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违背事实和法律 徇私舞弊办假案

发布时间:2021-05-17 17:4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控告郑州市中原区法院合议庭法官昌晓艳、乔婉婷、毛大帅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采信相互矛盾证据 故意违背事实和适用法律 涉嫌徇私舞弊办理假案错案 民事枉法裁判并造成严重后果
  违背事实和法律 徇私舞弊办假案
  郑州市中原区须水街道小李庄村村民刘秋霞诉前夫李广辉和郑银焕夫妻(约450平方米三层楼)楼房返还案是刘秋霞、李广辉二人以离婚为手段恶意串通谋划实施的诈骗财物(楼房)案件,二人的行为是涉嫌刑事犯罪的虚假诉讼,刘秋霞不具有民事原告主体资格,郑州市中原区法院对原告刘秋霞就同一事实间隔两个多月提起的两次民事起诉做出的(2014)中民二初字第107号民事裁定和(2014)中民二初字第291号民事判决均是错误裁判,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变更一审原告诉请,做出维持一审的(2014)郑民三终字第1625号民事判决错误。
  一、案件立案受理错误。涉案宅院是村民李广辉以物权所有人身份卖给外地农民郑银焕的,买卖宅院、建造楼房是重大民事经济事件,李广辉向郑银焕表示遭到离婚家庭变故、父母有病、经济困难而想卖掉老宅院换取经济利益的情况后,郑银焕对涉案宅院产权在李广辉、刘秋霞二人离婚中如何分割约定向李广辉本人和小李庄村委及村民邻居着重进行了调查询问,完善证据资料,没有见到过刘秋霞本人、也没见到过二人的离婚协议书,李广辉、刘秋霞处于非法目的刻意隐瞒欺骗,掩盖背后真相,不可能预见到李广辉、刘秋霞二人恶意串通“假离婚”演双簧, 诱骗他人买院盖楼后,再实施虚假诉讼诈骗楼房。后李广辉把郑银焕宅院正使用的电表盗走,郑银焕报警,刘秋霞以宅院被侵占报警,须水公安民警都以存在宅院买卖纠纷为由不处理。刘秋霞向法院提起两次返还给付之诉,但在向法院立案阶段,原告刘秋霞都没有向法院提供李广辉和郑银焕签订的《建筑物和宅基地转让合同》,法院先后两次以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为由立案受理存在疑问,第三人提起确认买卖合同无效纠纷法院一般应不予受理,对法官来说这是常识,而该案标的原告刘秋霞以被告李广辉私自处分其财产、郑银焕侵占财产为由两次立案起诉,法院立案受理错误,特别是查明二人的离婚协议书存在极大虚假捏造可能,受理后更应驳回原告起诉。
  二、案件审理程序错误。本案一审判决是合议庭审理做出的,但该案一审判决由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没有法院的裁定书,而从案卷档案资料查知,一审法院向被告李广辉发出了落款日期为2014年5月23号的告知合议庭组成人员通知书,但被告郑银没有收到法院的裁定书、告知合议庭组成人员通知书、合议庭开庭传票等任何法律文书,对由昌晓艳、毛大帅、乔婉婷组成合议庭并于2014年6月20号开庭审理本案被告郑银焕不知情,郑银焕收到了落款日期2014年3月15日由审判员毛大帅、书记员方榜签名的2014年4月21日的法院开庭传票,委托了律师刘长华作为诉讼代理人,但案卷档案里没有该诉讼代理委托书,简易程序和普通程序两次开庭庭审笔录显示,都是律师刘长华作为当事人郑银焕的特别授权诉讼代理人参加庭审,但郑银焕对第二次开庭即合议庭开庭审理该案根本不知情,就不存在委托律师刘长华参加合议庭诉讼代理,律师刘长华合议庭诉讼代理行为违法,无效。存在法官串通或胁迫律师徇私舞弊,办理假案错案,损害被告郑银焕权益。
  三、合议庭组成人员可疑。一审合议庭审判长是法官昌晓艳,昌晓艳是原告刘秋霞就同一标的、事实理由和诉求两个多月前另案起诉李广辉和郑银焕妻子宋蚕荣的独任审判员,昌晓艳的加入应不是巧合,刘秋霞撤回了那次起诉,昌晓燕准许。而被告宋蚕荣和丈夫郑银焕对此案毫不知情,5年多后才查知有该案。对比刘秋霞那第一次起诉材料和被告郑银焕提交的证据而形成的证据链条,刘秋霞、李广辉恶意串通,虚构捏造虚假离婚协议书,实施虚假诉讼诈骗他人盖建的楼房财产显而易见,合议庭法官对此心知肚明,恶意串通的当事人刘秋霞和李广辉心知肚明,而被告郑银焕对此毫不知情,剥夺了被告郑银焕要求合议庭回避的权利,法庭对原告刘秋霞提供的涉嫌虚假捏造内容的离婚协议书这个本案重要证据和原告刘秋霞提供的李广辉做假证的律师调查笔录没有依法处理,包庇故意实施的违法犯罪。
  四、对被告郑银焕故意隐匿原告刘秋霞的证据材料。刘秋霞就同一标的、事实理由和诉求两个多月内提起两次起诉,第二次起诉只是把被告郑银焕妻子宋蚕荣换成的郑银焕本人,原告刘秋霞的两次起诉分别各提交了一份律师对被告李广辉的调查笔录,第二次起诉刘秋霞还向法院提交了被告李广辉签名的向小李庄村委卖宅院申请书,有计划卖给郑银焕的内容。这些材料存于本案案卷档案里,都有意对被告郑银焕隐匿,实际是原告刘秋霞和被告李广辉恶意串通的直接书面证据,由于法庭故意对郑银焕隐匿,剥夺了被告郑银焕对刘秋霞、李广辉抗辩、反诉和恶意串通的控告权利。
  五、对相互矛盾的证据不调查,采信相互矛盾的证据认定原告主体资格。做为民事案件,原告刘秋霞对自己的主张应提供证据,本案离婚协议书标的物和建筑物宅基地转让合同标的物相互矛盾,庭审中李广辉的言证和法庭采信的李广辉的书证互相矛盾,根据证据使用规则,本案原告刘秋霞主体不适格,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而一审合议庭,以被告李广辉认可转让合同中的房屋就是离婚协议约定给刘秋霞的房屋为由认定原告刘秋霞主体适格错误的,本案原告刘秋霞在和李广辉已经离婚的情况下,只有提供和本案《转让合同》标的物与李广辉离婚后仍是共同共有财产关系的证据,刘秋霞才具有本案原告主体资格,对可能存在的事实关系不能成为本案原告主体资格。
  六、法官串通原告改变诉请,变造材料判决,制造假案。一审合议庭开庭审理3天后,刘秋霞向法庭提交所谓“撤回第二项诉讼请求申请书”,被告郑银焕对此不知情,几年后查知。原告刘秋霞的诉请是:确认二被告之间买卖原告位于小李庄村北街26号房产的买卖关系无效,判令被告将该房产返还给原告。合议庭庭审中原告没有变更诉讼请求,很显然一审原告诉请的两句话是递进关系而非并列关系的一项诉讼请求,就是请求对物权的占有支配权,法庭首先应查清二被告是否买卖了属于原告的财物。法院把第一句话篡改为“请求确认李广辉、郑银焕之间签订的《建筑物和宅基地转让合同》无效”,把两句话变成了并列关系,伪造成了两项诉讼请求,以迎合一审原告刘秋霞递交的所谓“撤回部分诉讼请求申请书”,对该申请书一审法院没有审批审查意见,二审法院庭审中故意隐瞒,被告郑银焕对一审原告所谓撤回部分诉讼请求申请书毫不知情,多年后查知。该申请书是法官串通原告变造材料,制造假案,办理错案,枉法裁判的直接证据。法院生效判决后,刘秋霞联合李广辉暴力驱赶郑银焕和亲属,打砸破坏楼房设施,公安机关对报案以“刘秋霞自己毁坏自己的财物”为由至今没有处理。
  事实表明刘秋霞、李广辉二人犯罪目的明确,目无法律,胆大妄为,手段卑鄙、情节恶劣,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二人的行为应按2013年《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11条和112条的法律规定处理,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若干程序问题的处理意见》的规定处理,而该案显然并不符合“根据民事法律规范判断,当事人之间构成民事法律关系,且不影响民事案件审理的,民事案件可继续审理”的法律规定。
  该案的审理判决不仅严重违反法律法规,也完全颠倒了“善与恶、真与假、是与非”和“法与不法”的关系,严重背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助长了违法犯罪,犯罪分子利用生效判决继续违法犯罪并造谣诬告,混淆视听。2015年3月7日,刘秋霞联合李广辉以胜诉判决为由,暴力驱赶郑银焕和亲属,企图强占郑银焕盖建的楼院,刘秋霞等毁坏财物价值约7千元,报案和诉讼司法机关至今没处理。由于错误民事判决形成的法律悖论,在给受害人造成极大经济精神损害的同时,也对基层司法、纪检和政府工作都造成了秩序破坏、认识混乱和法律困扰。在错案未纠的情况下,法院仅判决李广辉一人对郑银焕的直接损失给予了一定赔偿,对造成的暴力损坏财物和拆迁权益纠纷至今拒绝审理处理。
  由于该案犯罪手段十分罕见,法官违法处理隐蔽,专业性强,判决结果具有迷惑性,加上犯罪分子有意造谣掩盖,而审案法官和犯罪分子掩盖方向一致,致使该案的真相和实质很久都不为包括受害人和基层村社区人员所知所明,但终究纸里包不住火,时间会还原历史真相。受害人一直控告刘秋霞、李广辉恶意串通实施“三个虚假,一个暴力”(“虚假”离婚、虚假卖院、虚假诉讼、暴力损坏财物)违法犯罪,控告审判法官民事枉法裁判,2019年11月15号下午郑州市中原区法院举行了有7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的听证会,但至今没有结果。
  要求依法撤销该案所有民事裁判,依法错案追究,严厉打击犯罪分子的违法犯罪行为,追究刑事责任,赔偿受害人的全部经济精神损失。若不依法公正处理,坚决控告到底!

上一篇: 土地转让金未交房产证不能办理
下一篇: 嚣张腐败的中国联通没人管了,中央巡视组都去哪了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