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当保安的遭遇

发布时间:2021-05-18 01:1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2020年8月6号到达阿克苏,即刻被地区卫健委安置在市区英阿瓦提路辉煌大酒店,隔离观察。近一个月的三个星期期间,严格测试了有关数据;新冠病毒核糖核酸及抗体。总共三次,均为阴性。期间,卫生保健系统的有关医护人员,工作负责,忠于职守。具备了职业的人道主义精神。于9月初离开隔离区,为生活,一边到公安局申诉有关朱岗及有关政府的欠款一事,一边打零工。到阿瓦提丰收三场捡棉花,连里说没有预约。到红旗坡八队装卸香梨,但住宿解决不了,遂作罢。
  9月26日应聘阿克苏地区振远保安公司。随后,被分配到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的宝胜果业公司当保安。振远保安公司的队长叫于振远,17709971442,负责具体。甫始,他就布置了以下安排;
  你过去接替另一个师傅,他被安排到西工业园区了。目前搭档是个老员工,叫卢建利,15739273322。你的主要工作是夜间值班,我问全是值夜班吗?他微沉吟却没接茬,自顾不暇滴呃...,你主要是夜间收票,就是来往车辆的票据,还有...开关大门,登记...,目前,就这样,到了以后有人给你说”,但自始至终没签合同。
  到了之后,先前所说的那个人是农一师六团的,温文尔雅,但对美帝国主义始终充盈着强烈憎恨的民族感,觉得中国必须和美国打一仗,以抒被欺负后凌然反击的爱国情怀。陪岗期间,一边熟悉工作一边和他闲聊,终于等来了卢建利,一个敦实的具有军人气质的老保安。夜间,与其攀谈,貌似和蔼。当过兵,好像什么炮团的,言语间有埋怨复转之后待遇不行的情绪,但对现在的工作却也满足。随后,他凝重滴介绍了单位人事和工作性质及职责方面内容;
  单位是个冷库,储存梨子苹果和各种水果,也有核桃这样的硬家伙。存起来,等到各地需要水果的旺季,断货或过节时再拉出去,就是一进一出的倒手买卖,赚钱,但投资也挺大,存的越多赚得越多,本钱得厚实。说到这里他笑着问你觉得这个买卖咋像?我老老实实说我到冷库就是想吃点梨子苹果什么的,不懂水果也没想在这方面发展。他似乎失望滴一叹,说到人事。大老板就是牌子上说的河南张宝盛,他有个兄弟叫张宝成,前面不远也开个冷库,就叫宝成冷库,比咱这儿大些。二老板呃不具体负责的老板叫田亚军,然后示意我看墙上的通讯录。田老板以前给张总打下手,后来年成多了就入了干股当了股东,具体负责咱这地方的冷库。咱这儿名义上是冷库,实际上是四家合在一起。冷库,周转水果的水果塑料箱厂,盛水果的纸箱印刷厂,还有套袋子的发泡网厂。这些厂子各是各的,人家自己管,我们不去管他们。我打断他,那他们的车辆进进出出不要我们管吗?那倒不是,我们只管给他们的车开门就行,其他不要操心,保安么,就是给老板看门滴么,老板咋说咱咋干,别的和我们球的关系。他的说教谆谆中蕴含着一丝凌厉。我仍然不太放心,那怎么才能保证车辆进出符合手续呢?唉,你只要看到他们拉的是不是筐子、水果和垫板。进出开关门就行,电动滴么,动哈手指就行,别的怂管。嗯,我点头。和我们打交道的财务姓王,一个哈怂婆娘,到处给人吹说她是大老板的弟媳,球事儿多滴不行,她每天过来就是个收票,就是窝个,他抖抖手中的出库单。我仔细看了看,唔,有日期,有票号,车牌,库管签字,货量多少等,看起来还像回事。记住,没事不要和她多啰嗦。他表情严厉,我点头称是。还有,到了吃饭时间,把门关咧,先去打饭,司机打喇叭管球他让他等着。他很得意滴优渥感十足。窝个做饭滴四川婆娘就不会做饭,成天米饭挂面,米饭做的水渣渣滴,像个染饭,哦,时间不早咧,今天你就和我一起值班,我咋干你就咋干,以后熟悉咧就自己值班,得行?我说好。就这样开始慢慢适应了,活儿不累也不难,就是熬夜有点困,于队长前时说的每人一班十二个小时,一个星期白班一个星期夜班轮着来自己调整,看来是这样了。后来无意间,见了王会计,开着一辆半旧别克,斡旋之后,拿了出库单就走,临末,叮嘱我放车一定要有出库单,就是老总开口都不行。我说是。随后把门关了和她一起去打饭,做饭的四川女抱怨说你们啷个姓卢的脾气有点怪,他不爱吃汉族饭,就喜欢维族人的拌面包子抓饭,啷些东西我们啷么会做的唻噻?你给他说说嘛,大集体食堂莫要啷么挑噻?王会计就看我,我呐呐滴我是新来的,不好批评老员工,再说,维吾尔族的饭也确实好吃嘛,于是,十几个人的小食堂里的人都看我,一句话也不说。我当时有点懵,感觉哪里不对劲,蓦滴,田总就进来了,高声说他下次再到外面吃以后就不要再来食堂吃饭了,师傅做饭老剩,到底是饭做的不好还是员工不按时就餐?你们叫师傅咋么个办?唔,这是对保安不满吖,因为平时不按时就餐的职工多了去了。我心里嘀咕不会是我做错什么了吧?但明白,厂子职工不团结,有人给田亚军打黑报告。联系平时老卢的做派,动辄就到外面吃去,钱多也不能这么不顾公司规定滴任性吧?唔,这个老卢是有点那个,一个外地盲流到这地儿打工动不动就摆谱,似乎有点木素质。而这个四川也有毛病,有什么当面和老卢沟通不好,干嘛老给老板嘀咕?戳弄是非的毛病似乎天性,不翻疙瘩显不出自己优秀?你还不能说,说了就是看不起我们这些没文化的劳动人民,呣,劳动人民和没文化没素质一回事儿吗?劳动人民就天天红口白牙捯饬?回去后给老卢轻描淡写滴说了大家的意见,卢建利一下就炸了,踏马勒个皮滴,她做的饭就是不好吃么,喂狗都嫌污馊。我笑笑话传到了,赶紧离开兀自滔滔不绝满眼恨狂的老卢。本以为这事儿就此打住,殊不料,晚上睡觉时,被老卢突然推醒,说你打呼噜咋威厉害滴,看到老卢气恼的样子,懒得计较,就到外间的铁长椅上铺着睡了,不料,隔天晚上睡觉又被他摇醒,理由仍然是打呼噜。看着他那言不由衷的脸,我就再次回到长椅上休息了,当时心里感觉这个性卢的似乎有备而来,当时确实没想通,但隔了几天正在看视频,突然接到一个自称也在告朱岗的电话,而老卢这时聚精会神滴乍起耳朵听。我心里的疑惑被印证了,这不是偶然,是个借势的有心人。而接完电话回到屋时老卢殷勤的样子,更加明白了这人不简单。另外,压在铺底下的一些资料被人翻过,除了这个人之外,还有谁我实在想不出。果然,闲暇时卢建利自言自语滴嘟囔那么大的贪污犯都不日弄,尽弄些小贼娃子鼓捣,莫球滴意思。我看着卢建利问他认识朱岗还是别人托办此事?卢建利机警又笨拙滴扭转了话题。阿克苏从来都不是风平浪静,这我知道,但一个盲流怎么会和朱岗搭上话?卢建利就会保安,和朱岗还是甘肃老乡,怎么也不可能扯到一起吧?呣,也说不好,老乡老乡,背后打枪嘛,能够一把掐住你软肋的人,从来都是对你知根知底的身边人。从那时起,我不但对其另眼相看,而且不再与其畅谈紧要事情。这以后,每天晚上都被强制滴睡到铁椅子上了。这个时间距我来冷库时间不到一个星期,而每天晚上睡觉时车辆是不会断的,刚开始这个卢建利还从被窝里爬起来开门,后来,当班也装作听不到滴任由外面打喇叭了,没办法,那就近水楼台先得月滴夜夜值班吧。这就是于振远含含糊糊滴夜里开门...收票...的言外之意?那么,隔天一个白班或一个夜班的工作时间又怎么解释?千算万算,规定一个工作日就是十二个小时,多出来的就是侵害员工神圣的休息时间。作为坐岗保安,多干几天没啥,但开关门收票据,每天夜里不能休息吧?明确告诉大家;
  这是违反劳动法的疲劳作业,是强迫劳动,结结实实的违法行为。这个情节的落实,看全天候联网到公安局的监控就可得知所言真伪,前提是;监控不要被又坏了。
  这是笨拙且黒污老板经常采用的儿童技巧,低级保安公司的恶劣做派,先搁下。说到公司,作为公司老板级别的田亚军,行为似乎不太规范。因为,作为张宝盛亲戚的王会计,一再给我叮嘱必须收到出库单才能放行的警示,所以对这块我很警惕,一车水果筐子最少几百,一个筐子十三块,五百个多少钱?七八千吧。倘若库管没有开票,保安没有见票,司机若无其事滴扬长而去,那么,这三方联手之后,这一车筐子的七八千或一车一千多筐的一万三四千是不是就没有进单位账户?这个损失对大老板的张宝盛而言,可能不是一般的肉痛。前面说过,四个厂子都是张宝盛的,而冷库和制筐厂更是张宝盛和田亚军直接的利益,没有票的拉筐车一旦出去了,这个账怎么算?唯有司机、库管、保安、田亚军联手此事,才能使这个利益绝对趋向田亚军。每个月来这么个三四次,这比田亚军分红可能多得多吧?王会计说他们春节都不休息滴连轴转的,那么,一年下来,这么黑化操作得弄多少钱?而这个田亚军多次违背上述原则,动不动就怂恿司机不开票出门,这种情况一般在我值班的时候肯定不行,一打电话,田亚军马上就会说那是我同意的,等我回来马上给你补票,一般情况下,这种情况我都放行,因为,我把电话调成录音功能了。不怕他不补票。他回来之后也都老实滴补了票。几次这种情况后,我给王会计反映了这个问题,这个女人很聪明,每次都会替田亚军圆场。张宝盛的弟媳肯定向着自己的大伯子嘛,但又不能直接臊田某脸面,况且,通话录音又不是我一个人知晓。她肯定有别的方法让田亚军明白事情的厉害,人才啊。而作为田亚军的直接跟班,卢建利每次听到我反映这个问题,都很气愤滴瞪我一眼,嘀嘀咕咕滴多管闲事。我看这货一眼,心想特么这叫多管闲事?几千上万的货就这么出去了,事后田亚军等完全可以一推了之滴说,那都是值班保安的事儿,谁叫他没见票就放行?这叫多管闲事?至此,心情越发沉重。紧防慢防仍然摊着了一件事儿。库管总共两个,一个六团的老兵团子弟老蔡,一个好像仍然是卢建利和田亚军老乡的徐姓女子,那天上午大概十一点多,一辆福田小卡拉着几百个筐子想直接从关的不太严实的大门里溜出去,我马上把大门扎死,立刻出门到车前要票据,但车上俩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很拽,大拇指翘着往头后方戳戳说,你们老板知道的,是他让拉走的。我温和地说没票谁说也不行,既然这样,那我给老板打电话如何?你随便。我给田亚军打电话,却刚好不在服务区,隔了几分钟再打,还是盲区。看着没素质调侃的眼神,我仍然和缓滴让他报出货量。然后又问他库管知道吗?他很呛滴嚷嚷,库管不知道我们能把货拉出来吗?我问库管在哪儿?他仍然往库区戳戳,我看到堆在大平台晒区的码筐后面,有个熟悉的帽子在影影绰绰,知道是库管徐女来了,于是遥控放行了车子。再回头看码筐那边,怎么那个女人又不见了?正纳闷,那个女人突然就冲了出来,大声嚷嚷那辆车的票呢?没有票你怎么就把车放走了?我一时有点懵,呐呐不知所言。蓦然间,这个女人脸上漏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我明白这又是一个套。看我吃瘪,她惬意滴从嗓子里挤出一段优美而低徊的意大利小调,踩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回去了。事后,我中午见到她和那个四川手挽手滴往公交站走,知道她们要去逛街,赶紧迎上去给她再次解释此事,但她轻描淡写滴说就这么屁大点儿事儿嘛,没什么的啦,这个啦她拉了很长,我知道此事不可能善了,怕倒是不怕,只是纳闷,这究竟怎么了,怎么都针对我了?莫非要让我背锅?于是,晚间给于振远一五一十滴详尽滴汇报了此事。而于振远拖腔拉调滴早知道了,这也在我意料之中。于是,我沉着滴向他印证了几个问题;
  如果不是为了要出库单,我没必要出去吧?
  遥控器是在我手里吧?
  如果不想多事,我为什么在他车前盘桓十几分钟?
  我没事儿和一个不认识的跑大车的闲的蛋疼滴唠嗑,全然不顾后面的车子一个接一个的喇叭打个不停?
  不是他说是老板交代的货不用开票我会同意他走?
  我没给老板打电话吗?
  要不要查下给田总电话未接通的时间?
  要不要看看他当时手指库管方向的录影?
  要不要看看徐库管在码筐后面晃动身影和最后出现的时间差?
  要不要问问这个车是哪个库管负责的的装车?
  如果不是她负责为什么如此卖力?
  如果是她负责为什么车出去前她不露面而车一俟出门又马上出来了?
  不要说她正好有事上厕所什么的,所有拉筐司机都知道没票是不能出门的,为什么就单单这个自称给老板拉货却既没有票又没有库管跟随且老板电话当时恰好盲区的时候就一定往外走呢?
  为什么车刚刚出去她就突然冒出来了?
  于振远激动滴说都是别人的错,你就卖油错吗?别人为什么一再向我们反映你的问题。咹?我此时反而冷静了,告知;
  你可以调监控,看我说到细节是不是这样,倘若属实,我认罚,不属实,秋后算账?他顿时驴打昂情绪失控滴啊,算什么账?我默默滴挂了电话。事后,王会计卢建利田亚军都貌似关心滴告诫我,以后千万千万注意不能放行没票的拉筐车,我看着田亚军问是不是打着您的旗号也不能放行?田亚军大义凛然地说那绝对不能。我看着他笑,但他却皮笑肉不笑。王会计赶忙缓和气氛滴大家都饿了吧?吃饭吃饭,今天土豆鸡呀。
  事情过去不久,似乎又风平浪静了,没事儿的时候,到单位对面几步路的人工湖转转,这里仍然归南工业园管委会辖属。诺大的人工湖水泥砌成,水源来自西湖管道输送,水深且清,大型水禽时常驻足期间,风和日丽的日子,成为一道宜人的风景。阿克苏自颉富平伊始;
  励精图治于地方风沙治理和环境绿化,一道柯柯雅的百万亩树木屏障,不但挡住了肆虐的沙尘,而且造就了阿克苏青山绿水的宜居环境,这是后人不能忘记的丰碑,值得北部地区好好钻研,学习,提高。
  湖里水深平均三米以上,养殖了很多鱼类,喜欢垂钓,看到不那么专业的生葫芦蛋笨拙的垂钓技术,忍不住去小试牛刀,自此引起大家关注,心里窃喜。但好景不长,看管湖区的保安来制止了,理由是不许擅自垂钓,要钓鱼得有管委会主任的亲笔条子才行,但是,我看到老有一个自称是喀什农三师图木舒克监狱长的退休老革命倒是自由自在滴钓鱼,于是,没事和他套近乎,得知要钓鱼可以,给保安三箱黑卡三箱红牛,那就继续钓,要不就找主任批条子,都没有,那就严禁钓鱼,我狐疑滴看着他那你有吗?旁边一个啷哩锅啷自称九团保安的天府娇子告诉我,老爷子是地委亲自批准到阿克苏养老的脑盖民,管委会主任都晓得他哩,还条子?之后,别的钓鱼人告诉我,他们胡说,这个老头身份有点怪不假,但老头每次钓鱼带给他们的东西你可能没见过,诺,他们指指停在黄坡上的越野三菱,后门没关严实,吃的喝的花花绿绿当真不少,他自己一个人能吃完吗?每次来的时候满满的,回去空空的,东西哪去了?我恍然大悟滴喔~`!看样子一切都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啊。但我没钱,也不想要份外钱财,艰难时期饭都吃不上,哪里有红牛黑卡送人?只好不再去湖区骚哒。这个指认者是多年相识的老熟人,香港街江南渔具店的老板翟长宏。
  宁静又困厄的日子终究不会如愿以偿,陡然间,厂区就消防车警笛长鸣滴长驱直入,过去一看,印刷厂后面的林带着火了,田某倒是第一时间赶到了,然后长舒一口气滴没事没事,厂子后面的林带着火,不关我们事儿,但是,自此之后,消防警察隔三差五滴问事儿,显示此事不那么简单;
  首先指出消防设备不齐备,摆放位置不合理,再指出露天印刷作业不安全,工人操作不规范,最后指出毗邻一墙之隔的居民区林带必须整改,但直到离开振远,也没见宝盛的哪个领导纠正这个隐患。由于对这次消防事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明显得罪了现管田某,这不,他开始联合张宝盛进行有的放矢了;
  夜里四五点钟,印刷厂的车动辄就进进出出,问及为什么要这时间出车,对方告诉我是张老板和田总要求的,可这事儿不归田某管吖,而那个印刷厂老板更是可笑之至,一到夜里十二点后必定出车,出门时那个龇牙咧嘴的嘚瑟,更是和晏婴的车夫有一比,除了去夜店还能干吗?三更半夜拉货也不能开着卧车吧?而那个厨娘更是可笑,饭厅里面质问我是不是阿克苏人?这是个我见过的最莫的意思的盲大姑,我是不是阿克苏人要你指正?我在阿克苏挖土种树的时候,你可能还不知道谁是你妈吧?她另一个意思很明白,阿克苏人就要说阿克苏好,不能说不好,说了不好就不是阿克苏人,而这个说法在我此事之后经常遇到,公交车上,集市上,商场里等等,这是有人怂恿的有意为之。贫穷和常规道德不是一回事,富人和无耻戾毒也不是一回事,人性的好坏和所处的阶层没有直接关系,她和根植于内心的善良及后天教育及知识教诲的普遍常识有直接关系。
  这个女人就是个懵子。而那个和这个啷么锅形同姐妹的徐姓库管在我走了之后听说也被劝退了,她的罹难可能归咎于;
  初始想讨好张宝盛而给田亚军难堪,后来囿于操作忒过蹩脚而暴露了背后怂恿的意图而致张宝盛骑驴难下,最后只能走人这么一个结局。
  因为,张宝盛的弟媳王会计并不看好她,多次给我嘀咕这个女人真多事儿,而田亚军的跟班卢建利更是对其深恶痛绝,傻皮瓜皮滴戆骂不止,她的方式肯定妨碍了田某的揽财计划,田某忌她,而给她额外报酬的张宝盛同样骂她,为什么?她的笨拙行为让明眼人一眼到底,使讲究逻辑的公安们无以面对众人疑惑,她暴露了张宝盛驱赶田某的内心隐秘,让张宝盛更加难堪,所以,她的力有未逮让整个公司资本之间对峙的烽火一下燎燃起来,她不走谁走?她的乖张绝伦必定是别人怂恿,问题是;她收了多少钱?
  为什么又说张宝盛本身就不干净呢?他唆使自己老乡直接到厂里拿走了很多器械,而田某对此不闻不问,但在我给其出示这个证明时,却嘱托我要妥善保管,这是为什么呢?只能说明双方在利益分配时多有分歧,且各执一词滴长期对峙。从田某拉筐车动辄不开票和张宝盛怂恿徐某栽赃陷害滴转移视线来看,他们之间的隔涩是互怼式滴各偷各的监守自盗,而我在看到这种情况后,到公司不久就提出了出库车辆必须开出门证,这就扰乱了双方觊觎偷盗的机会。后来,作为法人代表的张宝盛出面,开始解决这个拦路虎,先是训斥我怎么保安不在门外站着,就在房子里拿个遥控器比比划划?出进门也不登记?来人也不出示核酸验证码,这样当保安是不是太轻松了?工资那么好拿吗?我瞥他一眼,温和滴告知;
  我什么时候都在登记,但作为厂里的职工和领导,你们在进门时登记过吗?规矩不是你定的吗?他错愕不信滴瞪着我,觉得从未有过如此楞怂能够让自己这么难堪,我知道他的意思,但心里平和,不要说你个以前南门外卖西瓜现在有了点钱就巴结着什么达官贵人滴这里显摆,比你牛逼百倍的信球我一样收拾,前提是只要你不作奸犯科耍马木提。他一脚油门就疯子一样滴跑到门外怄气去了。明白这是发难的开始,遂多方小心滴应对,但他很没意思,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外面,回屋喝口水,他就打着喇叭门外哒哒个不停,这么大的老板娘们儿一样,木搜之木文化的货。
  某虽然身处低微且处境艰难,但还是尽可能滴帮扶着老百姓多做点事,这个厂子和大多数的外来老板一样,都在某种程度上歧视维吾尔族农民工,囿于文化传统习俗各个方面的未能完全融合,维吾尔族人和我们很多方面格格不入,这个我也有同感,毕竟从小接受的熏陶不一样嘛。但实事求是地说,我在心里是尊重他们的人格的,也是南疆最早开始启用他们的包工头,零几年在十团就是完全用维吾尔族农民工,人工开掘的管沟,几十公里全是维吾尔族农民工在挥动坎土曼的声影,团里的大官小吏为之振奋不已,惊叹这些皮帽子这么厉害,比我们汉族职工都能干?我笑笑,你们不知道的事情还多呢,这些维吾尔族民工在知道了团里大员来视察工地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挥汗如雨,上百号人齐刷刷滴挥舞银锄,丽日当空下,死寂中只有嚓嚓的砍土声,那是一种移动天地的节奏。当时,我并没有蛊惑他们什么,全系一股激昂的人性在昂扬诠释着什么叫维吾尔族农民工能吃不能干?那一刻的激越给我留下了终身难以忘怀的记忆。我不偏不倚滴说,他们的自尊心和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甚至更加凌然。但自小处于偏偶山村,接受的世外文明比起汉人而言,多有不济。再加上教育趋于明显市场化,那么,他们势单力薄之后的落寞也就可想而知了。干不了科技含量高的工种,那就只有干体力活儿了,这是实事求是地剖析。但是,这个厂里包装车间大部分二三老板,都是张宝盛拐弯抹角的亲戚,他们不用维吾尔族员工的理由是他们手慢,干活儿不仔细,长指甲容易把果子划出印子,果子就降级了,他们挣不上钱,我们也少挣钱。理由确实木啥说滴,但是,想过没有,你们河南东北老板都在家里捞人干活,确实是自家人用起来得心应手还贴心,可是,这些贴心人挣的钱用到南疆阿克苏了吗?家里青砖绿瓦大瓦房一座一座矗立起来,那是纸堆起来的,不是钱夯出来哒?维吾尔族农民不会把钱砸在河南东北吧?建设新南疆不要钱啊?小河水漫大河溢,这个道理不懂啊?所以,在喜欢吃维族人拌面烤包子的老卢秉承张老板等人意旨而动辄拒绝求职的维吾尔族员工的时候,我暗暗为他们找活儿干,甚至在休息时间,坐着公交车去红旗坡冷库给他们找活儿干,这个事情多了去了了,其中有个阿瓦提英艾日克乡搬运工为此感激涕零。看到我不遗余力滴帮扶维吾尔族老百姓,张宝盛们可能良知发现或政治觉悟提高了吧,也开始积极张罗着安排维吾尔族人干活,但是,盛果期已经过了。振兴新疆尤其南疆,得有钱。但钱不能跑到外面世界去添砖加瓦吧?这是南疆各位当政者务必注意的一点,当慎之慎之。
  转眼已经是十一月中下旬了,地区卫健委对疫情防控也越加重视,要求各个企事业单位务必做好检控防控工作,而厂里也不例外,田亚军和张宝盛等人加紧捯饬着布控工作,又是巴斯消毒液又是大门外铺打湿的草帘子又是进大门必须登记等等,别的还行,但问题出在厂里打零工的那些内地人,因为早上六七点天还冷,大家进厂都冻得吸溜,手都不愿意拿出来,叫登记,要么木带身份证,要么木文化不识字,那就帮助那些木文化的人登记,但过了几天,就这样也不行了,一些张宝盛的乡里乡亲甚不满意滴嘟嘟囔囔,登记,登记,天天登记烦死咧。还有些甚至器宇轩昂滴告诉我,我们是你们老板请来的,你再拦我们我们就走咧。我笑笑,谁请的也得遵守法律嘛,啥,法律?卫生法不是法律是什么?咦,破事儿真多,球毛病,不就是个烂保安嘛,有啥了不起?我继续笑着请登记。一般这时候,卢建利都出来圆场,到了十一月十七号这天,事情出现了高潮;一群大早上赶工的河南四川们早早来了,但就是不登记,我严厉告知,不登记就不许进门,这是政府的要求。双方僵持不下,有些女人开始骂人,我就把门锁了,而这时,那个老板跟班卢建利又开始出来和稀泥,不登记就准备把人放进来,我当即严厉制止,这个傻缺当时在一群阿氓群情激昂的怂恿下,开始和我推推搡搡,打完架之后,我直接辞职。随后,于振远来电话谴责我说田老板带人到厂子里调查了事情经过,征询大家意见,大家异口同声说你不对,田老板强烈要求公司开除你,并罚一个月工资。卢建利是老员工,他是得到大家肯定的好人。厂里干了那么长时间,没人说他不好。我笑笑;
  你看过监控录像吗?当时的场景要不要我们到公安局去对质一下?你作为公安局安保大队麾下的忠实追随者,不知道公检法必须坚持法律底线啊?你这是为民请愿还是公报私仇?我告诉你,和你的历次通话都有录音,你当时是怎么说的?为了卢建利晚上不值班找过你和公司几回,你们竟然说他是个老人,晚上睡觉轻,说我在外面睡也正常,那他的这个顶班费怎么算?他的职责怎么说?他有作为老人被社会救赎的愿望,但我没有必须承担额外工作的义务吧?想安静,回家去啊,干什么赖在单位占着茅坑不拉屎滴耀武扬威还工资一分钱不少?振远保安公司就这么践行劳动法?他卢建利是好员工,为什么去年一年之内换了四个搭档?他既然有能耐干嘛天天屁颠着给田总送包果子的报纸?既然晚上睡觉轻为什么又跑到实验林场去包果子挣外快?他和你和老田什么关系?冷库为什么一直留着他而把坚持原则的员工都撵走了?他激动嚷嚷我卖油文化,你别给我讲大道理,反正我们不能再用你了。我为之哂;我要你开出我?等我闲暇时曝光你,你就知道没文化和不讲理是不是一回事儿了。辞职第二天,他把一个月的工资打到了我的卡上,再隔一个月,他又把扣押的半个月工资打到我的卡上。但是,始终没有解释扣押工资和夜间代人值班的薪酬怎么算。
  最后;
  1、对宝盛公司的财务及股权分配予以彻底调查。
  2、调取去年到今年厂区进出库货车的可疑监控,严查监守自盗和偷税漏税的嫌疑。
  3、对徐女库管施加于我的恶意陷害及背后怂恿者予以严查,对陷害一事予以刑事。
  4、对振远保安公司排挤、打击报复优秀员工的做法予以严厉追责,整顿,并加倍补偿。
  5、对于振远违法《劳动法》中强制劳动、疲劳作业、扣押工资、袒护黑恶行为予以开除。
  6、对黑恶势力卢建利和田某违反《卫生法》,怂恿群体闹事行为予以审查立案调查。
  7、对厨师四川女多次挑衅本人“你是阿克苏人吗?”一事进行背景调查,并予以遣送原籍处理。
  8、对南工业园区管委会和园区派出所追究不积极执行《卫生防疫条例》一事进行追责。
  9、对南工业园区人工湖那帮遂宁保安非法收费予以调查,并开除,遣送原籍。
  10、阿克苏公安系统对保安公司进行全新的重新整顿。
  陈世栋 湘煞池宽 2021年5月16日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当保安的遭遇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当保安的遭遇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当保安的遭遇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当保安的遭遇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当保安的遭遇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当保安的遭遇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当保安的遭遇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当保安的遭遇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当保安的遭遇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当保安的遭遇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南工业园区当保安的遭遇

上一篇: 网曝湖南古丈县河西日夜加油站遭违法强拆,拆散了民心!!
下一篇: 揭秘腾大教育集团董事长-朱文柱真面目。骗子公司!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