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这样的医院是治病还是要命?

发布时间:2021-05-17 17:3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事发公主岭市国文医院
   
  5月11日上午,公主岭市民曲女士向当地媒体反映说,她弟弟曲海峰(33岁)因病入住公主岭市国文医院呼吸内科治疗。万没想到的是,医护人员竟然在两天时间内先后两次给曲海峰错用药,这让家属们实在是难以接受。

  两天时间内护士两次给患者错用药

  曲女士说,5月8日,她弟弟曲海峰因肝病入住公主岭市国文医院呼吸内科治疗。5月9日,一名护士进入病房,没问患者姓名就要给曲海峰打小针,家属问护士打的是什么药,护士说是止疼的,家属说患者也没有疼痛感打什么止疼针啊?护士又问患者叫啥名,家属说叫曲海峰,护士听完说错了,然后就转身给同病房另一个患者打去了。如果不是家属提醒,这小针就给曲海峰推进去了。5月10日上午,曲海峰当天应打的吊瓶药已经打完了,但护士又来给曲海峰打上了一袋吊瓶(袋内有0.9 %氯化钠注射液400毫升,10 %浓氯化钠注射液100毫升),直到快打完时,家属发现袋上的姓名竟然不是曲海峰,而是同病房另一名患者姜某龙。于是家属找到医护人员,护士一看真错了,便将吊瓶拔下要拿走,家属要留作证据,但医护人员还是将药拿走了。
  曲女士说,两天两次给我们用错药,这样的医院是治病还是要命呢?

  事发后患者家属想找院长未果

  曲女士说,这事发生后,曲海峰身体出现呼吸困难,心跳急促,嗓子疼等严重不适症状。呼吸内科护士长和科主任武某先后找患者家属协商,他们承认给曲海峰打错药了,还问家属想要赔偿多少钱。曲女士说这不是赔钱的事,我弟弟病情本来就很严重,我就想知道打错药对我弟弟身体有啥影响,我要找你们院长,得到的答复是:那不可能。

  医院拒绝采访 想见患者和家属都不行

  曲女士反映的事属实吗?5月12日上午,当地媒体来到公主岭市国文医院核实、了解情况,但先后遭到医院多名保安员阻拦。保安先是要求当地媒体将采访机器放在医院监控室,被拒绝后,又将电梯关闭,阻止当地媒体人员去病房见患者和家属,称采访必须经市卫生局批准。当地媒体与患者家属联系后,患者妻子和姑姑与当地媒体人员一起来到住院处大楼外,但医院两名保安紧紧跟着一步不离,当患者妻子和姑姑向当地媒体人员述说情况时,两名保安又来阻止,不断伸手遮挡镜头。当地媒体质问保安:我们在你们楼外向患者家属了解情况,你有什么权力阻止?一名保安说,我也是上指下派没办法。
  向患者家属了解完情况后,当地媒体又来到国文医院医务处。该处刘处长说,采访必须有市委宣传部的介绍信,否则他拒绝采访。当地媒体离开时,这位刘处长说了句粗话:别J B嘚瑟。当地媒体问他:医院的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你怎么能说这种不文明的话?刘处长说:我跟你无话可说。

  卫生局称媒体可以采访医院

  5月12日下午,当地媒体来到公主岭市卫生健康局了解情况。该局医政科宋科长说,目前我们还没接到患者和家属投诉,如果患者或家属来投诉,我们会立即开展调查,至于医院说不经卫生局批准不能采访的事,不归我们科管,你们可以咨询局里别的科室。该局机关党委负责人张某明确告诉当地媒体:你们可以直接采访医院,保安说那话是他们医院内部管理的事,局里并没规定采访必须经过我们批准,我们欢迎新闻媒体对医疗机构的服务进行舆论监督。
  当地媒体了解到,公主岭市委宣传部从没规定媒体采访必须持宣传部的介绍信,市委宣传部也没有这种介绍信。

  给患者用错药在国文医院并非一两次

  当地媒体了解到,给患者用错药在国文医院并非一两次,不久前曾发生过一次。
  今年3月初,公主岭市民王某(79岁)因腿疾入住该院神经内科12楼22号病房。3月19日,医院给王某打点滴。3月21日下午,王某突然发高烧,其女儿发现给其父亲打的点滴药已经过期两个多月了(药上标明有效期为2021年1月),而且已经用了近三天。王某女儿立即找来护士,护士来看后,拔下了点滴,要把药拿走,被王某的妻子抢回。王某的女婿石某说,事情发生后,他们找到院领导讨说法,万没想到医务处负责人刘某竟然说药虽然过期了,但也没啥害处。听刘某这样说,王某的另一女婿关某气愤地说,没啥害处给你爹打上看啥样?双方因此发生不快。石先生告诉当地媒体,刘某还对他说:“你跟国文医院打官司你也打不起,我们国文医院也不怕这事儿。”后来,国文医院为王某支付了四万元精神抚慰金,同时免除了其住院治疗期间个人自费部分款项。

  国文医院管理是否存在问题?

  当地媒体了解到,国家在医疗机构为患者用药方面有严格的三查八对制度,如对床号、对姓名包括性别、年龄,对药名、规格,对剂量、数量,对用法、对时间、对有效期、对批号等等。国文医院在这方面是怎么管理和执行的?给患者错用药后,患者出现了什么后果?医院都采取了哪些补救措施?此事属于什么性质,算不算医疗事故?医院对此事将怎么处理?应吸取哪些教训?是否能够确保今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由于国文医院拒绝采访,院领导也未出面,以上问题不得而知。
  5月12日下午4点41分,曲女士对当地媒体说,此事她已经向公主岭市卫生局医政科进行了投诉,卫生局医政科已经受理了她的投诉。

  

 这样的医院是治病还是要命?


  曲女士向当地媒体反映情况。

  

 这样的医院是治病还是要命?


  给曲海峰错用的药。

  

 这样的医院是治病还是要命?


  给曲海峰错用药后,医护人员为曲海峰检查身体。

  

 这样的医院是治病还是要命?


  错用别人的药后,曲海峰的心电图报告单。

  

 这样的医院是治病还是要命?


  医院保安阻止当地媒体人员上楼见患者和家属。

  

 这样的医院是治病还是要命?


  当地媒体人员在外面采访患者家属也遭保安阻止。

  

 这样的医院是治病还是要命?


  国文医院医务处刘处长拒绝采访且说粗话。

  

 这样的医院是治病还是要命?


  公主岭市卫生局机关党委负责人张某热情接受当地媒体采访。

  公主岭市卫生健康局。
  

 这样的医院是治病还是要命?



  

 这样的医院是治病还是要命?


  公主岭市国文医院。

上一篇: 吉林市: 人大代表驾大奔肇事 冷血漠视百姓之痛(转)(转载)
下一篇: 土地转让金未交房产证不能办理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