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罕见离奇的诈骗骗局 自相矛盾的枉法判决

发布时间:2021-05-17 17:3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郑州市中原区须水街道小李庄村村民李广辉、刘秋霞利用“假离婚”实施违法犯罪 郑州市和中原区两级法院的判决是民事枉法裁判 法不该为恶与假买单 也不该为蠢背书
  罕见离奇的诈骗骗局 自相矛盾的枉法判决
  郑州市中原区法院做出的(2014)中民二初字第107号民事裁定和(2014)中民二初字第291号民事判决,及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4)郑民三终字第1625号民事判决均是错误裁判,该案原告刘秋霞诉前夫李广辉和郑银焕(及郑银焕之妻宋蚕荣)(三层)楼房返还案,是刘秋霞与李广辉恶意串通“假离婚”掩盖真相和目的,以虚假捏造的证件即离婚协议书为证据实施的虚假诉讼诈骗犯罪案,该案民事判决完全颠倒了“真与假、是与非、善与恶”和法与不法的关系,严重背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显然是枉法裁判,助长了违法犯罪,并造成严重后果,民事裁判应依法撤销,案件重新审理,依法错案追究。对刘秋霞、李广辉恶意串通实施的“三个虚假,一个暴力”(“虚假”离婚、虚假卖院、虚假诉讼、暴力打砸)的违法犯罪行为依法打击,对被害人的经济精神损失和引起的物权及拆迁权益纠纷依法处理。
  须水街道小李庄村村民李广辉、刘秋霞夫妻在自己的老宅院里计划盖建(三层)楼房,却有意利用“假离婚”(指二人离婚证件来源真实,但仍共同生活,财产分割意思虚假并虚构,取得离婚证和离婚协议书处于非法目的)来实施违法犯罪,骗人财物。二人“假离婚”开始的目的应该是逃避债务(即盖楼的工程款),据当年给他们盖建楼房的郝永江(荥阳市豫龙镇人)回忆,当年是通过别人介绍,给小李庄村的李广辉、刘秋霞家盖楼,是和李广辉签订的盖建楼房合同(包工不包料),开工建设时间大概是2011年农历秋后的10月份(以前他记错年份,后他补了刑事判决书),建设到一层主体因李广辉不按进度支付工程款引发停工纠纷并打架,发生在2011年12月30号,造成刑事案件,郝永江说从工程开始动工到打架发生时间间隔是约两月,而李广辉、刘秋霞二人的离婚时间是2011年11月14号(农历10月19日),距离打架发生也是不到两个月,因此分析,楼房盖建开始动工时间,应和李广辉、刘秋霞二人离婚(民政局协议离婚)时间相差不了许多天,二人在离婚协议书里把计划盖建的450平方米三层楼房(这时地面还没有建筑物,是通谋虚假,凭空捏造)约定给刘秋霞。李广辉、刘秋霞二人这样做的目的应是计划在三层楼房盖建好后,逃避李广辉和郝永江签定的盖建楼房合同的工程款,让承建人郝永江不知道该给谁要钱。郝永江盖到一层主体起来后,李广辉不按施工合同的工程进度支付工程款,引发矛盾纠纷并停工,这时刘秋霞还以家庭女主人身份在家(指二人居住的离婚协议中约定给李广辉的那个新宅院)做饭和“丈夫”李广辉一道请郝永江吃饭,说别人欠他们的钱很快就到账了,希望继续施工。郝永江拿不到钱,建筑设备没撤但也不施工,李广辉无奈就又找其他人(须水村人秦小根)接着施工,郝永江知道后就在2011年12月30号带人阻挠施工,推到砖墙,并引发打架,致工程一直停工,造成郝永江故意伤害李广兰(系李广辉胞姐)刑事案件(刑事判决书[2012]中刑初字第136号,该案卷有建筑物照片和资料,后纪委部门查过,中原区法院纪委书记唐祖信证实建筑物是一层多主体),刑事判决书表明刘秋霞和李广辉、李广兰都出现在了打架现场,但这时李广辉和刘秋霞实际已经离婚一个半月多,判决书中当事人称谓刘秋霞还是“李广辉妻子”,郝永江说根本不知道那时二人已经离婚。刑事案件发生,工程停工烂尾后,李广辉和刘秋霞二人又谋划(主谋是李广辉)卖院骗人盖楼这个局,一计不成,又施一计。李广辉故意对外声称,离婚家庭变故要卖掉这个(半拉子工程)老宅院,却称离婚协议书丢失而故意隐匿,并在离婚证复印件上手写宅院归自己,与刘秋霞无关的“声明”引诱欺骗,取得了外地人郑银焕信任,郑银焕表示计划买院盖三层楼,正符合二人的目标人选(据后来了解,开始李广辉卖给了邻村一个叫王红喜的人,收了订金,后卖给的郑银焕),于是李广辉、刘秋霞二人鬼迷心窍,胆大妄为,决心利用内容虚假捏造(凭空虚构的450平方米楼房)的《离婚协议书》诈骗楼房财产。不明就里的外地农民郑银焕2012年3月13号和李广辉签订了《建筑物和宅基地转让合同》(转让款24.1万元)后,郑银焕联合亲属在既有的(一层多)地基上加盖建设装修好楼房并居住后,刘秋霞以离婚证和离婚协议书为主要证据,以侵权为由,先后提起两次虚假恶意诉讼,请求法院确认刘秋霞对该450平方米三层楼房具有所有权,并要求郑银焕和亲属搬离返还。就这样李广辉、刘秋霞二人利用“假离婚”,恶意串通,从开始计划逃避债务(工程款),到后来以虚假诉讼方式诈骗他人盖建的楼房财产,在法院判决《建筑物和宅基地转让合同》无效后,刘秋霞以胜诉为由,联合李广辉驱赶郑银焕和亲属,实施暴力企图侵占楼房,形成了“三个虚假,一个暴力” 的违法犯罪事实。刘秋霞、李广辉二人恶意串通,共同实施违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郑州市、区法院在民事审判中坚持认定刘秋霞原告主体适格,以土地法、合同法宅基地不能买卖为由,做出《建筑物和宅基地转让合同》无效的民事判决定性错误,该案属刑事犯罪案件,应依法重新审理,追究刘秋霞虚假诉讼诈骗和其它违法犯罪的法律责任。
  买院盖楼是重大民事经济事件,郑银焕方从一开始就注重了证据手续的完善,但对刘秋霞、李广辉二人利用离婚为手段诈骗他人盖建的楼房不可能预料,刘秋霞、李广辉串通配合非法侵占他人(楼房)财产的“初心”坚定。刘秋霞间隔两个多月先后提起两次民事诉讼,第一次民事诉讼(后撤诉,被告是李广辉和郑银焕的妻子宋蚕荣,郑银焕方不知情,5年多后的2019年被郑银焕查知)的独审法官昌晓艳是第二次民事诉讼(被告是李广辉和郑银焕)的审判长,第二次民事诉讼从简易程序转为一般程序历时近6个月,独任法官审理和合议庭法官审理两次开庭(郑银焕没收到法院简易程序转为一般程序裁定书,对合议庭开庭审理不知情),证据材料和庭审质证足可以证明:原告刘秋霞恶意串通前夫被告李广辉企图通过民事判决使原告刘秋霞侵占被告郑银焕家购买宅院后盖建的(三层楼房)财产,二人的行为应依据2013年民事诉讼法第111条和112条的法律规定处理,驳回刘秋霞诉讼请求或起诉,若刘秋霞实事求是诉讼,真是无辜的受害者,承认地基被加盖建设装修成居住楼房的事实,当然具有诉权,应依法中止审理,移送公安,李广辉涉嫌面临诈骗郑银焕24.1万元的刑事犯罪问题。刘秋霞显然不是这种情况,二人“假离婚”违法犯罪的目标就是别人盖建好的三层楼房。所以面对《转让合同》里对建筑物描述与离婚协议书里差别较大的矛盾(幸亏《转让合同》里有建楼和两层主体的大概描述),而李广辉对刘秋霞的律师谎称他卖楼没有签订书面协议,并谎称离婚时有450平方米的三层楼房约定归刘秋霞。两次诉讼中刘秋霞以李广辉拒绝提供买卖合同为由有意回避使用《转让合同》,应是后来刘秋霞不得已提供了《转让合同》。当然,真相是经几年时间沉淀和证据收集得来的。
  刘秋霞的两次民事诉讼显然表明她不是无辜的受害者,而是违法犯罪实施人,原告刘秋霞两次起诉都诉称二人婚姻存续期间盖建有450平方米三层楼房离婚约定给了她,请求确认具有450平方米三层楼房的所有权,要求被告郑银焕停止侵占,把该三层楼房返还给她,提起的给付之诉,实际李广辉、刘秋霞离婚时宅基地上应还没有建筑物,更没有450平方米三层楼,《转让合同》里的被写成二层(实际一层多)的建筑物主体实际也形成于二人协议离婚之后。刘秋霞的诉请也根本没有请求判决确认李广辉、郑银焕(2012年3月13日)签订的《建筑物和宅基地转让合同》无效,而是请求“确认二被告之间买卖原告位于小李庄村26号的房产的买卖关系无效,判令被告将该房产返还给原告”,庭审中没改变,李广辉的言证“离婚约定给刘秋霞的房屋就是卖给郑银焕的房屋”完全是谎言,而一审合议庭采信了和李广辉的“书证”自相矛盾的这个谎言,并以此认定刘秋霞原告主体适格是错误的,依法该案无论有无这种事实关系存在,本案都不能认定原告主体适格。后刘秋霞放弃对该三层楼房返还的诉权,法院是否审查准许,判决书没依法载明,若准许本案应按撤诉处理。法院把原告的所谓“撤回第二项诉讼请求申请书”存藏于案卷档案里(2018年复查档案被郑银焕发现),这样的处理和判决明显违反法律规定,也不符合有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问题的处理意见,本案不存在可按民事继续审理的情形。刘秋霞、李广辉的《离婚协议书》这个本案重要证据里不仅 “450平方米楼房”的内容虚假捏造,一人一院的离婚分割约定也属意思虚假。郑州市和中原区两级法院故意对被告郑银焕隐匿原告刘秋霞的证据(原告刘秋霞第一次起诉的部分证据材料和“撤回部分诉讼请求申请书”存藏于其第二次民事诉讼案卷里,被告郑银焕不知情),剥夺了被告郑银焕对二人恶意串通的控辩权和反诉权及要求合议庭法官回避权,该案标的两次起诉,两次开庭,合议庭明知原被告存在恶意串通,实施违法犯罪,企图侵害另外一被告的情形后,应依法实事求是处理,法官却故意不按2013年《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以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为案由审理判决,违反案件从简易程序转为一般程序需要报请法院裁定审批的规定程序,故意错误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坚持认定刘秋霞原告主体适格,有意使原告刘秋霞胜诉,是助纣为虐、包庇犯罪的民事枉法裁判。
  原告刘秋霞以2015年1月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生效的(2014)郑民三终字第1625号民事判决“胜诉”为由,联合李广辉和李广辉的母亲陈凤英等亲信多人于2015年3月7日下午(正月十七,春节期间)寻衅滋事、侵入涉案住宅,打砸毁坏郑银焕和亲属联合盖建的楼房设施,损坏财物价值约7千元,阻挠通水电半个月,强行驱赶郑银焕和亲属,企图暴力侵占楼房财产,郑州公安机关对郑银焕和亲属的报案“以刘秋霞自己砸毁自己的财物”为由不履行职责,至今多年一直没有处理结果,提起行政诉讼,一二审法院均以超过起诉期限驳回,再审申请被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豫行申169号行政裁定驳回。从2016年楼房被拆迁,郑银焕和亲属多次控告信访和诉讼,政府和司法机关都互相推诿,提起的诉讼,被法院以各种理由驳回或不受理共计8次,法院对拆迁权益拒绝审理处理。
  实践检验真理,法院的错误判决给郑银焕及亲属造成极大的精神痛苦和经济损失的同时,也对基层纪检、司法和政府拆迁等工作都造成了秩序破坏、认识混乱和法律困扰,该被拆迁宅院的物权主体是谁成了难解之谜,拆迁指挥部要求涉案当事人签订提存《协议书》背后,又假定刘秋霞、李广辉仍是“财产共同共有的夫妻关系”来实施拆迁,李广辉的母亲陈凤英又和刘秋霞变成了“婆媳”关系,被假定充当拆迁宅院的名义物权主体人,实在滑稽,而李广辉、刘秋霞2011年离婚后也并没有复婚,这既是犯罪分子玩火自焚,走投无路的表现,也是错案未纠情况下拆迁工作无奈的权宜之策,多年来府院互推,都打太极,至今没有处理该案拆迁权益这一核心问题。实际就是郑州市两级法院法官肆意妄为、玩弄法律、民事枉法裁判的直接后果和有力证明。
  证据和事实充分证明2013年12月和2014年2月刘秋霞诉前夫李广辉和郑银焕夫妇(450平方米三层)楼房返还案是二人以离婚为手段,恶意串通、以虚假诉讼为方法诈骗(楼房)财产的刑事案件,利用“假离婚”违法犯罪具有极大社会危害性,该案应以虚假诉讼案件处理。判案法庭故意不按事实真相,故意违反程序和法律,违反证据规则,一审法院超原告诉请、二审法院变更原告诉请判决《转让合同》无效,包庇违法犯罪,使恶意串通,共同犯罪的刑事案件变成了民事案件,法院的生效判决使犯罪分子成了原告,而受害人变成了被告,掩盖了本案刑事犯罪案的实质,并造成了原被告的人格混乱。
  2013年的《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第一百一十二条: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企图通过诉讼、调解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请求,并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该案符合以上两条法律规定的情形,却被法庭按民事枉法判决了,造成认识混乱,产生法律悖论,出现刘秋霞诉的利益在哪的疑问,产生法院以土地法、合同法为依据判决《转让合同》无效后,楼房被刘秋霞、李广辉二人故意砸毁破坏,报案至今多年,公安机关一直不立案处理,拆迁中,被拆迁宅院物权主体不明,一物多主难题。涉案被拆迁宅院的签名业主是三个:李广辉的母亲陈凤英(宅基地证持有人,也是当年和李广辉一起在《转让合同》上按手印签名的卖宅院人),刘秋霞(民事诉讼的胜诉原告,一审庭审结束后递交了放弃对该三层楼房返还申请书,2018年郑银焕查得该申请书,一审法院判决书没载明,二审法院庭审没提及,判决书仅有“实体处理适当”的表述)和郑银焕。民法通则第六十一条规定:恶意串通,实施民事行为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应当追缴双方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刘秋霞恶意串通前夫李广辉通过“虚假离婚、虚假卖院、虚假诉讼”实施诈骗楼房违法犯罪,合议庭法官故意对郑银焕隐匿原告刘秋霞和被告李广辉恶意串通的证据资料和事实真相,故意严重违背法律和法定程序,查知二人离婚协议书虚假捏造真相后,违法变更民事案由审理,让原告刘秋霞庭审结束三天后递交所谓“撤回第二项诉讼请求申请书”,变更原告刘秋霞、被告李广辉为共同共有财产关系,把虚假卖院当做“真卖院”来审理判决。“虚假离婚、虚假卖院、虚假诉讼”是该刑事案件的三个组成部分,不能割裂开来,合议庭法官却串通原告变造有关材料和证据,而“虚假离婚、虚假卖院、虚假诉讼”这“三个虚假”不可能在民事法里找到统一,而法官却硬要统一,十分荒唐可笑,刑事案件硬办成了民事案,法理上行不通,实践中必碰壁,本案就是在拆迁实践中全面暴露,真相水落石出,案情真相大白,被碰得头破血流,造成了极大的恶劣影响。
  由于该案犯罪的手段十分罕见,法官枉法处理十分隐蔽,案情确实有买卖农村宅基院的情节,该案涉及的法律知识专业性强,虚假诉讼诈骗不常见,是新型犯罪,办案法官和犯罪分子掩盖该案方向一致,致使该案的真相和实质在一定时期内很久都不被包括被害人和一般法律工作者在内的人所知和认识,但受害人郑银焕和亲属对李广辉故意欺骗隐瞒骗取24.1万元的情节和事实以及2015年1月法院生效判决后刘秋霞联合李广辉在春节期间寻衅滋事,打砸毁坏楼房设施,毁坏财物价值7000元,阻止通水电半个月的违法犯罪一直在控告,由于公安机关一直没有处理,受害人也一直控告公安机关失职渎职、包庇违法犯罪,做为老百姓,对于司法机关背后的法律逻辑关系并不懂,也是在控告公安机关的过程中才让受害人通过专业人士的指导,逐步掌握了更多资料,了解更多真相,也逐步动摇了对法院审理判决的信任,并在法律专家的指导帮助下,特别是政府对拆迁档案的解密,对拆迁权益的诉讼,更认清了该案的实质真相和问题根源,就是法院的审理判决错误,法官明知而故意枉法裁判。
  几年来,郑银焕和亲属一直控告该案法官民事枉法裁判,原告刘秋霞串通被告李广辉虚假诉讼,2019年11月15日下午,郑州市中原区法院对此举行了有7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的听证会,但至今没有对控告人给出结论,2020年7月法院工作人员说,曾向上级法院提出了重审该案建议,该案又被列入了评审,目前还没反馈评查结果。在多次驳回郑银焕正当诉求后,2021年郑州市、区两级法院判决李广辉一人对郑银焕的直接损失给与一定赔偿,但对拆迁权益没处理。我们要求对该案全面依法处理,对法官故意包庇犯罪,枉法裁判错案追究,依法处理刘秋霞、李广辉的犯罪行为,追究法律责任;全面依法审理处理引起的经济、物权和拆迁纠纷,赔偿受害人的全部经济精神损失,合理处理拆迁权益。还历史以真相,还法律以公正,还世间以公道。这正是:
  犯罪分子是原告 受害人还不知道 法院判决似人妖 半男半女耍花招诈骗打砸没人管 判决原是保护伞 罪犯又诉证虚假 法院装聋又作哑
  【错案源头郑州市中原区法院2014年8月依据土地法、合同法做出(2014)中民二初字第291号民事判决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找不到。】
  刘秋霞、李广辉 “假离婚”虚假诉讼诈骗案
  涉及有关司法文书目录
  序号 名称 文 号 结论主文 备注
  1 判决书 (2012)中刑初字第136号 有期徒刑 刑事
  2 裁定书 (2014)中民二初字第107号 准许撤诉 民事
  3 判决书 (2014)中民二初字第291号 合同无效 民事
  4 判决书 (2014)郑民三终字第1625号 维持原判 民事
  5 裁定书 (2018)豫0105行初210号 驳回起诉 行政
  6 裁定书 (2018)豫01行终729号 维持 行政
  7 裁定书 (2019)豫行申169号 驳回 行政
  8 裁定书 2019豫0102民初5564号 驳回反诉 民事
  9 裁定书 2019豫01民终18172号 维持 民事
  10 裁定书 (2020)豫01民申380号 驳回 民事
  11 回执 郑公须(侦)(2015)2740号 受案 公安
  12 通知书 郑公须侦不立字(2016)0002号 无犯罪 公安
  13 复议书 郑公须刑复字(2016)001号 撤销决定 公安
  14 通知书 郑公须侦不立字(2016)0005号 无犯罪 公安
  15 复核书 郑公刑复核字(2016)014号 维持 公安
  16 答复函 郑中检控复字(2016)6号 调查 检察
  17 答复函 郑中检控复字(2018)6号 维持 检察
  18 通知书 郑公须侦不立字(2019) 10013 无犯罪 公安
  19 复核书 郑公刑复核字{2019}005号 维持 公安
  20 裁定书 (2019)豫01行初752号 准许撤诉 行政
  21 裁定书 (2020)豫0102民初3064号 不予受理 民事
  22 裁定书 (2020)豫01民终9819号 维持 民事
  23 判决书 (2020)豫0102民初7265号 赔偿损失 民事
  24 判决书 (2021)豫01民终4179号 维持 民事



  

 罕见离奇的诈骗骗局 自相矛盾的枉法判决



  

 罕见离奇的诈骗骗局 自相矛盾的枉法判决




  

 罕见离奇的诈骗骗局 自相矛盾的枉法判决



  

 罕见离奇的诈骗骗局 自相矛盾的枉法判决



  

 罕见离奇的诈骗骗局 自相矛盾的枉法判决

上一篇: 中央第14督导组:实名举报周口派出所公权私用,高坪法院法官枉法裁判
下一篇: 全国美团员工骑手联合起 维权,我们要生存,抵制美团公司各种天价罚单。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