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广西环江县政府断章取义、胡作非为!

发布时间:2021-05-21 13:1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环江县政府断章取义、胡说八道、胡作非为!
  第一,断章取义
  2021年1月13日《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关于陆廷机提交(报告)的回复》没有落实“河人社发(2013)34号”文件!20多年来,广西雅脉钢铁厂从未为在职工和退休职工交缴任何、分毫保险,而“34号”文件规定,基本医疗保险费的补缴情形及办法:
  1.在职转退体时累计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不满25年的,补缴累计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年限不满25年的退休人员(包括未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退休人员)应当在办理退休手续的当月,一次性补缴不足缴费年限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其中,实际缴费满5年,但加上视同缴费年限不满25年的,由用人单位一次性补缴不足视同缴费年限的医疗保验费,退体人员个人不用补缴,视同缴费已达20年以上,而实际缴费年限不满5年的,由用人单位和退体人员个人分别一次性补缴不足实际缴费年限的基本医疗保险费。
  以上明确规定:“应当在办理退休手续的当月,一次性补缴不足缴费年限的基本医疗保险费”,这里规定是办理退休手续的“当月”交缴,只有在这个前提条件:才有“其中”的第二种情形“视同缴费已达20年以上,而实际缴费年限不满5年的,由用人单位和退体人员个人分别一次性补缴不足实际缴费年限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如果不在“当月办理”这个大前提下,就没有以下“其中”的由用人单位和退体人员个人分别一次性补缴不足实际缴费年限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就是说“不按规定交缴”!不按规定交缴的,就符合以下文件“2”中规定:
  2.用人单位未按规定参加医疗保险的补缴:从本市建立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之日(即2001年元月1日)起,用人单位不按规定为职工等人员办理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应当为其补办参保手续及补缴基本医疗保险费,应由用人单位缴纳的部分由用人单位补缴,个人部分不须补缴。
  《回复》:“(河人社发〔2013]34号)文件精神实施,该文件规定,个人实际缴费需满5年,即核算在职工转退休时,个人实际缴费必须满5年或5年以上,所以核算雅脉钢铁厂149名退休职工一次性医保补缴费用时,个人缴费在6000-7000元不等”→是断断章取义:在2000-2020年期间,都没有给雅钢“当时”在职职工或者“当月”退休职工一次性交缴或补缴医疗保险费,而是2020年7月,才开始要求退休职工交缴呢?是文件内容错了,或者文件语言表达有歧义?如果不是的话,难道不是雅钢单位有法不依、环江政府失职渎职吗?
  所以,我们雅钢医疗保险问题,符合“河人社发(2013)34号”中“未按规定参加医疗保险的补缴”,应该按“个人部分不须补缴”执行!为什么要职工补缴“6000-7000元呢?为什么从2013年起,环江县政府一直没有执行这一规定,劳动监察部门干什么去了……损害百姓利益,这不仅是不作为,而是失职、渎职……如果当时补缴了,到2020年止,难道“个人实际缴费”,还不“满5年或5年以上”?职工合法权益不按文件保障,不按时、不按规定及时为职工补缴基本医疗保险费,而是损害职工利益之后,拿“文件”断章取义,敷衍老百姓!如果国家的法律,没有了前提条件,正如不顾“犯罪事实”这一大前提,无论是小偷小摸,还是故意杀人,一律断章取义:“处死刑”!这不是“扯卵谈”吗?
  第二、胡说八道
  2020年12月24日《关于韦兴基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睁开眼睛说瞎话:
  1、县政府于2002年8月把广西雅脉钢铁厂的核心主体“炼铁厂”:资产3000多万元、土地100亩,以100万元贱卖给四川私人老板谢光强,政府却不顾职工死活,包庇腐败,企业不破产、又不改制,将近20年了一直剥夺雅钢职工的合法权益,难道政府这样做就是不“简单”的和“科学”的吗?
  2、大部分职工下岗至今,都是55岁以上年老体弱、招工无人要的“老鬼”了,没有“五险一金”、下岗生活费在2019年以前都是30元/月(有的一分不给)、无田无地、无房无低保……,现在生活费提到430元/月,除35名享受低保外,还有近300名下岗职工呢?他们的生活谁来“保障”?他们和2010年以后退休人员的“看病问题”谁来保障?这难道是“与事实不符”?

  第三、胡作非为
  ①、2016年4月,我们举报雅钢厂领导陶显东、江德富、兰华震、覃日富等的腐败问题,环江县成立了以副县长曹崇俊为组长的所谓“调查小组”,吹嘘将“给职工一个满意的答复”!其实不然,韦兴基、陆廷基等向负责“腐败问题”调查组的蒙zhongjian、韦wenjie举报雅钢领导腐败时,不但不予重视,反而把我们当作犯人一样审问:“拿我们来这里磨折”“乱讲”,就“关你起来(拘禁)”等语言来恐吓和威胁(职工韦海岸在场)。他们根本就没有调查,甚至是包庇,只会说雅钢招待他们的“野葡萄酒好喝”!最后“调查小组”妄下结论:雅钢没有腐败、账目清楚!但是,韦兴基在环江县会议室当面质问:有没有腐败,是你们说的,然而那些领导挪用、贪污的,每位都有的、挂在财务账户的、从几万到几百万的个人名下的所谓“欠款”,合计一千多万元,“归还”了没有?归还的话,“钱”到哪里了??这也是账目清楚吗???在场的县领导,却没有任何人谁敢当面回答……,黄炳峰也无话可说!却从中包庇腐败者,从未给举报者任何答复……
  ②、2017年3月6日,我韦兴基就原厂长江德富、蓝华震和工会 覃日富等人,在职工退休问题上弄虚作假、索贿受贿等腐败问题,向市纪委实名举报,于13日亲自交到市纪委办公室的刘主任手中,他按程序接收、移交环江,在他不断、多次追查下,于2018年4月2日,才得知下落:县长黄炳峰,把材料交给县工信局书记、副局长江德富(原雅钢厂长)“处理”!我举报雅钢厂长江德富、蓝华震、覃日富,举报材料怎么能交由被举报人处理呢?在此期间:雅钢提前退休的职工,雅钢上班的领导不断“提醒”和电话“询问”:“现在怎么样啊”“有些事情不要乱说”等等,特别重要的是,提供书面证明被陆飞“要钱”的覃水秀之家属,接到所谓“县”的电话:“陆飞已调走,不属于我们管了,其他就算了,有些东西不要乱讲”!其他证人也不同程度的被威胁利诱,对举报的我,却从未得到任何“答复“调查”和情况反馈,反而有关人员对我进行更加严密的监视,厂保卫科有人专门跟踪我及爱人的一举一动,只要一出雅钢,不管是到河池还是环江,洛阳派出所的电话马上追问“你在哪凯”“在做什么”等等!不管他们过去如何弄虚作假、不管他们如何篡改掩盖和更换亲信掌管职工档案材料,都改变不了他们的违法事实,因为物证和人证俱在!
  ③、县长黄炳峰,他父亲是雅钢机修车间的老维修工,20年前能够享受国家政策正常退休了!如果他父亲,象20年后的雅钢国企职工:没有“五险一金”、下岗生活费30元/月、无田无地、无房无低保……,他还能对雅钢的事不闻不问???黄炳峰从小在雅钢子弟学校读书,职工都看着他长大的,为官一方,不但没有处理腐败的问题,2014年12月8日、23日两次,雅钢职工几十人上访职工上访去找他,都故意躲避,单凭这一点,无情无义的人,不管他调到哪里为官,只会吹牛:凤山县几千万雕“两个死鸟”,环江县几千万造“一个铜鼓”——吉尼斯世界纪录!“毛南族整族脱贫”了,为什么脱贫路上却少了雅钢的“十、百、千”个职工?现在升为巴马县委书记,“长寿之乡”比比皆是,是否准备打造一个“世界千岁之乡”?
  ④、职工杨燕科,视腐败如仇敌,开始只是为维护雅钢绝大多数职工的权益而举报揭露腐败的厂领导,在人身和权益横遭各方面的打击?报复后,演变成为个人维权的不断上访和诉讼之中,由于“黑恶”保护伞的歪曲袒护,他沦为被“稳定”的对象而成了“负面人物”,近20年的折磨,使一个正常人变为70多岁还“永远在路上”奔波的上访户:
  由于举报厂长陶显东贿选和贪污,2000年6月14日晚上7时10分,陶显东亲自带领一帮人(副厂长江德富、内弟供销科长韦松平等一帮人)到杨燕科家,对杨全身大打出手,其中陶用雨伞把柄,将杨眼睛下部打肿如鸡蛋,在职工韦旭祥等反击、批评和百多名职工指责声中,这帮“土匪”(有些在场职工骂的)才罢手,第二天,不少在场职工联名,书面报告中共河池市纪委,要求查办陶显东的打人行为,但是环江县各部门对市纪委的责成处理批示,不处理且百般包庇!为此,杨燕科多次到县里诉求!有一次还被环江思恩镇派出所公安干警,在前后都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从县政府大门“抓走”,自中午11时起监禁了8个小时,更恶劣的是,两人把60多岁的杨燕科双手反绑面部朝下、其中一个用脚踩住背部、压在地面拳脚殴打,致使杨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额头流血……,晚上由雅钢保卫科科长杨秀球、工会 覃日富、司机周远明“押解”回68公里远的雅钢,半途不准治疗、吃饭和下车,并派人跟踪监视多日,不准离开雅钢……接着打击报复一个接一个:
  A、厂长江德富,书记覃克祖,以不帮交缴企业部分的保险费用为由,致使杨燕科63岁不能退休;以年纪大为由,不给杨燕科医师按事业单位归地方接收,不给退休、不给下岗费!
  B、厂长蓝华震,捏造事实,借“法律”报复,以杨燕科不交门面费为由,起诉法院查封他的卫生所门诊:假借职工莫专利两个门面租金的收据,诉求杨燕科(一个门面)交缴与莫专利同样的租金,那些诉讼结束当日与副书记韦志文吃饱喝足之后的“人民审判员”,不调查、压制被告陈述的权利,枉法裁判,同时,在没有任何诉讼文书、不按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查封杨燕科的医疗门诊,导致大批药物过期作废,门面至今都没有营业!为此,杨向有关部门揭发,他们做贼心虚,“法院人员”愿以2万现金赔偿私了,杨坚持要获得营业损失而“私了”不成!由于杨的知识水平、个人能力有限及面对“掌权者”的包庇,此事尚无力顾及……
  ⑤、2005年12月10日,环江县纪委副书记黄干群(原雅钢副书记),找到韦兴基,公开露骨地威胁:“你韦兴基厉害还是我厉害,你再举报雅钢和县领导,我就逮捕你,关你几天,接着搞你下岗,一点生活费都不给你!(当时他的一个股长在场)”。12月24日晚8:00,就雅钢职工陆廷机等同志多次上访(100多人联名)反馈回的材料,弄虚做假,百般包庇,压制竟3年,当职工要求其解释时,在雅钢招待所当着上访职工杨燕科、朱国虎、李洪新、李存春、韦兴基、韦炳宽等人破口大骂退休职工黄茂荣:“如果你再举报的话,我马上命令武警来逮捕(用这个词纯属法盲)你,你大还是我大?”黄茂荣说:“你作为纪委书记,当然你大。”李洪新反驳黄干群说“权大还是法大?”他无言以对。!
  ⑥、职工韦兴基、陆廷机、石国碌、覃佩林等,2016年与50位职工上访县政府,要求解决“退休要交钱、看病无医保、上访12年政府不管,腐败卖厂、职工受苦、下岗费30元猪狗不如”,同时要求惩治历届厂领导的贪污腐败,可是,县领导为了包庇、回避、敷衍雅钢存在的诸多违法行为,2016年4月成立的以副县长曹崇俊为组长的所谓“调查小组”,在媒体上“大吹大擂”,将“给职工一个满意的答复”,最后,那些分别举报的具体事项,一件都没有落实!反过来的是:举报职工屡屡横遭打击报复→
  A、韦兴基被雅钢领导派保卫科人员韦佳仲、梁添茂等长期监视,具体表现是,凡是离厂外出去环江、金城江等,都被厂部派车跟踪、监视,如果上访(如莫继书、李存春、兰文军、杨燕科、陆廷机、石国碌、覃佩林、韦海岸等等)的都被截留……,韦兴基因住在雅钢,被由环江县任命的、没有经职工选举的厂长覃日富(县长黄炳峰就读的雅钢子弟学校原校长)找借口下令断水断电长达5个月之久!
  B、2016年12月26日,环江县公安局,以在北京上访“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捏造“北京提供的证据”,以此为借口,拘留陆廷机、石××、覃××5天(女性谭秀莲警告处理)。为了驳斥环江非法拘留上访人员,他们专程到北京,获得“没有扰乱社会秩序”的证明:北京公安局《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天公(2017)第470号!证据确凿,环江县公安局却说:“北京是乱来的!”→???
  C、覃佩林曾于50多人上访时,当面指责覃日富:你一个人上班,拿那点工资,养两个小孩和老婆,又买了两套房子,如果不贪污,哪来那么多钱?为此,覃日富取消覃佩林本该享受的低保!由于石国碌多次举报厂里的不合理与违法行为,2018年1月,覃日富通过副厂长黄桂相(厂长司机梁 宏在场),把石国碌的弟弟石国茂叫到厂部办公室,黄威胁石国茂:讲给你阿哥听,他们爱克上访多,黑社会打死他们克,不给你们低保!
  D、2018年2月,已调离雅钢4个年头的原厂长蓝华震(现为河池市城市投资建设有限公司经理),打电话给XXX雅钢上访人员:“你不要去上访了,你要多少钱开个价,我给你!”
  E、韦兴基、陆廷机两人上访时,被蓝华振和县有关人员拦截,从柳州“押解”到环江县猫鼻岭(靠近县城的陡坡处),县工信局局长卢先贤和公安x局长(卢威胁说这是公安局的),命令我们交出上访材料,我们说“没有!”,他们跟就蓝华振到一边“商量”后,把我们两人拉到20公里外的洛阳镇派出所进行所谓的“调查”,蓝跟派出所的在吃晚饭喝酒、玩乐,把我俩“软禁”在办公室,不准离开,到晚上11点多才放出来,从早上10点被控制到此已有13个钟头,不准我们吃喝拉撒,要不是好心人帮助,当晚我们就流落街头!我们就是揭发雅钢的腐败问题,没有其他任何动机,就把我们当做“维稳对象”,天理何在……???
  2021年4月19——23日,我们4人上北京,向中央纪委提交相关材料,其工作人员对我们说“你们来过几次了,材料都批转回去了,当地这些领导怎么搞的?一点都不动?”我们说:“如果他们不处理,我们还要来!”

  韦兴基 陆廷机
  2021年5月20日

  

 广西环江县政府断章取义、胡作非为!



  

 广西环江县政府断章取义、胡作非为!



  

 广西环江县政府断章取义、胡作非为!



  

 广西环江县政府断章取义、胡作非为!



  

 广西环江县政府断章取义、胡作非为!



  

 广西环江县政府断章取义、胡作非为!



  

 广西环江县政府断章取义、胡作非为!



  

 广西环江县政府断章取义、胡作非为!

上一篇: 福建福安某小区的房子是这样的!
下一篇: 河南南阳:智圣公证处不公正 工作人员违规又违法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