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当代“南霸天活阎王”,姜家疃支部书记姜某杭的篡权贪腐史

发布时间:2021-05-08 21:3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通过在全国进行的“扫黑除恶”雷霆行动后,整个社会治安和法制环境得到了根本性改变。但仍有漏网之鱼依然逍遥法外,如本文中的主人公姜某杭,顶着众多村民如雪片般密集的举报信依然屹立不倒,这是一个荒诞的传奇,也是一个悲哀的笑话。该事件已在姜家疃百姓的心中刻下永难磨灭的烙印。

  姜某杭何许人?起先,姜某杭是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黄务街道办事处姜家疃村的一名普普通通村民。后来,姜某杭的官方身份是:烟台市芝罘区黄务街道姜家疃支部书记、烟台市芝罘区黄务街道姜家疃村原村委会主任、村委改制后变身烟台昊丰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再后来,在村里老百姓眼中的姜某杭是:“第一蛀虫”、“第一祸害”、“第一巨贪”、“活阎王”以及“扫黑除恶行动的漏网之鱼”。

  书记、村长、黑社会大哥、第一祸害、活阎王、蛀虫、巨贪......令人匪夷所思同时集中这么多性质迥然的称呼于一身,姜某杭到底是个什么人?

  姜家疃村位于烟台市芝罘区黄务街道办事处的黄金位置,东临204国道,南临荣乌高速入口。百姓自古以来以农耕谋生,由于地理位置优越,这个昔日传统的农耕之地成了各路开发商蜂拥争抢的香饽饽。姜某杭作为姜家疃村的一把手,也因此成为了这场开发浪潮中最大的受益者。细刨其发家史,无不与权利有关,而其利用不正当手段强势上位,利用假党员的身份篡权谋政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

  姜某杭是如何当上村长的?

  2008年村委会主任选举期间,为了达到当选目的,姜某杭向每户村民发放了600元现金和一桶花生油。通过贿选当选了村委会主任。2011年换届选举,姜某杭故伎重演,给每户村民发放了一张空白的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欺骗村民说里面有3000元钱。对于不配合的村民进行语言威胁和打击报复。2011年5月16日晚上,姜某杭调用了数十名黑社会人员在村里来回穿梭造势、恐吓村民,就这样通过欺骗、贿选和暴力等这些软硬兼施的手段,姜某杭于次日换届当选成功。

  二、姜某杭是如何当上村支书的?

  姜某杭的入党所在地是山东烟台海阳市,但他此前在海阳既无住房也无工作单位。姜某杭的户籍所在地是山东烟台芝罘区黄务镇姜家疃。但姜家疃的历任支书都没有接受过姜某杭入党的任何函调材料,更不曾为其签字盖章。综上可知,姜某杭的党员身份是通过造假获取的。有了假党员的身份,姜某杭才有资格参选村支书一职。其能够在村两委换届选举之前火速造假入党,不得不惊讶姜某杭为了篡权谋政不惜造假的野心和手段。

  三、姜某杭是如何利用职权将村改制的企业变成私产的?

  2012年,姜家疃村改为居委会后,成立了烟台市昊丰置业有限公司,姜某杭卸任村长担任公司董事长。村委发给村民股权证,以此证明所有村民都是烟台昊丰置业有限公司的股东。但是自此以后,集体资产加速变成既得利益者的个人资产。除了在村里非法集资外,另出售村集体土地1000多亩,开发了香槟小镇、天鹅堡、山语城、瑞学府等多个楼盘。按理说,出售了如此大面积的土地,村委会应该有很多收入,村民也会得到分红福利。但现实情况是,村委的外债越来越多,而作为股东的村民没有见到一分钱的分红。通过天眼查才发现,昊丰置业有限公司的股份比例显示:姜某杭占股百分之四十,其余四位股东姜某强、姜某波、姜某芝、曲某军各占股百分之十五。由此可见烟台昊丰置业已经成为百分之百的私营公司。也就是说在法律意义上广大失地村民在昊丰置业有限公司没有一丁点股份,如今的姜家疃村民,仅能领取老村委延续下来的每人每年600元的失地口粮钱。新生儿和后嫁入村里新晋人口连这区区六百元福利都享受不到。村委出售、出租土地的数亿元收入,全被姜某杭等人瓜分殆尽。

  四、姜某杭鲸吞集体财产、利用职权谋取不正当利益。

  1、土地转让暗箱操作,定向投标摘标。

  2016年之前,姜某杭没有经过两委代表表决和公示,暗箱操作旧村改造项目,在该项目中,居委会转让300亩土地给千乐置业有限公司用于山语城楼盘开发,土地转让过程中没有遵守任何法律程序和村民自治法,纯属姜某杭的个人行为。姜某杭从中分得了干股,获利数千万元。目前,山语城已经卖出十多亿元,村委和村民没有得到一分钱红利。

  2、破坏规范协议、通过幕后交易损公肥私。

  2006年,邻村朱家疃推进“柏林春天”开发项目,需占用我村毗邻土地11亩。当时由街道办书记出面协调,原村支书姜某成与“柏林春天”项目方进行了土地出让价格协商一致同意以每亩50万元的价格出让,并形成会议记录。会后,两委班子成员集体召开了村民代表小组会议,按照规定走完了一切法律程序。2008年换届选举姜某杭上台后,原协议中本应该给村里500多万元的土地出让金,结果只给了320万元,折合每亩29万余元。每亩地单价少了16万元。居民代表由此提出异议,迫于压力,姜某杭又拿出10万元给了村里。仅这11余亩土地出让款,就比原协议少了200余万元。

  3、毁坏良田、贪污土地出租款。

  我村在卧龙园区有一块110余亩的平整优质耕地。为了谋取巨额利益,姜某杭竟然毁掉良田,将其用于存放东林村开发楼盘和五卒山隧道建设产生的大量土石方。按照当年存放一方土5元的市场价格计算,应付给姜家疃村委数百万元土地租赁费。但村里分文未见。这笔钱究竟到哪里去了?这不仅是一起涉嫌贪污案件,也是一起涉案面积极大的毁坏耕地案件。

  4、侵占村集体土地谋取私利。

  烟台坤宇花卉有限公司所占用土地位于村东南,此地块30余亩,属于集体土地。2000年左右牟某军任书记期间进行过转让,但由于转让款没有全部到位等原因,姜某成任支书期间将此地块收回。但此地块在姜家疃地亩册上查不到。姜某杭上台以后,伙同心腹姜某旭将该地块占为己有,并利用集体资金养起了花卉。并于2012年成立了烟台坤宇花卉有限公司,用村委的钱购进各种名贵花草。随意送人,打点人情。2014年前后,该公司为了洗钱故意倒闭,现将多个门面对外出租。大部分租金被二人私分,只是象征性地向村里交点钱以掩人耳目。

  五、利用职权贪腐挥霍培植亲信,居委成为姜某杭一个人的“家天下”。

  1、姜某杭胞兄姜某建此前在烟台一家面粉厂工作,村里发放失地农民口粮的面粉,就是从他哥工作的面粉厂购得的,每袋面粉高出出厂价10元。2016年,姜某杭在机场路旁以日间照料为幌子,违法侵占机场路西侧40000左右平米的绿化带,给姜玉建扩大违建门面房的面积。姜某建在村里负责收取房租,大部分租金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只是象征性往村里交点钱。后来又在524黄金部队后身改了3000多平米的厂房和门面房,所用材料都是在村里开发楼盘的开发商提供的。有的材料费用直接在村里的建筑公司报销。几年时间,姜某建由一名普通工人转身变为开着价格百万豪车的大款。在扩张违建房屋的过程中,姜某杭还指使手下偷砍了100余棵树龄在15年以上的树木和其他名贵树种。此后,姜某杭将其它多余的违法建筑分给了他的心腹姜某旭、牟某勤等人。村民戏称姜某旭是“二号贪污犯”,其原本是一个无业游民,但自从参与村里事务后,几年时间富得流油。换了多部豪车,并有多处房产。

  2、姜某杭手下的打手林某杰曾于2018年因拆迁问题殴打本村村民姜海,最终导致姜海在自家地里上吊自杀身亡。在姜某杭的操作下,林某杰仅行政拘留七日便被释放。为了防止林某杰揭发,姜某杭巧立名目给林某杰发钱、谋福利。由村委出钱雇佣林某杰的私家车拉着本村副书记姜某强、支部委员曲某军等人上下班(家与单位不超过500米)、赶集、接送孩子上下学。

  3、姜某杭的多个亲朋好友把户口挂在村里,并由村委出钱为其缴纳养老保险。姜某杭哥哥的岳母就是其中之一。而此人并非姜家疃户口。姜某杭的小叔姜某利在外打工,但在村里拿空饷。姜某杭的三叔姜某友拿两份工资,一份看河费,还在村里建筑公司拿一份。姜某杭的侄子、小姨子都在村里挣工资,其小姨子一个月上两三天班就可以了。姜某杭的亲戚牟某暁见村里形势太乱,辞职离开了,临走时说了一句话,“把我惹恼了我把我知道的事全抖出来”。因此空拿工资,当做封口费。

  以上种种问题已历历在目,姜某杭利用黑恶势力手段操纵换届选举、欺压民众、肆意横行,严重威胁和损害了村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而个别公职人员放弃了原有的政治角色,忘记初心,辜负使命,蜕变成姜某杭的保护伞,形成一道利益链打造的铜墙铁壁,导致姜家疃村的众多村民漫漫十年上访路,困难阻挠重重,诸多问题至今仍得不到依法妥善解决。其灾难性后果便是民怨沸腾,民心尽失!

  姜某杭的口头禅是:在烟台没有我拿钱摆不平的事。事实证明此言非虚。一个原本民风淳朴的村庄,在姜某杭上台之后,发生了一系列恶性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面对以姜某杭为首的既得利益集团的打压,我们一众受害者在愤怒惶恐中艰难度日,持续坚持不懈地以各种手段举报维权,唯一能让我们坚持到现在的就是:我们相信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我们相信以姜某杭为代表的中国农村基层政权的“黑道大哥”们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实名举报人:牟惟山

  携一干知悉内情村民

  2021年4月5日

上一篇: 请河南省义马市公安局李奇志局长及时如实回应网友关切
下一篇: 问下农田改造良田改成了旱田怎么办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