了相应股权的质押和查封,但因陈长春在星空公司32.5%的股权被另案司法机关查封,无法解除质押。经法院查明,不开设共管账户,并非林红梅的原因造成。故,蓝文才在本案再审理由中陈述的是陈祥荣、林红梅变更支付方式、拒绝开设的与事实不符,反而是蓝文才迟延履行债务,违反协议约定拒不履行还款义务的一个借口。 4、再审申请人蓝文才认为“蓝文才已经完成了《股权转让协议》中约定的融资建设校区整体项目的义务”与事实不符。蓝文才在迟延履行债务,违反《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的偿债支付(由其支付1200万本金及利息)义务后,首先起诉陈祥荣、陈长春交付22.5%的股权,同时还利用其作为星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掌控星空公司新的公章和资质的权利,开始了一系列实施的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蓝文才的歪理邪说不应成为再审理由,事实如下: (1)蓝文才在成都中院二审答辩时(笔录第5页,9210号判决书第3页),称“《股权转让协议》对所谓的融资无任何关系,《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主要是解决1200万本金及利益的归还问题,要将陈祥荣22.5%的股权变更至蓝文才名下,且这一系列有先后顺序,对照协议看蓝文才没有主动履行一条;在船山法院的《民事调解书》中是可以体现的”。由此可以看出,蓝文才是明知履行股转协议,是有一个先后顺序的义务,但正因为蓝文才没有主动履行先义务,造成法院强制执行其义务。且后续的义务均因蓝文才违反约定,所以才引发系列纠纷。 (2)至今为止,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有陈祥荣、陈长春认可的资金用于了校区建设项目建设;况且蓝文才在成都中院二审中仅仅认为,《股权转让协议》和《补充协议》是一个独立存在的协议,是与融资没有关系的协议。那么既然蓝文才认为这是一个独立的转让行为,为什么现在在再审理由中又认为是股权转让是融资建设校区?蓝文才一再颠倒是非,就是为了达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欺骗星空公司的其他两位股东(陈长春、陈祥荣)在没有受益的情况下转让股权。(3)2016年8月30日,各股东为了学校项目建设,先由蓝文才、陈祥荣、陈长春召开股东会,作出了《股东会决议》,约定星空公司向聚信基金融资2.44亿元建设信息工程大学天府校区。可蓝文才为了骗取股东信任,向陈长春、陈祥荣陈述,聚信公司已经资金安排妥当,绝对可以融资2.5亿元用于学校建设,但二陈需要将各自22.5%的股权转让给他。陈长春、陈祥荣才在8月30日当日才签订了有条件的《股权转让协议》,各方股东均是有义务按照协议内容履行,但首要条件是必须要蓝文才负责解决星空公司欠付的1200万本金及利息,让星空公司没有负债。然而蓝文才不仅未按照《股东会决议》的指定的聚信公司进行融资,反而不履行债务,最后由法院强制执行债务并将其拉入失信名单,这种不履行及迟延履行债务的行为本身就是违约。以至于造成星空公司的该笔1200万本金及利息的偿还现在都没有完毕。况且,在学校项目中,项目公司(成信天府公司)会获得配套的200亩商住用地的收益价值高达10亿元,蓝文才为了吞掉二陈的各自22.5%的股权,竟然利用这个《股权转让协议》,单方面先于2017年6月向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起诉“股权转让纠纷”,诉请陈祥荣、陈长春过户22.5%引发此案。蓝文才的这些行为的出现,已经不能致使保障陈祥荣、陈长春向蓝文才转让股权、负责向特定对象融资以及保障陈祥荣享有成信天府校区整体项目2.9%的收益分红目的。况且至今陈祥荣也没有收到过任何项目的分红款。故此,陈祥荣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在该案中提出反诉“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合同》及《补充协议》,赔偿200万违约金,二审中考虑到大家都是股东,明人做事天在看,为了大家的友谊,所以放弃了200万违约主张。”(4)另,蓝文才于2017年9月申请遂宁船山法院强制执行陈祥荣的22.5%的股权,船山法院违法的将陈祥荣持有的22.5%的股权过户给了蓝文才。而后,蓝文才在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的诉讼中,变更了诉讼请求,不再要求陈祥荣过户股权,要求其返还证照。虽然陈祥荣现在持有的22.5%的股权已经被遂宁市船山区法院强制过户给蓝文才,但遂宁市船山区法院作出的这个执行行为是一个错误的违法行为。陈祥荣知晓股权被过户后,一直没有放弃对自己22.5%股权所有权的权利维护,多次向船山法院、遂宁中院提出执行异议,现在审理中。遂宁中院在2018年1月22日向遂宁市船山区作出了《关于对(2018)川0903财保16号民事裁定审查意见书》中明确说明:......审查发现你院在(2016)川0903民初2999号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存在审理程序违法,该调解书擅自处分陈祥荣的股权;(2017)川0903执1987号执行一案,执行行为违法。......(5)另,遂宁市人民检察院于2018年5月作出了对(2016)川0903民初2999号《民事调解书》的遂检民(行)监[2018]51090000003号《民事抗诉书》,抗诉书中抗诉:......蓝文才涉嫌违反《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滥用控股股东地位,损害其他股东(国有股)的合法权益。生效民事调解书存在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损害国家利益,损害他人合法权益,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等。...... 故,蓝文才在再审理由中描述“其与各方签订《合作协议书》、《合作经营投资协议》、《合作开发协议》、《项目合作协议》等各项协议”,蓝文才签订的这些协议的内容,恰好是其为了自己获取项目利益,侵占股东股权,出卖公司可得利益,损害公司权益的具体体现。完全违反了星空公司当初与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签订《合作框架协议》的目的,也违反了《股权转让协议》的目的(包括但不限于不召集星空公司股东会,蓝文才随意处置星空公司对外持有的股权等行为)。上述行为全是蓝文才一手遮天的行为。陈祥荣在股权利益严重受损的情况下,主张反诉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是完全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和公司的合法权益的角度,依照事实和法律得到了二审法院的认可。而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谯斌,未依法查明事实,胡乱判决。 5、再审申请人蓝文才认为“成信天府公司学校整体项目”于2018年5月得到有关正式成立,......暂不存在向陈祥荣支付收益的可能。”这一说法,完全证明蓝文才是想霸占陈祥荣持有的星空公司的股份和收益权,更加证明了“贼喊捉贼”的道理。 根据2018年3月21日,星空公司投资的四川成信天府教育投资有限公司(项目公司)做出的《股东会会议决议》内容来看,蓝文才利用其作为星空公司和成信天府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召开了股东会会议决议,不仅将陈祥荣、陈长春投资的星空公司在成信天府公司持有的80%的股份,在没有召开股东会决议情况下,事前或者事后均没有通知二陈的情况下,非法转让给了其他人,还将陈祥荣、陈长春在成信天府公司的董事职务罢免。陈祥荣、陈长春连最起码的控股职务都没有了,哪儿还有知情权,哪儿还有分红权?所以,其陈述不能向陈祥荣支付收益的陈述,更加证明了其完全要侵犯二陈的股东权利,而不是实现《股权转让协议》为股东分配利益的目的。 综上,蓝文才认为二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认为其已经履行完毕《股权转让协议》的主要义务,认为二审认定不履行主要债务或者迟延履行主要债务,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事实不清,缺乏证据的理由,完全是蓝文才的无稽之谈。 (二)蓝文才再审认为“二审法院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符合再审理由”的说法是于法无据的,该项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意见如下:1、综合上述被申请人陈祥荣陈述的事实和理由以及提交的补充答辩证据来看,整个《股权转让协议》履行,完全是蓝文才为了实现自己的私人霸占股权和项目的目的,而不是为了实现《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的合同目的。如果其真的是为了实现合同目的,其在一审本诉的诉讼请求(即本案再审的再审请求)在一审判决驳回后,如果觉得本诉不应当驳回,应该继续在二审中上诉,然而上诉后其又不愿交纳上诉费,二审法院按照撤诉处理。撤诉之后,现在又提出本诉的诉讼请求,这是典型拿司法资源开玩笑。2、本案二审中,仅仅围绕陈祥荣提出的反诉请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来进行审理,各方举证、质证。不存在蓝文才再审理由提到的适用《合同法》107条判决或者审理的问题。纵观全案,陈祥荣在整个一审、二审庭审中提出蓝文才的行为构成法定解除情形,故此,二审法院通过事实调查与法律认定,依法判决“撤销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2017)川0107民初5523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驳回被告(反诉原告)陈祥荣的全部反诉请求’。”;判决“解除陈祥荣、陈长春、蓝文才于2016年8月30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判决“解除蓝文才、陈祥荣与2016年8月31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的补充协议》”;是依法得出的判决结果,依法查明的事实清楚,认定的证据充分合法有效,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正确,并无不当。(三)陈祥荣于2020年12月3日将该案的新证据“重庆市沙坪坝区《执行裁定书》(2019)渝0106执恢836号文书及相关陈长春已经股权已经被执行的材料”提交给谯斌法官,而谯斌法官收到材料后,根本没有审查本案的证据,直接作出荒唐的再审判决。该判决不仅损害第三人利益,也是一个无法履行的错误判决。 综上所述,请求中央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严格审查该案中的再审法官谯斌的司法乱作为等现象,还举报人一个公道。 此 致中央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
  举报人:陈祥荣电话:13880348881
  身份证:510902196810039150
  2021年5月6日
  附件:相关材料目录
  一、四川省高院(2019)川民再715号《民事判决书》。
  二、成都中院(2018)川01民终字9210号

上一篇: 讨要薪水反被派出所民警恐吓
下一篇:居民区设垃圾站,每天臭气熏天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