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对系列庞大势力网链“伞”团罕见严重违法违纪问题不查处,而是抱团庇护场

发布时间:2021-05-08 20:4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控告的是:在吉安市万安县的《相关部门其相关领导干部与团伙势力恶意来各种整惩打击报复实情实名举报人》、《严重破毁生态环境》、《选人用人问题 __ 参与和纵抬策操及充当恶黑势力网团伙的保护伞与互庇护伞场的领导干部反而能提拔重用》、《推助抬村霸等私吞分集体财务问题》、《民生领域 __在扶贫脱贫期间大量套取和私吞分国家专项资金,一些干部和关系富裕的人家套取低保,而有真正贫困的家庭里有的没有低保,及专项资金乱用等等的大肆违法敛财问题》、《扶贫移民安居工程安置别墅房成了官与村霸违法敛财与行贿受贿抄炒倒卖给公务员(公职人员)了 __扶贫移民安居工程的安置别墅房,不是用来安置贫困移民户安居的;而至少千栋以上的扶贫移民安置别墅被官与各村的村霸霸民勾结套、强抢、霸占所抄炒倒卖给了城里人的公职人员的罕见严重违法非法敛财恶黑问题》、《土地行业领域严重问题 __官与各村的村霸霸民勾结到处县城区等地的农村去违法买卖大片耕地等地至少3千亩以上,违法套、拟、盗农村村民的名义违建别墅至少4-5千栋的违建与倒卖城里人的公职人员的罕见严重违法非法敛财恶黑问题》等等这系列庞大恶黑势力网链“伞”团网“伞”团至少违法非法盗、套等涉及几十亿的敛财与行贿受贿的系列庞大恶黑网链“伞”网问题。可吉安市万安县的纪委监委等等相关部门仍不去追责问责,仍不愿不敢去真查处。(所反映控告的纯属实情,用人头担保;而且有全方位的各种视频等等环扣的铁证的佐证材料100 G以上,这些证材已分别寄存放在外地各处保存好了)
  之所以在吉安市万安县相关部门的相关领导干部对真正系列庞大恶黑势力网链“伞”团里的罕见严重恶黑问题是有案不立、压案不办、有案不查,不去追责问责,而反而是公开抱团违法鸣锣开道替违法犯罪团伙开脱罪行 ,来互庇护着逃脱法律的制裁,来互助抬系列庞大恶黑势力网链“伞”团网里恶黑的人的事充当保护伞其互庇护着“伞”场的事例很多很多。(细看了附述的材料里的佐证材料对比,就深知)
  在吉安市万安县的相关部门的相关个别领导干部不只是差距太大传导不到位,是存合顶风渎职、阳奉阴违 所“灯下黑、内鬼”等的“警伞”、“庸伞”及故干预司法的“官伞”,搞“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的系列庞大恶黑势力网链“伞中伞”“案中案”利链团。更可怕可恶的是,吉安市万安县的相关部门的相关领导干部对实情实名反映举报人不是保密,不是保护,不是鼓励是奖励;而反而是公开抱团恶意来把实情实名反映举报人进行各种刁难、惩、整、威胁、监控、折磨、摧残等的各种打击报复、伤害,而捂压住不让群众把的这庞大系列恶黑网“伞”团网的恶黑盖被举报揭开,。因这系列庞大恶黑势力网链“伞”团网里有几百人,而且涉及的科级上下和县级(处级)上下的领导干部就有百人以上。之所以吉安市万安县的纪委等等的其相关部门的相关领导干部从始至今不但仍不愿不敢去查处,而是把收到群众的实情举报材料或上上级转交办的举报材料函件时,总是“灯下黑”、“内鬼”等天天合串通风报信等,来教交如何临时合违法伪编骗造应付性“材料”或毁灭之前违法所伪编骗造材料等来替换材料或毁灭材料;来应付自己部门查自己的部门及自己查自己的这种一而再再而三地阳奉阴违、合欺瞒上下等等所公开抱团违法鸣锣开道违法替犯罪团伙开脱罪行 ,来互庇护着逃脱法律的制裁而所的互助抬系列庞大恶黑势力网链“伞”团网里的恶黑人恶黑事所故屡次公开抱团掩盖事实真相,来对抗上上级责成的要查处;来把真正庞大严重恶劣的问题来避重处轻的把大事化小,再故拖时间来化了而不了了之。。
  再来看看,吉安市万安县相关部门的相关领导干部不处理有庞大恶黑网链“伞”团伙问题的人的事,而是抱团常对实情实名举报人进行各种刁难、威胁、整、惩、折磨、摧残、监控等的各种打击报复等。(这就是在吉安市万安县的相关部门的相关个别领导干部的心行里反而是把无外界关系后台背景的普通百姓的真正响应国家部署的号召、指示、精神所响应来反映举报在群众身边存在、出现的问题的实情实名反映举报人成了有错有罪。)
  一、这就连万安县纪委等等相关部门的相关个别领导干部从始至今抱团的“顶风渎职、不作为、灯下黑、内鬼等等”仍说,“就是告到省里、中央,还是由我们万安县来查处,知道吗”的等等这种的“作为”的话常说。
  例. 不只是2016年3月20日,原万安县纪委书记万建中对举报人说,“就是告到省纪委、中纪委,还是由我们万安县来查处,知道吗”。(为什么不降,反而提拔为泰和县政协 )
  例,原万安县纪委书记李艳辉他曾在县纪委门号1024办公室里公开对举报人说,“我(李艳辉)是乡政府出来的,我们纪委不用你们群众举报,我们纪委根本不要你们群众的举报”。(为什么不免,不追责问责,反而重用)
  例,难怪就连依次的第六批次的调查组虽是由市纪委交叉调查组组长泰和县纪委的某室副书记尹士辉他在2016年2月1日至3月2日间的视音里对举报人郭先烟说,“搞得我们调查组好难,知道这个违法专业队的后台在市里面;一来调查,就有市领导打电话干涉。你怎么知道是在糊弄你。知道,如真查的话,至少要判十个、二十个;知道这个违法专业队材料造假。可这些事是由你们万安县纪委去查处,你(郭先烟)去找一下万安县纪委,不要多说,你(郭先烟)就说你家有什么要求”等话。
  例, 在2019年8月前后间,而万安县某派出所所长肖对一位有几十年党龄,而且曾当过某大队大队长的交谈时,那位所长说,“现在扫黑除恶就是扫你们老百姓,就算是你们举报了领导干部,那也只是查一下而已,就会掉头,不会往下查了,知道”。这事已向省扫黑除恶办的领导反映之后,吉安市公安局扫黑除恶办派的林睿18827799773、刘某忠18107969175俩位领导在2020年7月6日和万安县纪委俩位领导在2020年9月20日间虽前来向曾当过某大队大队长的某某了解了当时派出所所长所说的,并签了已作了笔录的字,可市扫黑除恶办等相关部门至今没有回应了,看来成了庇护场来欺瞒上下拖时间而不了了之吧)。
  就例其一的行业领域的罕见严重问题。而虽 2019年8月2日起至今已2020年8月(现已2021年7月了)是由吉安市万安县委原副书记兼调查万安县公职人员与各村组的村霸霸民合到处在县城规划区区范围内的农村违法买卖大片耕地等地和违规建别墅与倒卖违法敛财、行贿、受贿的这庞系列大罕见的恶黑势力网链“伞”团问题的调查组组长,可至今万安县相关部门仍没有真查处理呀,仍是在合充当保护伞与互庇护着伞场来以“已查处理”而欺瞒上下、敷衍、阳奉阴违来回复省、国务院、中央的转办的函件。
  实情实名举报控告举报控告人已将的这系列问题向万安县县长刘军芳和县委书记李伟平等等县领导反映举报多年无数次呀。
  ___ 多年无数次的已向万安县等等相关等相关部门部门反映举报系列罕见严重的问题,却仍得不到县纪委等相关部门的真正重视,更得不到县纪委等有关部门对实名举报人的保护、奖励来调动群众积极;而反而是把实名举报人举报的信息全直推向了裸奔、全被泄露。而且县纪委等这些部门把实名举报人举报的罕见严重问题不但搁置一边不去查,反而是来互相推、互相扯皮,而且叫实名举报人去查处、去法院告。因县纪委等有关部门的这些有关领导干部是“不作为、顶风渎职、甩手掌柜”等的在这种情况下。看来实情实名举报人我只有亲自当面向县委李伟平书记递述交举报系列违法专业团伙的罕见严重违法材料才可能有用了,才能引起具委书记的高度重视吧。于是实名举报人我我郭先烟多已次在书记办公室的9楼走廊静静的等未见到,而在2017年8月4日的那天7:30左右,我就在9楼走廊静静的等到了8:40左右,此时我郭先烟万万没想到的是县委办2人(姓肖的两个人,肖文、肖ⅹⅹ)却打电话叫了8-9个保安把我郭先烟从9楼挟压到了一楼。当时县委办公室主任肖文 特叫了8-9个保安把我郭先烟到9楼拖挟压时,有县领导陈鑫、谢晓东、黄洋华、刘修祯、李桂平、刘军芳等等一些县领导及几个部门的科级单位的局长看见证了现场,而当时我郭先烟还向县政法委书记陈鑫法书记等领导发出了求助声,无果。(唉,是县委书记不敢见实情实名反映举报人群众?还是县委办公室主任不让县委书记见实情举报人群众?)
  ___ 看来,现只有省级及省级以上部门派联合专案调查组驻进吉安市万安县,并面见控告人当面引领面见证全方位的各种环扣铁证佐证实情。这才能真正彻查彻处这真正庞大系列的恶黑势力网链“伞”团里的罕见严重恶黑问题;才能起到真正查一禁百的威慑力的疗效! 来真正彻底破除吉安市万安县相关部门的相关个别领导干部的这种故抱团阳奉阴违、欺瞒上下的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不良劣行。来为打一场真正刀刃向内,正风肃纪的刮骨疗毒的对有案不立、执法不公、执法不严、压案不查的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的那种“灯下黑”“内鬼”的“害群之马”彻底割除毒瘤而攻坚战!

上一篇: 求助天涯
下一篇: 今天有记者给我发信息问我愿意接受采访吗?我回复了记者的信息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