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实名举报山西省大同市新健康医院坑害宋玉平欺压百姓1

发布时间:2021-06-07 18:1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为死去的哥哥讨公道的路上,尝尽了无数的谩骂与白眼,电话13903420886,我哥宋玉平1965年生,55岁,在2020年8月14日在山西省大同市新和医院住院体检,医生说心脏血管堵了80%、60%、20%,为了进一步确诊2020年9月12日山西省大同市新健康医院打来电话说北京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的张大鹏13号来给做手术做个照影看看你们需不需要做手术,你们过来住院吧,9月12号住院后我哥就问新健康医院的亢鹏飞主任说为什么别人痛呀,憋呀,我为什么没感觉,亢大主任说因为你有糖尿病所以没感觉,12号住院后,13号北京专家张大鹏给做的支架手术,第一个支架放完后,人就死过去了然后他们进行抢救把人给抢救过来了,然后放在ICU七天(这家医院的ICU条件根本就是个大病房,里面有十多个床位,再加上陪床的近20多人在一起,就这样的条件也叫ICU?)咋说人是给救活了七天后9月20日在北京专家又来给做手术,还没等专家来之前把我哥推进手术室,亢鹏飞把我、我嫂子、我大姐(只能进三个人)叫进去指着电脑屏幕上说,13号放的支架旁边血管又窄了在放的支架旁边在接上一根然后我们出来向我们全家人说了,半个小时后,又把我们叫进去说专家来了,专家同我们说13号放的支架里面有血栓点了,不能再做那两根血管了,回家把放了支架的那跟血管养护三个月后再来处理那两根血管,让把做照影剂排出明天出院吧,说完摘下口罩,我们发现不是张大鹏,我们就问他是谁,他告诉我们他是张大鹏的助手,也不知道他们互相是怎么沟通的,说让我哥别出院再等27号真正的专家张大鹏亲自来给我哥做手术,医院已知我哥当时的情况很严重,未告知家属,在等待专家的过程中,25号晚上向医院请假回去换衣服,26号上午叫不起来了,打120送到大同市第五医院急救也没挽回我哥的生命,他们明显互相推脱发现问题严重,没有告诉家属,作为一名党和人民培养的大夫,丧失了一个做医生治病救人的原则,让一个鲜活的生命死在了他们不负责任的手中。我哥26号去世,我们27号去新健康医院找亢鹏飞大夫,亢鹏飞骂我们是一群刁民,当时110也在现场,院方的一个姓邢的和一个姓卢的大夫说先了解情况,等他们通知,让我们先把人火葬了,他们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在院方怂恿下,在28号我们把人火葬了,在火葬了以后,一直等了半个月,医院也没有联系我们家属,在10月9号又去了医院找亢鹏飞,亢鹏飞说你们的人该死,还让医院的一个叫董俊的大夫向我们推搡谩骂,我们也给卫健委打过多次电话,回答的都是你们去法院吧,我想说见见你们领导说说情况,门都不让进。一次一次的打电话要么没在,要么下乡,要么一个女同志把电话放在一边任你怎么诉说事情的原委,人家连一声都没出,10月14日这是医院出面让我们一起去医调委(其实医调委好像是医院开的一样,我悄悄听到的),医调委让我们去取病例及材料,我们去医院复印病例,医院给了我们5张病例,送去医调委以后,迟迟没有音讯,后来去医调委问询,医调委说医院不和你们调解。在几经努力下,终于见到了新健康医院的邢院长(一位满头白发,70岁高龄的人),这位邢院长根本不理我们,让我们滚出去,盛气凌人,让我们爱去哪告去哪告,把我们推出了医院。没有办法我们10月12号去北京找到了张大鹏,想了解做手术的是不是张大鹏的助手,见到张大鹏以后,张大鹏一听说我们是新健康医院被看死病人的家属,张大鹏劝解我们不要再闹了,你们不知道邢院长在大同的势力有多大,还说10月18号我会专门去大同为你们调解说合,我们回来以后10月18日去新健康医院见到了张大鹏,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上,张大鹏就进了手术室,等手术做完以后。张大鹏在医院保安的护送下上了车,全程没有说上一句话。医院说下个星期张大鹏还会来,让下个星期来了再说,10月25号去新健康医院结果张大鹏没有来,说来的是张大鹏的助手(是给我哥哥做手术的那个医生)我们想去和这个医生理论,结果被新健康医院的保安把我们推到在地,当时我的二姐因为被推到把腰闪了,一个星期不能动,这时我们已经不能在去北京找张大鹏,在我二姐在家养伤的一个星期内,我带着医院的病例手续去找巡视组,巡视组的一个老同志骂我不和我说话。无奈之下我去法院咨询律师起诉,律师告诉我的资料不全,基本的病例都没有,我去找医院要病例,医院推三阻四不给我完整的病例,各种理由,没办法打卫健委的电话,通过卫健委的同志介入,医院将我哥哥所有的病例73张全部给了我。在我将所有的资料和病例准备提交47天后,法院终于正式立案(这时,距我哥哥去世已经过去将近半年),法院通知我2021年3月5号在网上挂号,在摇号的过程中我的律师发现没有按国家规定在网上选鉴定机构,让我5号去送(司法鉴定机构回避申请)我写的是回避山西所有鉴定机构,去了法院打通律师电话,律师与耿宗岩通话,关于不按国家选定鉴定机构一事,耿宗岩法官和我的律师在电话里吵了起来,接着挂断电话,耿宗岩回头对我大声吼道,让我出去,这个案子不归他管了,这时耿宗岩对面办公室的王艳琴听到了耿宗岩吼叫,王艳琴把我叫到了她的办公室里面,没说几句话,耿宗岩追过来对我吼道“还请外地的律师”,耿宗岩的这种行为把我吓坏了,因母亲年岁以高身体不好,承受不了儿子去世的消息,至今不知道儿子去世,无奈我们只好在2021年4月9日送去撤诉申请书。导致我们现在走投无路了,医院采取恐吓、殴打等手段企图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我们现在要曝光大同市新健康医院及医院内的无德医生,为我哥哥讨回公道,给我们公正、公平,希望不在有下一个被坑害的人
  

 实名举报山西省大同市新健康医院坑害宋玉平欺压百姓1


  

 实名举报山西省大同市新健康医院坑害宋玉平欺压百姓1

上一篇: 命案发生:有案不立、压案不查、涉嫌职务犯罪可网络举报
下一篇: 违法的判决标本(陋习)应纠正民事申诉状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