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赣榆区公安局护犊子不纠错

发布时间:2021-06-07 18:1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赣榆区海头镇白石头村张怡礼及其自爆早已离了婚的女人虐待八旬偏瘫丧偶老人,强行扣留升级加码26天,大暑第三天(当地全年最热日36℃无风)饿渴热不给水喝致昏迷于狭矮隐秘、薄铁皮顶、无窗通风、无水洗澡、无人住过、无路逃生的楼后货库,不抢救急急宣布死亡,未死透偷偷拉去火化。犯罪事实清楚,需要追究刑事责任,已有证据形成了时间空间的完整证据链,能够证明虐待行为持续时间长、次数多、手段残忍(能救不救)、后果严重,完全达到了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2018年7月30日长子到龙河派出所报虐待致死案。龙河派出所拒收书证、照片、录音证据,先入为主说“家务事•火化了不好查•疑罪从无”不受案。长子盯住不放要求受案,龙河派出所电话通知主谋主犯吴〇麦躲起来幕后纠齐人马后,拉长子到白石头村,只旁观了一分钟录下次子率众围打长子的视频,一声不吭甩手而去。被投诉后在报案50天才受案,玩双簧障眼法,虚晃一枪谎报立案的真实意图是索取次子二人的高额贿赂。报案两个月才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说“无犯罪事实”,看似报立案未批准,实则不立案报批准。被投诉n次后又任性地说“控告人推测•未亲眼所见•无直接证据”不立案。
  这桩精心谋划、逐步加码、自以为高枕无忧的虐待致昏迷+不作为故意杀人案,情节简单死因明确至少应当以虐待罪立案侦查。偷偷火化本身就是犯罪的恶劣情节,表明了有预谋反侦查能力强,目的是毁灭重要证据(肋骨分明腹部凹陷/胃空无物细胞脱水),不能成为立案侦查的绊脚石;正因为做贼心虚偷偷火化,外在表现诡异疑点重重,才促使长子下定决心讨个说法。龙河派出所草率地定性“饿渴热不给水喝致昏迷+不抢救急急宣布死亡”为无犯罪事实,甘当保护伞包庇毒妇有案不立,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和两高两部《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
  龙河派出所长宋中波2019年夏天亲自网查到老人死的那天是当地全年最热日(排除了业务不精疏忽大意的合理怀疑),明知热死于楼后货库的虐待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却装聋作哑不立案。2020年6月接到知情人士旁证的直接指向谋杀的核心物证线索,不去案发现场提取物证,却抱着全部诉访材料找控告人的兄弟姐妹谈话,让次子逼长女(关键证人)串供,故意包庇明知有罪的人不受追诉。被投诉后竟然拿检察院2019年不是立案监督文书的信访答复当挡箭牌,铁心死守(失守就要处分甚至坐牢)2018年“无犯罪事实”的错误定性;被投诉N次拒不回应《十问龙河派出所长宋中波》的质疑,搁置案件长期处于尘封状态。在基层一把手的职位上抛同情心和正义感于脑后,选择性执法逐利执法,小案成大案,一案成两案,配得上人民二字对得起身上的警服吗?把“为人民服务”说在嘴上、写在纸上、挂在墙上,就是不落实在行动上;把法律当橡皮泥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就是不公正执法而是任性地办金钱案。朗朗乾坤昭昭日月,龙河派出所长宋中波不能坐等次子二人招供了才立案,因为法律没有赋予控告人采取强制措施的侦查权;只有悬崖勒马立案侦查给死者、控告人和社会公众一个迟到的正义,才是唯一不二的正确选择,才能拯救自己污染的灵魂免遭处分甚至牢狱之灾。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同一屋檐下,差别这么大。海州区李某捕捉22只青蛙被刑事拘留,赣榆区八旬偏瘫丧偶老人命如蝼蚁连青蛙都不如,如此司法不公究竟天理何在(同时同地具有可比性)?当今社会最大的不公是司法不公,没有钱权勾结就没有冤错案。正义只会迟到不会缺席,迟到的正义即非正义。轰动全国的张志超、张玉环等一系列冤错案昭雪了,湖南操场埋尸案真相大白了,江苏省政法委书记王立科经过灵魂拷问觉悟了主动投案,连云港市公安局前任局长王永生落马了,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而堪称史上最任性派出所长的宋中波还在任性地侥幸地与狼共舞……阿弥陀佛。
  2020年11月30日,长子根据“谁主管谁负责”的信访原则,到赣榆区公安局递交书面《投诉状》。值班人员说是重复信访,口头不受理,不给书面的《不受理告知书》。控告人笃定地认为,同一事项、不同理由(有了新证据)不能算重复信访。值班人员请示后办理了登记手续,打发控告人回家等信。过了《信访条例》规定的15天期限,还是没有等到书面的《告知书》。
  12月21日,长子到连云港市公安局递交书面《投诉状》。值班人员办理了登记手续,让控告人回家等信,石沉大海。
  12月28日,长子向连云港市信访局投诉,编号32072020122804121726675,石沉大海。
  2021年1月11日,长子向江苏省信访局投诉,网上提交多次都显示“重复信访”而失败(拉黑)。
  1月12日、25日,长子向国家信访局投诉。国家信访局受理了,表明不算重复信访。赣榆区公安局直接晒出2019年3月的《不受理信访事项告知书》扫描件,连文号和日期都懒得改,把皮球踢给检察院,违反了“谁主管谁负责”的信访原则。难道每年每月都领工资的赣榆区公安局纪委、督察、信访只是摆设?龙河派出所长宋中波不在检察院领工资,检察院拿什么回应《十问龙河派出所长宋中波》?检察院有监督权,但并不主管。
  2月2日、8日、18日,3月1日、8日、15日、22日,4月1日、8日、15日、22日,5月6日、10日、21日、26日,长子向国家信访局投诉。赣榆区公安局老调重弹,拿检察院2019年不是立案监督文书的信访答复当挡箭牌,只字不提2020年收到新证据后让次子逼关键证人串供。投诉不断,始终不办,就是因为大伞护小伞;犯罪分子不归案,控告人就没有安全感。不闹,被拖死,诉访百千万次都没人理;去闹,被整死,以寻衅滋事罪拘留判刑。

上一篇: 汉川人民医院还我公道,以慰母亲在天之灵!
下一篇: 10余年从“上访”到“金牌调解员”只有心酸,没一丝成就感……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