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发布时间:2021-05-17 17:2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夏梅花,女,汉族,1950年出生于浙江省淳安县,新安江水库(现千岛湖)移民。现居住于浙江省衢州市开化县芹阳办事处(原城关镇)密赛村(全国文明村)。

  

 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2019年5月20日上午,夏梅花因办理房产证的事在密赛村村委会办公室惨遭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右耳全聋、胸部骨折),脸部、胸部、手部均有明显伤痕。
  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打人之后,村委会办公室监控竟然神奇消失,只要进过村委会的人都知道有监控。公安机关当时并未调取监控录像,也未逮捕行凶的歹徒。至今一年多,村霸陆世古仍然逍遥法外!

  

 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脸部有明显伤痕

  事发当时,村书记陆世古为夏梅花登记办理不动房产证的相关资料。夏梅花早在2008年就盖好一栋房子,却一直未能办理房产证,多次向镇领导、县领导反映,也未能办理。浙江省早在2016年就在全国率先提出“最多跑一次”改革,可是夏梅花却不知道跑了多少次,连一本小小的房产证却始终拿不到手,“最多跑一次”完全成了一句忽悠老百姓的空话。
  夏梅花说公公婆婆居住过的老房子是其丈夫汪坤元参加建造的,理应有份,但是陆世古却不给登记老房子,夏梅花气急了,以前你不给我登记老房子,这次还不给登记老房子,你是不是收了汪坤顺(汪坤元二弟)的好处(陆世古只想把老房子登记给败家子汪坤顺一人),哪知陆世古突然发飙,从座椅上一跃而起,极速走到村妇女主任张文英的座椅房,操起四本书朝夏梅花头部狠狠砸去,张文英赶紧拉开陆世古,但是陆世古仍未住手,接着挥拳击打夏梅花左眼和鼻子,而后又拿起四本书狂打夏梅花胸部,右手背。并且恶狠狠地说今天就要打死你,看你还能怎么样!夏梅花当时不省人事,晕倒在地。脸部、胸部、手部均被打伤,右耳失聪。期间,村主任吴金顺也过来劝阻陆世古。

  

 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手部有明显伤痕

  过了30多分钟,夏梅花才苏醒过来,由于当时未带手机,不能报警。在场的村民惧怕恶霸没有一人帮助报警。夏梅花忍痛回家,后与丈夫汪坤元一起去县城的人民医院医治。医生检查夏梅花头部,脸部,胸部,手部均有伤痕,右耳全聋。后来去派出所报案,城关派出所所长汪吉顺给陆世古打电话,叫他去派出所,陆世古不去,汪吉顺亲自开车到村委会押着陆世古去派出所。在派出所里,陆世古只承认用报纸打了夏梅花的脸。但是没过多久就被释放了。

  

 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当时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说实话,全部商量好为恶霸陆世古作伪证,村主任吴金顺说陆世古只是拿报纸扇了夏梅花一下,并且说是夏梅花故意倒地,撞墙。村妇女主任张文英说陆世古从始到终都没打夏梅花,碰都没碰一下。还有两个陆姓村民(陆世古本家族)也说陆世古没有打人。
  事情的起因源于夏梅花的公公(汪永昌)婆婆(双双去世)居住过的一套老房子,老房子是夏梅花丈夫汪坤元全程参与建造的,但是公公婆婆只想留给最小的儿子汪坤顺。今年村里组织村民统一登记不动房产证,夏梅花就劝说每位村干部说不要给坤顺登记。夏梅花丈夫汪坤元一共有三兄弟,汪坤元是老大,未上过一天学,最小的弟弟汪坤顺一直上到高中毕业,学费都是他挣的,二弟汪坤金曾经在北京参军入伍八年。家里全是靠汪坤元支撑着,每天辛苦劳作,养活一家人。结果自己盖的房子却一点权利没有,夏梅花当然不肯。村妇女主任张文英竟然说你要拿出证据来证明拥有老房子的权利,这明显就是要求证明“你妈是你妈”的思维。

  

 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右侧第4肋骨局部骨皮质扭曲、左第9前肋及右第9肋骨骨折

  2017年10月17日,夏梅花家属致电96811反映不批房产证的事,当时芹阳办事处马上回复说汪坤元继承了父亲汪永昌遗留下来的部分房屋,老房子归汪坤元三兄弟所有,三兄弟只能把老房子归并才能办理房产证。说明了镇干部、村干部是知道汪坤元有老房子的继承权。而现今恶霸村书记陆世古却违规将老房子的继承权只给最小的败家子汪坤顺,不知收了汪坤顺多少好处?汪坤顺为了独吞老房子,用尽心思,翻修房屋,准备开农家乐,独自拿着钥匙,阻止哥哥汪坤元、汪坤金进入。汪坤顺的儿子汪东甚至扬言要杀了汪坤元、汪坤金两家。2月6日,汪坤顺老婆带着多个情人辱骂两位兄长,面目狰狞、厚颜无耻至极!村干部,镇干部明知三兄弟有矛盾却不调解,反而扩大矛盾,将房子继承权只给汪坤顺,胡作非为、匪夷所思!

  

 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右耳全聋、左耳中度耳聋

  密赛村干部鱼肉百姓多年,独断专行,从未听取村民意见。但是大多数村民只敢怒不敢言,唯有夏梅花从不畏惧,每次遇到不公之事都会挺身而出与恶霸村干部作斗争,不给解决问题就会向上级部门反映。由于长期上访,状告,她成了历届村干部的眼中钉,肉中刺。没有一个村干部不痛恨她的!

  

 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1996年,夏梅花位于河东岸的一块水稻田被征用建造密赛水电站,村干部少算了6厘地。夏梅花据理力争一个多月,村干部才同意补偿损失。从此埋下了祸根!陆世古时任村主任,会计陆贤洪。
  当年邻居与夏梅花吵架,把唯一的通道砌围墙封死了,无路可走,每天只能爬水坑进出房子,村干部却不处理,当时陆世古是村主任。夏梅花无奈一次次上访,打官司,花光了所有的钱,经过一年多才成功,恢复道路畅通。

  

 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2019年时密赛村村委成员

  横坑口村的一块水稻田少给夏梅花补助3720元,至今未给。

  村里建新房子其他村民都有7400元补助,唯独夏梅花却一分没有。

  夏梅花有一年摔倒受伤,住院40多天,治疗长达8个多月,没有一个村干部上门问过。

  2013年12月,一场大火烧毁了夏梅花山上的价值2万多的茶叶树,胡柚树等,村里只赔偿给她3000元。2019年5月5日,又一场大火烧山,此次村里分文未赔。当天火险等级极高,不利于烧山,陆世古仍一意孤行,强行放火烧山,酿成大火,烧坏了价值数万元的电缆线,不计其数的树木,经济损失,无法估量。陆世古却未受到任何处分!

  

 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2019年5月5日密赛村大火烧山

  2013年夏梅花去县城扫大街,由于当年村里征地,未签字,陆世古打电话给环卫所的人,强行停止夏梅花扫地,不得不回家。

  2014年村委会叫村民们把所有水稻田流转出去,每亩田一年800元(开始只给600元)一签就是50年,要知道一亩田一年可以种两季水稻,一季冬小麦,起码有几千块收入,过20,30年以后800块钱就更不值钱了!村民们当然都不肯签字,夏梅花也不肯签字,恶霸村干部们就更痛恨她了!村干部们就想尽一切办法,逼迫许多人同意签字。因为签字的原因,甚至发生了女婿同岳父岳母打架的事,许多原本友好的亲戚却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老死不相往来的仇人。占金芳的妹妹占雪梅(夏梅花儿子同班同学)已经出嫁,在医院上班不得不停止工作,被迫回到村里签完字才去上班。杀猪的猫,他有两个儿子的,有一个叫启云。启云大姨儿子在音坑卫生所上班的,因为猫不签字,他就上不了班,后来猫到卫生局拍桌子骂人都没用,从此两家本来关糸很好的亲戚反目。还有俞观水一家,因为女婿张国民没签字两家亲家变冤家。还有坞里陆贤水儿子在开化上班的,他老婆和他妈妈结婚十几年未曾吵架,就因为没签字,婆媳两人撕破脸皮吵架,因为陆贤水儿子要面临失业的处境,这种失业的压力谁能承受?恶霸们强迫村民们签了50年合同,可实际呢村委会和开发商只签了10年合同,多出40年不知何意?

  村委会把密赛在横坑那边的耕地全部卖掉,村民们自己拿到手的只有三万来块钱一亩。可是另外一个村的耕地也和密赛村在一起而且是一起卖的,他们却得了十来万一亩。
  恶霸村书记陆世古盖了三栋房子,却不用拆老房子,可是其他村民必须把老房子拆了才能盖新房子,公平何在?

  恶霸陆世古殴打老人致重伤,非但位收到处罚,反而“高升”,2019年11月29日被开化县人大常委会选为芹阳办事处工作委员会委员(乡镇干部),天下奇闻!更神奇的是恶霸陆世古在2020年6月24日被开化县人民法院判处拘留15天,仍然在任。2020年10月,密赛村新任村书记陆小良是陆世古侄子,陆小良其父与陆世古是亲兄弟。陆世古任人唯亲,吴金顺、陆贤伟和张文英本该退休了,却仍安排两人在村委会工作,白白浪费纳税人的钱财,根本原因就是害怕他们退下来说出恶霸陆世古殴打夏梅花的真相!陆世古一手遮天,排挤对自己有意见的人,原来的文书王盼盼、妇女主任方晨霞都干的好好的,莫名其妙不干了。恶霸并且雇了一个狗腿子陆世标当保镖,见谁不服他就打谁。村里还得给狗腿子陆世标发工资,白白浪费了村里的钱。

  

 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密赛村恶霸陆世古被开化县法院判处拘留15天


  恶霸陆世古从1994年就开始担任村主任,1999年担任村书记,直到2020年其侄子陆小良接任村书记,但是陆世古仍然是村委委员。长期被恶霸控制的密赛村竟然在2020年11月20日被评为全国文明村,实在是不可思议!陆世古的老婆陆美珍不但跑到夏梅花家里辱骂夏梅花及家人,甚至威胁夏梅花的亲属,不准他们替夏梅花发声。陆世古和陆美珍竟然跑到音坑乡后畈村夏国芳的家里,说让夏梅花签字,不然有你们好看的,你的女儿夏建红和儿子夏建华都在杭州上班,我是知道的,我省里也有人。吓得夏国芳再也不敢去密赛村了,连自己的亲妹妹也不敢管了,可见恶霸陆世古之阴险狠毒至极!

  恶霸村书记陆世古违法违规20多年竟然不倒,主要是依靠其背后的保护伞。城关派出所民警季群超竟然勾结医生朱久勇拿假片子充当夏梅花伤情鉴定的真片子,夏梅花明明是重伤,却变成了轻微伤,使恶霸陆世古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工作人员还不允许夏梅花去外省市鉴定伤情,只准去指定的鉴定中心去验伤,并且提前打好招呼,只要夏梅花去鉴定伤情,肯定是轻微伤(实际重伤)。身为执法人员理应公正执法,却徇私枉法、袒护恶霸,法律何在?县纪委、检察院的人员明知陆世古殴打夏梅花,却一直无动于衷,典型的不作为。政府工作人员还多次上门要求夏梅花撤诉。甚至劝说不成的干部还会受处分。原驻京办领导段岳平早就是副科级干部,却多年未升迁。因为去密赛村劝说夏梅花不成功就被调到偏远乡镇任职,担任中村乡副乡长。而比他年轻5岁的陆剑(密赛村人)已经从副乡长升到副书记。今年3月24日,城关派出所民警肖利富和叶建军竟然前往省城杭州违规寻找夏梅花家属,想威胁家属逼迫夏梅花撤诉。夏梅花早在去年就已经起诉到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2020年11月27日第一次开庭,恶霸陆世古作为被告并未出庭,法官未当场宣判。期待法官能够公正审理此案,做出正义的判决,将恶霸陆世古绳之以法。

  陆世古殴打夏梅花不久,就有老乡把此事转发到微信群里,赵南明、赵晓凯、杜小勇、姚海根、陆瑾(密赛村人,叶章女之女)、吴启宏、吴启林、吴菊君、吴锋、叶志明、叶土章、陆小红、陆小女、陆燕、陆建霞、陆剑锋、丁和远、胡先琴、陈玉淳、章锦茂、徐谷青、郑海林、郑初一、黄速建、操凌雅、吴忆雪、汪玉婷、吴德程、汪群均、余智骁、汪百良、占旭刚、严生明、施卫、贾文晖、潘勇军、余广文、余土全、罗来春、徐锦庚、李奇斌、江慧芸、姚敏侣、姜有能、周奕、刘昊、黄芸、钟艳、孙向宇、毛建平、汪芹、汪萍、余玉珍、方霞、潘美影、胡慧勇、郑星杰、叶丽萍、方雪亮、郑娅明、郑淳英、黄耀全等纷纷知晓此事,无不义愤填膺,强烈谴责陆世古的恶劣行径。开化人在北京微信群有驻京办领导,领导勃然大怒,命令群主余珣将转发者踢出群。全开化县的人都知道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七十岁农妇夏梅花的恶性案件,唯独公检法人员充耳不闻、无动于衷,致使恶霸陆世古一直逍遥法外。本来新安江移民为国家的发展和建设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理应受到尊重,反而受到迫害和打击。希望新安江移民的代表叶檀、童禅福、钱国女能站出来替弱势的夏梅花伸张正义。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若是打人行凶的恶霸不受到法律的制裁,天理难容!

  县纪委、检察院、信访局。市纪委、检察院、信访局。省纪委、检察院、信访局。夏梅花及家属都去遍了也毫无作用,普通百姓维权之路比任何事情都艰辛。浙江经济一直排在全国前列,可是法治进程却是最落后的,一个70多岁的农妇被恶霸打成重伤,政府部门没有一个站出来伸张正义、主持公道的!六月飞雪,夏梅花是现代版的窦娥冤。给全省各大媒体例如浙江电视台、浙江日报、钱江晚报、衢州晚报等打了电话要求报道出来,却都回复说村官打人是民事纠纷,不予报道!打成重伤了还只是民事纠纷?这是典型的刑事案件却不报道,正义与良知都去哪儿了,官官相护何时了?

  

 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2017年10月夏梅花家属向衢报公众服务中心反映问题

  密赛村以前比上安村、下淤村、金星村、龙门村这四个村都富裕,经济位居开化县首位,地理位置优越,205国道和美丽的马金溪穿村而过。如今4个村庄经济早已超过密赛村,游人如织,而密赛村门可罗雀,经济倒退,连前十都排不进去。根本原因就在于村干部。金星村郑初一、龙门村汪德刚、上安村余雄富、下淤村叶志廷这四位村书记个个都是致富带头人,他们真正地带领全体村民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而密赛村干部只会中饱私囊,毫不利人,专门利己,可想而知,经济不倒退才怪。

  时至今日,夏梅花身体仍未康复,每天忍受头疼的折磨,右耳完全听不见声音。
  夏梅花绝不是被恶霸陆世古殴打的第一人,以前有多位村民被他殴打过,但是敢怒不敢言,害怕遭到报复,所以不敢告状。直到这次殴打夏梅花才被曝光!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密赛村的恶霸们长期以来欺压百姓,村民们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绝不允许恶霸们继续逍遥法外,希望密赛村全体村民勇敢站出来同恶霸们作斗争,检举揭发恶霸们的违法行为,密赛村人民此时不搏更待何时?希望有关部门早日将恶霸们绳之以法!追究恶霸陆世古及其团伙的刑事责任!扫黑除恶,人人有责。

上一篇: 苏大第一医院广慈分院 害人不浅
下一篇: 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